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心夏也沒有想到這泰坦之心也與這件事有關,但從佈德這裏深追,卻是一點線索都沒有,那傢伙縱然嚇得屁滾尿流了,腦子還有點清醒,他知道在帕特農神廟估計很難有什麼前景了,說什麼也不能把另外一邊的關係給絕了!

    只是,有些事情並不是你不開口,就會變得無從下手的。

    ……

    前往了關押處,莫凡身體已經恢復大半了,此刻他的臉上帶着幾分賤賤的得意,目光注視着被關押在裏面的佈德。

    佈德身上的祭司袍也已經被扒了下來,一頭傲嬌的高捲髮更是披散如老狗,恐怕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前一刻還做着大祭司職位之夢的他會一下子被剝奪了所有的官位,連一個信徒都算不上了。

    而且,帕特農神廟的紀律是非常嚴格的,一旦查處有擅離職守和故意濫用職權,甚至還會被剝奪做魔法師的資格。

    “我說了,會讓你付出你所得到的十倍代價,也不認清一下你自己,就這樣蠢得跟頭牛一樣被人當做槍來使。”莫凡敲了敲鐵欄杆,那副笑臉模樣讓佈德更是氣得想打人。

    “哼,即便成不了魔法師,我也一樣可以過得逍遙自在。而你,你這個無知的東西,根本不知道你現在是與誰在作對,那個人要你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你連一個墓碑都不會留下!”佈德有些惱怒的說道。

    逍遙自在?

    當然不可能,犯過錯的人想過上普通人的生活都困難,需要不斷的接受一些負重的任務來贖罪,佈德惹惱的是候選人,即便心夏不會後續爲難他,那些刻意想要討好候選人的人呢?

    心夏在帕特農神廟說話是沒有足夠的威信,但不代表帕特農神廟裏想要巴結她的人會少!

    “哦?那你說說看,我究竟是跟誰在作對,我莫凡一直都是神魔不敬、妖鬼不懼,你把那個人的名字說出來,讓我嚇得趕緊把你放了,如何?”莫凡說道。

    “我不會告訴你的!”佈德祭司道。

    “就知道你不會說,阿帕絲,看你的了。”莫凡說道。

    阿帕絲走到了佈德面前,那雙美麗如琥珀一樣的眼睛凝視着佈德。

    佈德祭司滿臉費解看着這個長得好看得不像是人的女孩,思緒剛剛趕到困惑時,忽然在他面前的女子搖身一變,化成了一位身穿着褐色皮衣的挺拔男子。

    佈德祭司臉上露出了欣喜之色,看來自己這個人情是賣對了,對方果然來救自己了……

    ……

    ……

    從關押處離開,莫凡就不由的皺起了眉來,神情凝重。

    “你知道那個人是誰?”藍星騎士克里卿見莫凡這副樣子,於是詢問道。

    “不知道,不認識。”莫凡回答道。

    “那你這副樣子做什麼,我還以爲對方說出了一個背景通天的角色呢,話說這位小妹妹好厲害啊,竟然可以讓佈德這樣的祭司都沉浸在幻覺之中,一下子把那個人給招供了出來。”克里卿說道。

    “佈德說的這個費倫隆確實是一個背景通天的角色,他現任亞洲魔法協會迪拜法長者,兼任雅典魔法協會的副會長,他不僅實力強大,在國際上的關係網也是覆蓋很廣,也難怪祭司佈德會這樣賣命的來阻擾我們。”穆寧雪說道。

    “洲級的協會長者??”克里卿這個時候驚呼了起來。

    莫凡也瞪起了眼睛,自己只是下意識覺得這個費倫隆不太簡單,哪知道竟然是一個洲級的法師!

    這種人,應該比一名議員的地位還高出不少吧!!

    莫凡跟魔法協會的人打交道不多,但也很清楚魔法協會的高職位者那都是一羣魔法怪物,能夠當上亞洲魔法協會長者的人,修爲多半也是和龐萊一個級別的!

    如果這一切真的是這個洲級協會長者費倫隆做的,那以他們現在的力量真得能夠與之抗衡嗎??

    “這件事估計讓心夏出面也很難解決吧?”穆寧雪說道。

    “多半解決不動,一個亞洲魔法協會的長者未必就會把帕特農神廟的候選人當一回事,而且假如他是支持伊之紗的,那反而會反咬。”莫凡說道。

    關係到一個洲級的高位者,那是不可能讓帕特農神廟施壓的了,帕特農神廟屬歐洲,何況五大洲魔法協會一直都是佔據全球最權威的位置,像帕特農神廟這種自立的勢力影響力卻有些趕超他們,從大局上而言,五大洲魔法協會是不太高興的。

    魔法協會啊,還是洲級……這已經是最難撼動的了吧!

    “實在難辦的話,這件事便先就此結束吧。”穆寧雪說道。

    很多事情是要量力而行的,假如對方只是一名議員級別的人物,以他們現在的力量倒可以將其擊垮,偏偏對方是洲級魔法協會的長者,這個身份簡直神聖不可侵犯,能夠向其興師問罪的人恐怕就只有聖裁院了,甚至聖裁院的人即便定他有罪,都還要掂量掂量他們有沒有那個實力將其捉拿。

    想當初黑暗系最強的埃森德爾,聖裁院就折損了不少強者,最後還是通過召喚希臘死神骸旯纔將其制裁的!

    “先和其他人匯合吧,看看他們那邊有什麼發現,或許這個費倫隆不一定是索取泰坦之心和幼童之心的人,他只是出面幫了一把銀飾會主巴沙繆。”莫凡說道。

    “但願如此吧。”穆寧雪說道。

    這樣身居高位的人若是如此喪心病狂只會給更多的魔法師帶來不幸!

    ……

    等傷勢完全康復之後,莫凡和穆寧雪立刻跟上了布蘭妾、趙滿延、穆白、海蒂他們,倒是藍星騎士克里卿被貶閒着沒什麼事做,於是也跟着一起來了,有他這位藍星騎士在,怎麼也能夠稍微代表一下帕特農神廟,到時候要真的出了什麼大亂子,對方也會礙於帕特農神廟而不至於做得太絕。

    莫凡沒有讓心夏參與進來,本身整件事都有些不明不白,先弄清楚再決定是否讓心夏出面更爲妥當,畢竟凡是講證據,沒有抓到巴沙繆,沒有奪回那些幼童之心,是不可能讓權威阻止出面來制裁一個魔法協會的高位者的!

    跟着布蘭妾他們留下的信號,莫凡、穆寧雪、克里卿三人翻過了藍暮山,沿着地中海的海岸線一直朝着西面飛去。

    ……

    “克里卿,你這頭鋼鐵獅鷲不錯啊,哪裏抓來的?”莫凡詢問道。

    雲空下,身上反射着金屬光澤的雄壯獅鷲穿梭而過,身影也倒影在了不遠處的海水中,這讓地面上那些人都不由的擡起頭來露出了豔羨之色。

    這頭鋼鐵獅鷲正是克里卿的契約獸,戰鬥力彪悍不說,平日裏沒事還能夠當坐騎,承載上莫凡、穆寧雪、阿帕絲、克里卿四個人也一點都不見它吃力!

    “是家裏費盡了積蓄爲我購來的,也正是它的存在,讓我能夠這麼快從實習騎士晉升爲了藍星騎士,可惜,我讓家裏人失望了。”克里卿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失望什麼,我看你人不錯,好好表現,回頭我把你推舉到心夏的騎士團那,跟着那個鐵面阿波羅混。”莫凡說道。

    “真……真的嗎?阿波羅金耀騎士可是我一直很崇拜的強者,這些年我也以十二騎士爲目標一直努力着!”克里卿激動的說道。

    “強者都是慢慢培養起來的。”莫凡說道。

    心夏有一個騎士團,現在騎士團老大是阿波羅,這個騎士團從金耀騎士到藍星騎士不同級別的都有,而無論心夏是否成功競選了神女,騎士團都是追隨守護的,即便離退,這些騎士也一樣效忠。

    “那真是太感謝了。”克里卿笑得像一個傻男孩,他估計也沒有想到自己一次熱心的幫忙會讓自己重新獲得騎士殿的重視。

    “啊,我也想要一直會飛的契約獸,可惜啊,我的第二契約不小心被某人給糟蹋了。”莫凡將雙手枕在腦後,朝着雲空感慨了一聲。

    阿帕絲就在旁邊,莫凡這句話再明顯不過了,這讓這位美杜莎女王之位的繼承者差點沒跳起來一口咬死這個不要臉的混蛋!

    “你解除契約,我送你一頭九翼金蟒,君主級!”阿帕絲忍住那股要爆炸的怒氣,冷冷的對莫凡說道。

    “那還是算了,我覺得你比什麼九翼金蟒有潛力多了,不會飛就不會飛吧,但真的需要的話也不是不能騎,看看我的超階魔法,有沒有希望召喚出一點能飛的東東來。”莫凡說道。

    莫凡自然是用心靈與阿帕絲交流,這種話要是讓穆寧雪聽到了,她肯定會把自己從這上千米高空直接踹下去!而阿帕絲貌似沒理解莫凡後面那句話的意思,沒再把莫凡的話當一回事。

    這些日子,她一直在忍!

    這麼多年來遊走在人類的地盤,不斷的躲避着兩個姐姐的追殺,阿帕絲學會的最重要的東西便是隱忍!

    總有一天,她會找到一個不傷害到自己的辦法一口咬在莫凡的脖子上,用自己身體裏的美杜莎劇毒毒死這無恥的傢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