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莫凡和布蘭妾走出了費倫堡,莫凡看得出布蘭妾的臉色很難看,可惜她不是院長,沒有封校的權力。

    “我見過的惡棍很多,勉強算是半個犯罪心理分析師。這明顯不是一個惡作劇,沒有惡作劇會這麼殘忍,會殺死這麼多,從那些小生靈的遍體鱗傷的模樣和針對性的擺放,便能足以表明那個人內心的怨氣與殺意非常龐大,絕不排除他會對學員里的學員下手的可能。”莫凡認真的說道。

    “你確實這樣認為的嗎?”布蘭妾注視著莫凡的眼楮。

    “恩,一個內心有這樣執著殺念的人,跟我們這種烤烤兔子吃的是不一樣的,他目的很明顯,就是告訴你們,即便是你們敬仰的神,我一樣弒殺。他在向你們宣戰,而且自信與狂妄到了極點,不介意讓你們知道他的意圖。”莫凡說道。

    跟惡棍打交道多了,莫凡多半能夠猜透這些人的心理了。

    報復!

    莫凡可以嗅到那個人喪心病狂的腐臭氣味,而且他絕對不是只滿足殺那些小動物的報復,阿爾卑斯山女學員一旦撞見了他,絕對不會有好下場!

    講道理,莫凡覺得是應該封校,整個阿爾卑斯山學府這麼大,從北山門到南山門飛行都需要很長時間……何況學府一共又分為四個山院,費倫學院倒是在最中央地勢稍微平坦一些的地方,蘭雪學院在西面被一座大山隔開,蔚天學院坐落在地勢最高的東面,由幾座山峰飛橋連通在一起,聖裁學院則在北面,他們和費倫學院最近,但同時離小動物們被虐殺的現場也是最近的……

    行凶的人修為很高,否則不可能那麼短時間捕獲那麼大量的小動物,並在血沒有滲透到雪地之前完成這麼大的工程,布蘭妾利用她的風之域掃過了那一片大雪山,也根本沒有那個家伙的蹤影,這都表明那人並非等閑之輩。

    封校是最好的辦法,而且必須把所有學員集中到一個學院里來,不能讓她們那樣分散,更不能讓她們單獨修煉,單獨行動!

    “你好像對付過不少這種人?”布蘭妾發現莫凡在分析上非常老道,開口問道。

    “算是吧,被我送到地獄里的終極人渣應該可以組成兩支足球隊了。”莫凡笑了笑道。

    “我只是一位處罰犯了錯學員的老師,我們阿爾卑斯山的學員也有一些心性比較惡劣的,但和這種示威、虐殺的變態比起來,終究心地善良、簡單單純。我恐怕在這麼短的時間找出那個人來,你能夠幫助我嗎?”布蘭妾詢問道。

    “看得出來,你算是涉世未深的了……作為對那只小兔子的歉意,我幫你找出那家伙吧。”莫凡說道。

    布蘭妾在看到那血淋淋一幕的時候,臉色極其蒼白,更是強忍著不嘔吐。

    這很明顯了,她並沒有怎麼見過這種殘忍場景,而是一位一心修行的清心寡欲法師,要她去對付一個如此狡猾、如此殘忍的報復者,說不定她自己都會出事情。

    有的時候,修為高不一定管用的,要是別人不斷的殺戮小生靈,或者拿那些實力更弱的女學員開刀,而你無法得知他是誰,何時下手,禁咒法師也無濟于事!

    ……

    天很快就開始昏暗了,這里天黑稍微早了一些,莫凡和布蘭妾到了餐廳。

    布蘭妾連吃蔬菜的胃口都沒有,顯得幾分魂不守舍,她實在想不明白究竟是什麼人會如此殘忍,將她們敬若神明的小生靈這樣殺害。

    而莫凡是獨自餓了,他見得什麼腦漿、血塊、內髒涂地的場面多了,這種畫面影響不了他的食欲。

    “布蘭妾老師,你是不是身體有些不太舒服?”莫凡假裝出隨意的問了一句。

    莫凡可還記得那兩碗下了藥的湯,他怕那藥效延遲了,到這會才發作。

    “還好,只是有點難以接受。”布蘭妾回答道,她察覺到莫凡目光有異樣,反而摸了摸自己道,“我看上去有很不對勁嗎?”

    “哦,沒有,沒有。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我想那家伙不會在大白天行凶的……”莫凡急忙說道。

    “好的。謝謝你的幫助。”

    “應該的。”

    ……

    ……

    回到了自己房間,莫凡立刻找到了穆白。

    穆白和趙滿延果然是被逮了回來,他們都戴著魔法手環,去了哪里珈藍老師都知道,這兩個人也算有點腦子,沒說是畏罪潛逃,而只是想去城市里吃頓好的,實在嘴快淡出鳥來了。

    “布蘭妾沒有事?”穆白一臉詫異的看著莫凡。

    “恩,沒一點反應。”莫凡點了點頭。

    “哇,莫凡你好無恥啊,明知道她會春心大動,你一直尾隨著她,是不是在找機會……嘖嘖嘖,這個布蘭妾要不是那麼不盡人意的話,確實是一個超級大美人啊,最重要的是年紀輕輕修為突破天際,莫凡你要是把她搞定了,這輩子無憂無慮啊!”趙滿延說道。

    “滾蛋,我還不是怕事情敗露,在她面前豎立一個好的形象,不然她身體有什麼不舒服,第一個就懷疑我們!!我們是戴著魔法手環的,想跑都跑不掉。”莫凡說道。

    “原來是這樣,你在博取她的信任啊,那做得怎麼樣了?”趙滿延問道。

    “學校出了件事。”莫凡將下午看到的情形說了一遍。

    穆白和趙滿延都露出了驚訝之色。

    過了一會穆白才開口道︰“沒可能啊,我們當晚就在那里,明明那個時候什麼都沒有,怎麼可能天一亮那里就布滿了尸體。”

    “是我們被抓了回去的後半夜干的,早上大家都在上課,也沒有人去那里巡邏,並沒有發現。”莫凡說道。

    “那這人修為很高啊,我們抓那只絨兔子都廢了一點力氣,何況那些小動物分布又很散,上千只的話,估計得跑遍幾十公里、上百公里的阿爾卑斯山。”趙滿延說道。

    “我覺得那人一定會對女學員們下手。”莫凡認真的說道。

    有些罪惡是可以進行推演的,會做出這種事的人代表著他根本無視生命,人也在他虐殺的範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