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靈靈翻開了自己的電子地圖,發現電子地圖上對旭島的標記仍舊是“馴養基地”!

    也就是說這裏的地圖信息將近十年都沒有更新了,那個旭島早已經被那些無人看管的無羽鳥給霸佔,化作了巢穴。

    “私人做大規模的馴養,簡直就是害人啊。”蔣少絮說道。

    蔣少絮家裏面是從軍的,她很清楚關於馴養這個問題。

    在內陸有那個能力大規模馴養妖魔的,也就天鷹馴養基地,其他一些小馴養基地那都是放在安界外面的,就怕出什麼亂子。

    Wωω ☢тт kǎn ☢c o

    馴養這一塊上,確實是暴力行業,畢竟召喚系法師在全世界都非常有限,召喚獸成爲了召喚法師的專屬,某些妖獸的確很適合作爲戰鬥法師的坐騎,輔助戰鬥,可沒有經過馴化的妖獸,再溫順的都可能在人類領地上進行大肆屠殺。

    軍方的天鷹體系已經是相當成熟的馴化獸了,當初白魔鷹入侵還不是集體叛變,一叛變就必須全部殺死,否則就是養殖妖魔!

    “二十年前望歸鎮的一些領導們都在旭島上做了一些投資,想要憑藉着旭島上的這個馴養基地成爲這東海岸線上著名的自主發展起來的城市,那個國際富豪破產逃走後,當年大力支持的政府也因此經濟出現大窟窿,爲了不被上面的議員們發現,他們掩蓋了這裏的真實信息,並將旭島直接棄之不顧!”唐月說道。

    “這些官員,簡直了……”趙滿延想罵髒話,但發現有這麼多女性在場,最後還是憋了回去。

    “那些官員呢,你們處理了嗎?”莫凡問道。

    “怎麼處理,那些官員又不傻,十年前的事情了,他們如今早就調任到別的地方,繼續作威作福,哪還會再管這個望歸鎮的死活,新上任的鎮長大概是在兩年前來這裏的,他起初也以爲那個旭島是一個荒島而已,可派人去進行一番考察後,考察小隊全部死亡,直接把這位鎮長給嚇哭了。”唐月說道。

    “這位鎮長真是倒黴。”莫凡道。

    十年前那批官員留在望歸鎮這麼一個大爛攤子,爲了不影響他們的仕途,他們掩蓋了,隱瞞了,然後在這十年裏相繼調任到別處,等到十年後新的官員來這裏接任,發現的這個爛攤子就已經不是爛攤子了,而是一個妖魔島!

    十年時間,那些完全無管理的無羽鳥可以繁衍不知多少代,本身會選擇爲馴養基地的地方便相當適合這種生物生活,旭島基本上變成了無羽鳥的溫牀大棚,十年前或許只是一羣幼崽,那十年後便是一支妖魔族羣、部落!

    “那位富豪選的無羽鳥本就是品種裏面繁衍和成長極強的,旭島封閉、豐厚的環境,讓無羽鳥自成一族。”唐月說道。

    “那這個望歸鎮真正的問題根本不是那個什麼有毒的東西,最大的毒癌是旭島上的那些無羽鳥?”靈靈說道。

    唐月點了點頭,剛纔是在餐館裏,人多口雜,她沒有將真正的實情給說出來。

    “其實,這個大問題在一個多月前就發現了,可惜我們審判會的人處理起來都難,只能夠先觀察。那個有毒性生物只不過是無羽鳥旭島衍生出來的一個小問題之一,得儘快處理。”唐月說道。

    “難怪,一個小毒物,怎麼會讓你們判長級別的人跑到這裏來,原來是無羽鳥旭島這個大隱患存在。”莫凡說道。

    “嗯,我當然得盯着無羽鳥旭島,至於這種小事情,我的手下也處理不好,讓我非常頭疼。”唐月揉了揉太陽穴。

    “哈哈,我說呢,你怎麼會那麼生氣。”莫凡道。

    “我調查過,在海平面上升之前,這些無羽鳥數量還沒有那麼多,海平面上升後,它們就跟吃了飼料激素一樣,一天天壯大。”唐月說道。

    “可能是某種它們或缺的資源被海水衝到了它們那裏。”靈靈道。

    “我也這樣想的。實在不行,我就只好把這件事扔給祝蒙了。”唐月說道。

    祝蒙是隱患戰略的議員,這種事情最屬於他管了,只是審判會這邊沒有處理好的事情扔給事務繁忙的議員,本身就是一種瀆職了,唐月這些日子一直都在想辦法攻破,若半個月內再沒有什麼好的法子,她就只能夠上報,不能再拖下去了。

    當然,上報的結果,那就是她這個副判長要被降職。

    唐月倒不像那些隱瞞的官員那樣,降職就降職,她可不想讓這個可怕的無羽鳥旭島再壯大下去。

    “你好不容易當上副判長,降職就太可惜了。”靈靈說道。

    “總比事情更嚴重得好。”唐月道。

    “我們本來是打算去旭島尋找圖騰印記的,現在看來我們也被這件事困住了。”靈靈看了一眼蔣少絮,蔣少絮此時也一陣無奈。

    還說不想管閒事,哪知道現在的旭島早就不是以前的旭島,而是被一羣馴養失敗了的無羽鳥佔領!

    “唐月老師,你的麻煩就是我的麻煩,這件事就交給我們吧。”莫凡拍了拍自己胸脯,非常殷勤的說道。

    “那先謝謝你了,只不過我不覺得這件事容易處理,跟你們說這些,其實就是我這陣子太壓抑了,能和你們說說煩心事,我已經覺得放鬆了許多。”唐月說道。

    唐月還有別的事,便先行離開了。

    莫凡也看得出來,唐月確實被這件事苦惱已久,整個人精神狀態和脾氣都出現了一些變化,看得莫凡心疼不已。

    目送唐月遠去後,坐在莫凡旁邊的蔣少絮重重的推了莫凡一下,怒氣衝衝的道:“你腦子都快浸在別人胸上了,出發的時候信誓旦旦的說直奔圖騰,現在倒好,一看到你這位美女老師,整個人都神魂顛倒了,你和她有一腿是吧!”

    “她是我高中的魔法實踐老師,你不知道我當時剛接觸魔法時,有多崇拜她。而且我敢打賭我們整個年級的男生都曾因爲這位唐月老師午覺遺過,她可不僅僅是我們的魔法啓蒙……她現在有麻煩,我做學生的當然要幫!”莫凡義正言辭的說道。

    “恩恩,莫凡說得有道理。”趙滿延點了點頭。

    趙滿延也很想有這樣的老師教自己高中,完全不需要什麼雜誌、圖片、電腦滿足幻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