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喬森的遁影速度相當快,他解決掉了江昱之後,更是第一時間朝著毀滅法師瑞迪所在的位置竄去。品 書 網 (   .    .   )

    艾江圖剛剛使用了瞬息移動,要再一次使用還得過上一會,當他不見了喬森的蹤跡後,不僅僅是懊惱自己大意讓江昱出局,心中更涌起一陣不好的預感!

    果然,喬森沒有擅自躲避到掩人耳目之處,他以極快的速度出現在小炎姬的面前。

    他沒有進攻小炎姬,而是施展出司夜統治來,一大片黑暗霎時籠下來,將那一大片區域徹底變成了一團黑暗。

    小炎姬剛打算以自身的火焰來壓制這黑暗之力,卻不料被幾柄突如其來的黑暗長矛給刺中。

    黑暗長矛禁錮住了小炎姬的身子,更禁錮住了小炎姬的精神力,迫使小炎姬無法施展任何一個進攻魔法。

    喬森相當有智慧,他的一舉一動都相當有目的性,他的出現其實可以將小炎姬所有能力都給封住,這個時候再讓瑞迪施展一個毀滅魔法的話,小炎姬肯定也會受到重創。

    但是喬森並沒有那麼做,他很清楚擊敗莫凡這一個契約獸仍舊改變不了整個局面,他們德國唯一的翻盤機會就在瑞迪這個毀滅法師身上。

    如今大家都沒有了防御魔具,只要讓瑞迪再釋放出一個地獄火來,局面將徹底改寫!

    所以喬森根本沒有把時間浪費在小炎姬的身上,他只要讓小炎姬無法干擾瑞迪,並且以司夜統治籠罩出一大片無半點光的區域來,讓對方根本找不到瑞迪的位置!

    “瑞迪,全靠你了!”喬森目光凜然的注視著瑞迪,重重的說道。

    “交給我!”瑞迪一咬牙,之前的屈辱頓時化作了滿腔的憤怒火焰。

    森綠色的烈火在瑞迪身上燃燒,那股凌厲的氣勢與周圍濃濃的黑暗之力結合在一起,使得瑞迪整個人看上去更加陰冷可怕!

    一大片黑幕中,螢火一般的森綠色烈焰越燒越旺盛,不知不覺上空更出現了一個觸目驚心的火石……

    這個森綠色的火石一開始還看上去非常嬌小,等其火冕不斷的擴大,等到火石洶涌的墜到地面,才會發現這地獄火石是多麼的巨大,感覺整個城市都會被這東西給砸出一個大洞來!

    “完蛋了!!”

    中國席位上,幾乎所有人看到這一幕後都倒吸了一口氣,腦海里更浮現出了中國隊員會一片淒慘的畫面。

    地獄火波及的範圍很大很大,就連躲在很後面的治愈法師南榮倪恐怕也難逃這個技能的轟擊,而在最中央位置的,正是莫凡和趙滿延,瑞迪的用意非常明顯,就是要將莫凡和趙滿延兩人雙雙擊垮!

    莫凡之前被圍毆的時候,鎧魔具就已經用掉了,此刻施展遁影的話,也根本逃不出這地獄火石恐怖的攻擊範圍,倘若學會了瞬息移動,莫凡倒可以安然無恙甚至給予瑞迪一次重拳反擊,偏偏這個技能莫凡還沒有掌握。

    更糟糕的是,小炎姬被對方給牢牢禁錮住了,若是小炎姬附體在自己的身上,莫凡火焰抗性也不會遜色于雷系多少,哪怕被這地獄火石給砸中,也就受點傷罷了。

    眼下小炎姬不在,莫凡並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安然無恙!

    這個地獄火的威力遠比之前的還要強,必定是瑞迪傾盡所有,附加了一切魔器加成,在沒有魔具的保護之下,莫凡、趙滿延、南榮倪三人都毫無招架之力!

    艾江圖隔得還很遠,他已經很努力的往這里挪了,可發現根本來不及後,艾江圖不得不咬牙將目標轉向了風笛。

    地獄火石籠罩的那里,艾江圖無能為力了,他所能夠做的就是乘現在解決掉對方的風法師!

    “我沒有魔具了。”南榮倪直接坦白道。

    趙滿延看了看莫凡,莫凡卻是已經在蓄力,並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坐以待斃,而是一副要以暴制暴,用自己的毀滅魔法與那地獄火相撞!

    然而,地獄火石已經降落到了一百米之下,若是莫凡硬踫硬的話,產生的元素爆炸一樣會對他們所有人造成不可估量的傷害,結果不會相差多少。

    “老趙,你快撤,我把這地獄火給打散來!”莫凡已經蓄積好力量,隨時要化作一道肆狂的閃電沖上天空。

    這一項是莫凡暴力的做法,本身他就沒有什麼防御技能,既然閃避不開,還不如以更暴力的方式把對方的技能給打破,至于會受傷到什麼程度,總比對方這樣一個毀滅技能直接轟腦袋上要強!!

    “撤個卵,你相信我的話,就現在瞄準對面那兩個德國佬!”趙滿延沒有逃跑的意思,目光惡狠狠的盯著頭頂上那如一輪森綠色火石,血性方剛的說道,“媽的,有我趙滿延在,還能讓你一個毀滅法師頂的,我要讓一個火苗掉到你腦袋上,我就不信趙。”

    “你也沒魔具了。”莫凡說道。

    “別廢話,我從醫院醒來的時候最好讓我听見你說的第一句話是,你把這群德國佬給轟爛了!”趙滿延扔下這句話,背後金色的翅膀豁然出現。

    一展翅,趙滿延竄上了高空,身體被一層金色的華光給包裹著,竟然是豪氣沖天的撞向了那天焰葬禮地獄火石!!

    莫凡都愣住了,有些不敢相信這是自己認識的趙滿延……

    趙滿延這貨,其實是蠻貪生怕死的,像這種為大局做犧牲的事情,他一萬個不會做,即便這是比賽,即便會有助理裁判想救,可如果對方技能威力過猛而自身的防御又太弱,很容易就會一命嗚呼!

    “老趙,你他媽感動到我了!”看著趙滿延沖入地獄火那堅定不移的身影,莫凡情緒也在翻滾。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莫凡堅信趙滿延一定是被自己這種正直偉大的人格給影響了,所以一改往日那不作為的風格。

    既然這樣,莫凡也絕對不能夠讓他失望!

    ……

    趙滿延一下子彈飛到了七八十米的高度,面對這森綠色的地獄火石,那上百涌動的火舌其中之一都比趙滿延身軀還要大上幾分!

    不過,在趙滿延看來這附帶著森綠色效果的毀滅魔法對他來說卻是一種恥辱,好不容易在魔法道路上找到了屬于自己的正確道路,更獲得了從未有過的關注與存在感,這鳥人的天生天賦憑什麼可以無視自己勤奮所學??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可以穿透幾層!!”

    “水御-大循環!”

    “水華天幕!”

    “光佑-聖盾!”

    “光落曼丈-光鱗聖衣!”

    “岩鐵肌膚!”

    “圖騰印記!”

    一層又一層,趙滿延在沖上高空的那一刻,就施展出了自己所能施展的所有防御技能,不同色彩的庇佑華光形成了七彩之色,那特殊的器皿印記更讓這些所有防御技能都再次得到加固。

    還有兩個元素戒指,再對光系與水系魔法提升兩成威力!

    最後,趙滿延再用那殘破的金色翅膀包裹住自己,整個人化作了一個金色的子彈,利用慣性與那可怕無比的森綠色地獄之火撞去!

    “呼呼呼呼~~~~~~~~~~~~”

    地獄火冕率先觸踫到了趙滿延,炙熱能量讓趙滿延身體都快要燃燒起來,好在土系的鐵肌,讓趙滿延還不至于直接被燒開。

    隨著趙滿延離地獄火石越來越近,那一層又一層的防御就像紙殼那般,連續的被剝開!

    “水御!”

    趙滿延並沒有就此放棄,他的防御還在施加!

    只是,他如此多的防御加身,無論是初階魔法、中階魔法,還是高階魔法,都輕而易舉的被那森綠色的火焰給沖開,並且逐漸逼近了他的肉身。

    趙滿延一咬牙,沒有退卻,仍舊撞了上去,那份勇猛,那份驚人的魄力,讓高官席位那邊的眾人都看得有些出神了。

    “你有一個很有氣魄的弟弟啊,趙有乾。可是為什麼總听到你對他說一些不是很在乎的話語。”

    “其實我也很驚訝。”趙有乾說道。

    “你難道不擔憂他的安危嗎,那些防御對地獄火如同空氣。”

    “怎麼會不擔憂……”

    此時,一直默不作聲的龐萊開口說話了,他的眼楮似乎看穿了森綠色毀滅魔法的奧秘,指著那顏色發淺的地獄火道︰“那家伙的天生天賦並非是無視一切的防御技能,每一道防御技能都在削弱它的技能威力。”

    大家認真望去,果然原本龐大無比的地獄火石氣勢減弱了許多不說,連體格也縮小了,每消融,每穿透一層防御,它的威力都在減弱!

    “轟!!!!”

    地獄火石最終在五十米的高度炸開,殘火飛落了下來,一道道絢麗如煙花。

    戰場內一陣顫栗,粉碎的火石中,一個被火焰包裹著的人猛的傾斜的墜落了下來,重重的滾落在結界的旁邊。

    助理裁判飛速趕去,撲滅了他身上的火,結果發現這人已經被燒得面目全非,連面容都毀了。

    莫凡往那里看了一眼,看著助理裁判將趙滿延給抬了下去,不由的重嘆一聲。

    說好進入國府就是混,是為了播種世界,讓全世界女郎沒感受到東方男人的博愛與輕柔,可不知不覺上了頭,把這場廝殺當做了非勝不可關系到男人尊嚴的戰役,也不知道是歷練過程的艱辛,改變了趙滿延的想法,還是大議員邵鄭的那番話激起了這家伙的熱血……

    總之,這種全力以赴的激戰,對他們來說也並不比博愛不同國家的女人來得暢快,畢竟,他們這是在用自己的實力征服最頂級的幾個國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