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一轉頭,想要看清山頂上那個人的模樣,但從凹凸起伏的山巒到綠色一片的叢林再到自己所處的這片寬闊的淺灘,一大片剔透的晶芒與亮麗的銀白雪色鋪蓋了莫凡的所有視線,就好像天空中的白色雲團兀然間降臨到了大地、山林之中,並且被大地的極冷迅速的凝成了雲空之冰、天晶地界!

    以晨光驅逐黑夜的速度,這雲冰晶界並非是改變,而是在統治,讓一個原本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冰雲天晶那樣的國度給降臨到這裏,接管這裏,纔好擁戴着那位雪神冰姬的到來……

    蝠鱝邪鳥大軍正似來自黑暗深海下的黑雲海嘯,昏天暗海,雲冰晶界卻是完全的純淨、聖白,兩股同樣磅礴的能量正好在莫凡與鳥王邪星所在的位置上相撞想殺,黑白界限分明!

    莫凡沒有多想,以影之力承載着重傷的鳥王邪星逃離這片可怕的地帶,那個施展該魔法的人顯然是爲莫凡留了一條逃生道,莫凡急忙逃向叢林的方向。

    “啃啃啃啃!!!!!!”

    蝠鱝邪鳥們依舊發出那種沉悶促急的敲擊聲音,在最前潮的死士無羽鳥們一觸碰到冰雲雪晶的世界邊緣,便立刻變成了一隻只冰之雕像,通過飛翔的慣性撞擊在了堅硬的淺灘冰層上,摔得粉碎!

    邪鳥們兇殘狂野,可撞入到冰雲晶界裏便跟撞入到一幅寂靜又暗藏殺機的白雪畫卷裏,在這幅畫卷的世界裏,是不允許嘈雜,更不允許這些生物如此放肆的飛翔,隨着冰雲晶界再擴到蝠鱝邪鳥大軍的狂嘯中,更多的蝠鱝邪鳥被統治,被靜止,被變成冰晶碎片灑開,鋪得到處都是……

    “超階冰系!!”逃到了叢林處的莫凡回過頭,看着這副冰晶畫軸還在朝着海洋的區域鋪展開,看到那些死士無羽鳥成排成列的凍結粉碎,心中更是波瀾不已。

    超階就是超階,和自己那些僞超階魔法比起來真得要強勢太多了,尤其是在這種戰鬥環境下,一個超階魔法帶來的毀滅是難以估計的,那些蝠鱝邪鳥大軍本以爲莫凡與邪星窮途末路,所以才這樣一涌而上,正好被這一個及時的冰系超階來了個一網打盡!

    很多時候,低級妖魔也是有着一些危險嗅覺的,超階魔法在鑄造星宮的過程便足以讓空間產生一種顫鳴,這種時候在遠處的妖魔便會下意識的逃開,近處的妖魔也會本能的分散,超階魔法覆蓋再廣,往往會比預期的效果要差那麼一些……

    可這一次截然不同,所有的蝠鱝邪鳥都想要吃到第一口肉,數量這麼龐大,鳥王邪星還不夠它們一人一口的,衝在最前面纔有肉吃,纔有血喝,於是才組成了莫凡剛纔所看到的黑雲翻滾似的烏壓壓畫面,等到冰雲晶界降臨,它們要轉頭逃走已經來不及了,身後還有很多蝠鱝邪鳥在擁擠着它們!

    所以在淺灘與海洋連接的地方,可以看到嚇得魂飛魄散的蝠鱝邪鳥利用它們高超的飛行技巧轉身逃走,卻一頭撞在了身後那些還不知道狀況的蝠鱝邪鳥的身上,簡直就是鳥羣的連環車禍,其中還有不少是死在了它們自己的同伴尖銳的前頜下和鋒翼上,屍體都沒有落在地面上就馬上被凝結成了冰,摔在地上如晶瑩玻璃雕清脆成奏!

    冰雲晶界將這旭島東面的半灘給變成了冬日極寒季節,延展出去的一大片海域都沒有能夠倖免,等到一切徹底寂靜了之後,莫凡都被這畫面給震撼了。

    山頂上,那個身上還有一個冰霧之影的男子站在那裏,雪姬形成的虛冰輪廓在緩緩散去,莫凡順着那遺留下來的冰山冰林,扛着鳥王邪星來到了山頂上。

    “你再來遲一點,你們要爲我收屍就只能夠從那些鳥的糞便裏搜了。”莫凡喘了一口粗氣道。

    “出了點狀況。”穆白瞥了一眼受重傷的鳥王邪星,臉上露出了幾分疑惑。

    “我想我找到老趙需要的海獸圖騰了,不過現在那些蝠鱝邪鳥開始反叛,變得非常瘋狂,我中了毒,有些招架不住,你這超階冰系魔法可以啊,救了老子一命。”莫凡說道。

    “是跟趙滿延一樣的毒?”穆白問道。

    穆白清楚莫凡的實力,正常情況下即便不敵那麼多蝠鱝邪鳥,也不至於像剛纔那麼狼狽,想來是落海之後力量受到極大限制,受傷中毒了。

    “是,你那種解毒蠶還有嗎?”莫凡感覺自己頭昏眼花得更嚴重了。

    “把這個喝下去……你中毒比趙滿延嚴重多了,沒昏迷已經說明你體質有些異於常人了。”穆白看着莫凡身上的傷與毒蔓說道。

    “你有解毒劑,怎麼之前不直接拿出來?”莫凡瞪了瞪眼。

    莫凡都做好讓那種解毒蠶鑽入自己傷口裏,將毒素給吸走,再通過蹲坑將它們給排出來了的心裏準備了,誰知道穆白還有一種更爲簡單文明的解毒方法。

    “那個時候不是沒發生什麼緊急事情嗎,這種解毒劑能省一瓶是一瓶。”穆白輕描淡寫的說道,絲毫沒有因爲趙滿延之前在廁所裏鬼哭狼嚎而感到負罪感。

    “……”莫凡無言以對。

    ……

    蝠鱝邪鳥大軍這次沒有再追了,穆白的超階冰系魔法讓它們損失慘重,不做一些整合的話,就是一羣驚弓之鳥,趁着這個機會,莫凡、穆白帶着鳥王邪星立刻躲入到了山嶺之中。

    穆白倒是找到了一個不錯的藏身之所,他正好幫莫凡處理一下傷口,莫凡卻讓它先把鳥王邪星腹部給凍結。

    穆白看了一下鳥王邪星,確實這頭鳥王邪星更具生命危險,便將它徹底冰封了起來。

    被冰封的鳥王邪星似乎還有意識,它的眼睛穿過透明的冰封之晶注視着莫凡。

    “你先躲在裏面,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們。”莫凡對鳥王邪星說道。

    “還好是君主級的,換作是別的生物,生命力可沒有這麼強大。”穆白說道。

    內臟全碎,腹部被破開,這種情況下還能夠活着也算是奇蹟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