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很快,布蘭妾便完成了,大家也不知道她做了什麼,只見布蘭妾對莫凡搖了搖頭道︰“沒有被性|侵。”

    大家這時才恍然,莫凡是叫布蘭妾檢查這個,而讓她們更有些難以相信的是,布蘭妾老師真的照做了,這未免也太……

    “她被捆綁了很久,一般以惡棍的方式,女孩貞潔很難保得住,何況那人對你們怨念極深,以男性思維去推測的話,我覺得作為一個復仇者沒有理由不會奪走你們第二寶貴的東西,哦,或者你們覺得是最寶貴的東西……他沒有,所以我覺她可能也是個女的。”莫凡說道。

    怎麼說都是從青天獵所出來的,也跟靈靈混久了,一些基本推斷莫凡還是會的!

    “你在胡說些什麼,女子怎麼可能做出這樣殘忍的事情來?”雪莉爾氣憤的說道。

    “你是智障兒童吧?殘忍的女人我見得比你們全學院加起來都還多!”莫凡藐視道。

    “莫凡,雖然我很同意你的看法,但我想也有一些一心就是想報復,沒有野獸想法的行凶人吧?”穆白開口道。

    “我和布蘭妾老師去過北門的雪山,那個時候我們剛看到很多小動物被殺,血液還沒有滲透到雪里,于是布蘭妾老師立刻施展她的風之領域去搜尋整個北面雪山,可沒有發現那家伙,一開始我覺得那人可能修為非常高,逃得很快,但仔細一想,有可能這個變態其實直接回學校。整個阿爾卑斯山學府男人就我們幾個,並且全部都戴著魔法手環,沒可能做出這種事。所以那變態要是一個男的,他進學府里,就一定會被人圍觀,但如果是個女的,誰都不會去在意了。”莫凡分析道。

    布蘭妾听到莫凡這番話,也立刻回想起當時在北坡的情形,確實那個時候有一些小動物都是剛被放血殺死不久,以自己風系魔法沒有可能追尋不到那家伙的蹤影、氣息,布蘭妾都有些懷疑那人是不是半禁咒了……

    如此看來,那家伙確實有可能直接回學校了,莫凡和布蘭妾那會甚至有可能遇見過,只是在北山門那附近來來往往的學生也不少,他們根本沒有什麼印象。

    “莫凡,也就是說這個家伙如同絕大多數電視劇腦殘凶手那樣,行了凶後仍舊留在現場,等待著名偵探的推理然後捕獲?”趙滿延說道。

    “我看你才是腦殘,那家伙會做出之前那麼變態的事情,就說明她的報復仇念非常深,她肯定還會潛伏在學校里,而且這女孩肯定不是最後一個遇害者!”莫凡罵道。

    “不可能的,我們這里所有學員都有正規的身份,而任何進入到學府里來的外人,都必須佩帶魔法手環,這個報復者一定是外人。”那個橫眉毛的女巡邏法師說道。

    “所以封校也沒有什麼用?”布蘭妾問道。

    “嗯,是外人的可能性蠻低的,講道理,修為達到可以避開你的搜尋的人真的不多。而且死亡時間來推算的話,那人也是在學校里行凶的,”莫凡說道。

    每一個超階法師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了,多半也身居要職,不是議員就是將軍,不是世家的首座,也好歹是某學院的名師。

    要知道黑教廷里,超階級的也差不多跟紅衣主教平起平坐了。

    “布蘭妾老師,別讓學員們單獨活動吧。”莫凡交代了一句。

    布蘭妾此刻也很心急,一身的修為面對這種狀況卻根本無法施展!

    “我覺得我們盯緊你們比較好,自從你們來了,我們這里就出了這樣的事情。”伊迪絲說道。

    “弱智。”莫凡淡淡的罵了一句。

    伊迪絲氣得直跳腳,而旁邊的雪莉爾也同樣用這樣懷疑的目光盯著莫凡、穆白、趙滿延三人。

    這個時候,那個橫眉毛的巡邏女法師開口道︰“我覺得也有這個可能,那天我還撞見他們兩個要逃離學府。”

    穆白和趙滿延都瞪起了眼來,這尼瑪都能夠扣到他們頭上!

    “別胡亂猜忌。該道歉的是我們,他們遠道而來,沒有給她們展示我們學院該有的風貌,卻遇到了這樣一件讓人悲傷的事情。”珈藍老師從不遠處中了過來,臉上帶著幾分誠懇的說道。

    ……

    ……

    夜已經深了,莫凡三人回到了住處,這個時候李教授、鄭教授、李夕眉、石俊盛跑了過來。

    不等兩位教授問明情況,石俊盛先開口了,帶著幾分惱意道︰“你們就別多管閑事了,免得到時候她們懷疑是我們做的,我可是听說阿爾卑斯山學府這邊對懲罰是非常不近人情的,她們甚至有直接處決的權力!”

    “多管閑事?原來在你眼里人死了,和接下去還會有人死,都遠沒有你自己清清白白和畏畏縮縮重要?”莫凡冷笑一聲,對這個石俊盛最後一點點好感徹底失去了,反而有些厭惡!

    “莫凡啊,你是一位滿星的獵人大師了吧?我們這幾個老頭子對這方面確實不是很在行,就多幫幫阿爾卑斯山學府吧。”鄭教授說道。

    “有件事情挺讓人寒心的,這里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一般都會立刻通知聖裁院,讓聖裁院的高手前來處理,可佩里院長好像把這件事給壓了下去,對其他學院和其他學員也說是女孩在費倫瀑布考驗中不小心溺亡……”穆白說道。

    “恩,她為把事情交給布蘭妾,希望她在一個星期內處理,可布蘭妾明顯也沒有什麼經驗,那變態潛伏在學校里的話,稍微狡猾一點,她們這輩子都沒可能找出她來了。”莫凡說道。

    “為什麼不通知聖裁院啊,都有人死了!”李夕眉有些氣憤的說道。

    “唉,每個學府都有一些難言之隱,其實我們明珠也做過一些這種掩蓋的事情,這不都是為了學校名譽,為了讓學員們能夠繼續安心修煉嗎?盡管看上去確實是我們忽視學員的安危,但有的時候也要為大局考慮,而我們也在很努力的解決此事,不讓類似的事情再發生。一個星期後,歐洲最大的世族便會前來,這對任何一個學府而言都非常重要……莫凡,你盡全力幫助她們吧,處理好這件事,相信你也會獲得阿爾卑斯山學府這邊的支持,免得到時候你到聖裁院孤立無援。”鄭教授說道。

    “放心,這種事情我是不會坐視不理的。”莫凡道。

    “簡直十惡不赦,敢對這麼美貌青春少女下這毒手,我趙滿延這輩子不吃肉也一定滅了她!”趙滿延義憤填膺的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