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這個祖向天真就這麼走了?”莫凡有些意外的看着遠處道,“他不像是智商這麼低的人啊。”

    “我不能完全控制他的精神,但可以做一些引導。”阿帕絲說道。

    “引導?”莫凡感到困惑。

    阿帕絲看了一眼莫凡,翻了個白眼,懶得跟莫凡這種人去解釋這個複雜無比的精神、情緒問題了。

    莫凡也沒有太去在意了,反正把祖向天支走了也好,至少諾曼是安全了。

    ……

    到了下半夜,諾曼才終於得到了救治,他中途倒是醒過來一次,看到一羣陌生的人後顯得非常的警惕。

    克里卿也立刻給諾曼解釋了一下情況,諾曼之前就一直在旁邊的高山上眺望,也目睹了莫凡他們闖入到魔法協會的儀式之中,只是他沒有想到自己正好被這羣人救下了。

    “你破壞掉他們的計劃了嗎?”莫凡比較關心這件事。

    蘇鹿這人……

    莫凡是發自內心的反感!所以無論他做什麼,都期望他會失敗。

    諾曼搖了搖頭,有些虛弱的道:“蘇鹿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強,奧斯汀被他們控制住也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這麼說,那條黑龍大帝還是落到了蘇鹿手上了?”莫凡問道。

    蘇鹿的實力已經登頂了,足以啓動禁咒儀式,如今又獲得了一條遠古黑龍,他豈不是很快就要成爲這個世界的魔法主宰?

    蘇鹿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一旦被他掌控了過於龐大的權力,也不知道多少國家要被禍害。

    而且,蘇鹿一直也視邵鄭爲眼中釘,當初海岸線危機戰略就是他在不停的阻擾着,這傢伙有了黑龍後,坐上了亞洲最高的位置,邵鄭的地位很可能受到影響。

    “嗚嗚~~~~~~~~~~”

    “吼吼吼!!!!!!!”

    就在大家談論這件事的時候,忽然遠處飄來了一聲漸變的咆哮之音。

    wWW ⊕тTk án ⊕¢O

    一開始這聲音還在空中飄的時候帶着一種低沉,可完全抵達耳邊後,那如悶雷一樣炸開的可怕,讓人渾身不由的一顫!

    這正是黑龍特有的咆哮!!

    “它被控制住了。”阿帕絲開口說道。

    阿帕絲能夠聽懂妖魔吼聲所帶的情緒,所以她說出這句話時,莫凡心也沉了起來。

    到頭來,蘇鹿還是成功了。

    這****的怎麼不被一道天雷劈中呢,老天真不開眼!

    ……

    ……

    山巔雲崖

    蘇鹿站在破碎不堪的雲崖上面,他剛纔的笑聲還在附近迴盪,但他的臉色卻陰沉得讓人覺得可怕!

    “吼吼吼吼!!!!!!”

    黑龍大帝揮動着巨型的翅膀,正立於那片雲潭之上,它那雙充斥着通紅戾意的眼睛正盯着蘇鹿,龍爪也慢慢的擡了起來。

    “你敢動我!!”蘇鹿怒目相視,朝着黑龍大吼一聲。

    黑龍大帝好似遭到了什麼精神攻擊,它痛苦的嗷叫了起來。

    它沒有將龍爪拍向蘇鹿,可那份在胸腔中的暴戾卻無處宣泄,於是黑龍大帝躍過了蘇鹿,將龍爪朝着他後頭那些魔法協會的成員們拍去!

    這一爪子落下,魔法協會的成員們一陣鬼哭狼嚎,有兩名超階法師直接變成了龍爪下的亡魂!

    “爲什麼不聽我命令,爲什麼不聽我的命令!!”蘇鹿暴躁的咆哮起來。

    黑龍大帝完全喪失了心智一般,看見有活人就追擊。

    費倫龍此刻正成爲了黑龍大帝的目標,他拼勁一切的魔法來擺脫這頭黑龍,但黑龍的速度太快了,一整片山頂天空也好像也經不起它幾次振翅。

    “蘇鹿先生,救命啊!!!”費倫隆哭喪着臉大喊道。

    黑龍大帝張開嘴,一口就咬向了費倫隆所在的位置,那恐怖的龍口竟是連山峯也一起咬去,渺小的費倫隆完全不知道該往哪裏逃脫。

    “給我回去!”蘇鹿怒道。

    一個黑色的魔法之陣浮現在黑龍大帝的上方,無數的星芒極快的速度交織着。

    黑色星芒編織完成後,一道半虛無的血紅色光幕落了下來,罩住了黑龍大帝。

    這是契約的回喚,類似於召喚師將他們的召喚生物收回到自己的召喚空間中,然而黑龍大帝狂躁至極,面對這種回召居然奮起反抗,那龍之力在全身的鱗中激發,化作了一場黑龍毀滅波,險些將蘇鹿的這個召回魔法給擊碎!

    “畜生!!”蘇鹿同樣狂怒着,親自飛到了那黑色星芒的魔法陣上方,以契約之名激起一道又一道魂雷,懲罰着這頭完全不聽從任何指令的黑龍。

    黑龍遭受到了魂雷的攻擊,痛苦的哀嚎起來,在這種折磨之下,它身上那足以毀滅一切的龍力才稍稍被壓制了一些,與此同時那黑色的幕光徹底籠罩住了它的身軀,並將黑龍強行拖拽到了召喚空間裏!

    黑色的星芒陣看上去一樣破碎,但最終還是把黑龍給收了回去。

    山巔被削斷了不知多少層,其他魔法師們躲得遠遠的,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蘇鹿此刻臉色也極其蒼白,不單單是因爲收服這條黑龍受創嚴重,更在於他內心的鬱結!

    不服從!

    這條黑龍根本就不服從他蘇鹿的任何指令!!

    他這些年爲了尋找收服黑龍大帝的辦法,費勁了無數的心思,終於將一切都聚齊了,也完美的解決了龍息的這個問題,更是在黑龍的靈魂上烙印上了一個奴役印記,讓黑龍徹底淪爲了自己的召喚生物……

    可是,就在蘇鹿放聲大笑的將黑龍召喚出來,要向全世界展示自己這偉大的成果時,卻發現這條黑龍跟瘋了一樣,連自己這個主人都敢咬!!

    這樣的黑龍,捕來又有什麼意義??

    “諾曼,我一定會將你千刀萬剮!!”

    蘇鹿陰冷得可怕,一切都在他的計劃之中,唯獨諾曼的出現沒有在蘇鹿的預料之中。

    諾曼打碎了契約儀式的一個部分,這就使得整個馴龍儀式變得不完整了!

    現在,蘇鹿儘管可以召喚和收回黑龍,但黑龍變得殘暴、狂戾,似乎作爲高等生物的智慧都被抹去了,完全是一頭殺戮的巨型機械!

    試問這樣一頭髮瘋的黑龍,他蘇鹿敢召出來用嗎??

    精心準備了那麼多年,到頭來卻是這樣一個結果,這讓蘇鹿恨不得將這條黑龍給直接宰了,將它的龍鱗、龍核、龍血給提取出來……然而這種殺雞取卵的事情,蘇鹿又實在覺得窩囊!

    眼下,只能夠先將這頭黑龍放在召喚空間裏,另外再尋馴化這條黑龍的辦法,只是這個辦法真得尋得到嗎,連蘇鹿自己都懷疑。

    ……

    ……

    天亮了之後,莫凡等人才返回到雅典。

    諾曼被帕特農神廟的人帶了回去,之後的事情莫凡也管不着了。

    和心夏道了個別,莫凡便啓程回國。這一次出門,又是個大半年,明明是去一趟阿爾卑斯山學府做學術上的交流,順便去聖裁院那裏走個程序的,結果遇到這麼多事情,都有些不堪回首。

    莫凡在上海下了飛機,穆寧雪也需要在上海呆幾天,把巡邏隊防禦魔具的事情處理一下。

    “魔都有什麼比較不錯的魔具師?”穆寧雪問道。

    “去找霍佗吧,我的玄蛇鎧甲就是這老傢伙給我做的,手藝沒得說,就是爲人怪癖了一些。”莫凡說道。

    “好,你陪我去嗎?”穆寧雪問道。

    “我得去青天獵所一趟,去看看靈靈,我要再不去找她,沒準她會把我獵人徽章給清除了。”莫凡說道。

    “嗯,那我和霍佗談完再過來找你。”穆寧雪點了點頭。

    ……

    和穆寧雪分開,莫凡徒步朝着青天獵所所在的老街道走去,腦子裏回想着自己剛纔和穆寧雪的對話。

    不知道爲什麼,自己的心情有些小愉悅,明明也沒和穆寧雪說什麼特別濃膩的話,怎麼就特別想哼首歌呢?大概是她對待自己的方式和以前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

    “這就是你出生的國家?好像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除了人有些多之外。”阿帕絲的聲音飄了過來。

    “很快你就會有改觀了。”莫凡說道。

    走向了青天獵所,說實在的,青天獵所這個門店,實在有些老舊了,那種隨時都可能關門大吉的頹敗,讓莫凡完全不明白包老頭怎麼就不捨得花點錢整修一下,到底要不要做生意了!

    “靈靈,我回來了。靈靈,我家小靈靈,有沒有想我啊……靈靈?”莫凡回這裏,也確實跟自己家一樣,才跨入大門,就立刻大呼大叫着。

    阿帕絲也跟了進來,她環顧了一圈,在一個老式的凳子下面發現了一頭乳白色的小貓,喜愛小動物的它將這頭小貓抱了起來,開口問道:“你在找它嗎?”

    很不巧,靈靈這會正好從樓梯上走下來,瞥了一眼莫凡後,又瞥了一眼阿帕絲。

    “別碰我的貓。”靈靈冷冷的說道。

    靈靈今天沒有扎雙馬尾,大概是在睡午覺,頭髮是披散着的,一改往日那股萌出一臉血的可愛模樣,漸漸的透出了幾分少女的韻味!

    莫凡看去,心中不由感嘆。

    啊,自己家的靈靈也長大了一些啊,都不走小萌物路線了,有點兒不習慣。

    莫凡大步向前,一邊張開手臂一邊道:“靈靈,想我了沒有啊,來讓我抱一下……咦,你開始長胸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