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嗖!”

    “嗖!”

    “嗖嗖!!!”

    火焰之柱噴起之時,一個凹凸有致的黑色身影詭異的倒滑著,噴發的熔漿總是會慢上一點,吞沒得也總是她向後滑去的殘影。

    就在整個火山口狂涌時,阿莎蕊雅已經撤到了百米開外,她腳尖輕輕踮起,手中的劍舉在面前,劍細如線,分割著她那優美的身段……

    黑色的劍身兩側映著她淺銀色的面具,看不出她的半點喜怒,但她英氣逼人,孤冷中更透著死侍一般的無情冷漠。

    “一字劍!”

    身子靜在原地,紋絲不動,看上去就是一座雕塑,隨著她吐出了這個名字之後,突然間黑暗氣息呈環齒狀收縮在阿莎蕊雅輕踮的腳尖位置……

    一道接著一道,黑暗氣息不斷的收縮成點,聚在腳尖。

    忽然,肆狂的暗芒在阿莎蕊雅踮起的玉足間亮起,綻成了一朵死蓮!

    劍如貼著地平線飛掠而過的黑雁,冷冷的殘影破開了前方的一切,也破開了莫凡那狂涌暴躁卷起的火山!

    “唰!”

    聲音極短,可威力驚心,連瘋狂噴發的火山都被分開了一條黑暗的劍口。

    速度快得如瞬息移動,從死蓮綻放的那一刻開始,阿莎蕊雅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火山噴發的另外一頭了,那一朵暗芒死蓮在她腳尖處慢慢的淡去,而他手中的劍還保持著舉在胸前,好像從未挪動過!

    “噗嗤~~~~~~~~~”

    血成霧狀噴灑,莫凡胸膛位置有一條鮮紅的劍痕,傷口細如線,可血卻在噴。

    站在狂涌的火焰保護中,莫凡只感覺胸前一涼,只感覺冷影一拂,還好經常處理危機的他做出了避讓的動作,不然這突如其來的死亡之劍真的可以斬開他的胸膛。

    “滋味如何,我說過你不是我對手!”淺銀色的面具里,一個嫵媚的笑聲傳了出來。

    “皮外傷,流點血,沒啥大不了的!”莫凡看了一眼傷口,不算非常嚴重。

    一竄火焰從莫凡胸膛位置抹過,為了防止沒有意義的流血,莫凡直接將傷口燒成了疤,這也變向的縫合傷勢了。

    這樣處理傷勢,帥是帥,但就是有點鑽心痛,故作輕松的莫凡漸漸的額頭上滿是冷汗,臉上的表情就更有些扭動了,被阿莎蕊雅全看在眼里。

    阿莎蕊雅見莫凡這樣逞能,更笑得花枝招展,小腰亂顫得,妖精氣息比那黑暗之力還要濃郁。

    听到這妖嬈勾|人笑聲,莫凡更恨不得把這騷蹄子逮來圈叉一百遍,就算是五分鐘,一百遍也能讓她笑不出聲,下不了床!

    “要不要姐姐給你療傷?”阿莎蕊雅問了一句。

    “你的是毒奶。”莫凡再痛也不忘記貧,齜牙咧嘴的說道。

    “小莫凡,你嘴要再這麼賤呢,我就打殘你,治好你,打殘你,再治好你,這樣反反復復來個百來遍,直到你學會怎麼和高貴的帕特農聖女說話。”阿莎蕊雅笑盈盈的說道。

    “昨天晚上你在床上可不是這麼說的……”莫凡說道。

    阿莎蕊雅胸脯已經明顯起伏了起來,這個死賤人不是第一次用這樣污穢的話來詆毀她了,沒有當場惱羞成怒,是她不想讓別人看出這種污穢的話對她有作用,哪知道莫凡說個沒完沒了,好像就是要讓全世界人知道她這個神女候選人特愛床|事!

    “我先處理掉你!”阿莎蕊雅這次是玩真的了。

    先處理掉莫凡,中國整體實力就大幅度削減了,然後再考慮怎麼對付哲羅,管他什麼策略,惹惱了自己,都得給她滾蛋!

    “放馬過來!”莫凡一臉正色,迎接著阿莎蕊雅的攻勢。

    阿莎蕊雅再一次施展出了腳尖死蓮,那是一種步法,可以讓她如黑色之蝶那般翩躚起舞,位置難以捉摸。

    莫凡站在原地,以靜制動,他眼楮不斷跟隨著阿莎蕊雅變幻的地方,表情凝重。

    “就現在!”莫凡忽然大喊了一聲,重力空間猛然的壓落了下來。

    阿莎蕊雅不禁暗暗好笑,她自己也是空間系法師,怎麼會懼怕莫凡的重力空間,嚴格上來說,她的空間系修為還比莫凡高出許多。

    阿莎蕊雅意念一動,施展出了一個相反的重力空間,與莫凡的空間系力量相互抵消。

    “阿莎蕊雅,我承認你是一個單純的聖女了。”莫凡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阿莎蕊雅愣了愣,剛要出劍的時候,忽然感覺這里的空氣變得異常冰冷,冷得相當不尋常。

    “萬冰鎖陣!”

    一剎那,冰鎖漫天飛舞,冰霜灌滿了這片地帶,一根根粗壯的鎖鏈迅速的化作了一個巨型的冰鎖困陣,壯觀的籠在了阿莎蕊雅和莫凡的身上。

    莫凡所在的位置,冰鎖並沒有直接束縛,但阿莎蕊雅那里,冰鎖一層又一層,一環鎖一環,生生的將速度極快的阿莎蕊雅給鎖死在這個大陣之內……

    阿莎蕊雅驚花容失色,急忙以瞬息移動來逃走,卻不料那些凌厲的冰鎖狠狠的抽打了過來,完全不給她構架星座的機會。

    冰鎖大陣完全封死阿莎蕊雅所有移動的路線,阿莎蕊雅很快就被完全困在了最中央,腰身、手臂、雙腿都被纏上了這些冰霜鎖鏈!

    “卑鄙,卑鄙!!!”阿莎蕊雅氣得滿臉通紅。

    說好一對一,這個混蛋莫凡竟然算計她,讓穆寧雪埋伏下這樣一個冰鎖大陷阱。

    這種萬冰鎖陣,除非阿莎蕊雅可以第一時間使用瞬息移動飛走,不然根本無法逃脫,其籠罩的範圍實在太夸張了,鎖鏈更是多得要遮蔽一切……

    “哈哈哈哈,你還好意思說我卑鄙,最喜歡玩這種亂七八糟手段的正是你自己好嗎!”莫凡大笑了起來。

    小騷蹄子,還不是被老子給逮到了嗎!

    什麼男人的尊嚴,莫凡是一個連節操是什麼玩意都不知道的貨,既然這樣能夠解決掉阿莎蕊雅,為什麼要和她單打獨斗?

    “莫凡,你這個卑鄙無恥下流的賤人!!”阿莎蕊雅破口大罵道。

    她怎麼都不會想到自己也被算計了,莫凡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跟她單打獨斗,穆寧雪那萬冰鎖陣明顯不是短時間可以布置出來的。

    “小夢婀,下去好好反省一下,什麼叫兵不厭詐!”莫凡嘿嘿笑著,手中已經有荒雷閃電在閃耀了。

    這種情況下,一個蒼雷爪就能夠送阿莎蕊雅下去,笑容變得格外浪|蕩的莫凡得意忘形的朝穆寧雪挑了挑眉毛,結果發現穆寧雪目光帶著讓人不敢輕佻的威嚴,莫凡那笑容很快就沒有了。

    ……

    “蒼雷爪!”莫凡沒有半點留手了。

    這是莊嚴的比賽,跟阿莎蕊雅在那里打情罵俏歸打情罵俏,其實誰沒在算計誰?

    從一開始阿莎蕊雅挑撥起來的英國希臘聯手,再到後來中國與希臘聯手,全是阿莎蕊雅在挑,莫凡覺得哲羅那家伙固然是一個大危險,手段層出不窮的阿莎蕊雅也絕對是個大隱患,先解決掉她,戰局會明朗很多,自己專心對付英國人就可以了,不必擔心希臘在背後捅刀子!

    “轟轟轟~~~~~~~~~”

    雷霆萬鈞下,阿莎蕊雅身上的黑色鎧衣被劈開,雷電穿過她的防御,直擊她的身子。

    “阿莎蕊雅!”

    卡洛歐絲看到阿莎蕊雅有難,竟然飛身而起,直接沖向了穆寧雪所布置的萬冰鎖陣之中!

    “那家伙瘋了!”莫凡有些愕然的看著那個奮不顧身的女人。

    穆寧雪自然不能讓人破壞她的冰鎖大陣,當下也飛了上去,踩著冰鎖與卡洛歐絲對抗。

    卡洛歐絲完全不理會穆寧雪的攻擊,生生的以聖火之力沖開了那束縛著阿莎蕊雅的重重冰霜鎖鏈。

    阿莎蕊雅重新恢復了自由,她害怕再被穆寧雪的冰霜鎖鏈大陣給困住,抓住卡洛歐絲,打算瞬息移動逃離這里。

    穆寧雪的冰霜鎖鏈捆住了卡洛歐絲,強行將卡洛歐絲給拽離了阿莎蕊雅的瞬息移動區域。

    “不用在意我,我們希臘不能輸!”卡洛歐絲一臉堅毅的說道。

    阿莎蕊雅沒有再勉強,關閉了空間之門,身子一下子出現在了整個巨大的冰霜大陣之外。

    卡洛歐絲自然是沒法逃脫了,隨著蒼雷爪的雷電繼續轟擊,卡洛歐絲身上出現了威尼斯之戒的保護之光。

    光芒一亮,莫凡就停止了攻擊,任由助理裁判將卡洛歐絲給帶離戰斗場地。

    不遠處,阿莎蕊雅眼神變得不太尋常,冷冷的注視著莫凡和穆寧雪。

    阿莎蕊雅確實大意了,她沒有想到這兩個人配合得那麼天衣無縫,顯然中國隊伍里要處理掉的不單單只有莫凡,冰系的穆寧雪實力一樣可怕至極,剛才那萬冰鎖陣,直接讓她難以翻身,若不是卡洛歐絲舍棄自己想救,她可就出局了!

    想想,阿莎蕊雅還有些後怕!!

    “我們跟希臘徹底撕破臉皮了。”穆寧雪說道。

    “遲早的事,就是太可惜,沒處理掉那個狐狸。”莫凡惋惜的道。

    阿莎蕊雅手上肯定還有很多牌,莫凡其實最擔憂的不是哲羅那個實力變態的家伙,最擔心的是費勁一切終于處理掉了哲羅,阿莎蕊雅一張王牌,讓所有人絕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