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紅魔的身體仍舊在重新組合在一起,只不過可以看得出來,每每被莫凡的凝華邪珠給吸納走其中一片身體後,它身上的氣息就明顯減弱幾分,而且小紅魔在知道這凝華邪珠已經不是正常的凝華邪珠後,馬上也露出了恐慌之色,開始乘著莫凡轟開的監獄大洞逃跑。品 書 網    .      .

    莫凡哪里會給它跑掉,施展出了司夜統治,生生的利用巨影釘大陣將這能量體給困住!

    誠然需要一片片來吸收,可找對了方法,事情就變得好辦了很多。

    經過了一次又一次的打碎,一次又一次的吸納,終于這小紅魔的最後一塊身體被莫凡給吸入到了凝華邪珠內。

    莫凡查探了一下凝華邪珠內的能量,竟然還真的漲了不少,這對莫凡來說可就是天大的好事了!

    “凡哥,到底出了什麼事啊!”張小侯繞了一個大圈跑了過來,不解的看著這一切。

    “解決了瘟疫之源了,沒有想到會是一團擁有了心智的邪性能量,這件事可能說來話長,你和政府那邊聯絡的情況怎麼樣了?”莫凡詢問道。

    “傳染病集中地那邊出暴亂了,好像是病人們情緒難以控制。”張小侯說道。

    “這還得了,有沒有控制下局面?”

    “估計是控制不下,畢竟被感染的人太多了。”

    莫凡心中一沉,雖然病源是找到了,並消滅了,可病就是病,那些有害的物質還在人的身體里,而且他們會變得失去理智,很可能本身這種瘟疫就不單單是破壞人類的身體組織,還會放大人的負面情緒,這本身就是紅魔最可怕之處!

    “靈靈,有沒有找到可以消除瘟病的東西?”莫凡詢問道。

    他們之前解決了溺咒,便是從歹蛆那里獲得了抗體,並制作了疫苗給各大沿海城市,讓他們不在遭受溺咒的侵染。

    眼下這種瘟病應該也是需要從病源這里尋找抵抗體的,莫凡希望靈靈這邊會有一些收獲。

    “歹蛆是生物,它的身上是有抗體很正常,可你剛才與這個怪物對抗的時候也看到了,魔法根本傷不了它,它本身就是一團能量,是絕不可能有抗體的。”靈靈說道。

    “既然病源不是生命,是一團能量體,那怎麼可能傳染出對生命有害的瘟病來??”芬哀也好歹是神女殿的見習女侍,關于病疫的事情自然是有所了解。

    “之前我還很奇怪,為什麼正常的瘟病處理手段都對它無效,而且傳播得越來越厲害。現在來看,這病不是出自于身體,而是源自于人的心,嚴格來說這是一種心靈系的惡性傳染。每個人身上都有類似于囚徒心中的負面情緒,在那怪物的催化下,這種負面情緒就會纏結,就會被放大,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病疫癥狀人出現的癥狀其實只是感冒,以及現在的大規模暴動……這是心病,通過一樣負面、消極的情緒在人的身體里相互影響,不是空氣傳播,也不是食物傳播,就是情緒感染!”靈靈說道。

    “這世上還有這種瘟病??”張小侯拉長了下巴,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

    “這東西應該不是徹底對魔法免疫,它應該是歸位心靈系中,只是一旦這種邪惡之念龐大到一定程度之後,心靈系力量也無濟于事,畢竟心靈系本身就不帶著什麼實質性的毀滅效果。”靈靈說道。

    “別說那麼多沒有用的啊,隔離區那邊已經暴動了,我們這次出行也算是徹底失敗了,回去必定被大賢者給痛斥責罰。”芬哀說道。

    “哼,這件事要鬧大了,他們也拖不了關系,誰讓他們不早派更高級別的人過來,反倒故意坑害你們兩個。”莫凡冷哼道。這個帕特農神廟,明顯不是看上去的那麼聖潔不染!

    “既然是屬心靈系,那我可以嘗試著將大家心中的負面情緒給安撫下去。”心夏說道。

    靈靈搖了搖頭道︰“這負面能量被那小紅魔引到了那麼多人的身上,數量龐大你去安撫的話,即便你是超階級的心靈系法師,這麼多負面能量撞進來,你的精神也會崩潰的。最好的辦法不是去壓,而是去轉移,得把這些負面能量轉移到一個合理的地方,否則很快小紅魔就會重新復活,並且變成一個更可怕的魔頭!”

    說完之後,靈靈就看了一眼莫凡手上拿著的凝華邪珠,她似乎從這凝華邪珠中看到了一些什麼,但眼下事態緊急,她也沒有再多問,而是對莫凡道︰“你這個珠子好像能夠接受這些東西。”

    “恩,好像確實可以,不過,我感覺到珠子里的邪性增加了一些。”莫凡說道。

    經過包老頭的處理,凝華邪珠已經是一個能量容納器了,不再帶有任何的蠱惑和精神攻擊,但將小紅魔給收進去後,凝華邪珠滲透出了一些陰冷,想來凝華邪珠是把小紅魔淨化成了自己可以用的能量,但也多了一些雜質。

    “心夏姐姐,你不能用自己的心念與這種龐大的負面能量去抗衡,但你可以引導它們,進入到莫凡的這個珠子里,把它們全部困在珠子里,瘟病也會隨之消除了。”靈靈說出了自己的辦法。

    轉移到珠子這里,心夏就不至于遭到邪氣的攻擊了,這是最好的方式。

    “好,事不宜遲,我們往隔離區吧。”心夏說道。

    前往隔離區時,莫凡偷偷的給包老頭打了一個電話過去,凝華邪珠接納這麼多負面能量,有可能孕育出下一個紅魔來,莫凡得馬上讓包老頭過來把珠子里的邪性能量給倒空,或者淨化掉,不然天知道會不會出現一個更可怕的紅魔來,被瘟病感染的人可是遍布半城啊!!

    ……

    到了隔離區,那里場面一片大混亂,原本用來給瘟病病人做醫療的設施全部被砸得稀爛,搭建的隔離屋也全部被打碎,要不是這座卡克卡城市還有幾位高強的法師布置了禁止,將所有人都還困在了隔離區域里,不知道這座城市得一下子亂成什麼樣子。

    軍法師在外面列成排,一個個嚴正以待,偏偏他們又相當無奈,畢竟那些都只是病人,不是妖魔,他們究竟該用什麼魔法對付他們是一個極其艱難的抉擇!

    “你們到底跑到哪里去了,這里變成這個樣子,你們還擅離職守!!這件事我一定會稟明殿母,對你們著重發落!!”老女侍古蘭看到了心夏和芬哀,立刻惱羞成怒的指責了起來。

    古蘭到這里,無非是想查探情況,防止帕特農神廟有承擔沒有全力以赴的罪責,可她也沒有想到事情一下子變成了瘟病暴亂的這種程度,一時間城市惶恐至極,已經有一些官員提出了一些不人道的方法了,就是為了防止瘟病傳到其他地方。

    “帕特農神廟就派你們這群乳臭未干的毛丫頭過來,很好,很好,若是不想援助我們克羅地亞,便不要這般裝模作樣,我們克羅地亞人不需要你們這種憐憫,妄我們對你們安德聖女那麼信任!!”瘟病指揮官達瑞怒不可止的說道。

    “這件事……與安德聖女無關,我們已經派遣這位……這位候選人前來,是她沒有處理好!”古蘭臉色都變了,急忙將所有的罪責都往心夏的身上推去!

    “候選人?她?”指揮官達瑞看了一眼年紀相當之輕的心夏。

    雖然說帕特農神女殿候選人是沒有年齡之分的,但這女子未免年輕得有些過分了,魔法高校學員的模樣。

    “殿母不久前將她推舉為候選人,我們大賢者並沒有怠慢這件事啊,是派了候選人過來的!”古蘭繼續火上澆油。

    克羅地亞的傳染之病事件要是鬧大了,大賢者梅若拉絕對是有責任的,甚至還可能牽扯到候選人安德聖女,眼下事情就已經有往嚴重的方向發展了,既然逃脫不了干系,那就能推到別人身上就盡可能的推,一定要世人明白,不是大賢者的過,是新候選人無能!

    “凡哥,心夏,你們看指揮官旁邊那個鐵臉長鼻的將軍。”張小侯聲音放低了許多,神色變得嚴肅了起來。

    “怎麼了?”莫凡不解的問道。

    “他身上沒有很明顯的軍徽,但卻是穿著將軍之服。不出意外,這種軍人多半是出手做並不太光彩的事情。”張小侯說道。

    莫凡往病疫指揮官達瑞旁邊看了一眼,也確實看到了張小侯說得那位將軍。

    “你的意思是說,如果局面控制不下來,他們可能采取……”莫凡有些不敢往下想了。

    瘟病,傳染,這甚至比妖魔還要可怕,所以卡克卡政府是絕不會讓這種瘟病傳出去的,眼下病人們到了這種失去理智瘋狂程度,用不了多久就會沖破禁制,到那個時候,出手控制局面的就是那個沒有帶軍徽的將軍了!!

    心夏聰明,立刻恍悟了張小侯所指的意思。

    (唉,我們大福建山多,容易漲大水,好嚴重嗷~~~你們亂叔就在一座隨時橋要被淹掉的山城老家,卻如此心態超然的繼續給你們保持更新,天地良心啊,希望我這勤勤懇懇和真真誠誠喚來之後幾天風調雨順……風調雨順,不對,不對,大不對啊,你丫老天爺別再給我下雨了,要粗大事的,我家特麼是一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