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到了病疫集中營地,大致走過那些被隔離起來的病人們。

    這些病人們身上體現的癥狀看上去真的很平常,因為只是不斷的流出鼻涕來,要知道全球流行性感冒不少都是這種狀況,在還不知道這是病疫的情況下,根本沒有人會將這種感冒當一回事,甚至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癥狀也不會覺得稀奇。

    想來也正是這種病疫初期癥狀與感冒相似,才導致當地的官員和醫療沒有及時察覺,讓更多的克羅地亞人受到了傳染。

    病疫究竟是通過什麼方式傳播的,大家還不得而知,所以現在那些醫生們去與病人接觸都還需要全副武裝,隨著越來越多的病人被發現,別隔離,現在發病率最為嚴重的卡克卡城市已經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

    偏偏卡克卡官員們面對病疫也沒有做出及時的措施,竟然沒有果斷作出封城決斷,現在導致卡克卡周邊幾個城市也被染上了,一時間連續幾座城都這樣,人們更加內心不安了。

    官員們已經對該病疫毫無辦法,連魔法協會都束手無策,便只有求助帕特農神廟神女殿人員,可前不久,派來這里的一位女侍自己也受到了病疫侵襲,這讓事態一下子變得更加嚴重了。

    滿城瘟病,官方與媒體都綁在了一起,國際上也想派來救援人員,可在沒有找到如何傳染的這個問題,是不會有人前來這里送死的!

    所以,心夏接的這件事,確實相當可怕,要是自己也被傳染了,又沒有任何有效的救治方法,就真的像那些被隔離的人那樣慢慢的等死。

    好在這種病疫即便發病了,病狀延展的也算比較緩慢,除卻一些本身就體質盈弱的人沒有熬住之外,現在大部分染上這種病疫的人都還沒有死去。

    “雖然說暫時沒有出現大片的人病死,但從那些人虛弱的模樣來看,遲早還是會出事的,萬一大批的人死去,那就真的很難挽回了,甚至隔離帶都會受到影響!”靈靈開口說道。

    瘟病一旦致人死亡,同時政府沒有找到治愈的方法,那麼人心就會崩散,人們為了性命,會選擇逃離,甚至與隔離他們的政府作對,事情若是到這種地步,那才是最為可怕的人,攜帶病疫的人大規模逃走,不知到何處,就會感染更多的人,克羅地亞本身就不大,現在已經有幾座城市淪陷了,用不了多久一個國家都是病疫之人。

    “真不明白,事情都到了這麼可怕的程度了,帕特農神廟那邊也不見有什麼大反應,難不成看著這些人死不成?”莫凡有些氣憤的說道。

    “那倒不是,只是再人過來之前,她們也得查清楚傳染源,不然到這里來一樣是受到傳染了。”心夏解釋道。

    “以前一些盜墓者,他們會隨身帶一只鴨子,在進入盜洞前就用先把鴨子放進去,測試一下里面有沒有氧氣和毒,你啊,就是別人測毒的鴨子了!”莫凡點了下心夏的鼻子,真不知道該說她什麼好。

    來都來了,莫凡自然是得好好解決此事了。

    他看了一眼靈靈,想知道靈靈這邊有什麼線索。

    “我來之前就已經做了一些功課,讓當地獵者聯盟的人把有關信息都整理出來,交到了我的手上。那些信息我在飛機上做了一下整理。由于這種癥狀是感冒癥狀,要想知道誰是第一個病發者還真特別的難。不過,我想感冒的人,要發現鼻涕狂流不止,都是會買感冒藥的,所以我讓魔法協會的人協助我把購買藥物的人的名單整理了出來,真慶幸這個國家買藥大部分人都是刷醫療卡的。”靈靈說道。

    “這麼大數據,你怎麼找出最先的那批人啊?”莫凡說道。

    “卡克卡城市肯定是發源地,藥店也不是很多,再根據癥狀的程度縮小一下範圍……買藥的人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多。”靈靈說道。

    “查這些數據有什麼用呢!時間可不允許我們浪費在這種事情上。”芬哀沒好氣的說道。

    “芬哀,你別心急,我們一切的治愈很多都是得建立在知道病原的情況下才能夠進行的,我們為克羅地亞帶來的那些花蕊水是有效果的,至少可以延緩癥狀的惡化。”心夏耐心的對芬哀說道。

    靈靈也沒去理這個脾氣耿直的少女,看了一眼不遠處一個正以極快速度往這里飛馳而來的身影。

    “張小侯回來了。”莫凡看了一眼,這才意識到張小侯從營地出來後,就消失有一會了。

    張小侯修為倒是長進了很多,前幾秒還在千米之外,這會已經停在了大家的面前,他臉上帶著幾分欣喜的笑容道︰“靈靈,你讓我去看的那幾個地方我都去探過了!”

    “怎麼樣?”靈靈問道。

    “真的跟你說的一樣,其中有個地方設有監獄!”張小侯說道。

    “發現個監獄有什麼好高興的,隨便查下地圖不就知道了的事情。”芬哀說道。

    “問題是,我們事先沒有去查過,靈靈只是讓我去那幾個地方,看看是否設有監獄,結果真的有。”張小侯說道。

    “瘟病要解決,就必須找到最先被感染的那群人,找到了這群人,才能夠找到感染源,當地官員這麼久了都沒有找到,難不成我們能找到,我覺得我們還是現在就回報帕特農神廟,讓他們再派人過來吧。”芬哀說道。

    “我們找到了。”靈靈說道。

    “找到了??”心夏大感意外。她感覺靈靈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啊,怎麼就找到了?

    莫凡也看著靈靈,他對靈靈是絕對相信的,靈靈說找到了,那肯定找到了,問題是這破案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這青天獵所的名頭當真就有包青天附體的效果不成??

    “我讓小侯哥去看有沒有監獄,是因為我發現首先買藥的那批人中有獄警。我想當地政府官員一直都沒有找到第一批感染者,並從這些可懷疑的感染者確立發病根源,是因為第一批感染者並不是他們,而是監獄里的囚犯。囚犯們被關在監獄里,本身就相當于被隔離了起來,不在政府最初設立的病疫集中營里,也就不在盤查的源頭的名單之列了,最多就那個小獄警被查查,可工作量那麼多,誰會特意查他呢。”靈靈說道。

    “所以你就讓張小侯去看有沒有監獄?要不要我們現在通知政府那邊,讓他們派人來查,不然工作量有些大。”莫凡說道。

    “不用。政府那邊是圍繞著第一批病疫者在找源頭,他們得把搜索圈放相當大,派出很多人,才有可能最終查到這個監獄。我們現在已經找到了這個監獄,再以這個監獄為圓心找其實很容易的,監獄犯人活動區域是很狹窄很狹窄的。這一切事情都還只是我推斷的,沒有證實就把政府的人叫過來,沒太大意義。”靈靈說道。

    “那走吧,我們去那間監獄。”莫凡說道。

    “找到了源頭,我就有信心找到救治的辦法啦!莫凡哥哥,你和靈靈可真厲害。”心夏臉上露出了欣喜之色。

    “那是,溺咒那種大事件都被我們解決了!”莫凡說道。

    ……

    監獄坐落在海崖邊,海崖很高,陡峭而又巍峨,由于這里關押的是普通犯人,所以連禁制都沒有,而這種懸崖峭壁也足以讓他們逃獄絕望了,下面可都是礁石,跳下去,海水沒有理由接得住的!

    監獄是晦氣之地,考慮到大家都可能被瘟病傳染,在進入監獄之前,心夏特意給每個人念上了一段祝福聖音,讓祝福梵印入到大家的肌膚,一旦有毒系、暗系、邪氣要入侵的時候,這些梵印就會組成一道防御壁障。

    監獄現在也是完全封閉的狀態,就連獄警都被封閉在了里面,監獄里應該是備齊了足夠的食物和水了,但政府已經焦頭爛額,哪里管這監獄的事情。

    “奇怪,怎麼亮了?”莫凡忽然自言自語了起來。

    取出了凝華邪珠,莫凡意外的發現這個沉寂了很久的珠子居然閃耀起了光芒來,忽明忽暗,像是在產生一種共鳴!

    莫凡這才意識到,凝華邪珠這東西本身就是源自于一個充斥著龐大邪氣的法師監獄。

    不過他既然發亮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表明這里有某些能量是可以由它來吸收的。

    莫凡游歷了世界也有大半圈了,到過的地方不算少,收集到的可以讓凝華邪珠吸納的能量,就只有那古老的時光之液,現在好不容易珠子又亮了起來,莫凡自己都不由的變得精神了!

    凝華邪珠一旦充滿,自己就可以施展惡魔系力量,還是不會降低自己修為的,莫凡又怎麼會不心動!

    沒有想到這次陪心夏過來化身觀世音菩薩救苦救難,一不小心還撞到了自己需要的東東。

    這監獄,得仔仔細細的找找,看看有什麼是可以為自己的凝華邪珠充能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