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靈靈做事情的效率也是真得很快,在祝蒙說起這些事情的時候,她已經快速的將所有有關蠑魔的事情給整理了出來。

    “獵者聯盟那邊有一個無封頂懸賞,一隻蠑魔心珠20萬。”靈靈說道。

    “不封頂?”莫凡說道。

    “嗯,有多少收多少,這個懸賞是政府貼出來的。”靈靈道。

    “政府不會血虧嗎?”莫凡問道。

    “當然不會。這也是姜夏要求的獵者聯盟的一個合作,一個蠑魔心珠裏面蘊含着的巖鐵顆粒和堤石顆粒很豐富的,其他法師沒有提煉的技術,自然會賣給政府,而政府虧是肯定不虧。最近是有很多獵人們、魔法師們前往千島湖去,蠑魔的數量太過龐大了,對它們來說千島湖就是遍地黃金,但其實我的一些手下反饋說,這20萬一個的蠑魔心珠其實沒有那麼好賺的。”祝蒙說道。

    “莫凡,這東西有點像沙漠魔蜢。”靈靈一邊看着查到的資料一邊說道,“沙漠魔蜢是一種近乎沒有天敵的生物,這就讓魔蜢可以無限制的繁衍,繁衍得數量足夠多又很難消滅,就會變成了一種災難,是人是妖全部都要避讓。這種蠑魔其實是來自於太平洋的一種叫做螺戾妖的生物,它們不知道通過什麼地下河域,不小心闖入到了淡水區域的千島湖中,並與千島湖的蠑蜥獸結合在了一起,於是出現了蠑魔。”

    大家見靈靈已經找到了一些信息的關鍵,目光也都不由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靈靈接着說道:“本來,螺戾妖是一種成長速度極慢的生物,它們需要在淺海、島嶼附近大概經歷個五年,才能夠變成成年的螺戾妖,所以它們繁殖能力雖然強大,卻也不至於造成太大的威脅,頂多一些島嶼可能被它們霸佔。有趣的是,蠑蜥獸是一種繁殖能力差,存活率低,但成長速度極快的生物,棲息在洞庭湖、千島湖的淡水沼澤、湖泊的蠑蜥獸與海洋的螺戾妖跨種族的結合在一起,竟然相互綜合,誕生出來的蠑魔不僅具備了強大的繁殖能力、生存能力,更獲得了恐怖的成長速度……一頭剛出生的蠑魔只需要一個季節的時間就可以變成成年的蠑魔,壽命還極長!”

    “一個季節??”莫凡不禁長大了嘴巴。

    “是啊,像青娥這種生物,它們繁殖速度和成長速度雖然更快,但自然界賦予了它們短暫的壽命和弱小無比的體質,但像蠑魔這種……它們具備了強大的能力,具備了變態式的繁衍與成長,更擁有僅次於烏龜的壽命,我覺得如果不消滅它們,或者找到辦法,不出五年千島湖就會變成千島窟了,植物、生物,只要能夠給它們提供能量的東西,都會被它們掃蕩得一乾二淨。”靈靈認真的說道。

    沙漠魔蜢的可怕莫凡和靈靈都親眼目睹了,如今這千島湖誕生了一種水族魔蜢,要不聽靈靈分析,大家還真沒太當一回事。

    “有那麼誇張嗎?”祝蒙皺起了眉頭來。

    祝蒙只是知道這件事,具體蠑魔是個什麼來歷他也不清楚,聽靈靈這麼一說,祝蒙覺得自己也應該重視一下這個事情,海平面上升似乎出現了太多人們無法預知的隱患!

    “肯定有,這東西的可怕程度不遜色於魔蜢,假如它們到現在還沒有滅絕的話,就表明它們沒有太過致命的弱點,也不太可能自我消亡,還可能繼續繁衍,所以蠑魔是新的妖魔物種,可以讓你們的研司會的人去考察一下,看看是不是應該列爲災患級別!”靈靈說道。

    祝蒙皺起了眉頭來。

    假如這蠑魔可以列爲災患級別,事情就真得麻煩了。

    姜夏這傢伙到底怎麼回事,他本人不可能不知道這些信息啊,爲什麼他只是頒佈了一個懸賞來試圖通過民間法師來處理,沒有上報到魔法協會,沒有讓自己去做這個隱患鑑定!

    “你查到的這些信息很關鍵,分析得也很正確,我現在就去研司會,讓他們立刻對這些蠑魔進行物種鑑定和危險級別的鑑定。”祝蒙說道。

    “姜夏估計是想自己解決這個問題,那樣的話,千島湖的堤石就依舊屬於他,若讓上面出面,千島湖估計就要被瓜分,或者被列爲妖魔之地,不允許其他人隨便出入了吧。”穆寧雪說道。

    “恩,確實有可能,不行,我覺得還是現在就去當面問一問姜夏吧!”祝蒙做事情也是雷厲風行。

    ……

    祝蒙帶着莫凡等人親自登門,姜夏估計都睡了,生生的被祝蒙給叫醒了。

    祝蒙一旦感覺到有隱患,就完全不怕得罪老議員,說什麼也要把姜夏給拖起來問個明白。

    姜夏打着瞌睡,滿臉怨念的到了接待大廳,喝了一個濃茶,姜夏目光冷冷的掃過這羣不速之客。

    “祝蒙,你深夜到我府裏,要是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我一定不會饒過你的!”姜夏爲人高傲,對待同爲議員的祝蒙就跟看待一個小輩那般,連客套話都不說。

    “姜議員,你是否對蠑魔進行過危險級別鑑定?”祝懞直接問道。

    姜夏眉頭立刻鎖了起來,眼睛盯着祝蒙卻不移開。

    祝蒙這一問,可謂是問到了關鍵了。

    “這是研司會的事。”姜夏說道。

    “我覺得蠑魔可能是災患級的新妖魔物種,最好還是告知上頭,讓軍隊來儘快處理。”祝蒙說道。

    “軍隊又不是閒得慌,現在海岸線的形式多嚴峻你又不是不知道,能夠我們這邊當地政府處理的,就沒有必要驚動軍隊,難不成是你覺得我已經老了,連這點小事都處理不好了??何況,研司會鑑定過了嗎,既然沒有,爲什麼要讓軍隊出動!什麼你覺得,你覺得是什麼就是什麼,即便你是隱患戰略的議員,在研司會沒有做出明確的鑑定之前,你都沒資格管!”姜夏訓斥道。

    “可是,研司會的鑑定往往需要很長的時間,怕就怕在等鑑定出來,這些蠑魔會變得更加不可收拾。”祝蒙道。

    “送客!”姜夏站了起來,直接下了逐客令。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