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騎士殿一共只有三百六十五名守護騎士,見習女侍、女侍、賢者、大賢者外出救濟時,會由相應的守護騎士跟隨,保證其安全。 也會有騎士外出游歷,增強實力……但騎士殿內守護騎士的人數一般會維持在兩百名左右,他們大都是萬里挑一的魔法天才,騎士殿任意挑選出一位守護騎士,都足以和八強國府學員抗衡。”阿莎蕊雅說道。

    “你們高階法師數量多得有點夸張啊……”莫凡驚嘆了一聲。

    在國內,高階法師已經擁有相當高的地位了,像博城那樣的南方城市,坐鎮的也不過是一位高階法師,這帕特農神廟的一個裁決殿有一千名裁決法師,全是高階,而騎士殿又有三百六十五名守衛騎士,守衛騎士實力還屬于高階之中有潛力和出類拔萃的!

    就這麼一座神山,整體武裝力量接近一個小國,而帕特農真正的核心是神女殿。

    “學府終究是學府啊,踏入這個魔法社會,強者依舊多如牛毛。”莫凡感慨了一聲。

    “你要拿帕特農神廟做對比,那無疑是渺小的。但你也該知足了,現在你號稱學府界最強,沒什麼人敢找你麻煩。”阿莎蕊雅說道。

    莫凡搖了搖頭,怎麼會沒人找自己麻煩,想找自己麻煩的人多了,何況自己又是一個特別愛惹是生非的人,沒有足夠的實力如何支撐得起自己這顆浪蕩的心?

    “你對付埃及的時候,要小心一些,他們的亡靈多半並不完全屬于他們。”阿莎蕊雅將話題轉回到了比賽上。

    “你知道些什麼?”莫凡挑起了眉毛。

    “我想他們應該是從金字塔中獲得了古老的秘術,這種秘術並不被禁止。”

    “不屬于他們自己的力量……好吧,我會全力以赴的。”

    ……

    ……

    最後決賽相隔數日之後,終于在威尼斯戰島上開幕了。

    為了這場隆重無比的賽事,威尼斯特意將戰地安排在了一座完全由海水包圍的小島上,整個小島遠遠望去就像是一個浮于藍色海水中的斗台,深藍色的海水結界連成了透明的光壁,將整個島嶼斗台都保護了起來。

    觀眾席位為輪船,一共四艘豪輪,分別在整個水上斗台的四個方向,透過結界,他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整個島嶼斗台內的情況。

    禮花從威尼斯城依次響起,在天空中連成了一片絢麗的煙花之橋,慢慢的延展到了海洋處,慢慢的延伸到了島嶼斗台這里。

    埃及人員已經站在了島嶼斗台中,他們作為本次比賽最不可思議的隊伍,涌起了一場對亡靈生物的議論。

    亡靈系,這是一個少見的魔法系,操控亡靈,淬煉死物,亡靈系的開創可謂飽受爭議,更在歷史上很長時間都被當做害人的禁書,被聖裁院封殺。

    如今,亡靈系在世界學府大賽中大放光彩,無數人津津樂道,想必之後很長一段時間亡靈之風也會盛行起來。

    “說來也是有趣啊,中國和埃及,可都是兩大亡靈帝國的所在地啊,想當初古都浩劫,百萬亡靈襲城,險些覆滅了一個歷史悠久的古都城池,而埃及的金字塔同樣不是善地,宛如一座座隨時都會噴發的火山,帶來周圍的城市難以估量的災難……”

    “你這麼一說還真是,中國古都是數千年的亡靈之土,埃及為法老領地,雖然中國人並不怎麼學習亡靈系魔法,可埃及那邊卻好像打算把亡靈系魔法發揚光大!”

    埃及亡靈,中國亡靈,正是世界最大的亡靈之國了,誰能想到這世界學府之爭的最終決賽,竟然是這兩大國家對抗。

    ……

    “到頭來,還是沒有搞懂埃及人是怎麼操控那些無窮無盡的亡靈的嗎?”江昱開口說道。

    “和他們打就是了,一群垃圾亡靈而已,耍陰謀手段有什麼用!”官魚倒是對埃及的行為相當不屑。

    這次對抗埃及,陣容首發為莫凡、江昱、牧奴嬌、官魚、趙滿延。

    經歷了三方混戰,中國隊伍其實元氣大傷,南玨、艾江圖、穆寧雪、穆婷穎等人都沒有完全康復,很難再上場了,埃及那邊卻是養精蓄銳,狀態飽滿。

    “嬌嬌,你的第三系是冰系嗎?”莫凡特意問了一聲。

    “嗯。”牧奴嬌點了點頭。

    牧奴嬌所修的系和穆寧雪有點類似,牧奴嬌主修植物系、次修風系、輔修冰系,論實力的話,牧奴嬌應該不會比祖吉明差多少,而她所修的這幾個系都對對抗亡靈有很大的效果。

    “穆寧雪在就好了,亡靈生物是最怕冰系的。”江昱說了一句。

    “那倒是,她在的話,領域冰度達到一定層次,那些小亡靈全部廢了。”

    大家都經歷過埃及海市蜃樓亡靈戰爭,當時穆寧雪以她的冰系領域凍住了亡靈大軍,給人類魔法師大軍緩解了很大的壓力。

    “我的冰系魔法雖然比不上穆寧雪,但要凍住小亡靈也不成問題,配合上植物系魔法的話,效果會更強。”牧奴嬌認真的說道。

    “嗯,靠你了!”莫凡說道。

    冰系最克制亡靈,其次是植物系,牧奴嬌主修植物,輔修冰系,而風系又與冰系相輔相成,所以要想對抗埃及的亡靈群,關鍵就在牧奴嬌這里了。

    牧家是魔都的四大世家之一,在得知牧奴嬌將進入最終決賽,在她身上也大肆砸了一筆錢,就是希望她能夠在這場賽事上嶄露頭角,為他們牧家爭光。

    牧奴嬌此刻也是斗志昂然,埃及的亡靈戰術也讓她這種法師得到了足夠多的重視!

    “殺亡靈,一定要把他們的亡靈結晶給粉碎,不同亡靈其結晶在不同的位置,所以千萬不要大意。”莫凡叮囑眾人道。

    莫凡殺得亡靈沒個一萬也有八千了,戰績斐然,他相信英國、希臘兩大強國會栽在埃及人的手上,也是因為他們對亡靈生物了解不夠透徹!

    眾人點了點頭,听從莫凡的安排。

    ……

    “選手準備!”

    主裁判的聲音從高處落了下來。

    進入倒計時,每位選手不免露出了緊張之色。

    “開始!”

    ……

    主裁判高聲令下,聲音還在海島斗場上方回蕩時,就看見埃及隊伍五人幾乎同時念起了一樣的咒語。

    模模糊糊的灰色星軌在他們周身,快速的編織成了一種瓖嵌在了腳下土地的灰色透著腥紅的圖案,圖案不似星圖,透著一種妖異之術的危險光芒!

    “醒來吧,勇士們!”

    米奧斯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將手指上的血灑向了黑褐色的硬土上。

    小小的一滴血,卻一下子染紅了這塊土地,蔓開了數百米,讓這一塊硬土宛如受到了詛咒那般……

    上面的樹木、花叢、草地盡數枯萎,像是生命被汲取了一般。

    漸漸的,泥土開始松動,漸漸的變得如沸水一般涌動!

    “啊呃~~~~~~~~!!!”

    “啊呃呃呃~~~~~~~~!!!!”

    可怕的叫聲從泥土下傳來,一只只全身由鮮紅發黑色長布包裹著的亡靈生物從土壤里鑽了出來,它們渾身都冒著血腥之氣,雙眼綠光閃爍,歹毒無比的盯著這個島嶼斗場上擁有活人氣息的東西!

    裹著紅布的亡靈一下子涌出了二三十只,埃及一共五人,每人都施展了這種亡靈之術,所呼喚的這種亡靈一下子達到百只,煞氣與死氣頓時充斥著這個原本清新怡人的小島。

    “是殷紅木乃伊!”莫凡沉著聲音說道。

    那天夜里,莫凡和阿莎蕊雅暢聊,阿莎蕊雅倒也不計前嫌,將埃及可能召喚出的幾種亡靈都跟莫凡說了一遍。

    殷紅木乃伊,這是埃及人員所能夠召喚的數量最多,同時又是最為難纏的生物,這些殷紅木乃伊幾乎達到無窮無盡,只要一滴血入土,便孕育二三十只,這些殷紅木乃伊是埃及人尸海戰術的精髓所在,若找不到破解之法,他們的下場會和英國、希臘一樣,被這些殷虹木乃伊給活活耗死!

    “殷紅木乃伊的亡靈結晶在他們後腦勺處,官魚,你刺它們要害就可以了!”莫凡說道。

    “我試試看。”

    官魚身形一晃,一眨眼功夫就出現在了一只殷紅木乃伊的身後,那只木乃伊顯得有些遲鈍,等發現身後有活人要轉過去的時候,官魚的臂鎧之刺已經捅透了他的後腦勺!

    沒有血液,也沒有腦漿,這殷紅木乃伊緩緩的倒了下去,身體也慢慢的融掉,什麼都沒有留下。

    “還真是在後腦勺,十公分左右的地方,不過它們腦殼蠻硬的,要不是我的鎧刺無視防御,估計也不好得手。”官魚解決掉一只後,迅速的返回來,並沒有操之過急。

    “它們沖過來了!”牧奴嬌說道。

    “布好陣,別讓他們將我們分割開。”

    “我先讓它們翻山越嶺!”趙滿延手掌一推,在地面上推出了一輪輪褶皺,這些褶皺在光暈的照耀下迅速的隆起,隆成了嶙峋的山障,上下起伏,那些愚蠢的亡靈們也順著這種山障起伏上上下下,徒增很長的路途。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