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話說起來,我們要怎麼攀爬上去呢,如果直接飛上去的話,估計會立刻遭到那些藤冠山層的羽妖攻擊吧?”許參謀問道。

    他們要找的人似乎就在藤冠山層,不過在張小侯看來,那個人不一定還活着,藤冠山層即便是整個羽妖天堂低層,裏面棲息着的也都是大妖,數量還非常多。

    “跟我走,我知道一條稍微安全的路,等到了藤冠山層,你們就自己行動吧。”張小侯說道。

    “有勞張軍將了。”許參謀說道。

    張小侯帶着大家走到了一座山樑之下,在羽妖的眼裏,它們唯有平視着的區域和比它們飛翔得更高的地帶,之下活動的生物它們是一概不會理會的。這就讓他們進入到整個百拔山天堂之林下面變得容易很多。

    “這座山纏着木藤,我們順着爬上去,不到萬不得已別使用飛行能力。”張小侯說道。

    大家跟着張小侯沿着那粗壯無比的藤木往上走,這種藤木大到可以在上面站立,有些地方交纏得比較多的,甚至跟一條空中山道差不多。

    大藤木不單單是在一座拔山上纏長,有時會橫跨過數百米,抵達另外一座拔山的更高處,這個時候莫凡等人也要順着這青色的天藤橋在空中徒步,抵達另外一座更粗闊的拔山山體上!

    “前面沒藤路了。”白鴻飛止住了步伐,人站在石崖邊沿。

    他們現在在其中一座拔山的頂部,這是所有山裏面的矮個子,而站在這座拔山的頂部仰起頭望更高的地方望去,會發現他們依舊置身在一個山的底部,似乎不曾有任何的攀升。

    百拔山有太多直指雲端的巨型拔山了,他們現在離最底層的藤冠山層都還有很高的一段距離。

    “交給我吧。”凌菲站了出來,她的目光中閃爍起了青色的異樣光輝在。

    輕輕呢喃,凌菲像是在與大自然做交流,可以看到那些原本只生長到山頂的那些大藤木開始不斷的延展開,並慢慢的朝着另外一座更高的拔山上架去。

    藤木扭動如在山體外沿蠕動的長蟒,蠕動的速度也在不斷的加快,很快這座山的頂部就出現了一道長長的藤索橋,連接着兩座相隔有四百多米的山體,而山體與山體之間赫然是深邃幽谷,走在這搖搖晃晃的藤索橋上就給人一種窒息感。

    “呼呼呼呼呼~~~~~~~~~~~~~~~”

    狂猛的娑風撲打過來,紫禁軍裏的另外一名女法師立刻施展出了光系的護盾,抵擋着娑風的襲擊。

    晃晃擺擺,剛步入到整條索橋的中間位置的時候,一股更猛的娑風捲來,那位女軍法師光系護盾瞬間被擊垮,衆人立刻遭到了娑風的鞭策!!

    “戾~~~~~~~~~~!!!!!”

    “戾戾~~~~~~~~~~~~~~!!!!”

    厄運連連,娑風剛對他們這羣外來者來了個下馬威,便有一羣羽妖發現了正在悄悄闖入天堂之林的莫凡衆人。

    “噗噗噗噗噠噠噠~~~~~~~~~~~~”

    羽翼拍打的聲音非常清晰,一開始還只是在頭頂上傳來,沒多久四面八方都可以聽到這種振翅之聲,很尷尬的是他們還在沒什麼落腳可言的藤索橋上……

    “不是說好不會攻擊低層的嗎,我們明明還沒有到那種高度!”趙滿延看到附近出現了更多羽妖,怪叫了起來。

    “這些不是大妖,它們有些就棲息在羽妖天堂之下。”張小侯說道。

    “那怎麼辦???”趙滿延問道。

    “還怎麼辦,日了它們,忍這羣傢伙很久了!”莫凡也覺得一陣煩躁,直接就挽起袖管。

    確實,這種情況下又還能如何,唯有和它們廝殺了!

    “我們就不能抵達對面山再打嗎??”趙滿延喊道。

    “當然可以,你去和那頭腦袋上有一條彩毛的傢伙交涉。”莫凡說道。

    神經病,這些羽妖們就是看他們這羣人不會飛翔,並且懼怕娑風才選擇這種時候跳出來攻擊的,也不知道趙滿延這腦殘是怎麼想的!

    “念控!”

    莫凡直接動了手,他的意念鎖定了更遠一些的巖體,強行將它們從山體中掰了出來。

    山雖遠,但莫凡的意念範圍也非常廣,那些裹着植被的巖體被莫凡施加了一個不斷遞增的速度,當它們飛到這塊區域的時候,這些石體就是一顆顆大型炮彈了!

    “戾~~~~~~~!!!”

    “戾~~~~~~!!!!”

    羽妖們快速的拍打着翅膀,它們在空中非常靈活,那些石體炮彈這樣轟來,卻不見能夠砸中幾隻,這讓倒一直精準度都很高的莫凡非常意外。

    “凡哥,娑風賜予了它們比普通戰將級生物更迅捷的身法,需要將它們的活動軌跡封死才容易擊中。”張小侯說道。

    對付戰將級生物,莫凡的強大念控確實是搓搓有餘,哪知道這些羽妖們居然還仗着娑風之勢……

    如此,莫凡就不得不動用一點更強的魔法來對付這些攔山羽妖了!

    “空間律動-時滯!”

    莫凡再一次使用空間魔法,一個碩大的銀色菱形區域籠罩在了上方。

    這個空間裏,一切帶着行動軌跡的物體都將受到一種空間泥沼的限制,莫凡的時滯也算是爐火純青了,那些不斷在周圍飛舞的羽妖明顯行動遲緩與吃力了起來,一種被加上了慢鏡頭的既視感。

    “躲,給老子躲!”莫凡冷哼哼的道。

    暴力終究是莫凡暴力,將上方那羣羽妖們羣體時滯後,這傢伙直接斜天一指,雷系魔法瞬間完成,一大片閃電沒有任何規律的對時滯區域進行了狂亂擊打……

    羽妖只是在娑風的加持下獲得了更迅猛的身法,並不代表它們具備了更強壯的體魄,莫凡限制了它們的行動之後一道暴君荒雷結結實實的打中它們,依舊能夠將它們化爲灰燼!!

    “好強的雷系威力!”凌菲也是一名雷系法師,她有些吃驚的看着莫凡虐殺這羣戰將級的羽妖們。

    以她雷系技能,至少要正中羽妖兩三次纔有可能將它們直接殺死,莫凡的雷卻是直接秒殺,這讓凌菲不得不對莫凡刮目相看了,畢竟最極品的魂級的雷威也很難達到這種效果!

    “原來還有兩下子。”李德鑫淡淡的說道。

    莫凡一次性也只能夠對付一個方向上的羽妖,壓制住了上方的威脅後,其他幾個方向上的羽妖們也跟瘋了一樣撲了上來,這些羽妖們體型不算嬌小,稍稍往藤索橋上撞幾次,藤索橋就會斷去。

    “快走,索橋會被它們弄斷。”凌菲走在前面,她雙手舞動着,操控着那些藤木繼續朝着對岸山生長。

    “那邊來了一大羣!!”

    “這邊也有!!”

    這半空中,四面八方都會遭到攻擊,他們在藤索橋上環境惡劣得不能再惡劣了,莫凡轟殺這些羽妖們的速度已經很快了,卻快不過羽妖成羣結隊的襲來!

    “端頭要斷了!!”白鴻飛喊道。

    在他們之前待着的山頂上,一羣智商頗高的羽妖利用它們鋒利的爪子切割着那些粗壯的藤木,正是要將這藤索橋給割斷。

    “沒事,老子會飛。”趙滿延呼喚出了自己金光閃閃的翼魔具來,打算在藤索橋斷了之後直接飛過去。

    “趙哥,別啊,你把羽翼亮出來,它們就會把你視作是羽族了,那個時候上方的大妖就會盯着你,一旦你觸碰到了它的高度,它們會不顧一切的追殺你的!”張小侯急急忙忙說道。

    “什麼鬼,我有翼魔具還不能飛不成?”趙滿延說道。

    “羽妖一族最在意的是領空。就像一頭山中老虎,它可以不在意天上飛過的大雁,但絕對不允許地面上有豺狼經過自己的領地。同樣的羽妖一族也是如此,你可以從它們棲息的山、木、崖中走過,有些羽妖一族會像那隻金藍雀鷹一樣對我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如果你飛翔在它們的領空,它們會視你爲同族,前來挑釁,那樣必定會遭來整個族羣、部落不死不休的圍攻,這是觸犯到它們羽妖一族尊嚴的!”張小侯說道。

    趙滿延一陣頭疼,藤索橋馬上就要斷了,不允許亮出羽翼來難道要直接跌落下幽谷嗎!

    這麼高,即便他們是高階法師落下去也得粉身碎骨吧!!

    “我先將靈靈帶過去,你們頂住。”莫凡見情況不對勁,果斷的構架起了空間系星圖來。

    抱住靈靈,順便拉住了旁邊的阿帕絲,莫凡施展出了瞬息移動來……

    這種距離,兩個瞬息移動正好能夠抵達對面的山!

    “媽的,你讓老子也上車啊!!”趙滿延看到莫凡附近如同鑽石粉塵的光灑落,頓時大罵了起來。

    莫凡沒讓趙滿延上車,多進來一個人,能夠瞬移的距離就大幅度縮減,在這有限的時間裏莫凡只能夠施展兩個瞬息移動……

    看到莫凡攜着兩少女“絕塵而去”,趙滿延更是滿嘴的詛咒髒話,就沒有見過這樣見色忘友的東西!

    “趙哥,你快收起你的翼魔具吧,真會出大事的,你總不會希望這裏的羽妖傾巢而出吧!”張小侯說道。

    趙滿延無奈的收回了翼魔具,他瞥了一眼那已經被割斷的藤端,同時感覺腳下猛的一空……

    “臥……槽噢噢噢!”趙滿延嗷了起來。

    “抓住藤!抓緊!!”凌菲喊道。

    :。:chaptererror;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