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頭小風火雷鷲在鋼鐵獅鷲的羽翼保護下,安全的逃脫出了身後的範圍,它們看上去心智不算很成熟,對待人類並沒有太大的警戒心,阿帕絲稍稍施加一些心靈暗示,兩頭小風火雷鷲便和其他人玩得非常歡脫,大家也拿出了隨身帶着的一些小零食餵它們,這兩個吃貨估計長這麼大都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已經徹底忘記了它們是兇殘狂猛的飛禽了,在大家的身邊繞來繞去。

    兩隻小風火雷鷲的忽然加入倒是沖淡了大家之前的憤怒,有些事過於執着也沒有意義,該走的路還得繼續走,純粹就當不小心走進了一個垃圾場被噁心了一下,走出垃圾場,空氣還是很乾淨的。

    “大家也累了,到前面的半島上休息吧,明天再回雅典。”藍星騎士克里卿提議道。

    天已經開始昏暗了下來,鋼鐵獅鷲也算飛了一整天,有些疲倦了,需要歇息歇息。

    “走吧,先睡一覺。”莫凡說道。

    飛入到這個在地中海沿海的半島,一大片茂密的海林中有許多零零散散的木屋,這些木屋分佈得倒不算雜亂,木屋與木屋之間都有一條小道,供給車子前行。

    落到了村子中央,一個被十幾座木屋圍成的一個木架小集市,貌似來這裏的遊客還挺多的,那些小木架上擺放着五顏六色的羣衣、襯衫,男男女女開心的笑着、逛着。

    爲了不驚嚇到別人,克里卿特意讓鋼鐵獅鷲在半空中就回到了自己的契約空間,衆人駕着穆寧雪的風緩緩的落下。

    “這地方不錯啊。”趙滿延環顧四周,發現許多身段嬈美的女子從眼前晃過,她們的腰身長而細,比例會比東方女子更修長,曲線也更驚豔。

    “那就這裏先住下,吃點東西,隨便走走吧。”莫凡說道。

    散心情很重要,免得會被那羣敢怒不敢宰的混蛋上位者們給氣死!

    衆人也沒有什麼意見,找了一家有大沙院的旅店,所有房間全包了,也不希望有其他人過來打擾。

    這家店的沙灘院子還挺大的,中央有一顆老樹,那兩隻小風火雷鷲立刻就在上面睡着了。

    “它們不會傷人吧?”旅店老闆有些擔心的說道。

    “不會的。”阿帕絲很肯定的說道。

    ……

    ……

    暴君山脈,山巔雲崖

    山巔破碎不堪,有一處更出現了一個驚人的爪印,本延展出了一大片石巖的區域徹底消失了!

    雲海本是白茫茫的一片,覆蓋着山巔之下的一切,此刻雲層出現了無數的空洞,被攪動得不成樣子。

    更高空,上千道黑色的破壞光衝擊而下,形成了一個範圍相當廣的衝擊,山體龐大,峯連着峯,幾乎每一道黑色的破壞光墜落,便可以將這些暴君山脈中的峯給擊斷,一時間巍峨險峻的暴君山脈都好像被削平了幾分!

    深黑色的破壞之光正來自於最頂空,在這個高度,空氣會變得異常冰冷,即便是一些高強的魔法師身處其中,也會很快被凍結成冰。

    而透着幾分晝夜交替穹光的這極寒頂空之中,一頭黑色的巨龍張開了那驚心的肉翼,它就像是夜幕的一部分,籠罩着山脈上所有的魔法師,那主宰着天與地的雄厚氣魄,足以讓下面渺小不堪的人靈魂顫抖!

    龍翅遮星擋月,龍軀霸佔天空,人們概念中的神武已經很難去形容這種充滿力量的軀體了,完全就是來自另一個宇宙,這樣的生物,又將如何去抗衡?

    “嗷嗷嗷!!!!!!!!!!!”

    忽然,咆哮席捲,如有一顆小型的行星呼嘯到人間,山崩地裂、風暴肆虐!

    “龍息,它要吐出龍息了!!”不斷倒塌的山巔上,一名老法師驚慌失措的叫了起來。

    真龍最可怕的便是它的龍息,龍息席捲大地,絕無生還,連禁咒法師都會在龍息之下隕落,這也是爲何真龍是不可觸犯的!!

    漫天的塵埃隨着風暴飄舞着,黑龍大帝屹立天穹,它揚起了頭顱,龍腹與龍腔的位置開始鼓動。

    氣流開始倒轉,這片高空就像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空洞,所有的物體都被吸入到裏面……

    山崩地裂的殘骸本是按照重力在滾落,可現在它們居然全部開始往天上飛去,這整片暴君山脈的重力似乎反轉了,石塊、斷山、樹木……全部都往天上飛去!!

    “啊啊啊!!!”

    一位擁有風之翼的老法師根本沒有意識到龍息的前奏便是一種可怕的吸扯力量,它離得黑龍海納之息太近了,身體也被捲入到這個狂流中。

    “救我,救我!!!”這名風系法師高呼道。

    在山巔位置上,有哪幾個法師能保證自己安然無恙的,他們面對的是一條遠古巨龍,還是最殘暴的黑龍!

    沒有人敢救,過於想要立功的人,往往會落得這樣一個下場!

    人在這海納之息下太渺小了,沒多久這名風系法師就消失在了那些被拔到空中的山石之間,也不知道這黑龍大帝的肺腑究竟有多龐大,從它吸納到現在,落入它肚子裏的已經不下十幾座山巒了,這黑龍大帝卻好似還能夠繼續吐納般!

    “我們的機會來了!”蘇鹿笑了起來。

    也只有他在這個時候還帶着笑容,其他人都已經後悔到這裏與一條黑龍爲敵。

    山巔雲崖下,深綠色的氣體飄了起來,它們形成了一種蟲狀,即便在強大的海納之息下都沒有渙散。

    這些蟲狀的氣體很快就被黑龍大帝給納入到腹中,可以看到黑龍大帝的胸腔位置忽然間浮現起了這種詭異的深綠色……

    海納之後,迎來的正是龍之吐息,事實上根本沒有人見過龍息,也沒有聽說過誰從龍息中活下來過,他們這羣頂級法師也將會在一口龍息下全軍覆沒!

    從吸到吐,黑龍大帝好似徹底化爲了一輪黑色的曜日,曜日臨近於這塊大陸,宣泄出滅世之炎!!

    “是龍炎!!”

    龍掌控着不同的魔法,尤其是黑龍!

    龍息更分爲好幾種,不同的龍息帶來決然不同的毀滅效果。

    其中龍炎便等於是邪日隕落,地表上的一切都將最後化作一個數百年都無法淨化、癒合的炎坑與熔池!!!

    “從今天開始,你作爲龍之尊嚴的龍息,將被我剝奪!”蘇鹿指着天空中的黑龍大帝,怒聲道。

    吐出的那一刻,龍腔內那些深綠色的氣狀物體變成了冷凝,冷凝的液體又慢慢的半液狀,它們看上去更像是變成了一顆顆細微無比的蒼蠅魔卵……

    龍炎由龍腔中涌來,龍之源力也要聚集在龍腔位置,而這些龍之源力似乎成爲了蠅魔卵的最完美養料,它們一個個在龍肺壁上興奮的顫抖着,一個接一個的破卵而出,紛紛粘附於龍之咽喉位置……

    魔蠅數量越來越多,它們的體型也會隨着龍之源力的蓄積而變得龐大,它們可謂是一邊吸收着龍之源力,一邊堵塞着龍的喉嚨!

    “呼呼呼呼呼~~~~~~~~~~~~~~~”

    黑龍大帝的龍牙縫中,無數的火焰涌出,然而最強大的龍炎卻沒有如願以償的出現。那一口即將毀天滅地的龍炎就這樣莫名的被哽住了,讓黑龍大地難受的一陣狂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沒有了龍息,你也不過比君主生物多了一身厚實的鱗甲而已,而我,有的是時間將你的鱗一片一片的割下!”蘇鹿大笑道。

    要想降服一條真龍,那就必須先講它重創!

    蘇鹿今天站在這裏,不是爲了屠龍,他真正要做的是將這條龍收入自己麾下!

    他的其中一個契約,空缺很久很久了,就在爲這條黑龍大帝準備着。

    儘管從今往後,這條黑龍大帝都將不能吐出龍息,但它仍舊是一個至高無上的龍,沒有龍息一樣強大無比,讓世界上所有的魔法師都臣服!

    “它會痛苦一陣子,準備好禁咒儀式!”蘇鹿對身後的費倫隆說道。

    “是!”費倫隆也露出了興奮之色。

    一切按照計劃執行,龍息被遏制,那麼這條黑龍大帝的危險係數將大幅度降低。

    只要給予它們足夠的時間將禁咒魔法完成,相信禁咒必定會狠狠的將這黑龍大帝的所有不可一世給摧毀!!

    ……

    ……

    暴君山脈側峯之頂,一名身穿着夜色皮衣的男子靜立着,他凝視着遠處那不斷變幻的長空,一雙深邃的眸子裏透出了幾分堅毅!

    “還不能出手。”他對自己說道。

    必須掌握好時機,在那座山巔上,有太多魔法協會的高手了,他只有孤身一人,若是沒有掌握好時機,只會是以卵擊石,何況那位亞洲議員蘇鹿的修爲……他可以啓動禁咒!

    聽着那痛苦之吟,諾曼緊緊的握着拳頭。

    “父親,所有人都在將你遺忘,都漸漸的對您建立的信念嗤之以鼻。他們覺得追隨着魔鬼可以獲得更多,卻不斷的迷失淪喪……”

    “您的信念,我會牢記,並守護!”

    “所以,我絕不會讓他們得逞的……奧斯汀,我跟你一樣,會一直堅守下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