🏡
PTT小說網
x
    “好多人呀。”阿莎蕊雅把腦袋往屋子裏探了探,也不等莫凡允許就自己走了進來,一點都不把自己當做外人。

    “你來做什麼,我們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商量,你要有什麼別的其他想法等以後再說……啊不,你不用總是糾纏我,我是一個有家室的人,阿莎蕊雅,你是一個好女孩。”莫凡一本正經的說道。

    “這位不是阿……”趙滿延看到阿莎蕊雅,眼睛一下子就直了!

    “她叫葉夢婀,啊……你也姓葉……”莫凡急忙打斷了趙滿延的話語。

    海蒂和布蘭妾在,她們要知道眼前這個女人就是帕特農神廟的聖女、候選人阿莎蕊雅,還不馬上翻天了。

    阿莎蕊雅雖然有經常出現在一些歐洲大媒體中,但她很多時候都會戴着面紗,所以也不是所有人都見過他真正的模樣,這一次阿莎蕊雅也戴着面紗,面容稍微遮掩了一點點。

    考慮到立場對立,莫凡自然不能讓趙滿延直說阿莎蕊雅的名字,而是用了她當初的中文名。

    可提到中文名的時候,莫凡忽然間發現她的中文名竟然也是姓葉,和葉心夏是一樣的,這肯定不是巧合吧!

    趙滿延也不是傻,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問題。

    “忽然間發現,我們這個屋子好像把全世界最好看的女人都收集在一起了?”趙滿延岔開名字的話題,突然感慨了這麼一句。

    莫凡環顧了一下,目光從幾位女子們的臉龐上掃過。

    還別說,趙滿延這句話真的很正確!

    無論是布蘭妾、海蒂、阿莎蕊雅、穆寧雪,那都是驚豔級的,再算上在一旁坐着逗小炎姬玩的阿帕絲,走在大街上這五人團絕對可以秒殺一切!

    “我知道你們在找什麼。”阿莎蕊雅開門見山的說道。

    “你知道?你又是怎麼知道的?哦哦,我們在找泰坦巨人之心的來歷,這件事倒也不難察覺,你本來就是一個情報販子。”莫凡問道。

    阿莎蕊雅搖了搖頭,目光卻落在穆寧雪那裏,開口道:“你們是不是在追蹤一起幼童失蹤案件?”

    穆寧雪目光凌厲了一些,身上透着幾分敵意。

    自己來意只和莫凡說過,而現在知道的人也就剛纔在屋子裏的衆人,這個不速之客阿莎蕊雅又是如何知曉的,除非她就是自己要找的幕後人,至少是與之有關的!

    “我倒很想與你分一個勝負,可惜不是現在……我知道你們在找案件幕後人,是因爲這傢伙在我手底下的人那裏獲取情報,正巧我最近也在跟這件事,便順勢查到了你們凡雪山。”阿莎蕊雅指了指江昱。

    江昱張了張嘴,看着阿莎蕊雅好半天才知道:“你手底下的人??我的信息可是從一位大師那裏得來的。等等,你也是網內的人??”

    “什麼網內,你們說都是什麼鬼?”莫凡很是費解。

    “獵網。這是一個覆蓋國際的一種情報網絡,我們國內獵者聯盟裏的知密卷軸便是該情報網絡經營的一個項目之一,獵網以情報信息爲主,妖魔的信息、各大組織的信息、魔法師的信息、魔法物品的信息……是從獵者聯盟之中分裂出來的一個信息組織,幾乎聯絡一切勢力,乃至黑教廷、殺手殿、、獨立派、叛軍、邪教都被獵網覆蓋。你們讓我深究飛鳥市失蹤的案件,我走我們國內的正統信息網絡,根本就查不到一點情報,所以我通過獵網去查的,並且也是從一位獵網大師那裏鎖定了我們要找的幕後人是雅典一個家族。”江昱說道。

    知密卷軸,這個東西莫凡還是知道的,很多獵人將自己所知的重要信息以某種價格的方式放入到卷軸中,其他有興趣的獵人可以根據這些信息尋找到自己想要的或者有價值的東西,當時爲了找到少女美杜莎,莫凡就花了一大筆錢買知密卷軸,這才鎖定了邪廟。

    讓莫凡感到意外的是,這些情報居然已經形成了一種類似於組織的龐大網絡,並被業內人士稱之爲獵網!

    “可是,我特意交代那位獵網大師不要透露我的信息。”江昱說道。

    “世界上又哪有絕對的祕密,你在獵網購買有關的情報,同時也暴露了你自己在追查此事,所以要知道你們凡雪山在做什麼,並不算太困難。”阿莎蕊雅說道。

    “也就是說……這獵網類似於魔法信息中的百度?”莫凡挑着眉毛問道。

    “……”

    “……”

    獵網自然不是百度,因爲裏面其實包括一些機密也哪去販賣。

    “既然你可以這麼輕易知道我們此行的目的,那是不是代表着那個幕後人也知道我們來雅典的目的了?”穆寧雪抓住問題的關鍵,詢問道。

    阿莎蕊雅搖了搖頭道:“他們或許有察覺,但還沒有到我這麼準確的程度,當然,我也沒有那麼神通廣大,主要是他問的人正好算是我脈絡裏的人……我對你們凡雪山還是很關注的。”

    “她在獵網中的級別應該非常高。”江昱說道。

    “好吧,你們情報界的事情我們下次再瞭解,阿莎蕊雅,那你既然知道了我們此行,又特意前來究竟是爲了什麼,我可不認爲你是出於一片好意,告訴我們一些更重要的信息。”莫凡說道。

    “這是一條鏈,鏈上的人做過很多傷天害理之事,他們被稱之爲歹郎,歹郎在世界各地都有他們的爪牙,漸漸得也形成了一個公會。”阿莎蕊雅說道。

    “歹郎?”布蘭妾發出了聲音。

    “布蘭妾老師,你知道這個公會?”莫凡說道。

    “我們阿爾卑斯山主要在救濟和培養那些失去了親人的孤兒身上,雖然我不曾遇到過這個公會的人,但有聽珈藍老師和幾位師長提過一件事:曾有一位我們學府的學生爲了救一位孩子,被某個公會的人給殺害了,這個公會似乎就是歹郎。”布蘭妾說道。

    “難不成這還是一個國際犯罪組織?”莫凡說道。

    “是的,他們將那些擁有強大魔法能力同時又被魔法協會、國家政府通緝的惡棍法師們聚集在一起,繼續爲非作歹。莫凡,你還記得我們當初在加勒比海乾掉的那個紅飾公會嗎?”江昱說道。

    “怎麼不記得,那個紅飾公會和這也有關??”莫凡詫異道。

    “關係倒沒有,但紅飾公會卻是歹郎公會的一個分支,可以說紅飾公會背後依靠的就是歹郎公會,否則他們又怎麼會讓政府都那麼難辦呢?”江昱說道。

    說到紅飾公會,趙滿延自然就有印象了。

    紅飾公會的人確實有些無惡不作,欺凌那些沒有魔法的普通鄉民們不說,還變本加厲的報復,殘害……

    本以爲它們只不過是一方惡徒、敗類,未想到在紅飾公會的背後還有一個更黑心的勢力!

    “紅飾公會這種小海盜,最多就是打着歹郎公會的旗號狐假虎威罷了,歹郎公會纔是一羣爲了錢財、利益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妖畜。”阿莎蕊雅說道。

    “也就是說,我們要對付的,便是這個歹郎公會?”莫凡說道。

    “那還等什麼,找到這般人渣,將它們一個一個全宰了,這些人每個人身上估計都還揹着懸賞金的,我們替天行道還能夠狠狠的賺上一筆!”趙滿延揮舞着拳頭道。

    “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吧?”海蒂說道。

    “這些信息,連他都知道,那就沒有必要我特意過來了。”阿莎蕊雅指了指江昱,一副看待小菜鳥的表情。

    江昱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又咽了下去。

    確實,江昱這邊查到的只是歹郎公會,歹郎公會有一條關於幼童的犯罪鏈,並將所獲得的那些東西祕密送到雅典。

    至於具體是歹郎公會的哪些人,對方又在雅典這裏隱藏着一個人數爲多少的分堂,是否還有沒有查清楚的歹郎公會成員,這些都還不知曉。

    “我可以很負責人的告訴你們,你們若是以這條線索追查下去,只會有兩個結果:第一,真正幕後者會安排幾個魚蝦,讓你們殺之泄憤,而你們沾沾自喜的認爲自己處理掉了一個社會打毒瘤從此忘卻此事。第二,你們某個人會死,幕後者還會用另外一個人的生命來威脅你們,讓你們知難而退,讓你們感受什麼叫黑暗窒息!”阿莎蕊雅說道。

    阿莎蕊雅這番話說得很認真,而且她的目光還是落在布蘭妾的身上,明顯阿莎蕊雅還知道布蘭妾是一位超階級的法師,但即便如此,第二種情況發生,她也絕對無能爲力!

    “黑教廷紅衣主教我和莫凡都滅了,還會怕這個歹郎公會??”趙滿延冷哼哼的說道。

    “黑教廷是黑教廷,歹郎公會是歹郎公會,這兩者之間有着本質的區別。社會對黑教廷是零縱容的,一旦知道某人是黑教廷成員,所有勢力、組織、國家政府、魔法協會都會聯合起來,將他們給剷除。而歹郎公會它本就社會的另一面,它們是壞掉的肉,卻不是說割除就割除的毒瘤,它們遊離在犯罪這個層面上,追逐利益,甚至其中有一些勢力更是不知不覺的涉入裏面,真要連根拔除,導致的結果就是很多勢力都要割肉。”阿莎蕊雅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