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原本以爲靈靈有什麼很要緊的事情,或者是發現了什麼大的懸賞祕密,這纔不斷的催促自己回國,可等回國後,這丫頭又不說了,做出了一副你怎麼還在高階的嫌棄樣子!

    莫凡也想突破超階啊,問題是超階的門路那麼難摸索,那些大的世家有權有勢有能耐,倒是可以爲一些出色的魔法師找到相匹配的方法和源泉,莫凡能摸索到的強大源泉,就只有圖騰獸,問題是圖騰獸在這個時代休眠的休眠,歸隱的歸隱,滅絕的滅絕,哪是說能夠找到就找到的!

    “你沒有到超階的話,那還是算了。”靈靈將自己的小祕密給藏了起來。

    半年之後,還有一個和祖向天的決戰,這場戰鬥可不能輸,莫凡現在也覺得超階領域迫在眉睫了!

    “我在雅典收了一個神鹿之角,你姐姐也告訴我,這與審判會的誓言之樹有關,所以我想去靈隱審判會一趟,另外再看看湖心島的廟裏有沒有類似的圖騰之印。”莫凡說道。

    “那一會就去吧。”穆寧雪說道。

    穆寧雪做事情就是不喜歡拖拖拉拉,莫凡還打算今天好好休息一會,帶穆寧雪去一些比較浪漫的小公園裏走上一走,興許有些膽大的事情就在今天搞定了,哇,穆寧雪的身子,莫凡垂涎已久了——有個十年了吧?

    “我讓夜鷹來接我們。”靈靈說道。

    靈靈給夜鷹發了一個信息,還沒過幾分鐘時間,夜鷹就駕馭着他的霸道猛禽飛了過來。

    夜鷹一身青黑色的衣裳,整個人透出了幾分冷峻與黑暗,那兩個臉頰宛如刀削過一般,搭配上立起來的衣領,就給人一種不是什麼好人的感覺。

    不過,一到靈靈面前,這位氣勢凜然的審判者那副威嚴的樣子一下子就塌了,露出了一個略顯憨厚的尷尬笑容。

    “靈靈,我又不是滴滴師傅,你不能有事沒事就讓我過來接送你吧,雖然接替你姐姐的位置是我事先沒跟你說,但我們審判會總要維護次序的,審判長這個職位不能空缺太久。”夜鷹說道。

    夜鷹說完這些話,看見莫凡、穆寧雪也在,臉上露出了幾分意外之色。

    “夜鷹,好久不見。”莫凡打了一個招呼。

    夜鷹最早是魔都的審判使,當初許昭霆挖出了黑教廷藍衣執事名單清掃魔都的時候,他就是總指揮。

    隨後夜鷹被調到了北雨山,本是有意往審判長的位置上扶,但北雨山被姓陸的給霸佔了,夜鷹的升官之路便被耽擱,很巧的是陸家的人正好作死,觸了莫凡逆鱗,被莫凡直接殺上北雨山,將人給砍了!

    這件事上,莫凡算是徹底與陸家結仇了,若不是邵鄭在那裏震懾着,估計陸家早就派遣超階法師過來跟自己拼命。

    夜鷹也沒有在北雨山任職,最後最高審判會命他代替冷青的位置,由他來做靈隱副審判長的位置,由唐忠親自調遣。

    北雨山審判會和靈隱審判會是分別管理魔都、杭州這一帶的,靈隱審判會算是全國裏面審判會的一個總部了,夜鷹到靈隱審判會中擔任副審判長,也算是徹底熬出頭了。

    “是啊,好久不見。你超階了嗎?”夜鷹忽然間問了這麼一句。

    “沒有,奇了怪了,你們這些人怎麼一個個比我還關心我的修爲?”莫凡有些蛋疼的說道。

    “沒有就好,沒有就好……嘿嘿,想當初你還在明珠學府一箇中階法師的時候,我就是高階中的強者了,現如今我到了超階,而如果你也進入了超階,這不是顯得我很一無是處嘛!”夜鷹說出了自己內心的小得意。

    掃蕩魔都黑教廷時,夜鷹就比莫凡強了不知多少,要這會莫凡跟自己等同修爲,他夜鷹面子往哪擱啊!

    “師傅,我們要去靈隱山,麻煩開穩點,有女士。”莫凡說道。

    真是的,沒見過一個滴滴師傅這麼多戲的,差評!

    “……”夜鷹頓時無話可說了。

    ……

    從天上飛去靈隱山那確實快多了,大概才二十多分鐘他們便從魔都的靜安區抵達了杭州的西湖區,與杭州都市的繁華喧囂正好一湖之隔的靈隱山不知道爲什麼,總給人一種帶有靈氣的幽靜!

    “咕嚕,咕嚕,咕嚕!”

    從西湖上空掠過,湖水裏立刻就有大量的氣泡涌了起來,站在夜鷹飛禽上的阿帕絲不由的渾身一顫,毛孔張開,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之感籠罩在下方……

    “鹽焗的,給你帶了五斤!”莫凡忽然朝着湖裏大喊了一聲,緊接着從他的空間手鐲中抖落了一大籮的鹽焗蝦。

    鹽焗蝦如一場小雨,簌簌得落向了湖裏。

    爲了不污染湖水的清澈,那冒着氣泡的地方,一個大腦袋微微涌出了水面,大口一張,五斤鹽焗蝦統統落了進去……

    十五六公分的鹽焗蝦,在這大嘴面前就是小蝦米,落入肚子裏無非是嚐個鮮。

    莫凡可沒有真指望餵飽這大傢伙,以它的胃口,分分鐘吃掉自己所有家產!

    “待會再來看你,我先去靈隱寺一趟!”莫凡朝着水面喊了一聲。

    湖水裏也沒有多大的迴應,估計正在品味着椒鹽蝦的滋味。

    “你非要把身邊所有人弄得和你一個口味不成,哪有人餵它吃這些東西的!”靈靈沒好氣的說道。

    莫凡是一個吃貨,還是一個執着得吃貨,喜歡吃什麼就一直吃,還得讓身邊的人也一起喜歡吃……

    靈靈也是佩服莫凡,怎麼生生的就把圖騰玄蛇這種靠西湖清淡魚蝦爲食的習慣改成愛吃什麼十三香、麻辣、椒鹽口味的!

    “下面的……是什麼!”阿帕絲身子還在微微發顫,冷冷的問道。

    “哦,也是一條蛇,不過好像跟你不是一個體系的……倒是口味上跟你一樣,偏愛鹽焗。”莫凡說道。

    ……

    靈隱山的竹子是最靈動的風景,有風吹拂,便立刻會輕柔的奏起一曲娓娓動聽的自然樂章,到了夏天,鋪個涼蓆,隨便找個陽光斑駁的地方那麼一趟,旁邊石上再放一壺清茶,這份悠然自得絕對好過任何咖啡店小酒館,心靈都會被淨化。

    涼爽的夜風不斷的襲來,阿帕絲這種來自西方偏乾旱地帶的小美女蛇,自然是沒有感受過東方的竹林山水,剛纔的恐懼感很快便消除了,她那雙眼睛帶着驚喜的光芒,不斷的四處看着。

    拋開她那可怕的身份不說,阿帕絲的心性其實也不必普通女孩高多少,對世界的一切都充滿好奇。

    “少見多怪。”靈靈淡淡的說道。

    “營養不良的毒丫頭,這些石頭被鑿開個口是做什麼的?”阿帕絲問道。

    營養不良???

    靈靈聽到這句話,下意識的低頭看了一下自己,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

    阿帕絲的血統應該偏歐洲,歐洲那邊的姑娘們本就發育得快,有些十四五歲都有着比東方女孩二十歲的身材,阿帕絲本身就比靈靈大一些……年齡上,再加上血統的優勢,無論是身高、女性特徵,都將靈靈給比了下去。

    ……

    “莫凡啊,你總算是來看我這個老頭子了。”唐忠見莫凡跑來靈隱山,大感意外又笑容滿面的說道。

    “我不是來看你的。我聽冷青說,誓言樹下有一頭神鹿,我在國外正好收了一對神鹿之角,可能與圖騰有關,所以特意過來看看。”莫凡回答道。

    “這個傳說我是從一位我的前輩口中聽來的,這位前輩隱居已久,不問塵世了,我這裏有她的地址,你們可以去那裏問問她,她知曉得比我清楚。”唐忠說道。

    說着,唐忠拿來紙筆,寫下了一個地址。

    莫凡拿起來,粗略的掃了一眼,目光不由的落在了夜鷹的身上。

    “喂喂,你們別老把我當司機啊,我這個副審判長又不是閒得慌!”夜鷹急忙說道。

    “莫凡,你不覺得這地址有些熟悉嗎?”穆寧雪開口說道。

    “煙臺???”莫凡仔細看了看。

    “是啊,煙臺。老前輩隱退太久了,其實也真得很可惜,假如她沒有選擇隱退,相信她如今已成爲一名禁咒法師。唉,人世無常,相信那件事確實對她造成了太大的打擊了,心死了,又怎麼還會去在意禁咒不禁咒呢?”唐忠重重的嘆了一聲。

    “你說得人……不會是巖氏吧?”莫凡說道。

    “巖氏??不知道你說得是誰,她叫呂藝,曾擔任過我們最高審判會的審判長,與現在的老議員姜夏是早年夫妻,但當時呂藝前輩的影響力是遠超過姜夏的,我們中國審判會能夠有如今的地位,包括讓國際上都對我們有所尊敬,呂藝前輩功不可沒。”唐忠說道。

    唐忠初出茅廬時,呂藝便是國內響徹南北的女法師,有一次在執行一個任務上,唐忠還有幸成爲呂藝的臨時部下,這件事讓唐忠印象極深,當初第一次與這樣女神級別的強者說話,他唐忠還緊張得結巴。

    呂藝,可以稱之爲一個時代了。

    然而,她最後的選擇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