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你們認輸吧,這股力量我控制得並不熟練。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阿莎蕊雅目光注視著穆寧雪,這句話對穆寧雪說,也對躲在遠處的莫凡說。

    她雖然煩透莫凡,但這畢竟是比賽,她不想對這兩人造成難以愈合的傷,真正可怕的黑暗之力不比詛咒柔和!

    莫凡從隱藏中現出身來,他看著阿莎蕊雅身上形成的黑暗氣旋,心中也是駭然。

    果然身份地位非比尋常的阿莎蕊雅是持有一張極其恐怖的底牌的,以這黑暗之勢灌入到她身體里,她所表現出的實力很可能達到真正黑暗劍主的層次,那可是準君主的力量啊,即便只維持一分鐘,也足以滅掉他們了!

    “雪雪,算了……”莫凡看了一眼穆寧雪,嘆了一口氣。

    賽方若是允許這樣的力量施展,那這場國府之爭的勝負排名已經沒有太大的意義了。

    莫凡盡全力了,他不可能因為阿莎蕊雅使用一個極強至尊魔器來凝聚黑暗之力便也翻出自己的最後底牌來,惡魔系不是用來比賽,是用來對付黑教廷的,莫凡分得清楚……

    至于排名,這次中國應該可以排在第二名或者第三名,比預期的好了不知多少。

    阿莎蕊雅身上的勢減弱了幾分,她已經看到莫凡有心放棄了,那再咄咄逼人便沒有意義……

    她看了一眼穆寧雪,她感覺穆寧雪並非那麼願意放棄,她太需要靠這次的比賽證明自己,洗刷自己一直背負的莫須有的東西。

    “莫凡,你先離場。”穆寧雪沒有听從莫凡的意見,聲音帶著堅毅與執著!

    “別打了,沒意義。”莫凡勸阻道。

    “對我來說,很重很重!”穆寧雪並不打算離場。

    若是阿莎蕊雅可以這樣以器皿凝聚超出界限的黑暗之能,那麼她何嘗要擔心賽方禁止使用冰晶剎弓!

    空氣中已經沒有半點冰元素了,徹底被黑暗佔領,但穆寧雪手舉起,從靈魂至深處呼喚出冰晶剎弓,這一秒開始,滅亡的冰之精靈在黑暗籠罩中徹底復甦,一點一點的奪回屬于自己的領地!

    磐冰領域再一次涌現,勢比之前布置磅礡了多少倍,鑽石粉塵一般的冰晶在穆寧雪的手掌中凝構,逐漸化作了一柄晶瑩剔透的雪弓,雪弓帶動著狂風,形成了一場風暴,一下子彌漫在了這整個廣闊的戰場上。

    呼嘯的冷風甚至讓那些沒有修魔法的觀眾們都已經感覺到一絲絲的恐懼了,仿佛目睹一場自然的暴雪毀滅近在咫尺!

    雪白的風暴與阿莎蕊雅黑暗氣漩分別形成了兩個陣地,它們之間宛如兩股軍團正在搶奪戰地,而其他任何元素若在這里出現都根本無法立足!!

    “降臨!”

    阿莎蕊雅獲得了真正的黑暗供養,充滿了烏光與邪異氣息的鎧件一塊一塊的附在了她的身上,再原本的基礎上更透出了黑暗劍主的霸氣。

    手中的劍輕輕的擺動,劍氣便宛如成千上萬只飛蛾散開,壯觀無比,又危險至極!

    另一邊穆寧雪的水晶之箭也慢慢的出現,被她用縴細的食指與中指緊緊的捏著,白色的雪絮在身旁肆意亂舞,一張精致絕美的容顏帶著從未屈服的堅毅!

    看到這一幕,莫凡真的很想阻止……

    在奪寶賽的時候,穆寧雪便使用過了冰晶剎弓,不用想也知道那是相當透支體能與心神的,而這同時也等于一個魔法師的生命。

    才相隔沒多久,穆寧雪再一次使用這種未能夠完全駕馭的力量,即便是不會危及到她的生命,可在將來很長一段時間,她每天夜里都要被反噬的冰寒給折磨!

    這樣做真的很不值得。

    可是,這是穆寧雪的選擇,莫凡除非神不知鬼不覺的飄到穆寧雪身旁,敲昏她,還勉強可以讓她身體不至于再受到反噬重創……

    那樣的話,穆寧雪估計要記恨自己一輩子。

    黑暗與冰雪的勢越來越龐大,穆寧雪手中的箭完全瞄準了阿莎蕊雅,之前的風暴狂涌其實只是一個前兆,真正可以讓一切化為死寂的力量,就掩藏在這一箭之中!

    阿莎蕊雅見到了與自己勢均力敵的力量,臉上帶著驚訝的同時,也充滿了幾分威嚴。

    既然到了這一步,那就讓黑暗與冰雪分一個高下!

    劍舉在面前,凌厲的劍身泛出的死光令人不寒而栗,阿莎蕊雅更是將所有的黑暗之能蓄入到了這柄長劍之中,那雙皓月之眸緊緊的凝視著穆寧雪。

    “黑暗破曉!”

    一劍豁然斬出,天地一片昏暗,卻有那麼一道黎明破曉之光將其撕開,狹長、鋒利、迅速,整個光輝都呈現冰冷之色,所帶來的更不是破曉黎明的希望,而是下一個黑暗紀元的絕望與死亡開端!!

    避無可避,這一劍根本沒有軌跡,更沒有任何飛馳的角度與方向,被鎖定的目標必定命中,破曉之劍強勢到連一些超階法師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氣!!

    “寂止箭!”

    一聲嬌喝,穆寧雪手中的鑽雪箭矢飛奪而出,一場驚天動地的風雪豁然卷去,鋪天蓋地,畫面震撼得讓這個小小的獨立空間都要破碎了!

    如此磅礡與巨大,偏偏一切寂靜無比,箭身飛過,一切變成了冰川,就連無形的黑暗氣息都凍成了冰,在半空中如霜霧一樣擺動著!

    寂止箭矢與破曉劍光都是迅猛至極的,一眨眼功夫就飛掠過了半個戰斗場地,但兩種力量都沒有發出任何喧囂,安靜得如同萬物都消逝了……

    箭身在破曉劍光中破碎,破曉劍光在箭勢下消亡,彌漫整個戰地的昏暗剎那間瓦解,放出了通明,白色漫天的冰雪也盡數融化,似乎從未出現過一般!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就在人們認為這兩種巨大魔法相互消亡的時候,戰場中心點豁然閃爍起了一道淒冷的白光,白光一閃,恐怖至極的元素風暴朝著四面八方爆散!

    分不清那究竟是什麼,更像是黑色的風與黑色的冰刃,碩大的樹林全部被削成平地,連木樁都沒有留下,中界線的河水變成了黑色的冰塊,凍結成靜止,隆起的岩地被刮得面目全非,甚至環著整個戰斗場地的高懸崖,都被撕出了無數的裂痕,看不到極快完整的石壁!

    所幸這股可怕至極的能量並沒有往高處涌,不然站在崖上的很多人都會受到波及……

    這個戰場的大小不亞于一個大鎮鎮區,倘若這兩種力量是在鎮子上踫撞,一個鎮和鎮上的所有建築都會被摧毀殆盡,這般震驚駭的破壞力竟然是出自兩個絕美女子手中,這讓太多人難以置信了!!

    賽場很久依舊寂靜無聲,好像也被黑暗之冰給全部凍住了。

    被摧毀的戰場里,一身黑色鎧甲的阿莎蕊雅身姿裊娜傲立,她淺銀色的面具已經摘下,臉上的神情帶著幾分威嚴,與平日里的千姿百媚倒有迥異。

    穆寧雪則周身繞著輕盈的幾朵雪絮,襯托著她那絕世獨立的冰艷,她看到阿莎蕊雅安然無恙的站在那里,本就白皙的臉上已經沒有多少血色了。

    手中的冰晶剎弓還在,假如還需要一箭才能夠獲得這場比賽的勝利,那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的下場會如何。

    面前這個來自于帕特農神廟的聖女,她顯然也掌握著超越自身修為的力量,果然這個世界上不是只有自己是最特殊的。

    “你贏了。”

    忽然,阿莎蕊雅開口說道。

    穆寧雪愣住了,她懷疑自己是不是听錯了。

    阿莎蕊雅並沒有重復,收起了手中的劍,邁著步伐朝著戰地之外走去。

    她步伐輕緩,一身沒有半點溫度的黑色鎧甲從她的身上慢慢的消失,化作了黑色的散氣,銀色的面具也被她隨手丟在地上,任憑它融化。

    走到了邊緣,阿莎蕊雅從莫凡身邊走過,一言不發的她這才稍稍抬起了目光,看著同樣一臉茫然不解的莫凡。

    莫凡確實相當茫然,兩人的力量相差無幾,假如阿莎蕊雅再戰下去,勝負是難料的,除非阿莎蕊雅這股力量所能夠持續的時間非常有限,最多也就施展出那一劍。

    事實上,穆寧雪也很難再釋放第二箭的!

    莫凡感受到了阿莎蕊雅的注視,她表情冷峻,目光還帶著黑暗劍主的不怒自威,換作其他人估計會驚得慌了神,好在莫凡是親手宰了一頭黑暗劍主的人,倒也不是很懼怕這股黑暗震懾。

    “算你頭上。”忽然的,阿莎蕊雅冷冰冰的臉上綻開了一個俏麗無比的笑顏,就好像一位被自己惹得不開心的鄰家女孩忽然想到了什麼壞主意,笑得讓人不是那麼很安心。

    “什麼意思?”莫凡問道。

    “我不放下劍,她也不會放下弓,可她不放下弓,她的命就沒有了。她不會退讓,只好我退讓,但這份人情,算你頭上,有什麼問題嗎?”阿莎蕊雅笑彎了眼楮,狐狸氣質一下子就體現出來了。

    “你自己也氣數已盡了。”莫凡說道。

    “那我現在回去繼續打,你可以賭一賭……”阿莎蕊雅作勢要回去,反正她還沒有正式離場,走出了這道門才算出局。

    “你贏了。算我欠你一個人情。”莫凡無奈的說道。

    “挺在意她的嘛?”阿莎蕊雅嬌聲道。

    “我大老婆。”

    “……”

    阿莎蕊雅估計就沒見過這麼直接,和這麼死不要臉的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