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字劍!”

    腳尖有死亡之花悄無聲息綻放,阿莎蕊雅身形一晃,就看見一條平行于地面的劍芒劃過,直擊穆寧雪的要害,快如電光,難以防備。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穆寧雪身上出現了一條傷口,細如絲線,奇異的是這個傷口並沒有噴出血液,反倒是慢慢的截斷了她的身子……

    再仔細看去,會發現那並非是穆寧雪本人,是一面冰鏡,劍痕劃開的只是完全透明的冰,穆寧雪自身在另外一處。

    穆寧雪本想要露一個破綻給阿莎蕊雅,好發動埋葬在地面下的百鎖,困死阿莎蕊雅,可惜阿莎蕊雅這出招的速度太快了,冰鎖從地底下竄起的時候,阿莎蕊雅已經出現在了另一端,冰鎖連她的衣角都沒有踫到!

    “嗷嗚~~~~~~~!!!!”

    飛川皚狼沒有了對手,于是朝著阿莎蕊雅沖來,那冰川飛爪猛的落下,所附帶得是一根又一根冰刺,哪怕沒有攻擊到阿莎蕊雅,冰刺卻順著地面一連貫出了兩百多米遠,阿莎蕊雅不得不以瞬息移動來避開!

    “暗月斬!”

    阿莎蕊雅身體站在遠處,靜止如一尊黑色婀娜的雕塑,隨著黑暗之力達到一個臨界點,她手中的長劍猛的斬落,劃開了一道道劍影!

    劍影如新月一樣孤冷凌厲,影光分別斬向了飛川皚狼和穆寧雪,飛川皚狼倒是聰明,站在了穆寧雪的前面,以自己的身軀來抵擋這劍影之波,免得身後的穆寧雪再做防御!

    飛川皚狼被劍波掃退出去,身子上出現了一抹透出血絲的劍痕。

    “嘎嘎嘎嘎~~~~~~~~~”

    劍影散去的下一秒,一旁被波及到的樹林整整齊齊的倒落,一大片木樁裸|露了出來。

    “念控!”

    阿莎蕊雅攻擊不斷,她目光凝視著那轟然倒塌的樹林,將那些粗壯無比的斷木全部控制在自己的意念之中。

    兩人環抱的粗木紛紛浮起,懸在阿莎蕊雅的前方,隨著她一身嬌喝,發絲飛舞,所有的斷木被賦予了一個極高的加速度,朝著穆寧雪和飛川皚狼飛砸了過來!

    “風切!”

    穆寧雪以風為刃,漫天狂風在她的面前組成了風割亂陣,所有高速撞來的樹木被風撕成了碎末木屑,如白沙一樣在空氣中揚動。

    “空間律動-劍痕!”

    阿莎蕊雅攻勢再起,她將手中的長劍重重的往地面上刺去。

    銀色的光輝在她身上綻放,遠端上方,無形的劍闊猛的從數百米的高空中墜落下來,狠狠的砸落……

    劍的形態根本看不見,唯有從空間的那一絲絲顫動來判斷它滑落的位置,穆寧雪靈動如蝶,規律難尋的閃避著,在她的腳邊上,時不時一個深深的劍坑出現,刺入了岩石大地不知多少米深。

    空間劍痕越來越密集,穆寧雪附近的岩石大地已經千瘡百孔,全部都是由驚人插入的劍坑組成,偏偏這些劍痕在墜落的過程根本看不見,因為它們是由空間系魔法形成的!

    “嗷嗚~~~~~~~!!!”

    飛川皚狼並沒有受到空間劍痕的洗禮,這家伙踏著冰川,狂奔起來的速度快得驚人。

    一座冰橋如虹一般掠過,飛川皚狼踩著這冰橋在半空中奔馳,它在高處揚起了頭顱,居高臨下的呼嘯一聲。

    冰稜如刀,形成了一個環形的冰川刃山,起初這個刃冰川之環是在阿莎蕊雅方圓五十米範圍,可這些刃山在瘋狂的生長,迅速的填滿了這整個冰環區域,刃山胡亂的穿刺、生長、交織、蔓延,若是冰環內有一群妖魔,必定是被刺得血肉模糊!

    阿莎蕊雅好不容易以意念之力佔據了一點點優勢,又被這飛川皚狼給壞了大師。

    感覺到刃山包圍過來,阿莎蕊雅再一次施展出瞬息移動,憑空消失在了這凌厲的冰環刃山之中。

    阿莎蕊雅出現在另外一處,目光凝視著站在冰川飛橋上的飛川皚狼,怨恨的小眼神要化成刀子了。

    恨一只什麼都不懂的召喚獸有什麼用,阿莎蕊雅自然是把飛川皚狼看成是莫凡那個賤人!

    “小蹄子,是不是想我了!”一個賤賤的聲音從那木樁的地方飄了過來。

    阿莎蕊雅立刻望去,就看見衣服都沒穿的莫凡站在那里,那張黑得跟非洲人一樣的臉上咧開了一個讓人想要踩一腳的賊笑!

    “你怎麼還不死!!”阿莎蕊雅看到莫凡就來氣。

    當然最氣的是,現在的局面對阿莎蕊雅相當不利,穆寧雪實力很強,阿莎蕊雅與之對抗了這麼長時間,都沒有讓她出局。

    莫凡的飛川皚狼也很強,在穆寧雪的冰雪領域里,那頭臭狼更是如虎添翼,達到中等統領的層次了!

    而這會再跑出一個莫凡來,阿莎蕊雅感覺大事不妙!

    “我命就是這麼硬……雪雪,你放心得和她打,我來限制她的空間系魔法。”莫凡躲得遠遠的,並不著急著入戰場。

    他現在沒什麼防御能力了,只能夠用自己的意念來騷擾阿莎蕊雅。

    阿莎蕊雅強勢于穆寧雪的,正是她那高超的空間系之力,她空間系力量搭配上黑暗契約的劍意降臨,穆寧雪要沒有飛川皚狼幫助,還真不好對付……

    這會,不死蟑螂莫凡跳出來,遍體鱗傷的他是不能和阿莎蕊雅正面抗衡了,卻可以躲在一旁以空間系魔法進行騷擾,死死的牽制阿莎蕊雅的空間系力量……

    假如莫凡精神境界還跟以前一樣,估計他這點小意念和阿莎蕊雅比起來就是隔靴擾癢了,可現在不同了,他獲得的念石讓他的精神修為達到第四境末期,足以應對了!

    “我先宰了你這賤人!”阿莎蕊雅連續瞬息移動,對莫凡的仇恨度可不是一般的高。

    看到這女人氣勢洶洶的殺來,莫凡高呼一聲︰“老狼,護駕!”

    莫凡站得遠,逃起來也快,他五級的遁影往身後的樹林里一鑽,阿莎蕊雅很快就找不到他了。

    等阿莎蕊雅好不容易捕捉到莫凡的一點痕跡,飛川皚狼已經撲了過來,緊接著穆寧雪的冰鎖更是如影隨形,逼得阿莎蕊雅節節敗退。

    “念控!”

    阿莎蕊雅再一次施展出空間意念,想要粉碎周圍的冰鎖。

    “念控!”

    可同一時間,樹林某個暗處,一雙銀色的眼楮亮了起來,兩股意念在空氣中撞在一起,將阿莎蕊雅的操縱之力打得煙消雲散!

    阿莎蕊雅深吸了一口氣,眼楮要噴出火花來!

    死莫凡,臭流氓,無恥的小人,能不能像一個男人一樣站出來跟自己打個痛快,躲在樹林里算什麼東西!!

    “暗月斬!!”

    阿莎蕊雅氣急敗壞,舉劍往樹林之中斬去。

    蒼天之木應聲落地,宛如一個伐木林場剛剛被上百個工人洗劫了一遍,可那個黑色的影子似乎並沒有和那些樹木一樣斷去,仍躲藏在遠處,明明什麼聲音都沒有,阿莎蕊雅卻感覺那家伙擾人至極的笑聲在腦子里盤旋!

    “莫凡,你給我出來,讓我砍一劍我便認輸!”阿莎蕊雅不怒了,一副只求泄憤的樣子。

    “你的話要能信,天下男人都靠得住。”莫凡的聲音在林子里飄。

    “我本不想用在這比賽中用這種力量,但你惹著我了!”阿莎蕊雅聲音漸漸變冷。

    以劍氣為牆,阿莎蕊雅快劍飛舞,組成了一道劍氣防御,保護住了自己。

    她解下了掛在胸前的黑色項鏈,將項鏈握在了左手上,霎時一道黑色的光柱從雲端中打落了下來,降臨在阿莎蕊雅的身上……

    黑暗氣息如雲湍急翻涌,整塊岩石大地都冒起了黑色的氣體!

    黑暗元素迅速的充斥在阿莎蕊雅周圍,化作了一個巨型的黑暗氣漩,將一切冰雪精靈給驅逐出這塊土地。

    黑暗之息龐大到讓觀眾席位里的老法師們都皺起了眉頭,他們可以嗅到一股極其可怕的氣味在戰場中彌漫,其冰冷卻帶著躁動,看上去相當穩定卻危險至極!

    “這未免有些不符規則……”威尼斯的總督臉色變得凝重了。

    代表著希臘前來出席的騎士殿殿主海隆見眾人注視著自己,卻沉默了片刻道︰“只要選手可以使用的魔具,哪來的不符規矩的說法。”

    “阿莎蕊雅使用這種力量,已經破壞了世界學府之爭的規則。”

    “那麼埃及呢,埃及這次奪冠,難道不列為禁術呢,假如不處理埃及,那請不要在這件事上做批評。”殿主海隆自然袒護阿莎蕊雅。

    “既然是比賽,自然會有我們難以周全的漏洞,我只是期望所有國家都能夠用公平公正的原則去獲得勝利,埃及的事情我們無法做出判斷,這件事,我們也無法做出判斷,可這樣做,真的可以讓世人信服嗎,作為聖女阿莎蕊雅何必這樣自損聲譽……”

    黑暗之能龐大到了超出此刻的級別,任何一位在場的超級法師都能夠感覺得到,主裁判更是第一時間下達命令,讓所有助理裁判呼起結界,否則觀眾很容易受到黑暗侵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