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天清早,穆白便趕到了,這傢伙是直接坐高鐵慢悠悠過來的,一聽說趙滿延中毒了,穆白原本略顯疲憊的樣子一掃而空,變得容光煥發。

    “正好,我有一種新的解毒方法。”穆白眼睛裏帶着一絲絲笑意,像一頭總算髮現獵物出現的老狐狸。

    “你滾,你被想再弄什麼奇怪的東西到我身體裏!”趙滿延回想起穆白當初給自己接骨的治療方法,立刻罵了起來。只不過,毒性在他身體裏殘留,他的這番話聽上去其實還有幾分嬌弱。

    一旁的莫凡聽到趙滿延這句話,更是不由的瞪大了眼睛道:“我說你們兩個怎麼一個要麼沒女朋友,一個要麼不停換女朋友,和着你們已經負距離接觸了?”

    “這是我在我們凡雪山蛾山後面發現的一種蠶,它們專門以毒養體,如果你想快點康復過來的話,就把這蠶生吞下去,它會將那些有毒的物質都吸走。”穆白一本正經的說道。

    這可是穆白最近潛心修煉後的一個大發現,現在他已經拜託俞師師幫自己養一些這種蠶了,解毒藥永遠都是缺配方的,再厲害的解毒師都有無法化解的毒,但如果隨身攜帶一兩隻這種解毒蠶,生命絕對有大大的保障!

    等到這種解毒蠶能夠大量的養殖,穆白是絕對開一個專賣店,賺點買魔具魔器的錢。

    趙滿延猶豫再三,一想到這次找圖騰是爲了自己的超階,他最終還是把這種蠶給吃了進去。

    這解毒蠶效果相當顯著,才吃個飯的功夫,趙滿延整個人就精神了,再過了一個小時,他已經生龍活虎!

    “出發,出發,****的,今天我們哥幾個一定要殺到旭島去,好好出上一口惡氣!”趙滿延恢復後立刻叫道。

    “對了,老趙,你排泄了嗎?”穆白問道。

    “拍什麼泄?”趙滿延不解的問道。

    “解毒蠶得從你肚子裏出來啊,你要是想希望到過你大腸的解毒蠶從你咽喉裏爬出來,我也不介意。”穆白說道。

    “……嘔,我去你大爺!!”趙滿延破口大罵。

    ……

    趙滿延昨夜的打探得到了兩個信息,第一,在旭島的周圍潛伏着一大羣擁有極強攻擊性的生物,哪怕是抵達旭島的凌空,這些東西也會羣起攻之,並且光靠魔法防禦支撐不了太長時間。第二,這些東西附有毒性,會讓人虛弱無力,精神萎靡,一旦中毒大概一兩個小時後就會徹底喪失戰鬥和逃跑的能力,必須相當謹慎,不能受傷。

    “現在的問題就是,我們無法登島。”莫凡說道。

    登入不了島嶼,莫凡的戰鬥力就大打折扣,飛行也好,坐輪船也好,總而言之他需要地面,或者能夠踏腳的地方。

    “像之前我們在國府時候那樣,讓穆白把海面結冰了再過去怎麼樣?”蔣少絮提議道。

    趙滿延立刻搖了搖頭道:“那些迴旋鏢簡直就是破壞機,冰面瞬間就會被它們打成粉末。”

    “我凍結能力很一般,穆寧雪她有天生冰系領域,大範圍的凝結對她來說是比較容易做到的事情,但對我來說就很困難,魔能消耗會太大。”穆白也搖了搖頭。

    穆寧雪可以凍結海面,自己不一定做得到啊,這可不是修爲的問題,是能力方向的問題。

    “我是最討厭海戰的了。”莫凡一攤手,表示大海就是他的剋星之一。

    “問問你的那位女老師吧。”蔣少絮說道。

    “對啊,她在這裏蠻久的了,應該知道那些海里的東西是什麼,有什麼對付辦法。”趙滿延說道。

    “什麼女老師?”穆白問道。

    ……

    到了海崖位置,衆人找到了正在這裏做觀察的唐月等人。

    這次唐月身邊不止黎東與朱閔兩個人了,在她身後還站着一排大概有九名審判會的成員,他們像是正接受唐月的指派和訓話,昨夜那兩個在海崖旁邊抽菸巡邏的審判員也在,他們無精打采的樣子,不知道是昨晚跑去鎮子什麼地方嗨了,還是通宵工作了。

    “這些審判員,看上去有點散漫。”靈靈在稍遠處掃了一眼唐月的這些手下。

    “恩,估計都是一羣沒有上面管的老油條。”莫凡說道。

    和審判會打過交道的莫凡,所見到的審判員、審判使多數都是帶着一股幹練銳氣,但就昨天那兩個巡邏的人和今天這些人的狀態來看,唐月帶的很可能是一羣鹹魚。

    南熙山審判會本來就是一個老審判會了,多年不怎麼聽從靈隱審判會的管理,唐月被指派到這種地方來,簡直是大將進了一個沒志氣的民兵營,也難怪這件事始終都處理不了,沒有一個精良的團隊,怎麼可能解決這樣棘手的問題。

    “唐副審判長,您就別拿我們生命開玩笑了,那個旭島就憑我們這點人怎麼可能闖得進去,哪怕是闖入了,我們要怎麼活着回來,那一百多箇中毒的鎮民的命是命,我們的就不是了嗎?”昨夜巡邏的那名中年審判員一副痞像,手上還夾着一根菸,好像隨時就會抽起來。

    “副判長,我們也想救人啊,可像您這樣就帶着我們這麼點人出海,以我們現在得到的情報,確實很難活着回來,我們這些人要是死了,望歸鎮也可能遭殃的。”另一名審判員說道。

    唐月被氣得胸脯不斷起伏,這些南熙山審判員、審判使就沒有一個是幹正事的。

    都過去一個月了,沒有進攻策略,也沒調查出什麼線索,更是到現在都沒有實地查探,真不知道魔法協會和國家養這些人是幹什麼的!

    審判會接手的任務,本來就是極度危險的,普通魔法師根本做不了的,不然爲什麼稱之爲中國審判會??

    “散會!”唐月很清楚跟這些人生氣也沒有用,他們就是不想做這種危險的事情。

    一聽散會,其他人都跟解放了一樣,一個個該去哪去哪了,獨留唐月一個人站在那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