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呼嘯之聲在耳邊了,通紅之色撞開了銀色的羽毛區域,那炎熱終於襲來,巴沙繆現在已經深知這兩個人的實力了,儘管這一切來得有些突然,他還是做出了比較迅速的反應。

    魔牙木飛竄而起,它們在巴沙繆的上方不斷的交織着,快速的組成了木叢牆,將巴沙繆保護在了裏面。

    烈火熊熊,燃燒着這些魔牙木,經過了飛行“發酵”過的三魂火威力變得比之前強大很多,再加上火系本身就是剋制木系的,莫凡的這騰蛟之火完完全全可以與超階魔法媲美了,很快就看到那些魔牙木被燒得穿開。

    滾燙之息撲打到巴沙繆的身上,巴沙繆臉上露出了痛苦之色,他有些不敢相信對方一個小小的高階法師竟然可以引動超階的威力,這樣的火焰衝擊足以將他重創。

    巴沙繆皮膚被燒得爛開,他用一層冷冰裹住自己的身體,強行衝出了穆寧雪的這個銀羽風暴,烈焰焚心,巴沙繆像一頭冰之猛獸,胡亂的在這裏衝撞着,可這種行爲是不可能將火焰給徹底排除的。

    “我要殺了你們,我要殺了你們!!”巴沙繆狂怒的大吼着,那雙眼睛一片通紅,整張臉更是抽搐的厲害。

    “真是頭腦簡單!”在林子的邊緣,那個一直隱藏着的黑色的人影發出了聲音。

    巴沙繆這一次受創相當嚴重,那種灼燒之痛與冰之毒共同折磨着他,他接下去想要順暢的施展出超階魔法肯定是很難了,何況還有阿帕絲這個強大的心靈攻擊的美杜莎在。

    阿帕絲實力是被壓制了,可她作爲最高貴的美杜莎,很多能力即便不需要力量的支撐一樣可以給超階法師造成致命的打擊,就比如說剛纔的那種幻覺……

    情緒越是波動厲害的,越容易使用心靈系魔法影響其神智,巴沙繆現在憤怒得有些發狂,那麼阿帕絲就可以在這個憤怒和他的痛苦之中下手,正好詛咒之力還沒有使用過!

    林子那個帽檐男子見巴沙繆情況不妙,忽的身影一閃,出現在了巴沙繆的面前。

    “走!”帽檐男子低沉的道了一聲。

    巴沙繆自然不甘心,正要說話的時候,帽檐男子忽的捲起了一陣黑色的濁風來。

    這濁風將兩人給罩了進去,莫凡和穆寧雪追了過來,打算了結這巴沙繆的時候,卻發現濁風之中根本就沒有巴沙繆和那個神祕人的身影。

    “不見了??”莫凡詫異的掃視着周圍。

    他能夠察覺到有一股黑暗氣息在附近,但對手相當的狡猾,一共分化出了好幾個方向,讓莫凡無法猜準他們究竟是從哪裏離開的。

    “他們逃走了。”阿帕絲說道。

    “接下去就交給其他人吧。”穆寧雪看了一眼附近漸漸散去的濁風,開口道。

    “恩。”

    莫凡和穆寧雪也沒有指望能夠在這裏殺掉巴沙繆,巴沙繆是來這裏做交易的,這意味着還有另外一夥人。

    巴沙繆該死,而真正需要幼童之心的那夥人,他們一樣不打算放過!

    ……

    ……

    兩人在此地靜靜的等待着,布蘭妾已經在追蹤巴沙繆和那個神祕帽檐男子了,這次之所以是穆寧雪和莫凡兩個人來對付巴沙繆,自然是爲了留一手挖出後面更大的魚來。

    “幼年泰坦之心,這些人收集這種東西究竟是爲了什麼?”莫凡感到非常的費解。

    “那個救走巴沙繆的人實力可能更強,但他並不想節外生枝。”穆寧雪說道。

    “我覺得我得儘快到超階了,要不是你和阿帕絲,我一個人根本就對付不了這種級別的傢伙。”莫凡說道。

    巴沙繆極難對付,他是一名三系超階的法師,他一開始使用冰系魔法的時候,莫凡就根本無從下手了,要不是穆寧雪的強大冰系天生天賦直接對其造成了壓制,莫凡耗盡了魔能也很難傷得了這個巴沙繆。

    即便如此,他的植物系和光系都相當恐怖,那一個審魔劍的降臨,讓莫凡現在都是心有餘悸,身上不斷傳來灼痛之感。要說受傷,他自己其實好不到哪裏去。

    還好自己剛捕獲來的小美女蛇猛如虎,關鍵的一個幻覺讓莫凡和穆寧雪獲得了主動,不然躲在暗處的布蘭妾就必須出手來救他們兩個人的性命了,那樣就更難追蹤下去。

    “嗯,凡雪山的事情耽擱了我太久,我想也是時候衝擊超階了。”穆寧雪點了點頭。

    不到超階,終究無法在這個社會上有絕對影響力。在過去,實力比較低的時候,像這種超階的事情他們就只能夠做彙報給魔法協會,等待魔法協會或者審判會的出手,可組織的詬病就在於等彙報,等他們落實,敵人早就跑得無影無蹤了……

    要親自出手,那就得實力夠硬,尤其是這種牽扯到一個國際罪惡組織歹郞公會的,更不能掉以輕心。

    “你再不處理傷口,你的肌肉、血液就會被光傷給徹底灼毀。你死不要緊,麻煩先解除一下契約。”阿帕絲見莫凡還有心情在那裏跟穆寧雪聊這種事情,沒好氣的說道。

    “哦,哦,身邊沒個治癒法師,也確實是麻煩。我估計得跑帕特農神廟一趟了。”莫凡說道。

    近段時間面對的敵人不是超階就是君主,莫凡發現自己受傷的頻率有點高了,終究一個大問題,沒有跨入超階,以現在自己這爆炸式修爲,若是能夠到超階,肯定吊打其他超階法師……

    而且還有一個很重要的,那就是到了超階,自己將獲得自己的第七系和第八系!

    身懷八系,一個人就是一個魔法軍團,想想都覺得心潮澎湃……假如再八系全超階滿修的話,簡直天下無敵!!

    “你能不能不要做白日夢了,趕緊去療傷。”阿帕絲冷言冷語。

    莫凡愣了一下,看着阿帕絲那張小傲嬌的漂亮臉蛋。

    “你別窺視我腦子裏的想法,這很過分,知道嗎!”莫凡說道。

    “沒有人可以真正窺視別人內心想法,再強大的心靈師都不行,除非某個人把自己內心情緒沒有一點保留的表現在臉上、肢體上……”阿帕絲說道。

    “……”莫凡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辯駁了。

    “我帶你過去吧,布蘭妾那裏有消息會通知我們的。”穆寧雪見這兩個人拌嘴也是不由的浮了浮嘴角。

    揚起一陣白色的風,穆寧雪喚出了風之六翼,將莫凡帶到了空中……

    莫凡藉着這個機會,更是緊緊的摟着穆寧雪的身子,鼻子放肆的沉到穆寧雪的雪頸下,貪婪的吮吸着穆寧雪身上的香氣,狼爪偷偷摸摸的觸碰那些不可侵犯的部位。

    “老實點!”穆寧雪狠狠的瞪了一眼莫凡。

    穆寧雪被莫凡胡亂蹭摸得有些面紅耳赤,就沒見過身上受了那麼多傷、傷口還在流血的人腦子裏還滿是這些不正經的東西,難不成摸到了那些東西傷口就能不疼??

    “雪雪,你那天的黑色一字肩裙呢,哪天再穿給我看看唄,我真的很少見到這種模樣,像一隻完美優雅的黑天鵝!”莫凡好像忘記了剛纔的大戰,也忘記了身上的傷,更忘記了那道審魔劍給他帶來的恐懼。

    穆寧雪真的佩服莫凡的神經大條,沒好氣的道:“這件事背後肯定還有更可怕的人物,你怎麼不想一想我們怎麼安然度過?”

    一個銀飾公會的巴沙繆就夠難對付了,這傢伙貌似還聽命於他人,若不是冰晶剎弓的存在,穆寧雪也不會這樣涉險,可冰晶剎弓也是一種不穩定的力量……

    “走一步算一步,多想也沒有意義。”莫凡心態還是好的,如果啥事情都要擔憂以後,那他日子沒法過了!

    ……

    ……

    兩人剛抵達帕特農神廟,帕特農神廟不允許飛行,其強大的禁制將會直接將入侵者化爲灰燼。

    落到了山腳,很不巧背後就有一隊同樣能夠飛行的法師們落了下來,大概有五個人,他們雙目緊緊的盯着莫凡和穆寧雪,臉上帶着幾分敵意。

    “哼,既然還知道來這裏自首。”爲首的一名信仰法師說道。

    “什麼自首?”莫凡一臉疑惑。

    “你們在藍暮山是不是使用了魔法??”那名信仰法師說道。

    “我們確實使用過,但即便那裏禁止使用毀滅魔法,那也是由魔法協會來管,你們這些帕特農神廟的信仰法師跑過來興師問罪?你又是什麼人?”莫凡說道。

    “我乃信仰殿萬人壇祭司-佈德,既然承認了使用違禁魔法,那就承認了殺害少年巴巴羅,搶走藍暮花的罪名了?”信仰祭司佈德重重的說道。

    “你腦子是壞掉了吧,不然怎麼會做出這樣的邏輯。我們是在與一名惡徒對抗,你說的事情也多半是那傢伙做的,怎麼反而找到我們頭上來了,讓一邊去,我還要上神女峯療傷。”莫凡罵道。

    “你竟然侮辱我萬人壇祭司佈德,更妄想入侵神女峯,神女峯乃我們帕特農神廟聖地,是你這種草菅人命之徒可以隨便踏入的嗎,給我將他拿下!”信仰祭司佈德重重的說道。

    莫凡一聽,登時大怒,怎麼會有如此蠻不講理的狗東西,這種人是怎麼當上萬人壇祭司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