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快動手啊!!!”莫凡感覺不大妙,急忙朝着下面的人大喊了一聲。

    聲音迴盪了一會,這才聽見下方一聲亞龍的嘶吼!

    大地亞龍被李德鑫呼喚出,這頭滿身爆炸肌肉的狂龍粗暴無比,它直接用自己的龍角去撞擊天冠紫椴神樹的主樹幹……

    亞龍的蠻力非同一般,這一撞生生的讓天冠紫椴神樹巨顫了起來,原本要攻擊莫凡的那些魔鬼木尖也因此全部偏斜了開。

    莫凡見識立刻遁影逃竄到一個安全的地方……事實上面對天冠紫椴神樹並沒有什麼真正安全之處,它的魔鬼木尖可以觸及到很遠的區域,莫凡要想攻擊到它,基本上就在天冠紫椴神樹狂刺的範圍。

    紫禁軍人們發動了攻擊,這羣人戰鬥力確實很猛,一輪的魔法轟炸之後,竟讓天冠紫椴神樹身軀出現了殘破跡象,厚厚的樹皮不知道被粉碎了多少,許多枝條枝葉也紛紛折落下來!

    他們的攻擊可以說是爲莫凡稍稍轉移了一些注意力,待莫凡得到一些喘息之後,莫凡再一次喚出了三種魂火!

    “天焰葬禮-炎姬劍羽!”

    第四級的天焰葬禮,配合上三種魂火,莫凡所構架的火焰星座都比以往的龐大許多,當所有被強化的星子鏈成了完整的軌跡後,莫凡雙手托起兩團天火,猛的將它們送到了高空中!!

    兩團天火不斷的分化,可以看到一柄柄烈火炎劍浮現在莫凡上方,它們近乎組成了一個通紅無比的劍之羽陣!

    炎劍如羽,遍佈上空,隨着莫凡猛的揮動,幾十道粗壯無比的威武炎姬烈劍暴落,狠狠的扎向了天冠紫椴神樹那個受傷的“腦門”位置。

    華麗的炎劍殺陣壯觀無比,每一柄炎劍都深深的刺入到天冠紫椴神樹的主幹上,這頭魔鬼樹是沒有任何閃避能力的,面對這種攻擊只能夠用木尖來稍作抵擋,可它用木尖抵擋了莫凡這裏兇猛的火焰攻擊,紫禁軍的下方攻勢就只能夠承受了,更何況幾十道炎劍,它能夠擋下得也非常有限!

    “這傢伙怎麼越來越變態了!!”蔣少絮在下方,擡頭看着莫凡驚起的這誇張炎劍之羽,不禁感嘆了一聲。

    明明是一個高階法師,這兩次火系魔法的威力卻已經達到了超階的水準,這要不是用來轟這種妖樹的話,那些棲息在這裏的大羽妖都可能一命嗚呼。

    說完這句話之後,蔣少絮發現自己旁邊還站着那個長得跟妖孽一樣好看的少女,臉上露出了幾分疑惑。

    靈靈是一個高智商的獵人,那這個叫做阿帕絲的少女是做什麼的,擺着好看的嗎,可看她那副鎮定的樣子,貌似對這種情景一點都不害怕。

    “你不釋放點什麼嗎?”蔣少絮問了一句。

    “我主修精神系,對這種樹沒有用。”阿帕絲淡淡的回答道,表明了自己一旁看戲的態度。

    “哦,這麼巧,我也是,看來我們只能夠在一旁喊加油了。”蔣少絮說了一句。

    “他們弄出了這樣的動靜,很快就會驚動那些準備盛典的羽妖,盛典歸盛典,終究會有一些維護天冠紫椴神樹這個僞裝魔鬼的,等那些羽妖靠過來,你們兩個把它們趕走。”靈靈說道。

    “大家各憑本事看戲,你又爲什麼要對我們指手畫腳?”阿帕絲露出了淡淡的不屑。

    阿帕絲是一條很慵懶的美女蛇,要不是戰鬥太吵,她都能找一個涼快點的地方打個盹,這幾天荒郊野嶺屁事多,她都沒怎麼睡上幾個好的美容覺。

    ……

    果然,這樣轟隆不斷的戰鬥,已經有不少羽妖圍了過來,其中正有天冠紫椴神樹的居住者。

    那是一羣身上覆蓋着一層層鱗羽的翼蟒,它們原本跟其他羽妖一樣懸浮在空中,等待着上升娑風的到來,哪知道自己的樹巢穴被一羣不明來歷的人類攻擊,這些鱗羽翼蟒憤怒的朝着這裏飛了回來。

    “怎麼這些東西也算羽妖???”莫凡一回頭,發現自己背後正有四五條鱗羽翼蟒,它們虎視眈眈的盯着自己。

    “有翅膀的都算,凡哥,我把這些傢伙們引開,你專心對付這顆樹。”張小侯說道。

    “這些沒志氣的傢伙就是回來防守的,它們算是羽妖一族,但應該主要算蛇妖一族的吧……”莫凡琢磨了一下,暫且放下了對天冠紫椴神樹的攻擊,利用瞬息移動往下方挪去。

    那些鱗羽翼蟒也立刻跟着俯衝了下來,它們顯然是被天冠紫椴神樹授意,前來糾纏莫凡的!

    “阿帕絲,這些蛇歸不歸你管,趕緊給老子弄走!”莫凡大喊了一聲道。

    “哼!”阿帕絲很是不情願,她想做一個安靜看戲的美少女,哪知道這天冠紫椴神樹的居民正好是一羣蛇族羽妖,太不湊巧了!

    阿帕絲擡起了目光,冷冷淡淡的掃了一眼那五頭鱗羽翼蟒,一股無形的壓迫感闖入它們的精神世界裏,讓這羣俯衝下來的大蟒們身子不由的顫動起來……

    急忙張開翅膀,宛如空中急剎車那般,五頭鱗羽翼蟒險些被嚇成了雕像,不知所措的懸停在空中。

    阿帕絲目光再次一閃,出現了金粉色的銳利華光,這羣鱗羽翼蟒便好像從這位蛇女王那裏讀到了一個微怒可怕的“滾”字,急急忙忙朝着遠處逃竄。

    “等一下,等一下,你讓這羣鱗羽翼蟒幫我們攻擊天冠紫椴神樹,把它那些魔鬼木尖給咬斷!”莫凡忽然間想到了什麼,又急忙對阿帕絲說道。

    阿帕絲既然可以如此輕鬆的讓它們滾蛋,何不讓它們來幫自己對付天冠紫椴神樹,自己怎麼就蠢起來了呢?

    阿帕絲滿眼的不耐煩,剛纔怎麼不說,又要讓她耗費一次精神。

    這位美杜莎本就是精神強大的,即便不需要眼神凝視,她也可以用意念將那羣鱗羽翼蟒給叫回來。

    不遠處,鱗羽翼蟒如釋重負的逃回到天空,驚魂未定的準備參加全妖大賽,誰知道一個可怕的眼神印在了頭頂上的雲層處,一個幾乎無法違抗的命令強加進來!!

    鱗羽翼蟒要能夠流淚的話,早已經全身都淚溼了。

    :。:chaptererror;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