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

    阿爾卑斯山高海拔聖雪山

    如一座雪月潭一般的雪山內,幾十座在鵝毛大雪之中煥發着暖金色光輝的古歐建築物錯落有致的分佈着,莊嚴靜穆。

    夜晚大雪持續,幾個打着古燈的僕人踩在厚厚的雪上,讓所有的殿堂都不染一點灰塵後,他們就完成了一天的職責,紛紛回到自己溫暖的小屋中,將爐子升起來,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覺。

    這些老僕人們睡去之後,整個聖裁院便也像是睡下了一般,在這裏連巡邏的人員都沒有,因爲迄今爲止還沒有幾個人敢在這裏造次,聖裁院便是五大洲魔法協會上方的一個至尊殿堂!

    “嗖!嗖!嗖!嗖!”

    雪鐘敲過之後,雪地上傳來了一個不緊不慢的腳步聲,不少聖裁法師都聽見了,但他們都沒有太在意,總會有那麼一兩個手腳遲鈍的老僕人會丟三落四的,不必爲這種事情打攪自己的美夢。

    聖裁院地牢是在靠向太陽落下的位置上,腳步聲到了這裏便停止了……

    地牢深處,有一間被整整七道禁制給封起來的牢房,裏面連電都沒有通,幾盞油燈亮着,昏暗的光輝根本照不亮幾處地方,整個牢房內仍舊被昏暗籠罩着。

    長長的通道上什麼都沒有,空曠的唯有那些老舊的石頭。

    通道盡頭,正是那個被封了七個禁制的房間,手臂粗的木樁之間相隔不過七八公分,形成了一扇再簡單不過的牢門了,但偏偏就是如此簡陋的設施,卻不曾有人從這裏逃出去。

    “誰在那邊!”牢房內,一個聽上去還比較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

    “嗒!嗒!嗒!”鞋跟有規律的落在地石上,一個身材略顯幾分高挑消瘦的身影緩緩的順着長通道往牢房門處走了過去。

    油燈沒法將她的樣子映出來,坐在牢房裏那個說話的少年開始有些坐立不安,他似乎認出了朝着這裏走過來的人,偏偏她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裏,這裏可是聖裁院啊,是聖裁院的地牢,現在全世界的魔法師都有一個理想,那就是把眼前這個人扔進這個地牢裏。

    可她自己卻來了,就那樣閒庭信步,連冷爵此刻都有些想要大喊一聲,告訴那些睡死過去的聖裁法師們,最可怕的紅衣主教就在你們地盤,趕緊起來抓人啊!

    “不歡迎?”穿着一雙高跟鞋的女人隨手拿過了旁邊簡陋的審問凳,長長的雙腿交疊在一起,身子微微向後一靠,帶着幾分慵懶。

    “我可不認爲你是來救我出去的,你的手下殺死了我最喜歡的女人!”冷爵有些憤怒道。

    “藍蝙蝠是我比較得意的門生。”撒朗說道。

    “你是怎麼進到這裏的,這裏是聖裁院!”冷爵終究忍不住質問道。

    冷爵心裏其實有那麼一點點希望,眼前這位紅衣主教既然可以如幽靈一般進入到聖裁院地牢,這意味着她很有可能可以將自己從這裏弄出去!

    “赫卡薩身邊的傭女是我的人,機緣巧合下聖裁院的人將她留在這裏了。”撒朗說道。

    “哼,你的膽子可真不是一般的大。”冷爵說道。

    “教皇是誰。”撒朗問道。

    “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冷爵笑了起來。

    “作爲條件,我把你從這裏救出去。”撒朗好像已經準備好了這番話。

    冷爵眼睛再一次亮了起來!

    果然,撒朗有這個能力。

    在這聖裁院的地牢中,每天被那些老得牙齒都快要掉光的法師審問,冷爵感覺自己快要瘋了,要麼讓他死,要麼讓他離開這裏!

    “你真能把我從這裏弄出去?”冷爵有些激動的說道。

    “我需要的是教皇的名字。”撒朗重複道。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我卻有辦法讓你知道,你現在就將我弄出去,我會告訴你。撒朗,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教皇是誰,就必須盡全力救我出去,紅衣主教中唯有我可以讓你知道他真面目!”冷爵說道。

    撒朗笑了笑道:“我知道,否則我不會來。等上幾日吧,你會重見陽光。”

    ……

    ……

    矴城,帶着那些有些神奇的碎晶,莫凡和學習會的成員們一起回到了明珠學府。

    剛剛回到自己的公寓裏,莫凡正打算將碎晶拿到靈靈那裏去研究一番,忽的促急敲門聲響了起來。

    莫凡去開門,發現是趙滿延。

    “你這陣子死哪裏去了!”趙滿延憤怒的質問道。

    “一言難盡,怎麼了?”莫凡問道。

    “大事,國際上有大事發生,你都不知道的嗎!”趙滿延大聲道。

    “哦哦,我在深山老林裏,發生什麼大事了,不會是哪個地方多了位禁咒法師,或者哪個禁咒法師歸西了??願天堂沒有痛苦。”莫凡挑起眉毛道。

    “哇,你竟然真不知道!是紅衣主教,紅衣主教被抓了。”趙滿延說道。

    “撒朗??”莫凡整個人爲之一振!

    “不是撒朗,是南美洲的一位紅衣主教,在巴西被聖裁法師拿下,已經押解到聖裁院了。莫凡,看來你真是立大功了啊!”趙滿延說道。

    “我?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只抓了個冷爵,那個巴西的紅衣主教和我有什麼關係??”莫凡不解的說道。

    “你是傻嗎?你自己想想之前多少年,聖裁院都沒有逮到過紅衣主教級的黑教廷成員,但你把冷爵送進去後,這才過了多久,又逮住了一個,肯定是聖裁院的人從冷爵那傢伙的嘴裏逃出了極其珍貴的信息,這才鎖定到了那位巴西紅衣主教啊,你是不知道,這巴西紅衣主教也是一個大變態,在巴西赫赫有名的詛咒雨林就是他的傑作!”趙滿延說道。

    “詛咒雨林,好像我們到巴西的時候有聽說過,那不是一個迷界森林嗎??”莫凡問道。

    “哪啊,大概是在十三年前左右,亞馬遜森林裏有一個比較早期的城部,稱之爲密凱人,由於安全結界被亞馬遜的妖魔們給壓縮,這些密鎧族人便按照政府的要求開始往河域的下游遷徙,算是巴西雨林一次比較大規模的人員遷徙,可他們在途徑一片茂密的雨林時,遭到了某位詛咒法師佈下的一個詛咒魔獄陣,所有遷徙者被困死在那片雨林裏……從那之後,修羅紅衣主教就在南美惡名傳播了,直到現在前往那片雨林,那些痛苦鬼魂還在,再過三十年間都不會散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