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走出了信仰殿的臨時審問室,天然呆藍星騎士到了一旁的高臺處,這裏信號會稍微好一些。

    事實帕特農神廟很多地方都不可以使用通訊電子設備的。

    克里卿今天其實非常的倒黴,那位指揮城海西的金耀騎士指揮官被貶,導致他也受到了一些影響,被派遣到了信仰殿這裏來做一些調查的事情,這種任命說白了是疏離,沒準再過一兩年做着這些無關緊要事情的他很可能此被遺忘,再也沒有機會往更高的騎士走了,更不用說成爲某位新晉女賢的騎士……

    “唉,看來我這輩子都沒有希望站在幾位候選人身邊了,還期望着至少能夠有一次輪換,能夠在聖女身邊做一次守護騎士的。”克里卿嘆了一口氣,他也沒有想到自己運氣會這麼差,纔剛分配到一個金耀騎士的座下,這位金耀騎士被降級了!

    說着這些話時,克里卿掏出了手機……

    只要走出神女峯,騎士可以拿自己隨身物品了,事實在那位總管將手機交還給自己的時候,克里卿知道自己可能此與神女峯無緣了。

    撥打了那個號碼,克里卿腦子裏想着這些糟糕的事情。再讀,。

    “莫凡哥哥,你怎麼知道我回來了?”那一頭,很快傳來了一個帶着幾分歡悅的聲音,聲音動聽美妙,再加那種特殊的情愫進去,便感覺有一陣暖暖的風吹進了耳朵裏。

    “啊,我不知道你說什麼,是一位朋友讓我打這個號碼的。”克里卿聽到是一個極好聽的女子聲音,反而有些羞澀,說話都慌張了幾分。

    女子說的語言克里卿聽不懂,克里卿也下意識的用了希臘的語言,包括語調都帶着帕特農神廟特有的音律。

    “你是?”那邊女子接着問道,這一次她也用了希臘語。

    “我是藍星騎士-克里卿,今天我往信仰殿的審訊室,不巧遇到了您的一位朋友在裏面,他請求我打這個電話。”克里卿認認真真的說道。克里卿還將莫凡的樣子給描述了一下。

    “你在哪個位置,我現在過來。”女子聲音低沉了許多。

    “啊,這裏是帕特農神廟,不是隨隨便便能夠進來的,這樣吧,你倒山腳下等我,我去接你。”克里卿還算是一個熱心的人,即便自己遇到了不幸的事情,一樣願意幫助他人。

    “不用,你告訴我你的位置。”女子說道。

    “哦,好吧。”

    ……

    克里卿在原地等待着,他剛纔聽到了女子使用希臘的語言,不知道爲什麼這個聲音給自己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大概才過了沒多久,克里卿忽的看見神女峯有一頭彩虹尾的神鳥飛了出來,那華麗無的彩虹尾在空不斷的拖出唯美的晶瑩幻羽,那些幻羽脫離了彩虹神鳥之後便會慢慢的溶解在空氣。

    克里卿愣了一下,那不是聖女出行的坐騎嗎,而且彩虹神鳥使用者也只有一位。

    “不是纔剛回神女峯嗎,怎麼又出門?”克里卿帶着一臉疑惑的說道。說完這句話,克里卿又不禁嘆了一口氣,自己還關心這個幹嘛,馬要被貶出神女峯了,這輩子再也沒有希望近距離與神女接觸了。

    嘆息着時,克里卿忽然發現彩虹神鳥並沒有飛遠,而是掠過了神女峯天門雙山後,立刻朝着這裏俯衝了下來。

    克里卿張大了嘴,看着威武神駿的彩虹神鳥往自己這裏落來,滿眼的不敢相信。

    “呼呼呼呼呼呼”

    一陣狂風凌亂,晶瑩的幻羽紛紛而落,彩虹神鳥落到了克里卿的面前,那揚起的頭顱高傲的不願意看克里卿一眼,彷彿人類在他面前也不過是微不足道的種族,那與生俱來的尊貴讓克里卿倍感壓力。

    克里卿呆滯了良久,看到彩虹神鳥真的有一位女子後,整個人更是如遭霹靂,急急忙忙半跪而下,將頭低了下去,腦門險些撞自己的膝蓋。

    “你是藍星騎士克里卿?”彩虹神鳥,靜立着的那位女子問道。

    “是……是屬下,屬下不知聖女殿下降臨,禮數有怠,請恕罪。不知聖女殿下有何吩咐。”克里卿腦子一片亂,完全是一種職業本能的說出這番話來。進入騎士殿之前,在禮教課他們天天練習着自己的語調用詞。

    “你說的那個人,是在旁邊的審訊室?”心夏再問道。

    “啊?是,是,您是剛纔電話裏頭的……”克里卿這才幡然醒悟!

    對啊,聲音如此熟悉,那不正是神女候選人嗎!!

    我的神啊,自己剛纔是在和候選人通電話!!!

    “請帶路。”心夏說道。

    “哦,哦,好的。”克里卿徹底變成了一個慌張的小男孩,即便再壓抑着內心的驚濤,也表現得遠不像一位沉着鎮定的騎士。

    克里卿在前面帶路,這時塔塔已經準備了輪椅,扶着心夏從彩虹神鳥下來。

    塔塔推着輪椅,跟在了克里卿的後面,而在塔塔的旁邊,還有一位金耀騎士,那是一位從來不說半句話的人,他只是站在離心夏大概有三個身位的右側,那雙如鷹一樣的眼睛無時無刻都在巡視着周圍,哪怕是在這帕特農神廟內,好像也不能讓他放鬆半點警惕。

    藍星騎士克里卿在轉入審訊室的時候偷偷撇了一眼那位金耀騎士,差點沒嚇得走不動路。

    這位金耀騎士不正是鼎鼎有名的阿波羅騎士嗎!!

    騎士殿,有十二位以希臘古代十二主神命名的騎士,其阿波羅、宙斯、赫拉、雅典娜這四位金耀騎士那都是實力可以與金耀鬥官諾曼媲美的!

    對整個騎士殿的騎士來說,獲得其一位主神稱謂便是最至高無的榮耀!

    阿波羅如今是神女候選人的近身騎士,全權保障候選人的安危!

    ……

    彩虹神鳥落在信仰殿,自然很快驚動了信仰殿的法師們。

    “幾位大人,這裏是信仰殿的審訊室,請容我通報佈德祭司一聲,他會向你們及時彙報……”瑪塔莎站在審訊室門口,看到三位**ss走來,一時間也有些呆住了。

    “一邊去,有你什麼事,不懂規矩的蠢丫頭!”塔塔這位老嬤嬤直接瞪了瑪塔莎一眼,瑪塔莎哪裏還敢阻攔。

    “在前面這間審訊室。”藍星騎士急忙說道。

    整個審訊室也有不少在職人員,感受到金耀騎士阿波羅和塔塔兩位大領導的龐大氣場,他們一個個大氣都不敢喘,更不用說去看戴着面紗的女候選人了。

    ……

    “電話打了嗎,他的傷口在加重,請儘快……”穆寧雪看到藍星騎士過來,正有些焦急的時候,卻正好看到心夏被一位老婦推了過來。

    雖然有面紗遮擋,但穆寧雪還是認出了她來,臉露出了驚喜之色。

    “心夏!”穆寧雪看到心夏,馬鬆了一口氣,接着道,“莫凡被審魔劍擊傷,他現在身體溫度再極具升,已經有些昏厥了。”

    穆寧雪也沒有想到莫凡傷勢惡化的如此嚴重,也完全低估了審魔劍的後續威力,前不久還生龍活虎的莫凡一下子變成了一個高燒病人,若是再沒有人來,穆寧雪打算強闖了!

    心夏看到莫凡受傷,臉色一下子變了。

    “讓老身來吧,超階光系審魔劍,附帶灼體熱血效果,我以水系魔法先清除他身體裏的灼熱物質,才能夠對他進行身體治癒。”塔塔倒是先了心夏一步,朝着審訊室內走去。

    這個時候,也算有聰明的人自動打開了審訊室外的禁制欄門,塔塔走到了莫凡的身邊,用手摁在了莫凡的心口位置,一邊施展着魔法一邊道:“我也真不明白,你一個高階法師爲什麼會去挑釁一位實力雄厚的超階光系法師,還不把傷勢當一回事,要再晚一些時辰,這審魔劍可以要了你的性命,知道嗎!”

    “雪雪,你的……你的聲音怎麼變得這麼難聽了,像個兇惡的……兇惡的老太婆……”莫凡神志不清的說道。

    心夏真是要被莫凡氣哭了,哪有人這個樣子了都還在損別人。

    “莫凡哥哥,是我,心夏。”心夏靠到莫凡旁邊,用手去摸着莫凡的手,發現莫凡的手滾燙似灼過的鐵。

    “原來是心夏啊……今天好累,幫我錘下背吧,這裏好疼。”莫凡意識是模模糊糊的,還以爲這屋子裏只有心夏一個人。

    塔塔聽到這句話,差點想撒手不管,讓這混小子被燒成腦白癡算了,也不看看什麼場合,讓他們帕特農神廟女候選人給他捶背,不怕折壽嗎!!

    “別擔心,到別的地方,這小子估計要難受一些時日,在我們帕特農神廟,由我塔塔來治癒,這種傷也算不太大的事情了,你們先到旁邊等候着吧。”塔塔格外高傲的說道。

    “發生什麼了?”心夏看着穆寧雪,有些緊張的問道。

    “我們到旁邊說吧。”穆寧雪站了起來,很自然的接過了心夏輪椅的後推把手,將她往審訊室外推去,審訊室內莫名的陰涼。

    而一旁的金耀騎士阿波羅特意看了一眼心夏的反應,見心夏沒有任何排斥的意思,也立刻將那注視着穆寧雪的凌厲眼神散去。

    /bk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