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另外四名信仰法師立刻逼了上來,猶豫這裏是帕特農神廟山腳下,在山腳處自然還有許多守衛在這裏的守衛法師,這些守衛法師見一位祭司正在與兩名陌生男女產生了對峙,於是立刻又有一羣守衛法師圍了上來。

    帕特農神廟山腳是戒備森嚴的,一時間莫凡和穆寧雪被這羣帕特農神廟的人爲了一個水泄不通!

    莫凡氣得恨不得把眼前這個祭司給跺了,竟然還有這麼不分青紅皁白的人,偏偏莫凡平常都是直接上神女峯,而神女峯的通星之路上的騎士才認得自己,這山腳下的信仰殿的法師和守衛法師又怎麼會認得,其他人當然是聽從那位信仰殿祭司的!

    “束手就擒,否則我們將你們當場格殺!”祭司佈德冷冷的說道。

    “束你全家,敢動我試試!”莫凡怒道。

    “莫凡,先冷靜點。”穆寧雪拉住了莫凡。

    在這裏與一位有帕特農神廟正職身份的祭司起衝突,肯定會一下子引來更多的帕特農神廟守衛,這些守衛只能夠協助祭司……

    “布蘭妾還在追那兩個人,隨時需要我們支援,我們不能在這裏帶太長時間啊。”莫凡說道。

    他本就打算這裏療傷,然後馬上前往與布蘭妾以及其他人匯合,誰知道忽然間遇到這樣荒唐的事情。

    “你沒看出來嗎,他是故意的。”穆寧雪低聲說道。

    “故意的??”莫凡愣了一下。

    是啊,這傢伙如果真的從藍暮山那邊追過來,那麼只要隨便問一下當時在場的人,就可以知道是誰幹的,怎麼會一口咬定是自己,還給自己加了一個什麼侵入神女峯的罪名,擺明了就是找自己的茬!

    “看來我們要追查的人,背景確實很大。”穆寧雪低聲說道。

    莫凡也皺起眉頭來,這個祭司這樣跳出來給自己加罪名,等事情查清楚,肯定還是奈何不了自己的,但卻會嚴重拖延自己時間,如此看來就有可能是與巴沙繆交接的那個人指使的,就是不讓莫凡和穆寧雪再查下去!

    還好他們特意留了一些心眼,讓布蘭妾一直在暗中,不然巴沙繆逃走了不說,連線索也基本上斷了。

    “你還受着傷,沒有必要起衝突,先妥協着,他們也不敢拿我們怎麼樣。”穆寧雪說道。

    “好吧。”莫凡點了點頭。

    兩人放棄了抵抗,同時也亮出了世界學府之爭的身份,在場這麼多人,說到世界學府之爭的話,自然也會有認得出他們的,其中幾名守衛更是很肯定莫凡和穆寧雪身份不會有問題。

    祭司佈德也沒有想到這兩個人影響力這麼大,但仍舊義正言辭的說道:“有目擊者確切表明他們在藍暮山動用毀滅魔法,並且涉嫌殺害少年巴巴羅、搶走凡爾登藍暮花,所以我們還是要將他們帶走調查。”

    “我們會協助調查,不過我們可以以靈魂起誓,藍暮山的惡性並不是我們所爲,希望祭司儘快去藍暮山調查清楚,不要在我們兩個人這裏浪費時間,以免真兇逃離。”穆寧雪說道。

    “他們可都是學府名譽法師,不會做出這種事來的,祭司大人,凡事要講證據啊……要是抓錯了人,事情可就難處理了。”一名年輕的守衛倒是很崇拜兩人,替莫凡和穆寧雪說話。

    “我……我有證據,先帶走再說!”祭司佈德一咬牙,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好,記住你說的這句話!雖然我不知道你收了那個人什麼好處,不過我會讓你付出比你收穫的東西重十倍的代價!”莫凡毫不客氣的對這個祭司佈德說道。

    現在莫凡也能夠看出來了,這個佈德明顯是在這裏強行攪局,指使他的人肯定背景不小,這個祭司佈德纔敢這麼鐵着心要找莫凡和穆寧雪麻煩!

    ……

    兩人也不再做無意義的反抗,主動跟着這名祭司和信仰法師前往了信仰殿,信仰殿有自己的審訊室,佈德當然不會讓他們兩個人好過。

    “先派遣一名治癒法師過來,幫他處理一下傷口。”穆寧雪說道。

    “帕特農神廟每一位治癒系法師都是很忙碌的,哪裏能夠說來就來,我們這裏又不是醫院!”一名女信仰法師刻薄的說道。

    “瑪塔沙,不用和他們囉嗦,將他們涼在這裏就好了。”祭司佈德說道。

    能夠限制住這兩個人的自由就夠了,祭司佈德也沒打算再做過分的事情,佈德也知道藍暮山的事情未必是他們做的,可那個人的委託他就算付出一個行事冒失的代價,也要做好。相信這個小人情,可以讓他有望在下一次祭司大典的時候晉升爲大祭司!

    大祭司……這可是他佈德想了整整十年的位置啊!!

    “他傷勢很重,不及時處理的話可能會威脅到生命。即便是囚犯,也有獲得治癒的權力,何況我們只是協助你們調查……”穆寧雪蹙起眉來,重重的強調道。

    Www●ttκǎ n●℃o

    “那好吧,我會幫你們找治癒法師的。”那位叫做瑪塔沙的女信仰法師說道。

    說完,她就轉身離開了。

    佈德祭司也是冷笑一聲,快步離開了這裏。

    權力?當然你們有獲得治癒的權力。問題是什麼時候找過來,那就不好說了!

    ……

    穆寧雪已經從他們臉上的表情看出了那種刁難,她看了一眼臉色開始發白的莫凡。

    審魔劍的後續威力依舊可怕,那光之灼傷開始越來越嚴重了,本來莫凡立刻接受治療的話,這種傷可以在短時間內恢復,可若這樣拖下去,事情反而會更加糟糕。

    “我沒事,你幫我用藥處理一下。”莫凡空間手鐲裏還有一些聖藥,能夠抑制這種光灼的蔓延。

    “這些藥不能讓你康復,這畢竟是超階魔法留下的傷。”穆寧雪說道。

    “真沒有想到對方連祭司都指使得動,也不知道背後到底是什麼人。”莫凡說道。

    穆寧雪幫助莫凡處理傷口,這時有腳步聲傳來,聽上去像是靴子。

    此人明顯是路過這個審訊房,正好看見被禁錮在裏面的莫凡和穆寧雪,那人發出了詫異的聲音。

    “怎麼是你呀!”一身藍星裝束的年輕騎士停了下來,驚訝的看着裏面的莫凡。

    莫凡臉上也露出了喜色,原來是那天在城海西那位有些天然呆的藍星騎士。

    藍星騎士是能夠自由出入神女峯的,莫凡被信仰殿的人扣了,正愁怎麼聯繫神女峯的人物,沒有想到在這裏遇到了這位天然呆。

    “兄弟,幫個忙,傳個信到神女殿。”莫凡急忙說道。

    “聖女剛從英國歸來,我只是一個小小的藍星騎士,這會前去怕是有些唐突……”天然呆騎士說道。

    “心夏回來了?”莫凡一陣欣喜,接着對這位天然呆道,“那你幫我打個電話,號碼我告訴你。”

    “這倒沒問題,你告訴我號碼,我得出去打,這裏信號是屏蔽的。”天然呆騎士笑着說道,完全沒把關在這裏的莫凡當壞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