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已經矇矇亮了,那些盤踞在湖水上的蠑魔也漸漸的沉入到了湖水之中,大部分的蠑魔都喜歡在夜間出沒,有月光的時候便會發現湖面上一片銅光閃閃,如同表面上鋪滿了無數的銅片。

    有晨光後,蠑魔會消散很多,不至於密集到沒法行船,蠑魔相對於很多戰將級生物來說是相當遲鈍的,所以當人經過它們的水域時,速度足夠快的話便可以輕易的甩掉它們,夜晚是由於數量太多,很容易被包圍。

    莫凡在明湖驛站慢慢等待着,小炎姬擰着陸灼、蔣華返回到了自己身邊,顧盈和飛川皚狼也隨後趕到了,他們兩個狀態明顯很差,感覺到了更是眼睛都難以睜開了。

    顧盈急忙將事情的始末大致描述了一遍,莫凡聽了之後目光不由的掃了一眼被小炎姬收拾得有些悽慘的陸灼。

    “哦哦,原來是這樣。正好我還在頭疼怎麼向陸灼表達小炎姬沒有惡意。”莫凡明白了過來。

    楊寧在一旁聽得卻暗暗震驚,這個陸灼簡直膽大包天,在一名七星獵人大師的引領下竟然也做出這樣的事情,他不怕獵者聯盟的制裁嗎。

    楊寧認真的做了記錄,並迅速的通知獵者聯盟那邊,讓他們派遣人過來調查此事。

    調查員來得很快,中午時分就趕到了,他們將陸灼先控制起來,並從他的同伴蔣華這裏開始着手。

    爲了讓事情進展更快一些,莫凡讓阿帕絲不動聲色的給予了蔣華內心一支恐懼針,蔣華當天就把自己和陸灼做過的一些事情給交代了……

    ……

    “很抱歉,在我們的管轄範圍之內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這個陸灼我們會馬上進行處理。”調查員說道。

    “島上那些被催眠的人帶回來了嗎?”莫凡問道。

    “都安全帶回了,其中有一名叫做李玉梅的高級獵人,她表示要揭發陸灼的罪行。她要求要當面跟你道來。”調查員說道。

    “哦,讓她過來吧。”莫凡說道。

    李玉梅被帶過來的時候,臉上就跟刷了一層白石灰粉一樣難看,或許她根本就沒有想到自己還有睜開眼睛的時候,她是帶着至深的恐懼睡去的。

    莫凡其實也是很頭疼的,果然僱人做事情就是會這樣,明明是去找大蠑魔,卻扯出了這樣的問題來,還好小炎姬擁有完美的鑑渣屬性,直接就把陸灼給收拾了讓事情變得簡單明瞭。

    李玉梅很快就交代了他們失職還死了倉巾小隊的事情,隨後更是將陸灼說得那些陳年舊事也全部道了出來。

    莫凡本來是對這個渣渣陸灼沒多大興趣的,人渣莫凡見多了,這個陸灼算個雞毛毯子,可在聽到陸灼竟然是最早發現假血劑的人員,那雙眼睛頓時變得凌厲了起來!

    “本以爲是一個人渣,沒有想到還是一個禍害。”莫凡瞥了一眼被束縛着的陸灼道。

    說來也奇怪,自己不管到哪裏總是會遇到這種敗類殘渣,就像某有些心地純淨女孩莫名其妙的總是會遇到渣男那般命中註定,

    “事已至此,你想怎麼說就怎麼說,但是你也別得意,遲早有一天你也會像我現在這樣事情徹底敗露……到時候你手上沾了多少血,腳下踩着多少屍骨,怕是隻會被更多的人唾棄!”陸灼帶着最後的幾分的頑抗和不屑。

    “你這算是在詛咒我嗎?”莫凡問道。

    “是又如何。”陸灼笑了起來,笑容怪異到了極點,他似乎好保留着最後一點自尊,這個自尊正來源於剝開莫凡七星大師的外表,讓別人知道這個傢伙其實跟自己沒有任何分別。

    “我建了一個小地獄,裏面都裝着一些喪心病狂的人,恩,你勉強達標了,但你真想詛咒我,就先在下面排隊取號,大概一萬年後有機會輪到你。”莫凡說道。

    莫凡對陸灼的行爲感到好笑,和這種人真沒有什麼好說的,他還得處理大蠑魔的事情,不想在陸灼這裏浪費過多的時間。

    “看來還是得老子自己出馬,但願這些聲望貢獻值沒有打水漂……鍾立,你還清醒吧,清醒的話帶我到那個洞窟島去,你分析得應該不會錯,那裏會藏着大蠑魔!”莫凡喚來了鍾立道。

    “清醒着,清醒着,莫凡兄弟……哦,莫凡大師,我鍾立絕對服務周到!”鍾立一臉的興奮。

    莫凡讓幾個認路的帶自己前往,陸灼的事情自然就交給調查員和楊寧他們。

    ……

    莫凡乘船離開之後,楊寧對於陸灼那副態度極其的不滿,真不明白這個惡貫滿盈的人還有什麼資格在那裏叫囂。

    “真是無知。”楊寧不禁冷哼一聲,這句話明顯是對陸灼說的。

    “我無知??”陸灼笑了起來。

    楊寧有些忍無可忍,隨手將手上一份關於莫凡更具體的信息甩到了陸灼的面前,冷冷的道,“好好看清楚你是在跟誰說話再用你那種病態墮落的心理去衡量別人!”

    陸灼反正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了,也拿出了死刑犯的倔強態度,撿起了楊寧手上關於莫凡除獵人之外的一些其他信息。

    “這怎麼可能,羅冕議員怎麼會……”很快,陸灼就發出了聲音。

    裏面寫着的信息很多是一筆帶過沒有詳細描述,陸灼掃了一眼卻是帶着那副“沒什麼了不起”的態度,但當他看到有關羅冕議員事件與莫凡相關後,臉上的那副囂張樣子馬上就消失了!

    楊寧對陸灼那種噁心格外不滿,莫凡懶得與這種敗類計較,但楊寧卻要狠狠的收拾他,所以在這份資料的後面,更寫着有關於莫凡與黑教廷鬥爭的一些信息。

    陸灼反正是一個死刑犯了,臨死前給他知道這些信息也無所謂,儘管楊寧知道這是作爲獵人女郎一種違規的行爲,可他真得受不了陸灼現在這副無知又自以爲是的態度!

    事實上,在看到羅冕因爲莫凡倒臺時,陸灼內心已經動搖了,當他看到紅衣主教冷爵那邊後,整個人已經失魂落魄!

    “紅衣主教……紅衣主教……”

    “和紅衣主教冷爵比起來,你的那個大靠山羅冕議員完全就是一個三歲小孩,那麼你這種在羅冕眼裏就是隨意扶持起來的黑心狗又到底算什麼??”楊寧冷斥道。

    現在陸灼終於明白莫凡那句“到地獄裏排隊取號”是什麼意思了,說實話,莫凡能將他陸灼跟這羣人放在一起,都是算看得起他了!

    “不可能的,這些怎麼可能是他做的,不可能的……一定是因爲他的搭檔,他有一個搭檔!”陸灼好像終於找到了一個說服自己的理由,眼睛裏僅存的一點光亮了起來。

    “搭檔?你說得是她嗎?”楊寧差點沒有笑出聲來。

    一旁那位熟悉莫凡的調查員聽到陸灼這句話也是覺得好笑的搖了搖頭。

    調查員走了過來,幫渾身有些僵硬的陸灼翻了一下紙張,把莫凡搭檔靈靈的信息展示在了陸灼面前。

    陸灼把靈靈的信息看得很仔細,因爲他覺得莫凡的一切都是這個搭檔給予的,可靈靈的信息……

    靈靈的信息直接將陸灼眼睛裏最後的那點光給摧毀了,整個人更是沒有了一點點生氣,跟一具死屍沒有任何的分別。

    “我……我能看看嗎?”在一旁一直看着這一幕的顧盈小聲的問了一句。

    沒等楊寧和那位調查員答應,顧盈已經拾起了被陸灼散落在地上的信息。

    其實信息都非常簡單,真正詳盡的描述是不會寫在這份楊寧獲得的報告上的,基本上是保密狀態,所以顧盈很快就掃完了,可從那幾行字的描述上顧盈已經感覺到了那種龐大得無法想象……

    她剛纔很不明白,心態徹底扭曲的陸灼是怎麼變得這般魂飛魄散的,等看了這些信息後顧盈徹底明白了!

    一個惡貫滿盈的人,如果被捕了還那麼的猖狂,那一定是他覺得自己怎麼也算是個人物,至少在做惡人上讓別人畏懼自己,讓別人憎恨自己……總而言之,當一個惡棍,他算是比較成功的了,這個終結了自己的七星大師也沒什麼了不起。

    可看過這份信息後,他的那一點點病態的成就感摧垮了!

    他陸灼本就不剩下什麼,強行用這點自尊來催眠自己,但現在他連這點點自尊都沒有了……

    被人家的契約獸一招秒殺就已經是奇恥大辱了,連最後引以爲傲的惡行都在別人的滅渣榜單上排不上號!!

    ……

    這種晴天霹靂轟得魂飛魄散的挫敗最後讓陸灼親口把自己所做的事情都招供了。

    做個壞人都這麼失敗,又還有什麼不能說的了呢?

    陸灼自己招供,調查員處理起來就更簡單了。

    很意外的是,潘城獵人大師團隊裏,除蔣華知道陸灼是個什麼東西之外,其他人竟然對陸灼的行爲都不知曉,在獲知了陸灼這些惡行後,他們無比震驚的同時非常慶幸,慶幸他被莫凡收拾了,不然他們幾個很可能在某一天成爲陸灼往上爬的墊腳屍!

    這幾位獵人大師有了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後,相當積極的配合着莫凡尋找大蠑魔,主動進入洞窟中搜查,鎖定了這個洞窟島的確是大蠑魔的藏身之所!

    (本章完)

    chaptererror;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