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整個閉門會里,爭執之聲並不算太多,顯然絕大多數判官認為血石是最有力的證據,假如連血石都不能識別黑教廷的身份,那麼他們聖裁院的罪石便同樣是荒唐之物了。請大家搜索(?a 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 c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c9b789">[email protected]</a>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所有的判官在上任之後,血都會滴于血石之上,算是烙印上自己的血印,然後所有血石都會由神官來保管,唯有在閉門會中,神官才會將每個人相應身份的罪石拿出來,然後進行有罪與無罪的投舉。

    他們堅信罪石是無法作假的,更是與每位判官的身份完全綁定,所以他們同樣相信黑教廷的血石是最能夠證明黑教廷高層身份的東西。

    至于那名女孩為什麼看上去並沒有半點撒朗的氣息,原因也都陳列出來了,忘蟲也被證實,現在只差一個,就是由那女孩自己親口承認自己是撒朗,可也因為忘蟲的存在,她自己都不知道擁有撒朗記憶與人格,這個承認就毫無意義,何況哪一個罪犯會承認自己是罪犯呢?

    ……

    終于,閉門會大門被兩名聖裁法師給打開,聖裁法師地位超然,負責聖裁處決,一旦罪名被定下,甚至擁有當場處決的權力。

    每一位聖裁法師都是超階,這才是最為可怕之處!

    包老頭在門外等候,作為上一代的神官,他地位超然卻一樣不能夠進入到閉門會中,只能夠在門外等待結果,當然他也可以憑借著自己的影響力,從十三位判官的交談中提前得知聖裁的結果。

    “我盡力了,老朋友。”雷納輕輕的嘆了口氣,拍了拍包老頭的肩膀。

    包老頭其實並不姓包,他退休之後也算是隱姓埋名,開了青天獵所,順勢姓包,他真名叫宋啟鳴。

    宋啟明又看了一眼其他幾位判官,給出的答案同樣是如此。

    宋啟明知道罪名怕是成立了。

    “稀客啊,我沒記錯的話,您老人家大概至少十年沒有理會過聖裁院任何事務了吧?”大判官杜蘭克看到了包老頭宋啟明,立刻笑著說道。

    “我跟你沒什麼好說的,你的下場會和艾森德爾一樣!”包老頭冷淡道,也不再與大判官杜蘭克多言,轉身離開了這里。

    大判官杜蘭克臉色一沉,眼楮死死的盯著包老頭。

    包老頭自然知道了結果,那麼接下去他要做的事恐怕就和祝蒙、韓寂、龐萊他們幾個一樣了。

    只是,偌大的帕特農神廟,再加上聖裁院的勢力,他們也不敢完全保證以四個人的力量保得住莫凡。

    ……

    ……

    順著山道往上走,莫凡通過了信仰殿,繞開了裁決殿,很快就抵達了通往神女峰的星河山道。

    此時,包老頭已經在星河山道這里等候了。

    “如何?”韓寂立刻上前來問道。

    若是聖裁院做出了一個比較公道的判定,那這件事就算是壓下來了,也不至于鬧得如此人心惶惶。

    韓寂還是希望這一切不要變得不可收拾。

    包老頭搖了搖腦袋道︰“大概在天黑之前就會宣布結果。”

    “莫凡,你真要見她的話,那只有這闖山一個辦法了。在沒有完全定罪之前,她都算是帕特農神廟成員,只要你闖過了星河山道,你就可以提出見她一面,雖然此時此刻帕特農絕對不會讓任何一個人靠近心夏,但這個規矩帕特農還是會遵守的。”龐萊對莫凡說道。

    莫凡點了點頭。

    帕特農的人肯定不會讓自己踏入神女峰,更不會讓自己靠近聖女殿半分,這是唯一的辦法。

    此時,包老頭走到莫凡的身旁,低聲對他說道︰“你要用自己的力量闖過去。”

    “我明白。”莫凡回應道。

    龐萊之前已經說過了,星河山道上存在著一個強大古老的壓制結界,再強的力量在這里都會被壓制。

    莫凡雖然有惡魔系的依仗,可想要闖入到聖女殿中見到心夏,唯有依靠自己的修煉來達成。

    “莫凡……”龐萊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莫凡轉過頭來看著他,等待他的交代。

    “你若失敗了,你的一身修為很可能付之東流。聖裁院已經做出判決的事情,這世上沒有幾個人可以改變,包括當年全球享有聖名的聖子文泰,他也沒有能夠逃脫有罪審判,前陣子艾森德爾,世界最強的暗影系法師,他一樣做不到。你剛剛在世界學府之爭大賽上成就了自己的名望,又獲得了神印禮贊,我們都堅信你將來一定可以超越我們,前途不可限量。我希望你能明白,你無論做什麼,都不可能改變這個結果的,我們真心的希望你能夠冷靜下來,不要白白斷送了你自己……至少,再最後的行刑上,我們會讓大議員親自出面,讓你可以見她最後一面。”龐萊終于還是把這番話說出口了。

    唐忠沒有說,那是因為唐忠了解莫凡的性格。唐忠知道心夏的事情基本上成了定數,他一樣想阻止莫凡,也希望莫凡即便再怎麼不願意接受,也寧願去相信這就是事實,心夏就是撒朗,那樣的話,莫凡就不會做出白白犧牲了自己的事情。

    可唐忠看到莫凡的反應,這番話便說不出口了。

    韓寂、祝蒙也是如此,假如莫凡不是從始至終都憑借著實力成就自己的,他們無論如何都會阻止莫凡今天的行為,闖神女峰,本就是挑釁帕特農神廟的威嚴,強抗聖裁院的判決,那也是挑戰聖裁院的權威,這兩大超乎于魔法協會的勢力,是連禁咒法師都不會去得罪的!

    莫凡看著龐萊,也看著這幾位因為這件事特意守護在自己身邊的四人。

    這樣的指控,莫凡是做夢都沒有想到的,前一刻還在想著將心夏回來,兩個人可以過得舒舒服服,無憂無慮,天降如此噩耗,讓莫凡感覺就像是一場荒唐到了極點的噩夢。

    與黑教廷為敵,讓莫凡感覺已經是一件極度困難的事情了,自己不知道他們身份,他們卻時時刻刻想要自己性命,他們藏于暗中,卷起的災難浩劫讓自己一身修為變得那麼渺小和微不足道。

    可在莫凡看來,心夏的這個指控,遠比對抗黑教廷來得可怕十倍百倍!

    被黑教廷迫害了,莫凡至少知道自己要發憤圖強,要掌握著更強大的實力,可心夏的這件事,真的讓莫凡感覺墜入到了一個夢魘之中,輾轉折磨,暗無天日!

    這種情緒下,他只明白一點。

    那就是自己無論如何都要見到她,無論如何都要在她身邊,對自己而言這是一個幾乎虧摧垮一切精神支柱的消息,可對心夏而言呢?

    小的時候,她嬌弱到像一個正常人那樣站立都很艱難,總是偷偷的流眼淚,如今面對這樣的事情,要她如何去承受!

    “如果保護不了她,再高的修為,再多的榮耀又有什麼意義?”莫凡說道。

    “可你有沒有想過……”龐萊還想說什麼。

    這時包老頭朝龐萊搖了搖頭。

    龐萊最後還是沒有說下去。

    莫凡踏上了星河山道,這條山道是唯有得到準許的人才可以進入的。

    兩個月前,莫凡倒是獲得了準許,但今天,他絕對是不速之客。

    “閣下,這里是星河山道,你若沒有許可,跨入這道門,就會立刻死無葬身之地,請你考慮清楚。”拱形石門處,一名裁決法師嚴肅無比的說道。

    “我考慮清楚了。”莫凡回應了一聲。

    龐萊比誰都清楚星河山道的凶險,一看見莫凡跨入其中,頓時臉色都變了。

    龐萊當年闖的時候,是知難而退了,可莫凡今日,卻比當初的自己更堅決,不見心夏誓不罷休,那樣的話,他這一身的魔法修為真就徹底斷送了!

    “星河山道,一名闖入者!!”

    “星河山道,一名闖入者!!!”

    “星河山道,一名闖入者!!!”

    高亢的聲音很快在整個神山之中回蕩了起來,那肅穆的古鐘敲打出了震耳的聲音,也不知多少個年頭沒有響起過了,听上去那麼沉重!

    星河山道有深青色的混沌之光在交織,無論從神山哪個地方望來,都可以見到這種不尋常的能量在搖曳。

    正如龐萊所說的,闖入者一踏入拱門內,壓制結界便會開啟,一下子籠罩住了整個長長的寬闊的山道,就連頭頂上空都被直接封死,莫凡感覺自己像是站在一個混沌隧道里,周圍什麼都看不清,唯有順著坡度望見四尊充滿殺氣的雕塑,分別佇立在不同的山道梯次。

    莫凡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力量被壓制,但壓制得程度不算他太強,應該可以施展出自己本身的全部實力。

    可龐萊已經明確的說過了,在這星河山道中沒有保存住近乎超階的本領,根本沒有通過的可能。

    有人闖山,這個消息立刻轟動了整座神山,就連信仰殿的信徒們都听到了,並且又以極快的速度傳遍了整個雅典衛城……

    像是一個古老的禁忌,當有勇者去打破的時候,便足夠引人注目!

    ——————————

    (這幾天練車考試,真的很疲憊不堪,沒有向大家請假,已經是很不容易了,大家就暫且原諒下我只能夠半夜更新的這個問題吧。今天考完了,我盡量慢慢的調整過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