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自然之大,無奇不有,這樣的生存方式也確實讓人想來有些後怕,尤其是那些經常行走在野外的獵人,他們若是沒有足夠高的修為,踏入到這樣的黑色森林里,真的很難有活命的可能。請大家搜索(?a 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 c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87f9c7">[email protected]</a>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很多所謂的人道主義者對于奪寶賽中可能出現的危險情形帶著很大的批判,他們覺得比賽就是比賽,不應該有生命危險,更不應該讓全球的人們目睹一些學員法師在奪寶賽中直接死亡的畫面,但是這個聲音直接就被獵者聯盟給強勢壓下去了。

    獵人,行走在刀尖之上,每年死亡的獵人更不計其數,假如魔法師在踏入這條道路的時候就沒有做好有一天會慘死妖魔之口,那麼耗費那麼多僅限的資源也不過是一個社會寄生蟲。

    妖魔危機一直都存在,獵者聯盟從來就不希望人們把世界看得那麼平和,覺得呆在城市里就可以作威作福,殘忍的死亡畫面即便呈現出來,那也是事實,魔法師本就沒有絕對的安全,越是世界性的比賽,就越應該貼近真實!

    這個拼湊的扭曲空間就是一個妖魔之地,各種可怕的妖魔,各種食人的怪物更是通過瞳鷹淋灕盡致的展現在人們眼中……

    ……

    莫凡在進入這個黑色森林的時候,瞳鷹就有些跟不上莫凡的速度了,直到解決掉了黑樹精統領,才有一只瞳鷹盤旋在上空,將那滿是根須蟲子的血湖呈現出來,考慮到很多普通人並不太能夠接受這種猙獰可怕的景象,在選擇畫面的時候,賽方只是在莫凡這里匆匆的停留,便將切換到了其他瞳鷹那里。

    莫凡倒確實不是很喜歡這種被人監視的感覺,畢竟他是一個擁有多系的法師,他還不想太早的就暴露了自己全部的實力。

    “元晶拿到了嗎?”穆寧雪問了一句。

    “拿到了,這個給你吧,上次溺咒的獎金你都全給我了。”莫凡將元晶遞給了穆寧雪。

    穆寧雪也沒客氣,收下了這顆元晶。她現在和莫凡一樣,非常缺少資源,這元晶賣出去的話,她可以購買更多的冰系元晶。

    現在穆寧雪法師,冰系的元晶是能夠用來填充碎片能量的,她現在修為也算是有限,一個人需要供養整個冰晶剎弓,將受到了冰寒折磨更難以想象。

    只是,不進入到超階法師,她都算不上真正駕馭冰晶剎弓,元晶這東西可以補充碎片之能,而每充盈了一個碎片,穆寧雪的修為都會隨之上漲幾分,所以冰系元晶對她來說相當重要!

    “兩位想這樣走了,不太合適吧?”一個帶著幾分譏笑的聲音從旁邊傳了出來。

    莫凡和穆寧雪同時轉了過去,正發現黑色的樹木之間,一個褐黃色長發的男子帶著四名同伴正往這里走來。

    穆寧雪看了一眼他們的服裝,上面掛著的是美國和加拿大的國家標志。

    “原來是你,真是巧了啊!”莫凡看到那個褐色長發的人,臉上倒是露出了笑容,一副老朋友模樣的跟他打招呼。

    “虧你還笑得出來,上次在魔法賣場的事情還沒跟你算,這次竟然搶走了我們先物色的東西,看你們兩個這麼賣力的份上,你分一半元晶給我們,我們就不跟你們計較了!”亞克帶著幾分盛氣凌人的說道。

    上次是有龐萊給這小子撐腰,這次是在這戰地之中,自己這邊又有四個人,亞克正好借這個機會好好的教訓莫凡一番,害得他失去了那麼好的一個獸魂!

    “雪雪,他們先看上的?”莫凡問了一句。

    “他們是剛到這里的。”穆寧雪說道。

    “我說亞克,你做什麼魔法師,做強盜算了!”莫凡說道。

    听見莫凡的話語,亞克嘴角一抽,他帶著幾分冷意的說道︰“我改變主意了,你這顆元晶我全要了,你們兩個趕緊滾遠點吧!”

    穆寧雪身上的冰息開始涌動,擺出了要與對方廝殺的架勢了,這奪寶賽,其實不單單是奪寶,更在于學員們之間的相互競爭,比賽規則里可沒有說不能夠從其他國家隊員的手上奪寶!

    “別急。”莫凡在穆寧雪耳邊輕說了一句,然後轉向了亞克,並掃了一眼亞克身後的那4名學員。

    “t 遣皇悄履├穡  蠹葉莢諞槁鬯兀 牢銥匆裁揮惺裁幢臼擄桑 毖強松硨蟺囊幻恃椎吶 狽澩痰饋br />

    同樣是女人,如今穆寧雪幾次戰斗表現出色後名聲大噪,蓋過了許多女學員了,自然又很多人不服。

    “既然你們人多,那就給你們好了,一個元晶嘛,何必大家搞得魚死網破。”莫凡稍稍走了上前,將元晶放在了手掌上。

    “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還魚死網破?別以為擊敗了西班牙那種垃圾就有什麼了不起的,我一個人就可以滅了他們整個隊伍!”亞克帶著滿滿的不屑。

    “是是是,你厲害,那大家都別耽誤時間,東西你們拿去,別為難我和我女友。”莫凡將元晶往亞克面前一遞。

    亞克看著莫凡,嘴角一揚的道︰“看來你是一個軟骨頭,這讓我想教訓你都不知道該怎麼下手了。”

    “這還不簡單……”莫凡也笑了起來。

    忽然,黑色的幕布籠罩了下來,一柄柄暗影長劍筆直的墜落,連續的刺落在地表上,每一柄暗影之劍都帶起了黑色的禁錮之印,它們連在一起赫然組成了黑暗禁錮劍陣!

    莫凡之前就在這里布置了司夜統治,趁著司夜統治還沒有完全散去的時候,更是暗中醞釀出了這一個黑暗陷阱,亞克和他身後的三個人一下子全部中招,唯獨那個諷刺穆寧雪的女美國學員沒有踩入到陷阱里!

    “穆寧雪,解除冰封!”莫凡說道。

    穆寧雪凍住了這片林子里眾多黑樹精,現在正是用到它們的時候了,她將冰封之力一收,頓時成排成排的黑樹精朝著這里圍了過來,那場面簡直像是在整體挪動的森林!

    黑樹精越來越多,黑壓壓的一片,當它們發現自己的母樹被砍了當柴燒之後,憤怒瘋狂的咆哮了起來,要將他們這群人類給撕成粉碎!!

    “我們快走,我的禁錮持續不了太長時間。”莫凡收好元晶,拉著穆寧雪就跑。

    穆寧雪是風系的,風之翼早已經準備好了。

    她妙曼的身姿在幾顆老樹間輕盈的一點,掛起了一陣助力之風,迅速的飛上了高處。

    而莫凡暗爵斗篷一甩,完全沉入到這黑漆漆的林子里,完全跟隱形了一樣,完全看不見半點的蹤跡。

    被禁錮在大陣之中,亞克已經氣得咆哮了起來,偏偏他們剛剛掙脫出禁錮的時候,那茫茫多的黑樹精就圍了上來。

    這些黑樹精皮糙肉厚,數量極多,連穆寧雪都無法將它們徹底殺個干淨,只能夠用冰系魔法直接將它們動作,亞克這群人要解決它們肯定得花上不少的時間。

    而且,天知道這黑森林里究竟有多少黑樹精,總之隨著黑樹精統領死亡的消息傳出去,感覺整個林子都在挪動了!!

    “別想跑!!!!”

    漢娜是唯一一個沒有被禁錮的人,她看見穆寧雪飛到了天空中,氣惱的她立刻呼喚出了翼魔具來。

    拍打著青色蟬翅,漢娜迅速的追上了空中,離穆寧雪大概有兩百多米的距離。

    而在更高的空中,一頭瞳鷹正盤繞著,那雙銳利的攝像機雙眼已經將這個畫面給捕捉了下來,漢娜注意到這點後,心中暗喜。

    正好利用穆寧雪來打響自己的名頭,既然這女人那麼經常被人談論,那自己擊敗了她,大家就只會記住她漢娜之名!

    “寂雷死光!”

    漢娜動用了雷系的魔法,一束死光電光筆直的貫穿了黑森林上空,朝著不遠處飛翔的穆寧雪打去。

    穆寧雪察覺到身後有龐大的雷系能量,身子靈巧的往下一沉,避開了這一道凌厲的雷電光束!

    “雷爆!”

    漢娜的技能並沒有就此結束,她呵斥一聲,就看見寂雷光束忽然在穆寧雪附近炸開,震起了驚人的雷電光弧,霹靂亂舞,幾乎要觸及到雲端了!

    穆寧雪反應很快,她的風之翼開始收縮,並且慢慢的往前包裹,就像天使之翼保護著自己的身軀那般。

    這是風之翼第二級的效果,風之翼-守佑,可以將背後靈性之風形成的翅膀作為一個風之羽翼守佑,抵擋強大的攻擊。

    風翼保護住了穆寧雪,穆寧雪通過慣性滑翔到了地面,她回頭望了一眼天空中那個對自己不依不饒的漢娜……

    “別跑,和我一決勝負!”漢娜惱怒的喊道。

    地面上,莫凡已經和穆寧雪會和了,莫凡對這種瘋女人一點好感都沒有,直接罵道︰“死麻臉,我們可沒那個閑情,好好享受這些黑樹精們的款待!”

    罵完,莫凡再一次啟用了暗爵斗篷,這一次莫凡將穆寧雪也拉入到了絕對的黑暗隱形之中,讓那個美國學員漢娜根本尋不到他們的蹤影。

    漢娜氣得差點沒從空中掉下來。

    她臉上確實很多小麻子,也是最憤怒別人來這個來說事了,莫凡這一擊要害,讓漢娜整個人都要暴走了,就听見她仰著頭狂喊了一聲,霎時低沉的天幕上數十道雷電驚悚的劈落,在她周圍凌亂狂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