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下次我要再接政府的懸賞,我就是弱智!!”顧盈暴跳如雷,在沙灘上像是一個爆脾氣的壞女孩,要不是魔能沒多少了,估計她會拿冰系魔法轟擊其他隊員以此泄憤。

    “那個老大,人世無常,總會有點背的時候,我們要有耐心,沒準下一批蠑魔就出兩個、三個呢,那樣我們不就賺了嗎?”鍾立一臉的尷尬,急忙解釋道。

    “賺個屁,以我們這種速度,殺上一個月每個人分到的錢才十萬。這破島沒吃沒喝,撒個尿都會被草扎屁股,要是能多賺點,我還忍了,就這麼點錢還要遭這罪??”顧盈惱怒的說道。

    很多獵人大多是半年接一單,這一單他們會花上一個月或者兩個月時間在野外生活,問題是野外條件是多麼艱苦,一些人住破房子住一兩天都要受不了,何況是這種荒無人煙、妖魔遊蕩的野外。

    所以正常的獵人都是在外面當畜生當一兩月,賺一筆錢,然後休息上幾個月,確保自己不變成神經病。

    也就是說,即便他們在這裏呆一個月,報酬是沒人十萬,但以獵人的正常出勤,這算半年的工資。

    半年賺10萬?

    去哪裏上班不好,還要到這鬼地方冒生命危險,與妖魔爲伍,風餐露宿?

    “什麼破懸賞,不幹了,不幹了,乘早解散!”謝豪也是相當不滿。

    “鍾立,麻煩你下次搞清楚蠑魔的信息好不好,這鬼東西,誰愛殺誰去殺!”

    隊伍一下子就沒有了鬥志,莫凡自然是理解的,是個腦子正常的獵人都不會去做如此辛苦回報這麼低的活。

    而假如像嶽風小隊這樣的還算精良的中階獵人隊伍都不願意做這事,那其他獵人團隊基本上也嚐到苦頭,沒多久便會離開千島湖。

    如此,蠑魔又無人處理,繼續氾濫起來!

    “大家先別這樣嘛……我也不希望大家這樣白跑一趟啊,不如這樣,我們先恢復魔能,等魔能恢復得差不多了,再做打算,實在不行,我們往西走,去殺幾隻蜥妖補錢,總好過空着手回去?”鍾立說道。

    “是啊,寧願去沼地殺蜥妖也不要跟這些蠑魔在這裏浪費時間!”大鼻子法師說道。

    ……

    入夜,大家已經累得夠嗆了,便直接在島山上搭起了帳篷來。

    獵人都知道,在水源附近過夜是很不安全的,許多生物都要喝水,有可能在睡夢中就被拖出帳篷當做點心了。

    莫凡負責守夜,誰讓他是隊伍裏唯一一個還有魔能的人,而且在他們這羣中階法師看來,莫凡這傢伙的作用也只剩下守夜了。

    夜裏,莫凡在山頭上往下望去,注視着那片被環抱住的內水域,這個水域就像是一個島潭,非常的寧靜,連夜空中的雲都被映了下來,可以清楚的看到雲在水面下慢慢的飄動着。

    “好像沒發現什麼弱點,我要殺死它們的話,也得動用威力比較大的魔法,這樣魔能耗費就高了。”莫凡有些頭疼起來。

    這蠑魔,是真心得噁心,其防禦程度確實快接近一些瘦弱的統領級生物了,尤其是它們數量還多得可怕……

    “咕嚕~~~~~~~~~~”

    莫凡正思考時,忽然聽見那片水域裏發出了一種奇怪的聲音。

    倒不是什麼妖魔的叫聲,聽上去更像是密度比較大的水的聲音。

    莫凡往島湖看去,忽然發現原本可以映射清澈的湖水變得渾濁了起來,感覺被倒入了一大桶的污水,然後莫名的出現了緩緩的攪動!

    “這是怎麼回事?”

    莫凡覺得奇怪了,於是立刻化作了一隻影鳥,輕盈的掠過了面前的島山島林,落到了島湖畔邊上。

    “我看錯了?”

    等莫凡抵達了湖畔邊,湖水又忽然間清澈了起來,清澈到即便是夜裏都好像可以看見水的底部。

    剛纔水明明很渾濁,卻一下子清澈了起來,即便自己從山上飛落到這裏花了一些時間,也沒有理由可以讓渾濁的水淨化得這麼快吧?

    而且,莫凡一直都有留意水面上是否有什麼生物,記得上次在烏鎮那裏,便是猶豫青色的飛蛾覆蓋了水面形成了一片翠綠,這才讓湖水沒有反光和倒影……

    這一次,莫凡特別留意了,可什麼都沒有。

    水剛纔就是渾濁了,沒多久又清澈了……

    “難道是烏雲,我看錯了?”

    莫凡沒想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便只好回到了帳篷那裏。

    ……

    “你跑哪裏去了,讓你守夜,你卻不見人,怎麼一點都沒有規矩,不想要押金了?”顧盈看見莫凡,板起臉來道。

    “我就撒了個尿,我尿味道比較重,怕尋薰着你們,所以走遠了一點。”莫凡笑呵呵的解釋道。

    “惡不噁心哪,還說出來!”顧盈給了莫凡一個大白眼。

    “隊長怎麼還不睡啊,特意來查我崗?”莫凡問道。

    “沒弄到錢,心情不好,我心情不好就容易失眠。這破東西,數量這麼多,要能夠破它們的殼,倒確實能夠大賺一筆。”顧盈說道。

    “原來隊長也在想這個問題……你很缺錢嗎?”莫凡說道。

    “誰會不缺錢的?”顧盈反問了一句。

    “那倒也是。”

    “本來想着攢夠一筆錢,買一份小星河之脈,試一試能不能突破到高階,看這勢頭是沒什麼希望了……”顧盈嘆了一口氣道。

    “星河之脈很貴的,你靠這個賺估計得賺個二十年。”莫凡說道。

    “所以啊,如果今年沒什麼大的進展,我就找個有錢的闊佬嫁了,多撒嬌,多嬌喘,估計什麼都有了。”顧盈說道。

    “聽你口氣是蠻認真的。”莫凡笑了起來。

    “我本來就是認真的。確實不想幹了,累了,做獵人做了近十年,出生入死的,完全不把自己當人使,到頭來發現還不如那些會賣騷的賤貨,想要什麼東西,撒撒嬌,賣賣屁股,直接就有了。”顧盈說道。

    “呃……”莫凡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

    這位女隊長,簡直彪悍!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