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該死,祖寬立,我們走!!沒有必要在這裏和這兩個瘋子浪費時間!!”趙歷丸身上的燒傷越來越多。

    同樣是火系法師,趙歷丸這個超階火系法師在莫凡面前反而被打得有些擡不起頭來,趙歷丸就沒有受過這樣的屈辱,最讓他氣得要爆炸的是,自己這邊還有一個豬隊友!!

    “是,我們還有要事在身。”祖寬立有些發虛的說道。

    祖寬立已經感覺到了,戰鬥若再這樣持續下去,穆寧雪的磐冰領域的寒冷將會比此刻強大近一倍,到那個時候只要穆寧雪隨意的一指,自己身體就會立刻被厚實無比的冰體給覆蓋着,這種凝結的速度絕對遠超他用魔法去破除。

    祖寬立不敢呆在這裏了,更不願意接受自己會擺在一個高階的冰系法師手上這個事實。

    所以,趕緊撤纔是最好的選擇!

    趙歷丸和祖寬立兩個人也是軟骨頭,發現越發沒可能獲勝後,果斷逃到了很遠的地方。

    這一次,李敬宇也沒有再犯傻了,那頭鱗雕總算從天空中飛了下來,接走了趙歷丸和祖寬立。

    鱗雕拍打翅膀,飛快的升空,祖寬立和趙歷丸兩人特意看了一眼沙灘上的莫凡和穆寧雪,見他們並沒有追過來的意思,暗暗鬆了一口氣!

    即便到現在,他們心底還有幾分駭然:這兩人簡直就是魔法怪物!

    迅速的飛離了這片海灣,趙歷丸疼得直咧嘴,一想到李敬宇那會做的蠢事,趙歷丸立刻破口大罵道:“你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李敬宇此刻也很慌,他完全搞不明白今天的古怪行爲。

    趙歷丸見李敬宇怪異的模樣,似乎想到了什麼,但他仍舊冷哼一聲道:“李敬宇,我告訴你,別跟我在這裏玩心眼。是,我上個月確實和你家女人過了一夜,但那也是她先騷我的。你要心懷不滿就直說,要走人我也不攔你,但你搞清楚我們現在是在爲蘇鹿先生做事,成了之後,什麼樣的女人沒有,有必要爲了一個殘花敗柳跟我玩心眼,跟我翻臉??”

    李敬宇本是在反思自己的行爲,也做好了任由趙歷丸謾罵的心裏準備,可一聽完他說的這番話,李敬宇整個人跟被雷電劈中了一樣。

    一旁的祖寬立也呆住了,過了半晌才道:“趙歷丸,你……你上了弟妹?”

    “是!”趙歷丸反而有些硬氣的說道。

    在趙歷丸看來,那女人本就有些下賤,除了有幾分姿色之外,真得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也就李敬宇會對她死心塌地。

    李敬宇眼睛盯着趙歷丸,雙目漸漸充血了起來。

    “我要殺了你!!”李敬宇忽然間變成了一頭野獸,朝着趙歷丸撲了過去。

    “你他媽瘋了嗎!!”趙歷丸怒吼了起來,他身上還有傷,被李敬宇這樣不要命的攻擊,傷口一下子涌出了更多的血來。

    趙歷丸和李敬宇兩個人在空中廝殺了起來,被戴了一定翠綠之帽的李敬宇已經根本顧不得太多了,他處處被趙歷丸欺壓,表面上趙歷丸跟他稱兄道弟,但從草根出身的李敬宇其實就是趙歷丸身邊的一條狗,每每遭受到侮辱後,李敬宇都是強忍着。畢竟,李敬宇也不是沒有一點期盼,至少家中還有一位******……

    哪知道,哪知道,自己的這位******也被趙歷丸給霸佔了,這簡直是奪取了李敬宇作爲男人最後的尊嚴,這讓李敬宇怎麼會不和趙歷丸拼命!!

    一旁的祖寬立見兩個人幾乎搏命廝殺,一時間也不敢輕易插手。

    趙歷丸做得也太過分了吧,他祖寬立也算是一個色鬼了,但朋友之妻不可碰這個道理他還是懂的,結果一天到晚說着大道理的趙歷丸反而搞出這樣的事情來……

    “你們在做什麼,瘋了嗎!”忽然,一名擁有風之翼的人從黑色的雲霧之中飛了下來,聲音帶着幾分威嚴,震得趙歷丸和李敬宇都鎮住了。

    祖寬立擡起頭來,發現上方飛來的人正是自己大哥祖向天。

    祖向天也不愧是他們這羣人的龍頭老大,平日裏自恃清高、實力超羣的年輕強者在他面前都不敢造次!

    “向天,你來得正好,這個李敬宇今天的行爲簡直不可饒恕。”趙歷丸指着李敬宇說道。

    “混蛋,你還有臉說這種話!”李敬宇更怒道,險些越過祖向天繼續和祖向天拼命。

    “都閉嘴。祖寬立,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讓你們去找諾曼嗎!”祖向天質問道。

    “大哥,是這樣的……”祖寬立立刻將剛纔的經過說了一遍。

    祖向天聽完之後,眉頭皺了起來。

    “都是沒用的東西,爲了女人的事情在這裏跟兩頭野狗一般互相撕咬,就你們這樣還想到蘇鹿先生面前效力,不折手段的巴沙繆都比你們兩個蠢貨強多了!”祖向天痛罵道。

    “大哥,我感覺事情怪怪的。”祖寬立慢慢的冷靜下來,開口說道。

    “莫凡和穆寧雪怎麼會在那裏?”祖向天問道。

    “他們在那裏應該只是湊巧,但我覺得他們應該是看到了諾曼從這裏逃走了,爲了掩護他離開,故意和我們三個發生爭執,拖延我們的時間。”祖寬立說道。

    “是嗎,你的意思是,他們知道諾曼的去向。”祖向天說道。

    “恩,我們一路追來,諾曼就是落在了那一片海灣附近。”祖寬立道。

    “竟然還敢和我們作對,我倒要看看這個跳樑小醜要跳到幾時!”祖向天眼中閃過一絲不屑。

    “要不要通知費倫隆大人?”祖寬立問道。

    “不用,諾曼出來攪局,黑龍變得更加難以控制,需要足夠多的人在那裏守着,我們若是連這種事情都處理不好,蘇鹿先生又會怎麼看我們?蘇鹿先生只喜歡那種把事情做得妥妥當當然後向他彙報的人,而不是灰頭土臉的到他跟前在那裏請罪的蠢貨。”祖向天說道。

    “莫凡和穆寧雪比我們想象中的強……”祖寬立有些擔心的說道。

    “他們好歹是世界學府之爭第一的組合,無論是天生天賦、魂種、修爲掌控力、實戰能力,都要遠勝於常人,像你們這種靠着家裏面的錢生生砸出來的超階法師,怎麼可能是他們的對手?”祖向天說道。

    “大哥,我們也很努力的好不好,只是我們沒有什麼像你們這種人變態的天生天賦。不過大哥親自出手的話,這莫凡和穆寧雪也就算不上是個東西了!!”祖寬立恭維着說道。

    祖向天浮了浮嘴角。

    這兩個人,還真沒入過祖向天的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