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打四?這些東方人是生活在自己的夜郎之地太久了,以為從淘汰賽和奪寶賽中脫穎而出就可以跟我們這樣叫板,別忘了近百年來他們的落後魔法都令他們國家岌岌可危!”黑痣女郎臉上嫵媚的笑容中透著幾分高傲與嘲笑。

    她目光很快就鎖定了其中同樣是女學府學員的穆婷穎,接著開口道︰“十分鐘內,我解決那個冰系的女法師。”

    “凡事小心。”隊長喬森說道。

    喬森眼楮呈現淺藍色,此人穿著古樸,氣質莊重沉穩,就像是一座稜角分明的山一樣。

    他注視著艾江圖,邁著沉穩的步伐不斷的逼近。在之前的比賽上,喬森便從中國的這位空間系法師身上嗅到了軍人鐵血之氣,相當明顯。

    軍校出身與魔法高校走出來的學員是有著本質區別的,軍校學員不會有一點散漫,不會帶著那份恰逢青年的傲氣,骨子里就散發出了面對一切都一絲不苟的嚴肅莊重!

    在他們眼里,這並非是賽場,與戰場毫無分別!

    喬森早早注意到艾江圖,艾江圖何嘗沒有發覺喬森,畢竟德國隊伍里的隊長不是那位毀滅法師瑞迪,而是身材魁梧、輪廓如山的喬森!

    喬森采取的是進攻姿態,他靠近中國隊伍的陣營,以一些獨特的初階魔法和中階魔法作為試探和信號,表示要與艾江圖決一勝負。

    艾江圖並沒有離開團隊,他站在趙滿延的魔法庇佑範圍之內,眼楮在不斷盯著德國軍人喬森的同時,也在盯著德國的另外一名學員。

    “看來是不想與我單打獨斗了,既然這樣……全員進攻!”喬森試探之後大手一揮,對其他隊員法號戰令。

    喬森的話語在隊伍里有著絕對的執行權,全員進攻這句話還在飛沙的空中飄蕩的時候,一層又一層的魔法光暈翻起,一道道魔法涌動讓空間出現了輕微的顫抖……

    “吼~~~~~!!!!”

    沙地下,一座沙山莫名的拔地而起,伴隨著震動耳膜的咆哮。

    黃沙如瀑順著這只妖獸的背脊骨廓潺潺滑落,碩大凶獰的腦袋昂了起來,再一口嘶吼,沙化作塵暴飛舞。

    彌漫著的黃蒙蒙中,人們才看清那是一頭白岩地亞龍,全身花崗岩的白色堅硬肌膚使得它看上去像是一個活過來的巨型雕像,可活動者的關節、頭顱,以及綻放著凶光的龍瞳卻讓它看上去極度危險,攝人心魄!

    來自慕尼黑的那位冰法師冷淡一笑,踩著一道冰鎖便滑向了高處,非常瀟灑自如的落在了這只白岩地亞龍的肩膀上!

    白岩地亞龍邁開了沉重的步子,看見趙滿延所制造的嶙峋山盾,竟然是如同巨型機械機器那般,直接用身軀狠狠的撞了上去……

    趙滿延的嶙峋山盾直接化為了一堆廢土,遍地是石碎。

    “吼!!!”

    白岩地亞龍朝著趙滿延張口猛噴,龍息赫然化作可怕的石化之力,以加快的速度覆蓋了過來。

    可怕的龍息幾乎將趙滿延、艾江圖、穆婷穎三人給化成雕塑,趙滿延吃力的以水華天幕來化解,動用了圖騰印記才稍稍輕松了那麼一些。

    “竟然是一條亞龍,而且還是土系的,還好沒有在山地之中,不然這條亞龍會給隊伍造成巨大的威脅!”

    “亞龍可是高于偽龍的存在,它們擁有龍族真正血脈傳承,所獲得的龍之力也非常接近真龍!”賽場中已經有獵人在感嘆了。

    “成年的亞龍,實力都在君主級上下徘徊吧,有些強的亞龍就是君主……還好這條亞龍明顯沒有完全成熟,不然再多上兩三倍的人數,中國隊伍也絕對不可能制服一條亞龍的!”一位坐在看台上草根獵王評價道。

    此人身旁有很多的法師,在魔法這個玄妙的領域里,都是需要一位更長者和更強者來做一番詮釋的,至少在場許多獵人大師都沒有見過亞龍!

    亞龍凶猛無比,那近身的威脅讓趙滿延無時無刻都在提醒吊膽,最可怕的是,那名慕尼黑法師他主修的還是冰系,其強大的冰之魔法降臨在這片區域,與穆婷穎一分高下。

    穆婷穎本來就在與那位黑痣德國女郎相互拼斗,冰系魔法卻還要受到另外一人的制約,她顯得非常惱怒,職責趙滿延道︰“你難道就值別人一個畜生嗎!”

    趙滿延听見這句話也相當惱怒,恨不得給這賤女人一個耳光,明明是她自己冰系實力與那慕尼黑法師相差無幾,其他兩系又敵不過那黑痣女郎,竟然反倒是怪到了自己頭上來,趙滿延的防御確實主要在防止白岩地亞龍接近,可那些從飛來的不同系魔法,不也是他在承受嗎!

    “媽的,逼我三系全開,光落曼丈!”趙滿延也知道隊伍壓力巨大,不能再有任何保留了。

    祭出了自己最強的光系,趙滿延把高階光系魔法變成了一片片光鱗,數之不盡的光鱗在他們五個人身上組成了金色鎧甲,護住了隊伍所有人。

    “我的光鱗鎧衣在的期間,你們可以無視高階以下的魔法,遇到高階的,隨便祭出一點防御技能,也可以安然度過!”趙滿延高聲對隊伍所有人說道。

    說完這番話,趙滿延再一次呼喚出了木魚器皿,將圖騰印記施加到了每一個金色光落曼丈鎧衣上,讓其變得更加牢固!

    “這還像點樣子!”蔣少絮感到自己一下子安全了許多,不由的吐了一句。

    趙滿延的掌控力也比以前長進了很多,以前他只能夠將光落曼丈化成一件金光鎧衣,現在到了讓全隊都覆上的境界,顯然這段時間來並沒有偷懶。

    趙滿延的這防御技能相當強悍,因為他並不像岩系那麼笨重,更不像一些結界、防盾魔法那般固定,光落曼丈的光鱗會時時刻刻依附在們魔法師的身上,絲毫不阻礙法師的靈活性,即便是艾江圖施展空間系魔法進行瞬息移動,這些光鱗也會如羽一般追隨過去,只要艾江圖不是一口氣多次瞬息移動,這些光鱗鎧甲都可以很好的起到保護作用!

    動用主修的光系魔法後,隊伍在德國人的強猛攻勢下才得到了喘息。

    “龜殼就是龜殼,老趙,好樣的!”莫凡看到這里,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

    “穩下來了,穩下來了。”導師封離長長舒了一口氣,看得出來他也相當緊張。

    開局沒有全力以赴這是相當危險的,直接被對手打得毫無招架之力,五個人紛紛負傷,再換強的隊員上去都于事無補了。

    只要能夠把局面給hl住,讓這五個人的氣能夠回上來,慢慢的耗,慢慢的守,就等于他們大賺了,給德國那邊的氣勢弱上一些,再派遣莫凡上去狂轟亂炸,就有擊敗強國德國的希望!

    “話說回來,德國的實力比我們想象中的還強,除卻那位可以穿透魔法防御的毀滅法師瑞典,那個可以與艾江圖正面對抗的德國隊長喬森,那個次修召喚系卻呼喚出一頭亞龍的慕尼黑法師,以及玫瑰藍色頭發的黑痣女學員,實力都相當強,好在趙滿延這個三系全防的在,不然稍微一個環節沒站住腳跟,就徹底翻不了身了!”松鶴開口說道。

    “看不出來,你們天賦在滾金幣的趙家倒也出了一個魔法奇才啊!”大議長邵鄭對坐在後面的趙有乾說道。

    趙有乾嘿嘿一笑,他這個賺錢大忙人是迄今為止第一次來看自己弟弟比賽,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自己這個混吃、泡妞、花錢的弟弟居然這麼有出息,都得到大議長邵鄭的夸贊了!

    趙有乾對魔法一竅不通,可他也看得出來趙滿延光系魔法一出,中國這方壓力大減,德國狂猛的攻勢都不再餃接的起來了。

    “蠻奇怪的,趙滿延雖然也擁有了光系魂種,但他的光系防御好像還比正常防御技能高出了許多,也不知是你們趙家花了什麼大價錢,給他買了一件稀世寶物?”穆汞有心的問了起來。

    穆氏和趙氏也算是多年的對頭了,穆氏嫉妒姓趙的錢多得跟米一樣,趙氏很煩穆氏高強法師多得跟狗一般……

    “這你倒是誤會我們了。”趙有乾搖起頭來。

    其他人或許看不出來,但他們這些老超階法師卻都很清楚,趙滿延身上有寶物,一個可以大幅度增強防御能力的寶物,並且是可以疊加在魂種之上。

    這種東西,絕非凡品,假如它還可以作用在更頂級的魔法,以及更高級的元素種上,那麼這件寶物連超階法師都要垂涎了!

    “你們就別謙虛了,以你們的財力,這世界上什麼寶物買不到?何況你們多少年才出這麼一個會魔法的,又是你趙有乾的親弟弟,我可不信趙老狐狸不會閉著眼楮花錢,幾十億都不放在眼里,對吧?”穆汞接著說道。

    趙有乾還是笑了笑,什麼話也沒有說。

    “德國人改變戰略了,他們打算瓦解那兩個女孩的牽制。”韓寂開口說道。

    “那可不妙!”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