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還有一個系呢,還有一個系呢,凡哥,我開始有點嫉妒你了,我們要那麼辛辛苦苦的提升一個階才能夠多出一個魔法系來,你選了一個,卻還能再選一個!”張小侯說道。

    莫凡有些洋洋得意,還沒等他開口,就聽見張小侯接着說道,“不過兩個系也有一個小麻煩,我們其他人很多時候都會把所有的積蓄花在覺醒的新系上,比如說花大價錢去購買引導石,選擇最好的覺醒石,找最昂貴優秀的覺醒師來覺醒,每次都會搞得傾家蕩產,而凡哥你好像要傾家蕩產兩次,我聽說現在引導石和覺醒石是世界上最貴的了。”

    確實,很多魔法師爲了能夠覺醒自己想要的魔法系,一生積蓄都會砸在上面,並且爲了讓這個魔法系比其他人得更加強大,在慢慢修煉的過程中又要消費更高品質的資源,這就好像是養一個孩子,手上有點錢了,就不可能給他那種普通的教育方式,就是要讓他贏在起跑線上。

    新的魔法系其實也是如此,別看它是後來者,是新系,是需要從小小的星塵慢慢的往上修煉,但如果魔法師從一開始就爲其規劃好成長路線,在新系徹底成長之後將會帶來截然不同的效果!

    “引導石、覺醒石那些貴嗎?”莫凡問了一句。

    “貴,很貴的,凡哥不想花這個錢的話,那就玩心跳唄,覺醒什麼是什麼,反正以前也是這麼過來的。”張小侯說道。

    到了超階的覺醒,說需要的覺醒石就非同一般,那些出入超階的老法師們都往往會在這個環節上傾家蕩產,要沒有一個大的勢力支撐,個人還真得吃不消。

    而且,到了超階,很多魔器、魔具也多數要更換了,這些也全都是錢!

    “隨機還是算了,我現在就怕自己覺醒一個心靈系、治癒系什麼的。”莫凡說道。

    “凡哥,別人都是巴不得砸鍋賣鐵去覺醒心靈系或者治癒系,尤其是治癒系,簡直是搖錢樹……其實也沒有凡哥想象中的那麼差,反正凡哥有那麼多系,走全面路線也沒有任何問題啊。”張小侯說道。

    白魔法裏,最受歡迎的就是心靈系、治癒繫了,世家都是哄搶的,莫凡居然還害怕覺醒這些,張小侯也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走全面路線……

    莫凡之前也想過這個問題,但莫凡也不是沒看過白魔法法師是怎麼修煉的,心夏就是一個典型,莫凡覺得自己的性格根本就不適合這些,即便覺醒了估計也不會有什麼建樹,與其變成自己那麼多戲中的雞肋,還不如讓自己的毀滅之力達到一個更恐怖的境界!

    “凡哥,你想好了沒有?”張小侯問道。

    “沒想好,這東西急不來,讓我好好考慮考慮。”莫凡說道。

    莫凡其實腦子裏有很多想要選擇的,可真到要覺醒的這一天,他反而變得選擇困難症了!

    ……

    換了一間屋子住,莫凡依舊在爲自己的新系糾結時,一個苗條有曲線的身影忽然閃了出去。

    莫凡一陣疑惑,卻還是追了出去,卻發現那個線條優美的人影正立在屋檐頂上,目光注視着秦嶺高山的方向。

    “阿帕絲,你幹什麼呢,難不成是想回非洲了?”莫凡擡起頭來問道。

    阿帕絲沒理會莫凡,她那張精緻完美的臉上卻透出了一股凌厲的氣勢,眸子裏的光都彷彿充滿了敵意!

    莫凡感覺不大對勁,於是也跳到了屋檐上,並順着阿帕絲眺望的方向看去,可除了秦嶺在夜色下魁梧的山影輪廓橫着之外,莫凡什麼都沒有看見。

    “別不說話,怎麼了?”莫凡問道。

    “它飄蕩在秦嶺正隨着娑風慢慢消散的靈魂被什麼東西抓走了。”阿帕絲說道。

    “什麼靈魂,誰的靈魂?”莫凡不解的道。

    “那隻焚鳥的。”阿帕絲說道。

    莫凡張了張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焚鳥的靈魂?

    莫凡是看到那隻焚鳥死去的,它的靈魂也將淪爲秦嶺的一縷孤魂,會慢慢的隨時間消逝,但阿帕絲卻說它的魂魄被抓走了?

    難不成真有什麼牛頭馬面,專門把孤魂野鬼抓入到閻羅殿去??

    牛頭馬面是肯定不存在的,倒是存在一些特殊的幽靈,它們很可能專門吞噬和捕捉那些遊蕩的魂魄,從而讓自己的修爲變得更強大,只是莫凡不知道阿帕絲說的那個東西是什麼,又爲什麼偏偏選擇焚鳥的魂魄。

    “你知道是什麼東西嗎?”莫凡問道。

    “不知道,但如果遇到我能夠識別。”阿帕絲說道。

    “哦哦。”

    這裏離焚鳥死去的地方其實很遠的,莫凡也不知道阿帕絲是怎麼感知到那麼遠的事情,或許她在焚鳥的魂魄中留下了一個精神印記吧。但這種事情,莫凡也無能爲力!

    阿帕絲似乎也知道自己什麼都做不了,本身死去的生命就很難再與活人有什麼交集,她也只能夠這樣帶着幾分憤怒,這樣凝望着那個方向。

    “你剛纔的樣子很有氣場,我猜你的力量也因爲我到超階而解開了許多吧?”莫凡拍了拍阿帕絲的腦袋問道。

    “哼!”阿帕絲直接用鼻子回答莫凡,心情不好的她直接往房間裏走,要睡覺去了。

    莫凡看着她的背影,又看了一眼秦嶺的方向。

    不知道爲什麼,莫凡心中升起一種奇怪的感覺。就是那種我們平日裏在做某件事,在說什麼話,到什麼地方時,心中會忽然涌起似曾經歷過的模糊錯覺,當你努力去回想究竟在哪裏有經歷過這些時,卻根本沒有半點印象了。

    “算了,可能夢裏有過類似的場景吧。”莫凡搖了搖頭,想不起來的東西就不去想了,如果它真得很重要,莫凡相信自己以後會想起來的,或者以後還會遇上的,現在去絞盡腦汁想這種被遺忘過的事情毫無意義。

    跟着阿帕絲小翹臀進了屋,莫凡忽然間又想到了什麼,隨手就往阿帕絲左邊的翹部位一拍,開口道:“對了,你不是一直想要我教你魔法嗎,正好我也要覺醒新的魔法系,基本上從星塵開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