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為了表達感謝,莫凡也特意到龐萊的住所那里。請大家搜索(?a 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 c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324c72">[email protected]</a>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江昱敲著門,想要表明來意,但房屋里卻忽然間傳出了龐萊略帶著幾分嚴厲的聲音。

    “算了,師父他可能有要緊事,我們就坐院子里吧,正好我跟你說說奪寶賽的事情。”江昱讓人泡了一些喝的端過來。

    莫凡看了一眼那一間緊閉的房屋,心中暗暗奇怪剛才龐萊的語氣。真有事的話,似乎沒有必要那樣緊張喝斥吧。

    莫凡也沒多想,和江昱說起了奪寶賽的事情了。奪寶賽是莫凡的關鍵,也是全體國府學員實力提升的一個契機,往往一個普普通通的學員要是在奪寶賽中機遇難得,很可能一下子蛻變成閃耀的魔法明星,奪寶賽有太多的變數了!

    ……

    ……

    緊緊鎖著的房屋內,龐萊坐在墊子上,表情凝重的注視著眼前的這位臉上細長疤老者。

    “老朋友,救救我吧,我是走投無路了才到你這里來。”長疤老者帶著幾分祈求。

    “你要我怎麼幫,你做出這樣的事情來,被聖裁院的人收集到了確鑿的證據……你真是糊涂啊,明明已經名望震世,權與利更是無人可及,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來,你真是讓我們這些老朋友都為你心寒!”龐萊臉色冷峻的道。

    “證據還沒有送到聖裁院,無論如何你都要幫我這一次……”長疤老者說道。

    “你瘋了嗎!!埃森德爾,你為何墮落成這副模樣,到現在都沒有一點點悔改之心!你可知道嬴燦後半輩子都在悔恨當初那愚蠢的決定,結果卻是如何,博城之難,古都浩劫……撒朗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放過你的。乘早自首吧,為了你的氏族、子孫,也為了你的聲譽,我們這些老家伙能夠為你維護的也只有這些了,給你自己留點尊嚴,也給你後輩點余地,你走投無路了!”龐萊重重的對埃森德爾說道。

    “這只是立場,不是罪過,我承認我選錯了候選人,也為這位候選人做了很多有失體面的事情,但候選之爭不是一直都是如此嗎,表面上神聖莊嚴,背後骯髒血流成河!”埃森德爾說道。

    “你所做的能叫做‘有失體面’?老朋友,你真的過了,太過了,我不能看你再這樣下去……既然你不願意自首,那就由我送你前往聖裁院吧。”龐萊目光一凝,眼楮里充滿了凌厲之色。

    埃森德爾立刻起身,身上赫然涌起了幾乎要讓整間屋子化為烏有的黑暗氣息!

    龐萊沒有想到埃森德爾已經有了警覺,要想要再制服他就難了。

    “你真的只為你自己考慮??”

    “我不想死,更不想像文泰那樣被拽入到冥獄……”埃森德爾身上的黑暗氣勢更勝。

    龐萊此刻根本動彈不得,這股黑暗氣息化作了無數條黑龍宛如天牢一樣將龐萊鎖著,龐萊連一個魔法都沒有來得及使用就被對方給壓制住了。

    看著埃森德爾,龐萊長嘆了一口氣。

    “還有余地的,一定還有……”

    “我不希望你一錯再錯。”

    ……

    院子里,與江昱閑談的莫凡忽然感覺到那間屋子里傳來了凜冽無比的黑暗之風,有那麼一瞬間莫凡甚至覺得是黑暗之王降臨那般,讓莫凡渾身毛孔都擴張開了。

    莫凡轉過頭,注視著那間緊閉的屋子。

    就在這時,屋子門被推開了,一個臉上有著疤痕的老者踏了出來,他漠然的掃了一眼莫凡和江昱,便徑直的離開了這里。

    江昱也愣了一下,當他發現房間里充斥著黑暗之力後,下意識的站了起來,急急忙忙朝著屋子里沖去。

    莫凡也看了一眼屋子,發現龐萊坐在那被黑暗統治的地方,整個人如同雕塑那般,動彈不得。

    莫凡再去看那名臉疤老者時,老者已然消失了。

    這種消失完全不是走了一個轉交,挪到了自己視野看不到的地方,而是已經走出了很遠很遠。

    是遁影,可此人的遁影卻感覺比瞬息移動還要夸張,莫凡什麼都搜尋不到。

    “師父,師父,你怎麼樣??”江昱急急忙忙上前去。

    龐萊身上的黑暗禁錮之力沒多久便消散了,身上充斥著黑暗能量的龐萊不由的咳嗽了一聲,眼楮里充滿了無奈。

    莫凡看著龐萊,顯然龐萊與那老者的較量中龐萊吃了大虧,這讓莫凡更是心驚,那老者究竟是誰,連龐萊都不是他的對手??

    “唉……”龐萊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沒有搭理江昱,自顧坐在了那里。

    莫凡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過想來龐萊也不會說的。

    ……

    ……

    奪寶賽開幕當天,整個世界迎來了一個重磅消息。

    國際黑暗宗師埃森德爾被判有罪,聖裁院將執行不再重審的緝拿和緝殺!

    莫凡剛剛抵達了集合之地,便听見所有人都在討論這件事,其轟動程度可謂震驚世人!

    埃森德爾,這是一位排行還在龐萊之上的法師,黑暗之尊,無與倫比。

    更讓莫凡更為大吃一驚的是,自己獲得的暗爵斗篷,正是埃森德爾慷慨贈送,作為鼓勵國府學員的獎品。

    莫凡或多或少听聞過此人的名頭,像這種級別的法師已經是和國家領導人平起平坐了,真不敢想象一夜之間他成為了一個被世人口誅筆伐的罪惡滔滔之人。

    “據說聖裁院那邊證據確鑿,不會再給埃森德爾一點點申辯的機會了。”江昱說道。

    “難怪你師父那麼重的嘆氣,估計是知道這個結果了。”莫凡說道。

    新聞爆出來,莫凡才知道那天禁錮了龐萊的人正是黑暗之尊埃森德爾,也不知道他和龐萊談了些什麼。

    “話說起來,埃森德爾實力那麼強,連你師父都不是他的對手,他既然在潛逃,聖裁院真的能緝拿得了他嗎,黑暗系的宗師,我想這個世界上應該沒有幾個人能留得住他吧?”莫凡不禁發問道。

    莫凡自己也是黑暗系,自然知道黑暗系魔法逃跑起來是有多牛x,埃森德爾那種修為的,除非請動禁咒法師,不然完全沒可能緝拿。

    “天知道呢,真不敢想象這種級別的人物都會做下這麼喪心病狂的事情,而且我听說這還關系到了某位候選人,不知道究竟是哪位候選人……”

    “奪寶賽應該不會因為這件事而推遲吧?”

    “不好說,埃森德爾的事情真的太轟動了。”

    埃森德爾的事情的確影響到了世界學府之爭,為了不與埃森德爾被宣判有罪的日子里開幕,世界學府之爭的奪寶賽特意推遲了兩天舉行。

    一般來說,再大的,再轟動的事情,過個幾天人們就會被新的事情給吸引,然後漸漸的遺忘。

    埃森德爾的影響力卻強得夸張,兩天之後仍舊席卷國際媒體,並且據說某位候選人也就此隱去了。

    莫凡對這種國際大事一直都不怎麼關心,他只在乎世界學府之爭的奪寶賽。

    奪寶賽還是繼續進行了,除卻被淘汰了的十六個國家,奪寶賽將一共有留在威尼斯的剩下十六個強國來同時進行。

    奪寶賽的集合場是在當初的開幕場中,和之前的場地布置不同的是,今天的場地中擺放著許多綻放著銀色光澤的魔石。

    銀色的魔石列成了長陣,莫凡可以感覺到空間之力在整個圖陣之中活躍的涌動著。

    “空間魔法陣,看來我們是要直接被空間瞬移到奪寶之地了!”艾江圖開口說道。

    “這麼大的空間魔法陣,我們這是得被送到什麼地方啊,不會是某個世界邊緣吧?”趙滿延瞪起眼楮。

    這個空間魔法大陣確實大得夸張,天知道它會通往哪里。

    空間魔法大陣一般分兩種,一種是空間隨機的瞬息傳導,當初莫凡和阿莎蕊雅去惹黑龍的時候,阿莎蕊雅布置的就是一個隨機空間之門,沒有非常明確的空間落點。

    另一種便是指定空間之門,會將人瞬息移動到已經設置好的地方……

    一直有空間系的法師們提出,要在全世界各大城市安置空間魔法陣,讓所有人往返這些遙遠城市可以做到幾秒鐘就完成,但事實上這是不實際的理念,越遙遠的空間轉移,所耗費的能量就越龐大,在這個資源匱乏與妖魔爭搶的世界里,空間轉移一名旅客所耗費的資源可以培養出一位戰場上出類拔萃的軍官來。

    所以,也就世界國府之爭這種超大賽事,才會動用空間魔法陣來將學員們送往真正的戰場。

    “我來說一下規則。”主裁判站了出來,用標準的國際語宣讀道,“你們十六國一百六十名學員將會順序打亂的進入到奪寶空間里,你們每個人空間落點也會在不同的地方,由于比賽所選用的地方本身就是凶險、妖魔之地,你們在搜尋我們安放在里面的寶物時需要格外小心,即便我們在里面有派遣助理裁判,也會盡可能多的分布鷹瞳來保障你們的安全,可凡是都有意外,到時候希望你們能夠冷靜對待,及時求救,不要因為一時貪念和一時昏了頭腦而丟了性命。”

    “然後,這是空間卷軸,當你們發現有生命危險就第一時間將魔能灌滿整個卷軸,卷軸會在4秒左右的時間啟動,產生空間漩渦將你們送回到這里來,還是那句話,珍愛自己生命,不要意氣用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