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暗黑挑戰?”穆寧雪看著莫凡,眼楮里帶著幾分疑慮。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說實話,這听上去有些荒唐,一個足以在人類軍隊之中肆意虐殺的暗黑劍主又怎麼可能像一個古老劍紳那般迎接個人的決斗,直到雙方分出生死勝負為止,莫凡說得這種黑暗契約畢竟沒有人真正實踐過。

    “我雖然不在埃及,可黑暗劍主的名頭卻知道已久,從未听說過有這樣的黑暗契約存在啊,你一個來自中國的法師,又怎麼可能知道這魔法協會都不知道的東西。”庫倫同樣不太相信莫凡說得這些。

    “是不是真的,試一試就知道了,難不成要等到黑暗劍主把我們這里的人全部殺掉嗎?”莫凡說道。

    不牽制著黑暗劍主,便根本沒有任何的希望靠近金字塔,更何況現在戾劍死侍們的實力還大幅度上漲了,這會對整個軍團造成更加致命的打擊。

    一個戾劍死侍的實力都比得上大半個軍伍,五百只的戾劍死侍,完完全全是一座龐大難以逾越的亡靈大山!

    莫凡、穆寧雪、庫倫、心夏四人朝著戾劍死侍那里殺去,除了戾劍死侍,大批大批的游蕩亡靈也在瘋狂的往這里聚集,只要稍稍一回頭,便會看見數之不盡的木乃伊,徹底堵住了所有人返回城邦的生路……

    ……

    “都給我滾開!!”半空中,參謀芬納怒吼出一聲,霎時風與沙這兩種元素混合在一起,卷起了一場元素咆哮,將數之不盡的亡靈們全部拋到了天空中……

    芬納實力相當驚人,超階魔法也運用得極其嫻熟,一般的亡靈在她面前全部都如草芥那般,但戾劍死侍卻沒有那麼容易對付。

    五百只戾劍死侍中,一共有兩百只在糾纏著芬納,強化之後的戾劍死侍連身體骨骼都無比強勁,芬納殺它們的速度非常慢。

    而黑暗劍主並不在意自己的部下慢慢的死去,它也不與兩位人類的超階法師交戰,眼楮總是盯著那些團團抱在一起的軍法師們,一劍斬下,造成的死亡都是過百!

    芬納之所以怒,正是因為她的部下正不斷的被這個黑暗劍主給斬殺,黑暗劍主每出一劍,便要鮮血飛舞,他們整個軍團又怎麼可能撐得住這樣的單方面屠殺??

    “參謀,先退守到五公里位置,據我所知這些戾劍死侍和黑暗劍主是不會離開金字塔三公里範圍的,我們不能這樣,會全部死在這里的!”另一位超階法師歇洛說道。

    芬納看著滿地的部下們的尸體,面容已經有些扭曲了。

    她並不願意離開,她寧願和這些人一樣戰死在這里,但理智告訴她決不能這樣做,這會讓整個軍團都覆滅。不僅如此,他們的城邦也將被這些亡靈給侵佔……

    無奈之下,芬納開始掩護軍隊往後撤去。

    整個大的軍隊還處在金字塔兩公里的位置上,他們退守之後,很快就與大部隊會和在了一起。

    大部隊中擁有火系軍團,火滋與烈拳將給亡靈造成毀滅打擊,只是大部隊的前行速度也很慢,若是先鋒的隊伍都撐不到大部隊抵達,那就等于是白白犧牲的了。

    軍團整體後撤,留在了金字塔前一地的鮮血,那些黑的戾劍死侍們明明渾身沾滿了嫣紅的血液,偏偏身體保持著黑,踩在血泊之中,它們眼楮里像是帶著幾分嘲笑之意……

    ……

    “你告訴我怎麼做?”經歷了這次慘痛的失敗,參謀芬納情緒也變得有些難以控制了。

    “我們若是用盡全力殺回到城邦應該是可以的,有黑暗劍主在,我們是不可能靠近金字塔,現在只能夠撤離。”歇洛說道。

    歇洛和芬納兩個人聯手都不一定是那黑暗劍主的對手,他們必須緊急尋求增援。

    “這已經是我們全部的力量,不可能再調派出人來了。”芬納很肯定的說道。

    整個埃及又不是只有他們這座城市發生海市蜃樓,每個城市的軍力都有他們自己的職責,何況這次進擊軍團已經是調動了周邊眾多城市的力量了,他們開始就打算一鼓作氣的摧毀海市蜃樓金字塔。

    “黑暗劍主會遵循一個決戰契約,我想這是我們唯一能夠闖入到金字塔的辦法。”莫凡注視著參謀芬納,認真的說道。

    “什麼契約?”歇洛不解的說道。

    當下,莫凡將黑暗契約的事情大致的描述了一遍。

    “開的什麼玩笑,我們在埃及這麼久,也從未听說過黑暗劍主身上有這種契約,你不覺得有些荒唐嗎,一旦挑戰它,它會與那人不死不休?”歇洛不大相信莫凡所說的這番話。

    歇洛現在的意見是撤離,以現在軍隊的人數來看,殺回去雖然會死很多人,可總比全部慘死在這片亡靈之地上好!

    “我們現在返回去,就等于戰士們白白犧牲了,我們這次出擊,本就是要麼死,要麼摧毀海市蜃樓,我覺得可以嘗試,哪怕沒有任何效果,我們也應該派遣出強大的法師們拖住黑暗劍主,再趁機沖入到金字塔下!”芬納說道。

    整個軍隊的總指揮畢竟是芬納,她手底下的軍人們也基本上都是帶著一股子熱血,既然已經深陷亡靈海洋中,哪有退縮回去的道理,這條路幾十公里,退回去,一樣要死很多的人,他們早已經被亡靈軍團給死死的包圍住了!

    “莫凡,這種事情你胡亂摻和什麼,你以為自己從某本破書上看來的傳言就是真的啊,要是不成立,你付得起這個責任嗎?”祖吉明對莫凡的多管閑事嗤之以鼻道。

    祖吉明當然不在意莫凡多管閑事,最好他出點什麼事,他擔心的是莫凡這樣介入,會讓國府隊伍都背上這個責任。

    “我們盡力了就行,多的確實沒什麼必要。”

    “你真是有病,很明顯軍隊是沖不到金字塔的,安安心心撤離不就好了,搞不好連我們都要陪葬!”穆婷穎對莫凡這番行為感到極度的不滿。

    “真不知道你們這種什麼都不做的狗德性有什麼b臉在我面前說三道四的!”凡毫不客氣的罵道。

    莫凡罵起人來,跟瘋狗一樣,隊伍里大部分人都是受過所謂良好教育的,打又打不過莫凡,罵更是被罵得連還口的能力都沒有,于是一個個只能夠漲紅了臉,臉難看的在那里生吞怒氣。

    莫凡也是煩這般傻x,自己怎麼做,關他們屁事,他們當他們的縮頭烏龜就好了,莫凡還不至于看著那麼多人流血犧牲而能夠心安理得!

    芬納參謀和她的幾位部下看得出來莫凡也是有血性的法師,無論莫凡是否提出這個黑暗決斗,他們依舊是要再次沖擊金字塔的,所以不可能退,血不能白流,該面對的戰爭再殘酷也要面對,逃避,毫無意義,沒過多久,它們會變得更加龐大,撲面而來,到那個時候便真的沒有一點抵抗之力了!

    ……

    大軍再一次進擊,離金字塔不過是一公里多的距離。

    果不其然,黑暗劍主再一次出現了,它的身旁仍舊有四百多名戾劍死侍,之前的戰斗中,根本沒有能夠殺掉多少。

    之前慘死在這里的法師們的鮮血都沒有流干,許多饑餓的亡靈甚至趴在地上,貪婪的****著血漬。

    “我和歇洛會拖住它足夠的時間,到時候你們無論如何都要抵達金字塔,拜托了!”參謀芬納目光堅定的對莫凡說道。

    莫凡決定闖一闖金字塔,擁有暗爵斗篷外加五級遁影的他,應該是最有可能穿過茫茫木乃伊海洋的人,只要沒有黑暗劍主的阻攔,哪怕是戾劍死侍們也不一定可以留住自己。

    和莫凡一同闖金字塔的還有艾江圖,他作為空間系的法師,一樣是最具接近金字塔可能的人,莫凡和艾江圖會分兩頭闖入,由穆寧雪和隊伍其他人做掩護,盡可能在法師大軍與亡靈大軍混戰時幫助莫凡和艾江圖潛入到金字塔下,將其徹底摧毀!

    “參謀,要不讓我來,您一個人面對黑暗劍主的話,很可能沒法活下來,我們軍團不能沒有您在。”旺科斯站了出來,對參謀說道。

    假如莫凡說的黑暗決斗成立,就意味著芬納也將單獨迎戰,芬納是超階法師,可黑暗劍主的實力比她強的多,也就是說,哪怕成功摧毀了金字塔,芬納一樣可能死在那黑暗決斗場中。

    “別說那麼多了。”芬納擺了擺手,開始在軍團的簇擁下,迎面朝著那黑暗劍主飛去。

    黑暗劍主依舊坐在那只古老鬼馬的背上,手中那柄大劍閃耀著可怕的冷光,烏黑得充滿邪性。

    芬納清楚的記得,這黑暗劍主吐出的語言是古埃及之語,顯然只要使用古埃及語言,便可以直接提出決斗挑戰。

    深呼吸了一口氣,芬納知道這黑暗契約若是成立,自己便是踏入了死亡深淵……

    回頭看了一眼相隔甚遠的城邦,芬納眼楮里閃過一絲苦澀的眷戀,戰爭不是一直以來都是如此殘酷的嗎?

    ~親,你可以在網上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