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起初莫凡以爲只有這麼一道,是衝着自己這裏泄落與暴降下來的,可隨後它看到了讓自己整個人爲之一顫的畫面。

    白色的瀑洪,本就如天上的大江湍流忽然到了懸崖猛的墜下,而這種白色瀑洪竟然一道接着一道,頃刻間掛滿了整個半熹微的天空,似將整個旭島都澆灌進去了!

    莫凡和旭島相比,連裏面最小隻的椰樹都不如,這九九雲河的直下飛衝還是以莫凡所在的位置爲主要洗禮地點,讓莫凡連逃跑躲避的念頭都被衝散了,只能夠瞪大那雙眼睛,任憑夜雲端上的瀑洪沖刷下來!

    這種瀑洪的打落,完全不遜色於一個天兵神將拳垂大地,莫凡還妄想通過這些瀑洪錯落不一來找到一點點安寧位置,誰知大椰林的這片山嶺轉瞬間被灌溉,被淹沒!

    莫凡一身霸道的火焰再一次被熄了,非常勉爲其難的躲避最強烈的衝擊區域,最後還是被拍起的狂浪與水花給拍入到了翻滾下山的衝擊暴洪中。

    白色洪瀑持續了很長的時間,水流甚至險些填滿了附近的一些山谷,連那馴養基地都徹底的泡在了這些洪潮當中。

    “這傢伙還能再變態一點嗎,要把整個島給淹了嗎??”趙滿延逃到了比較遠的地方,心有餘悸的看着汪洋似的水從自己下方轟隆而過。

    天瀑這個技能,趙滿延也會,可他的天瀑和人家鳥王邪星的比起來,簡直是小水龍頭擰開與水庫堤壩開閘放水一般的差距,他覺得自己現在說得這些話可能不一定會變成遺言,倒是莫凡他那一番挑釁人家蝠鱝邪鳥王的語句成爲他留在這個世界上最後幾句話的可能性比較大。

    “你們有看到莫凡被衝到哪裏嗎?”蔣少絮急急忙忙問道。

    “他好像滾到山谷下面去了。”靈靈毫不關心的語氣說道。

    “跟唐月老師說一下,讓她去山谷下面撈屍,我們乘着天沒亮趕緊打道回府吧。”趙滿延說道。圖騰沒有找到,反而被這些特異的生物給搞得小命堪憂,趙滿延覺得人有的時候也不能那麼犟,不就是一個超階修爲嗎,這次不成功還有別的途徑和機會,沒有必要和這些不是很友善的鳥們太過較真。

    “說要來這裏的是你,要走得又是你,你這人能不能有點骨頭?”蔣少絮鄙夷的對趙滿延說道。

    “莫凡那傢伙是屬蟑螂的,他肯定不會有事,但不知道他被這麼一衝,還能不能和鳥王邪星打下去。”靈靈說道。

    “我覺得還是需要給邪星來一次心靈陣網,這樣做也可以一定程度上削弱他的實力,不然那位小兄弟不可能戰勝得了它。”陳爍老兵說道。

    “現在馴養基地……哦,哦,馴養基地從潮水中冒出來了,十年前的建築還蠻結實的嗎,這麼強大的水系魔法都沒有把它摧垮。”趙滿延說道。

    馴養基地算是建在一個有坡度的位置,隨着那些洪潮往山谷、地勢更低的山巒中流淌,這些建築物慢慢的露了出來,裏面的那些設備都是經過嚴密保護的,陳爍知道它們並不會受損。

    “那乘着穆白和唐月老師還頂得住,我們趕緊給蝠鱝邪鳥王再來一次電擊療程!”趙滿延說道。

    趙滿延、靈靈、蔣少絮、陳爍四人又快速的回到了馴養基地那裏,那些水流都是魔法造成的,所以褪去得也非常快,也很容易就會消失。

    他們正要再運轉這心靈網陣設備時,忽的基地的通道間處出現了一些腳步聲,他們踩在水上,發出很清晰的聲音。

    蔣少絮立刻警惕的往那裏望去,趙滿延更是一驚!

    鬧鬼了嗎,這十年前的馴養基地裏怎麼會有別人的腳步聲,唐月和穆白兩個人明明一個人負責一半邊的鈷藍蝠鱝邪鳥,他們的魔法光輝還在外面持續閃耀,沒可能回到這馴養基地裏來。

    “什麼人!”蔣少絮冷冷的質問道,臉上露出了警惕之色。

    腳步聲很近了,很快通道間那裏走出了一些人來,他們雖然衣着不完全相同,卻都有一個明顯能夠識別身份的標誌。

    爲首的是一名魁梧大衣男子,他目光從幾人那裏掃過,臉上的嚴肅與冷酷像是面具那般扣着,道:“我是南熙山審判會審判長-朱杞!”

    事實上,蔣少絮已經知道了他們的身份,因爲在這個自稱是審判長的人背後,還有兩個他們已經見過的人,分別是朱閔和黎東,其他人也都有南熙山審判會的標誌。

    “原來是審判會的人,那真是太好了,我們現在正需要你們的幫助。”陳爍老兵頓時大喜。

    在陳爍看來,莫凡那邊是有些不行了,那麼擊敗蝠鱝邪鳥王的任務就可以讓這位審判長來接手,作爲南熙山審判會的最高職權人,他的實力絕對不會遜色於一些魔法師議員。

    “你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這旭島是可以隨便闖的嗎,若是激怒了這些怪物,它們開始攻擊附近的城鎮,造成的損失與傷亡,你們幾個負責得起嗎!”朱杞冷哼一聲,對在場的人帶着極度不滿。

    “這個,我們也不過是想解決這個隱患。”陳爍老兵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副審判長呢?”朱杞質問道。

    “她在南面的山頭。”

    “這裏除了你們還有其他人嗎?”朱杞再問道。

    “審判長,北面的山上好像還有一位魔法師。”黎東說道。

    “應該是那個叫做莫凡的傢伙。”朱閔說道。

    審判長朱杞目光望南面的山那裏望去,似乎在找尋唐月的身影。

    過了一會,他忽然開口問道:“天亮了嗎?”

    “天亮了。”一名審判使回答道。

    “恩,我去把唐月喚回來,你們幾個去把北面那個魔法師給弄回來,至於你們幾個,就老老實實的待在這裏,我這人最討厭的就是給我添麻煩,你們已經做了,再有第二次,我不會那麼客氣……”審判長朱杞面無表情的說道。

    ……

    (補上一章,還欠三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