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炙白光斬劈下,一層又一層驚心的光影犀利斬落,每一層斬都會像後浪推動前浪那樣,將整個斬魔具的威力疊加到一個高點,這個過程只要不斷的向這斬魔具注入魔能。

    趙滿延可是要讓費列羅死的,他一口氣將光魔能直接注入了大半,于是便看見炙白光斬變成了數百光影,它鎖定著費列羅,無論費列羅閃避到哪里這些炙白光影都會狠狠的將該處劈開,更恐怖的是這下去的每一斬威力都會增加一分!!

    費列羅只剩下倉惶逃跑的份,要換作平常面對這種擺明了狂猛難以抵擋的攻擊,他肯定會選擇遠遠遁走,暫且避其鋒芒,可現在他就在一個有岩之決斗場里,有限的區域讓它顯得格外的狼狽!

    趙滿延是一點都不留情面,大有一擊將其殺之的勢態,當炙白光斬疊加到了兩百多道之後,這每一擊的威力就開始超越一些三級的高階魔法了,費列羅終于意識到這樣下去自己必死無疑,于是開始強攻趙滿延,想要阻止他這可怕斬魔具的不停釋放與疊加威力!

    “到現在才察覺,真是一個蠢貨!”趙滿延感到好笑。

    這個費列羅不過就是嘴皮子厲害,真本事根本沒多少,很多老道的魔法師發現自己使用這種疊加斬魔具之後,就會想盡辦法來破壞這種施法,費列羅到了威力翻了不知多少倍的時候才意識到,肯定晚了!

    “老子劈死你!!”趙滿延看出了費列羅的舉動,手中的炙白斬魔具又幻化出了一層光影,光影似巨刃,隨著趙滿延的揮舞炙白的巨刃從高處極快的速度劈斬而下。

    費雷羅嚇了一跳,急急忙忙放棄了進攻,以岩障做自己的防御,在自己面前矗立起了一座小山石。

    斬魔具的光影已經到了尾聲,但尾聲的這幾道才是威力最恐怖的,就看見炙白光影巨刃輕易的切開了費列羅的岩之障礙,將後面的費列羅給狠狠的劈飛了出去。

    費列羅身子倒飛的過程,趙滿延另一只手再舉起,匯聚出最後一道光影斬!

    這光影被趙滿延沿著費列羅飛出去的軌跡狠狠的擲去,光影在空中赫然變成了一道光槍!

    費列羅撞在了岩之決斗場上,身體正往回稍稍彈落的時候,光影之槍猛的從他胸肩位置穿過,將他猛的釘在了岩石壁上。

    血開始溢了出來,炙白光的灼燒又會快速的加劇傷口的疼痛,費列羅慘叫出了一聲,整個人露出了癲狂猙獰姿態。

    “我要殺了你!!”費列羅像一頭野獸大吼起來。

    他費了很大的力氣,承受了灼燒劇痛才終于從那光影之槍中掙脫下來,他臉上的肌肉抖動著,雙眼釋放出了黑藍色的詭異之光,瞳孔莫名的擴大起來。

    “還以為你會有什麼本事,原來抓狂了也就施展岩魔之瞳。”趙滿延看著這個家伙,不屑的說道。

    黑藍色的魔瞳放射出石化之力,目光掃過之處,一種黑藍色厚厚死岩覆蓋過去,並且正在往趙滿延那里逼近。

    死岩上面有著許多小小的石疙瘩,密密麻麻,趙滿延這個人雖然經常是不學無術,但也不是沒有一點魔法道行,他一發現這種類似于疙瘩石肌膚的東西之後,便飛快的描畫著光系防御。

    四道光之壁將他四周都保護了起來,與此同時那些疙瘩死岩劇烈沸騰著,如同一個岩流怪物張開了恐怖之口,連一排排岩之牙都可以清楚的看見……

    “這是食岩,你就好好的感受一下被岩石消化成白骨的滋味吧!”費列羅看到趙滿延被自己的死岩給完全吞噬了進去,頓時大笑了起來。

    食岩是一種非常古怪稀有的岩體,它們不是純粹的死物,反而更像是某種獵食者,它們出現在一些深山怪林中,以山洞的方式出現干燥舒適吸引著一些生物在那里安居,但時機成熟之後,食岩便會緊緊的閉合起來,將把那里做窩的生物給“吃”進去,直到徹底被那些疙瘩一樣的東西給徹底消化。

    此時,費列羅使用的正是這食岩。

    他假裝使用石化之力,先將趙滿延附近布滿這些強大凶惡的食岩,再猛的將趙滿延給吞噬進去。

    “ !! !!! !!!!!”

    響聲從食岩的胃里傳出,趙滿延正在試圖將這種怪異的食人岩給打碎,但這種岩石堅硬無比,許多統領級生物都會被活活悶死在食岩里面!

    食岩里,趙滿延再一次祭出了一道斬魔具,但很顯然無法劈開這食岩的胃壘,周圍一片漆黑,呼吸也開始變得困難,盡管趙滿延知道這種食岩非常可怕,到頭來還是沒有抵擋得住這霸道的吞噬。

    在食岩面前,光系的防御就是擺設了,它根本就不去破壞掉趙滿延的光壁,而是將光壁保護連同趙滿延一起給吞了,隨著時間流逝,他就會真的慢慢被消化在岩石里!

    “想困住我,哪有那麼容易!!”趙滿延放棄了斬魔具,既然撕不開、斬不碎,那他就把它活活得給撐爆!!

    “巨人之身!!”

    趙滿延大吼一聲,雙臂猛的在黑漆漆的食岩里面張開,就看見褐色的光在趙滿延的面前形成了一個雕塑輪廓。

    褐色光不斷的推進,依次增大,最後儼然呈現出了一個巨人之軀!!

    巨人龐大無比,食岩再多,胃壁再大,終究無法容納得下一個高度超過了七十米的巨岩身軀,最重要的是巨人之身的岩還被趙滿延施加了霸下印記,其硬度絕對不會遜色于食岩。

    “砰~~~~~~~~~~~~~~~~~~!!”

    食岩與霸下岩沖撞在一起,最終巨人之身落了一個殘缺,可怕的食岩也在一聲巨響之後徹底給撐碎了!!

    碎岩飛濺,落到了費列羅身上,費列羅都忘記了閃躲,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那巨人之身……

    這算是費列羅的殺手 了,哪知道還沒有得意多久,就這麼被對方給摧毀了。

    “你別掙扎了,就老老實實的站在那里受死!”趙滿延從里面沖了出來,身上的厚重鎧甲奔跑起來連大地都在顫!

    可能跟莫凡這個暴力狂混久了,配合著地波,趙滿延快速的沖到費列羅的面前,直接憑借著一身坦克重甲給費列羅來了一個粉身碎骨的撞擊。

    費列羅再一次倒飛出去,這一次開看到他的骨骼徹底被撞得畸形了,人落到地面上時已經狂吐鮮血……

    “光落曼丈!”

    光在空中,道道如劍,它們暴雨一樣落在費列羅倒下的地方,費列羅還試圖從這岩之決斗場中逃出去,帶著趙滿延憤怒的光劍卻刺入到他身上,在他身上留下了無數個光灼融穿的窟窿。

    這番攻擊後,費列羅已經半死不活了,岩之決斗場這才慢慢的沉入到了地面之下。

    費列羅背部全爛了,他像一條垂死的老狗,正朝著遠離趙滿延的方向爬去。

    岩之決斗場一消失,娑法這才看到結果,當他發現費列羅血肉模糊的趴在地上,嚇得眼淚狂流。

    “就到此為止吧,求求你了……我們也不想事情變成這個樣子!!”娑法說道。

    趙滿延走到了費列羅的身邊,看著費列羅可憐的在那里爬著,拖出了一地的血……

    他抓起了費列羅的腦袋,讓他的臉對著自己。

    “看清楚了沒有,老子這張臉不是你惹得起的。我要殺你跟屠狗沒什麼分別!!”趙滿延瞪著雙目狠狠的對費列羅說道。

    費列羅嘴里全是血,他根本說不出一句話,除了發出那種沉悶快死的呻吟。

    “爬啊,我叫你停下來了嗎!!”趙滿延怒道。

    費列羅還有幾口氣在,一听到趙滿延這句話立刻更努力的爬了起來。

    “看到沒有,爬到那個女人鞋跟下,我就饒你一命。”趙滿延說道。

    費列羅听到這句話,更是拼勁一切往那里爬著,他的身體很多處都有重傷,托著這樣一具半死不活的身軀費列羅又哪里還管得了趙滿延是不是在故意羞辱自己,總之活著比什麼都重要。

    費列羅真的往那里爬,娑法看著費列羅,甚至都忘記了往他那里走幾步,就那樣呆呆的看著費列羅,事實上現在這個比一些亡靈還更慘的家伙又哪里還是她認識的費列羅,無能、可憐、更沒有一點點尊嚴。

    事實上,趙滿延在說完那句話的時候就轉身離開了,他根本就沒有去看費列羅是不是真的爬到了娑法的邊上,把一個人的自尊碾到這種程度,相信活著會比死了更難受,這一次痛苦經歷費列羅也會記著一輩子了!

    費列羅顯然不知道這點,他拼了一切的爬,害怕自己真的爬不到女人腳邊上,那岣嶁可笑的身影看得娑法不知道是該可憐還是該嫌棄。

    ……

    “你不殺他,他以後找你報仇怎麼辦?”穆白見趙滿延居然給別人留了一條生路,有些意外道。

    “除非我們把娑法、佐薇這兩個女人也滅口了,不然即便我殺了他,金瑰世家那邊還是會找我麻煩。當然,我是不怕那個歐洲賣花世家,只是覺得沒那個必要。你看那家伙,跟死了有什麼區別?”趙滿延說道。

    “也是。只不過我把你一開始說的不殺費列羅這輩子不做人這句話當真了。”穆白補了一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