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什麼,何耀連穆寧雪面都沒有見到,就被一個叫穆白的人給打敗了???”黎家大院,黎匡接到消息後整個人從木藤椅子上彈了起來。

    黎匡雖然沒有到現場去,但這件事他非常關係,他現在最希望看到的就是穆寧雪敗,穆寧雪頂着世界學府之爭第一的名頭,近年來又在青年一屆裏屬於鳳頭級別的,再加上她現在擁有了潛力無窮的凡雪山,一下子有太多年輕且有實力的人慕名而去,成爲他們凡雪山的成員。

    年輕一輩的力量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多數年紀過了四十,修爲再要想往上增長就很難很難了,本身人過四十精力與體力就會衰老衰竭,修煉之路本身就是突破自身極限的,一個人自身就已經在衰老,怎麼可能再完成突破身體極限的事情。

    因此,無論是哪個勢力,他們最希望招手的就是年輕的魔法師,至於那些不年輕的強大老法師,他們不是已經有了自己的陣營,就是索要天價!

    穆寧雪擁有這樣的名頭,便註定會有無數的年輕強者會往她那裏聚攏,那個叫做芍雨的女獵人不就是如此嗎!

    而且,像何耀這種,假如不是他心氣太高一開始就得罪了凡雪山,這次落敗後他是不是也會投奔凡雪山??

    大黎世家太想有人終結掉穆寧雪這個名頭了,好讓凡雪山的氣數下沉一些,可到頭來何耀不僅沒完成這個任務,還把一個叫做穆白的人捧得全城皆知了!

    “這個穆白我知道……不過沒有想到他實力提升的那麼快,連何耀都不是他對手。”黎匡身後,一名身穿着玫紅色絲綢旗袍的女人說道。

    “穆栩棉啊,你怎麼不參賽啊,你參賽的話,事情不是好解決多了嗎,到頭來這個何耀竟然說要隱居山林。”黎匡嘆了一口氣道。

    “我現在是一個不能出現在公衆裏的人,上頭花了那麼大的代價將我從東方世家那邊贖回去,這一兩年我只能夠當一個幕後人咯。穆白呀,這個穆白,竟然又壞了我的好事,要知道這小子如今有這麼大的能耐,我就應該在他還血氣方剛的時候給他下點藥什麼的,在牀上把他拿下!”穆栩棉聲音像一隻正在發騷的狐狸。

    一旁黎匡也是有一點年紀的人了,可聽穆栩棉這柔浪的聲音和她說的那番話,不由的襠下一立。

    可惜,黎匡雖然是大黎世家的二當家,卻也不敢輕易動這個穆栩棉,穆栩棉是穆氏世族裏面的核心人員,簡直就是中央派到地方的書記!

    “那條南翼街,就送給他們凡雪山一半了,沒什麼大不了的,而且有這條街在,我們可以搞很多的事情。倒是南翼法師團,何耀如果決定歸隱,誰擔任南翼法師團的翼魁是一個問題。”穆栩棉說道。

    南翼法師,每一個地區都會成立一個比較有權威力的法師團,隸屬魔法協會但不歸魔法協會管理,他們是在城市出現重大安危的一羣城市、地區英雄級法師,就像古都的紫禁法師,帝都的宮廷法師,矴城的褐巖法師……可以說是擁有一個受當地居民無比尊敬的榮譽稱號,影響着軍方、協會、政府、世家、民間勢力等。

    飛鳥基地城市是一個還在建立的大東南海面城市,這種榮譽級的法師團體必須存在,飛鳥基地市正是以青年選拔大賽來招收南翼法師,儘管是一股新成立的勢力,卻在關係到整個飛鳥基地市,可謂重中之重。

    大黎世家現在就是像儘快在南翼法師中安插他們的人,這樣就在飛鳥基地市有更多的話語權,才能夠逐漸成爲飛鳥基地市的世家中的龍頭老大。

    “城市會議那邊發出消息了。”黎匡忽然間皺起了眉頭。

    “什麼意思?”穆栩棉說道。

    “那個該死的何耀,他自己歸隱山林就算了,竟然舉薦打敗他的穆白爲南翼法師團的翼魁!”黎匡大罵道。

    南翼法師本就是一個純粹看實力的地方,容不得半點虛假。

    原本獲得第一的何耀將會被飛鳥基地市直接任命爲翼魁,但何耀這個人脾氣多變,決定潛心修煉,放棄翼魁位置。

    何耀其實也是一個要名頭的人,否則怎麼會當面挑釁穆寧雪,他知道自己落敗給穆白,用不了多久整個東南地區都會知道,他這個翼魁當的,肯定相當窩囊與憋屈,所以主動推辭掉了這個職位。

    職位被推辭,飛鳥市那邊自然會尊重何耀的意見,希望他舉薦一人。

    何耀這個人也不勢力,誰強誰就擔任,於是舉薦了打敗自己的穆白,他覺得穆白纔是真正的青年最強者。其實強那麼一點點,何耀也就不舉薦了,主要是穆白強了他太多了,這樣的人不擔任南翼翼魁,那誰來擔任?

    “沒事,他舉薦歸他舉薦,城市會議又不可能就這樣憑白無故任命一個人。”穆栩棉說道。

    “已經任命了!”黎匡黑着臉說道。

    “什麼??”穆栩棉湊過去看信息,發現城市會議竟然真的發佈了這個消息,不禁大罵道,“城市會議裏的人腦子有問題嗎,翼魁這麼重要的位置就這樣給了一個小屁孩!”

    ……

    ……

    凡雪山,入夜時分,凡雪山莊主樓裏,迎來了一場慶祝。

    凡雪山一羣主要人員大家坐在棗大圓桌上,共同舉起了裝着紅酒的玻璃杯,一個個高呼了起來。

    坐在主席位上,穆白保持着一個尷尬的笑,回敬着爲自己慶祝的衆人。

    “恭喜你啊穆白,成爲了我們飛鳥基地市南翼法師團的翼魁,這職位相當於南翼法師裏面的大隊長啊,以後我們凡雪山在飛鳥基地市也能夠說上一些話了!”穆臨生說完這些話,一飲而盡。

    “那個……我其實還不知道怎麼個回事。”穆白其實還是一臉懵逼。

    他剛從閉關中出來,對外面發生的事情不太瞭解,也不知道什麼青年選拔大賽,更不知道什麼南翼法師團,他只知道有個不長眼的叫何耀的人,自己把他收拾了一頓,結果這件事鬧得滿城皆知,還莫名其妙得了一個任命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