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祖向天獨自一人朝着村子飛去,他的風之翼此刻只呈現兩翼,但這兩道由風形成的翅膀卻是帶着很強的螺旋效果,遠遠看上去便宛如兩個直升飛機螺旋槳,在空中產生了極強的氣流,這些氣流灌向了村子。

    村子有很多木屋,木屋檐上都鋪着許多用來遮陰遮雨的棕蓑,包括那些搭建在村中央位置的那些別緻的小飾品木攤位,全部被颳得狼藉一片!

    “該死,這個季節怎麼會有颱風啊!”一名賣涼鞋的攤販罵道。

    “哪是什麼颱風,沒看見上面有一個會飛的法師嗎,混蛋,在這裏裝什麼裝,還讓不讓做生意了,趕緊滾蛋!”賣着海邊裙的一名黑肌膚婦女指着天上的祖向天破口大罵道。

    遊客們發現是一名法師導致的,也紛紛罵了起來,不少人還朝着天上扔東西。

    “一羣刁民。”祖向天冷哼一聲,渾然不把這些人當一回事。

    他目光掃視着這裏,尋找着莫凡和穆寧雪的身影。

    莫凡和穆寧雪也沒有藏着,他們就在旅店的沙地院子裏。

    院子都是沙子,狂風一吹便徹底破壞了這裏的格調,滿是塵埃。

    穆白在屋子裏爲諾曼續命,諾曼傷得太重了,本來是打算連夜將他送往帕特農神廟的,但現在來看將他往帕特農神廟的路上送的過程中,稍微一顛簸,他的小命就沒有了。

    克里卿已經通知帕特農神廟的人了,大概在天亮之前會有一名女賢者過來這裏爲他治療,這就導致莫凡等人不得不爲諾曼守着了。

    現在基本上可以肯定,諾曼一定是壞了蘇鹿的好事,讓蘇鹿的捕龍計劃出現了一些大問題,這對莫凡等人而言簡直是一個喜訊。

    果然是人賤自有天收,諾曼做了莫凡最想做的事情,而且他們敵不過蘇鹿那羣塔尖頂的法師們,但像現在保住諾曼不讓他落入到蘇鹿的手下手中還是不成什麼問題的!

    “哼哼,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們將諾曼那個傢伙藏到哪裏去了,跟我們作對,你連怎麼死得都不知道!”祖向天找到了在沙院裏的莫凡,目光從高處俯下,正是高傲的審視!

    “打跑了一羣狗腿子,來了一頭正統的狗?”莫凡對祖向天毫無畏懼。

    蘇鹿那種人,是邵鄭大議長來處理的,莫凡還不至於去跟那種人作死,但他祖向天又算什麼東西??

    何況,盧巴世家的背後就是他們祖家,要說幼童之心的事件和他們祖家沒有一點關係,莫凡怎麼都不會信的,而且,江昱在國內做調查的時候,受到了一些阻擾。江昱也一度覺得是祖家在背後給了歹郞公會的人一些方便,這才讓飛鳥市這些小政府的人沒有將實情給道出來!

    “莫凡,你知道在我們這些世族眼裏,你是什麼嗎?你在我們眼裏纔是一條得了狂犬病的野狗,見人就咬,完全不守規矩。很多時候我們都不願意與你計較,畢竟你是做過一些事情得到了一些名望,但並不代表我們真得整不死你。你在國內得罪了多少個世家、世族。穆家視你爲眼中釘,陸家更還有兩條人命沒跟你算,真以爲陸家是任你踩踏而不敢坑半聲的,至於我們祖家,我們純粹當被一條野狗咬了。這幾家,哪一家要真得對你出手,你以爲你能夠活到現在??”祖向天對莫凡的情況倒是非常瞭解。

    “還以爲你祖向天能夠說出一番讓我抖上一抖的特殊言論來,到頭來還是這樣一些沒營養的套詞。”莫凡掏了掏耳朵道。

    也真是奇怪了,這些世家子弟都是套模板的嗎,怎麼每一個都是眼界在天,上來就一番鄙夷,話語大致意思離不開,你這鄉野小子不知天高地厚也敢與我們葬愛皇族作對巴拉巴拉巴拉之類的,說來也不丟人,迄今爲止還沒有一個這種貨色不被莫凡打成豬頭的!

    如果世家都是這種狗,那還真沒有和黑教廷鬥智鬥勇來得有意思,別人黑教廷的理念乍一聽都是有那麼點邏輯和道理的,而世家子弟說的話簡直就拉低正常人的智商!

    “我說得不過是事實。可惜有些人還要自以爲是。我高你一屆,本不願意對你出手,免得國內有些人說我以大欺小,可你這樣不識好歹,我覺得是應該讓你知道什麼纔是真正強者了……放心,我不會要你命,我今天只是想讓你明白,你的世界學府之爭第一之名,你在國內最強青年法師的稱號,你有恃無恐的天生雙系,在我祖向天面前就是個笑話!!”祖向天話語直指實力上。

    實力決定一切,祖向天知道莫凡是一條根本不懂權勢的瘋狗,和這種人說自己在國際上的影響力真得就跟村子裏的這羣刁民說高深魔法一樣,毫無意義。

    既然如此,那祖向天就說一些莫凡能懂的。

    莫凡不是一直自恃青年最強嗎!

    最強,那不過是相對而言,就像一個高中生可以說自己最強,那是因爲他在高中這個領域確實找不到對手,但在大學魔法學府眼中,這種高中最強真得不堪一擊。

    祖向天之前不找莫凡麻煩,那是因爲莫凡還是學府學生,他一個已經踏入到大環境、大國際、大領域的法師去找一個還在學府的學員較量,贏了也不值得一提,但現在,大家也算是在一個層面上了,他祖向天這個時候對莫凡出手,也算不上是欺凌了!

    “很好,能用拳頭解決問題,那是再好不過了。”莫凡點了點頭,稍微覺得這個祖向天還有那麼一點與其他智障不太一樣的地方了。

    “把穆寧雪也叫出來吧,你們兩個不是國內最津津樂道的最強青年組合嗎,我覺得我沒有必要浪費那個時間打兩場。”祖向天目光掃了一眼附近,尋找着穆寧雪。

    挑戰穆寧雪的人一樣非常多,尤其是凡雪山成立之後,很多人可以找到穆寧雪了。

    太多年輕強者找不到行蹤詭異的莫凡,於是便轉向穆寧雪,穆寧雪平日裏都要在凡雪山,比莫凡更少在外歷練實戰,正好有一羣心高氣傲的人戰帖如山的堆着,穆寧雪便每隔一段時間挑上幾個實力最強的,對她而言這種登門挑戰也是一種修行!

    穆寧雪不敗戰績快持續一年了,國內甚至有專門的一家媒體在經營這個凡雪山挑戰訊息,莫凡這些年總是玩消失,穆寧雪這種不敗風頭就更盛了,青年法師裏面就沒有不知道這件事的!

    祖向天自然也知道穆寧雪的這個恐怖戰績,所以既然穆寧雪也在,那事情可以更簡單了。

    他祖向天以一敵二,總沒有人說他是欺凌了吧!

    “對付你,我一個人就夠了。”莫凡自然不會讓穆寧雪插手。

    “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不過是一個高階。把穆寧雪叫上,換一個比較開闊的地方,在這裏打,弄死了這羣刁民也是一件麻煩頭疼的事情。”祖向天說道。

    “我說了,我一個人就夠了。”莫凡說道。

    “大哥哥,你們在做什麼?”就在這時,阿帕絲忽然間出現在了院子裏。

    小阿帕絲一副天真純樸的樣子,莫凡在知道她真實身份之後,總覺得她是僞裝出來的,但後來莫凡發現她其實並沒有刻意去做出這人畜無害的模樣,她這種氣質就是與生俱來的!

    “你跑出來幹什麼?”莫凡皺起眉頭來,不知道阿帕絲這個時候爲什麼要出現。

    祖向天目光一凜,眼睛快速的從阿帕絲的身上掃過,阿帕絲還穿着一件單薄的睡衣,估計是聽到了聲音這才跑出來,這在祖向天看來簡直是氣血翻涌的誘惑。

    對莫凡的仇意,其實並不完全是之前的那些恩怨,更在於莫凡的身邊有一個他相當鍾情的小羔羊!!

    “你不是他對手,別跟他打。”阿帕絲用心靈之犀的方式對莫凡說道。

    “你確定?”莫凡說道。

    “嗯,超階終究是超階,你的力量用來對付一些沒什麼特殊能力的亞君主,或者一些單系的超階法師,倒也不成問題,但這個傢伙的實力比巴沙繆還強,你和穆寧雪加起來也不是他的對手,而且我的精神控制估計也對他起不了太大的作用。”阿帕絲用很肯定的語氣說道。

    阿帕絲能夠預知危險,這個祖向天就屬於能夠威脅到他們生命的人。

    雖然阿帕絲特恨莫凡,但現在大家在一條船上,莫凡要是翻船了,她阿帕絲靈魂必定再受創傷,到時候祖向天略施手段,真可能讓她這個美杜莎女王繼承者淪爲這傢伙的玩物。

    “那怎麼辦?”莫凡問道。

    莫凡本以爲這個祖向天其實也就比祖寬立和趙歷丸強那麼一點,這種情況下自己還能夠抗衡一二,可阿帕絲說他比巴沙繆還強幾分,那莫凡真沒有底了。

    他腦子又沒壞,可不會真得認爲自己可以幹過一切超階,巴沙繆那個聖絕審魔劍的傷疤都還沒好清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