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莫凡等人在海崖邊上等消息,卻不知靈靈和蔣少絮把那位老兵給直接帶過來了。

    “你們真得要登島的話,就帶上我。”老兵開口對唐月說道。

    “你對島上的情況都很熟悉?”唐月問道。

    “二十年前,我就是那裏的防衛隊長……我叫陳爍。”老兵說道。

    唐月仔細回想了一下,那份老名單上貌似真有這麼一個叫做陳爍的法師,是在無羽鳥馴養基地負責安全的,唐月本以爲像這種基地高層早已經逃之夭夭了,卻未想到其中的一位在這個崖塔位置守了近十年。

    “有老司機帶路,再好不過了,不然我們登島了也會跟無頭蒼蠅一樣。”莫凡說道。

    “陳爍大叔剛纔告訴我們,這種無羽鳥其實是會冬眠的,只是因爲這裏太暖和,溫度沒有達到它們冬眠的程度。”靈靈說道。

    “現在離冬季還早呢。”趙滿延道。

    “如果只是降溫的話,我應該可以做到。”穆白說道。

    “要降到多少度?”唐月問道。

    “零度,只要在零度以下,那些等級在統領級以下的無羽鳥將會全部進入深睡眠,並且會躲入到海水的較深處。在旭島的方圓五公里海域,有一大片戒備無羽鳥,它們會攻擊任何靠近旭島的生物、人類,即便是軍隊過來,在這一關就得損失一大部分人員。將溫度壓制到零度以下,這羣戒備無羽鳥便會沉睡下去。”老兵說道。

    “海洋裏的那些無羽鳥很不好對付嗎?”莫凡問了一句。

    “這羣戒備鳥數量很多,它們在有智慧的鳥王的訓練下,變成了一羣死士鳥,無所畏懼又具有毒性,最難處理的便是它們了。”老兵說道。

    “莫凡,你信我,那些東西最好讓它們睡死在海底。”趙滿延說道。

    連龜殼趙滿延都懼怕它們,莫凡當然知道它們難以對付。

    “那就這樣,穆白負責天氣,把溫度壓制到零度,我們其他人乘船入島。”莫凡說道。

    “你們得殺死那些大種鳥,不然用不了幾年,又會有一大羣死士鳥霸佔這附近的島嶼,只要大種鳥一死,那些死士無羽鳥就是一盤散沙了。”老兵說道。

    “大種鳥……這東西也是當初你們飼養出來的吧?”唐月問道。

    “是,只有我們清楚它們有多可怕。”陳爍點了點頭。

    ……

    計劃還算簡單直接,等到夜裏大概兩三點左右,夜裏最寒冷的時候,穆白負責將那一片大區域的溫度給降下去,不需要一個小時,那些海洋裏戒備着的死士無羽鳥就會睡死過去。

    島嶼上的那些無羽鳥級別會更高,指望它們也完全熟睡是不大可能的,所以他們依舊要小心翼翼的前行,找到大種鳥和鳥王的巢穴,將它們一鍋端了!

    “這個副本,不好下啊。”趙滿延輕嘆了一聲,接着道,“要是穆白這傢伙沒掌控好溫度,我們就成別人的餓了嗎外賣快送了。”

    “你們五點左右就必須離開了。”穆白開口說道。

    此時衆人已經乘着一艘船前往旭島了,船不是很大,外面是鐵皮,水底下要有個什麼東西,輕輕鬆鬆就將它撞成兩截。

    所以只要是這種小小的船,莫凡便特別沒有安全感。

    “爲什麼要五點,難不成它們還會準時起牀?”趙滿延不解的問道。

    “這裏太陽升起得早,五點過後天邊就有光了,這麼大範圍的降溫,我最極限也就保持在零度左右,可等陽關一照下來,旭島附近溫度肯定就上升了,那些在海底睡着的無羽鳥便會醒過來。”穆白說道。

    “確實是這樣,別小看陽光的熱力。”老兵陳爍點了點頭道。

    “你個渣渣,連個零度保鮮都做不久。”趙滿延罵了一句。

    “你不看看範圍有多大!”

    旭島,直接就接近十公里了,還要將周圍的海域一起算進去,要不是穆白已經到了超階,這種十幾公里範圍降溫的事情,哪裏是說完成就完成的。

    ……

    靠近了旭島,穆白便開始施法了。

    與他在同一條船上,那溫度下降得是很快很快,海面上都開始有霜氣了。

    空中飄起了無數的梅花雪,它們在穆白的掌控下如一股冷空氣襲去那般,緩慢而範圍極廣的覆蓋着海水天空而過。

    事實上,要在海洋地帶降低溫度是很困難的,比陸地上艱難得多,因爲海水永遠都會將溫度給稀釋。

    在陸地上,要讓溫度下降,只要讓空氣的溫度降低便可以了,在海洋,便是連同海水也要一起降低,海洋那麼大,又是流動的狀態,沒有足夠強大的修爲,根本不可能讓整個旭島和旭島附近的海變成零度。

    海洋的零度是不結冰的,只會在表面有一些霜,莫凡其實更希望跟穆寧雪在海洋上,她那不需要消耗魔能的領域可以至始至終凝結腳下的海水,讓一部分海水凍成陸地,那樣莫凡便根本不用懼怕海水裏的生物了。

    “有點冷了。”

    “他們應該開始冬眠,再等個十分鐘吧。”老兵陳爍說道。

    算了一下時間,等待老兵陳爍確定可以前進時,大家纔在一股冷浪的推動下往旭島進發。

    “我上次就是到這裏被攻擊的。”趙滿延大致估算了一下距離。

    “直接過!”老兵陳爍堅定的道。

    趙滿延繼續操控着浪,讓船隻前行的速度更快一些,穆白的冰系降溫始終沒有停下,爲了讓溫度覆蓋更廣,它這個移動製冷劑是需要跟着隊伍的,這樣才能夠確保他們這些入島者們周圍一大圈範圍零度安全。

    將腦袋往海水下面看,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清楚,莫凡將自己的黑暗物質滲透到海水深處,對海洋下面進行了一番探索。

    “它們都在下面,都趴在海牀上睡覺。”莫凡小聲的說道。

    數量非常多,莫凡的黑暗物質從那海牀上掃過,感覺這些無羽鳥便似某種海底下的植物,生長在海牀上,一想到趙滿延當時形容的迴旋鏢漫天飛射的畫面,莫凡心裏便有幾分發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