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濃稠的鮮血還在不停的往外涌,看着鳥王邪星一點一點的沉落到海洋的底部,看着冰冷的黑暗一點一點的吞噬着它的身軀,莫凡心裏也跟被灌入了海水的苦鹹味一樣,難受至極。

    到頭來,還是自己贏了,可鳥王邪星明知道這樣做會把自己的內臟與骨頭給扯斷,卻還是義無反顧,它真正痛恨的根本就不是自己這個前來挑釁它君主之威的人類魔法師,而是這根鎖着它尊嚴鎖着它無垠天空浩瀚海洋的礫鎖鏈,這根鎖鏈,似箏線,似魚線,更是一個範圍只有方圓三百多米的囚籠。

    莫凡有些後悔了,後悔使用雙重重力,賦予了鳥王邪星這樣一個玩命的速度,鎖鏈是斷了,它的命線也斷了,飄沉到海洋底部的這個過程就是它生命的最後時刻。

    看着濃稠的血,莫凡心裏難受至極,他不是治癒系法師,對鳥王邪星這種生命瘋狂流逝根本無能爲力,它慢慢的跟着鳥王邪星往島下海洋沉去,穿透過更濃的黑暗,海洋的底部也漸漸出現了……

    本應該是一層海沙海泥,或者是堅硬凹凸不平的海巖,但莫凡看到的確更像是……更像是一具巨大到如一個海底生物小王國的骸骨!

    莫凡的黑暗視野也非常有限,若不是前方有一塊類似於獸骨的物體沉在自己前下方,莫凡都覺得這旭島海底不過是比較嶙峋古怪、猙獰可怕一些罷了,可當他完全沉入這裏時,完全就是置身於一頭趴在海洋底部的巨型海獸身體裏,其骨成爲了這一大片海牀,其脊骨通向上方,竟然正是支撐着這座旭島的那些巖柱!

    獸骨撐起的海島,沉下來的時候,這些脊骨長滿了海苔,莫凡這才認爲是海洋巖柱,可到了這下面莫凡見識到真面目後,整個人思緒便混亂起來了!

    這獸究竟是什麼,如此如此的巨大,宛如回到了上古那個無法解釋的世界。

    “唲~~~~”

    鳥王邪星的叫聲確實如海豚,此刻也似海豚那般溫柔微弱,莫凡被眼前海底場景震撼到了,聽到鳥王邪星的叫聲這纔回過神來。

    “這些你先用着,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續住你的命,總比死了強。”莫凡急急忙忙的從自己空間手鐲中取出了所有心夏爲自己準備的療傷聖藥,也不管這些藥物是什麼功能,如水一樣往鳥王邪星的嘴裏灌,外敷的更是倒桶那樣倒着。

    “唲~”鳥王邪星那雙極星寒眸注視着莫凡,此刻它眼裏沒有敵意也沒有了戰意,甚至還帶着幾分感激。

    這場戰鬥,至少是讓它徹底擺脫了鎖鏈,二十年來它終於可以抵達鎖鏈之外的區域,可以靜靜的臥在這海父之骨上,心從未有過的安寧與平靜。

    “你沒有做過別人的契約獸對吧?”

    “你一直被鎖在島上,被那些人作爲馴養的突破口,你就出生在這裏……你想沉眠在這裏?”

    莫凡不懂妖魔的語言,可君主級這樣的生物,它們本就有智慧,很多東西只要通過它們的眼神,通過它們垂死前表現出的情緒,便可以猜測得到。

    陳爍果然是在說謊,這個狗日的老兵,十有**就是當初在這裏搞這種殘忍馴化的管理層人員之一,對這裏執念未消!

    “你別再說話了,吊住這口氣,我把你送上去,讓穆白將你冰封住,然後我再會找辦法把你治好。”莫凡對鳥王邪星說道,“哦,你沒說話……總之別那麼輕易放棄你自己啊,世界那麼大,你總有很多地方想去看看的。”

    “哦哦,你放心,你放心,我絕不會是楊永信,用那種心靈方式來馴化你,也不會要求你做我的契約獸,我這人類一直都是很民主自由講妖義的,治好你後,只要你不組織你的蝠鱝邪鳥軍團來對付我們人類,你們想去哪就去哪,我不會強求的,不信你可以問問我的小炎姬,小阿帕絲,我從沒有對她們用過武力,她們都是心甘情願……”莫凡感覺鳥王邪星快死了,心中更慌,急急忙忙鼓舞它。

    只不過,在莫凡說這些話的時候,第二契約那邊瘋狂的傳來抗議之聲,那邊的阿帕絲就表示:你莫凡別鬼扯蛋!

    離阿帕絲距離那麼遠,阿帕絲的抗議之聲信號不是很好,莫凡不怎麼聽得見,他繼續寬慰鳥王邪星,並保證它能夠健健康康的重回藍天以及海洋……

    莫凡在鳥王邪星旁邊不停的用藥物,說實話莫凡現在恨不得會一個全球空間召喚術,把心夏直接空間傳送到自己的面前,那樣的話這頭鳥王邪星就有救了,可他沒這個能力,只能夠以那些藥物做代替。

    這些藥物強歸強,終究藥效過於緩慢,生命的沙漏就已經只剩下薄薄的那麼一層沙……

    “啃啃啃啃啃~~~~~~~~~~~~~~~~~~~”

    莫凡聽到了許多聲音,目光望周圍望去的時候,發現有大量的鈷藍色光點在附近黑漆漆的海域,並且正密密麻麻的往這裏聚集過來,沒多久層層疊疊的扁平狀菱形翼影便浮現在周圍。

    “你看看,你的子民們都睡醒了,它們都非常關心你,就算是爲了它們你也要堅強的活下……”莫凡對鳥王邪星說道,只是話還沒有說完,一股股強烈至極的殺意便如另外一股冷流涌了過來,讓莫凡不由的顫慄起來。

    鳥王邪星那雙微弱的眼睛勉爲其難的明亮起來,消沉下去的氣勢非常勉強的涌起,警惕而憤怒的盯着那些涌過來的蝠鱝邪鳥和鈷藍蝠鱝邪鳥。

    莫凡呆住了。

    起初他以爲這些蝠鱝邪鳥軍團們是來給它們的鳥王送別送悼的,可它們一個個沒有半點悲鳴悲傷,反而虎視眈眈,更帶着幾分狂熱與貪婪,好像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這種狂熱與貪婪不是針對莫凡這個人類,而是鳥王邪星!!

    “狗雜種,你們這羣狗雜種!!”莫凡勃然大怒。

    鳥王邪星垂死,它們竟然想要分食,鳥王寧死不奴,這些衍生出來的種羣,卻落井下石反噬其主,最卑劣的種族也很少會這樣丟棄種族底線!

    馴化、繁殖……這個基地……

    鳥王邪星錚錚傲骨,被那些人強迫繁衍出來的這些東西卻是不折不扣的白眼雜種,果然這個實驗馴養基地從一開始就是畸形的,連鳥王最高貴的血統與精神也傳承得畸形無比!!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