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神山禁制威力相當可怕,我等不敢靠近,殿主您看……”一名聖裁法師開口于說道。

    海隆對神山的禁制當然是最了解的,神山禁制是一片區域,並非是一片薄薄的結界層,此刻圖騰玄蛇已經進入到了禁制區域里,並且將禁制給沖擊得有些紊亂,實力弱一些的法師靠近過去,馬上就會變成灰燼的。

    “包圍起來,就算它能夠沖開結界,也一定是奄奄一息的,到時候我們再解除禁制,到山下將他們給緝拿!”海隆開口說道。

    副殿主肖申也很快調遣了更多的裁決法師過來,他們迅速的將這片禁制地帶給圍了起來。

    所有的魔法打在禁制上面都會消失,此刻他們並不著急著攻擊,正好圖騰玄蛇的力量實在太過強大,讓神山禁制重創它幾分,他們這些人才好制服這條妖蛇!

    圖騰玄蛇知道撞開禁制是離開神山的唯一出入,它的尾部血肉模糊之後,便改用身軀的中段部位繼續撞擊著禁制……

    禁制之力亂舞,有些波及到了其他的山頭,就看見那些山上的植物直接化為了灰燼,變成了光禿禿的一片。

    ……

    峰台位置,絕大多數人都還逗留在那里,他們其中不少只是來參加葬禮的,並不會多管閑事,更不會卷入到這場驚心駭俗的戰斗中來。

    不過,圖騰生物的實力依舊讓很多法師們感到震驚,帕特農神廟如此武裝力量竟然也無法阻攔得住這頭摩天之蛇,這妖蛇恐怕已經代表著世界最強生物梯次了吧,超階法師在它面前都顯得渺小而不堪一擊!

    “殿……殿母……大事不妙!!”一位女賢者匆匆忙忙的從神女殿的方向駕著一頭鹿獸飛奔過來。

    鹿獸停在了殿母的面前,殿母見此女這般慌張,立刻皺起眉頭喝斥道︰“還嫌現在不夠亂的嗎,有什麼事等他們降服了那頭妖蛇再說!”

    “是遺體……是伊之紗的遺體,被……被……”這位女賢者有些說不出口,整張臉不滿了驚恐之色。

    “說!”殿母冷冷的道。

    “被大卸成八塊!!”女賢者終于吐出了這句話來。

    殿母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她抬起目光,眼中透著幾分殺意。

    那位女賢者嚇得連連後退。

    “你去看看,不要聲張!”殿母漠然的對身旁的一位貼身女侍說道。

    這位女侍點了點頭,立刻乘上了那頭鹿獸,跟著那位前來報信的女賢者朝著神女殿飛奔而去。

    神女殿在最高的山峰上,稱作鹿獸的話,來回其實並不用太長的時間,圖騰玄蛇被困在神山禁制之中,短時間內無法逃離,但殿母卻隱隱感覺此事很可能沒有那麼簡單。

    沒多久不,鹿獸就帶著那位貼身女侍回來了,貼身女侍在殿母耳邊低聲說著。

    可就在這個時候,不知是從哪里傳出來的一陣騷動,噩聞一下子傳遍了整個峰台!!

    “你說什麼,伊之紗遺體被人大卸八塊???”

    “荒謬!!荒謬!!!”

    “你們這些騎士是酒囊飯袋嗎,怎麼會讓這樣的異徒闖入到神女殿中!!!”

    “是誰干得,是誰!!”

    消息傳得極快,連宋啟明這邊都知道了,他與判官雷納站在一起,雷納看著宋啟明,宋啟明也看著判官雷納,紛紛從對方的眼中讀出了駭然之色!!

    伊之紗,那可是上一代神女啊,她的遺體完好的保存在神女殿的後殿之中,唯有等到新的神女接任了,她的遺體才會火化歸天。

    神女峰已經是整個帕特農神廟最戒備森嚴的地方了,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讓賊人潛入,上一代神女的遺體被卸成八塊,這才是對整個帕特農神廟最赤|裸|裸的襲擊啊!

    “是一位見習女侍,聖女安德的人,她似乎知道自己逃不掉了,于是服毒自盡在了神女遺體旁。”那位女賢者對殿母說道。

    此刻,殿母、大賢者、其他幾位殿主怒火一下子竄到了頂端!!

    今天恐怕是帕特農神廟最恥辱了一日,有人在眾目睽睽下劫走了殺死聖女的罪人不說,竟然更有惡徒乘亂,如此褻瀆上一代神女,簡直罪無可赦!!!

    “背後到底是誰指使的!!”殿母震怒,頓時整個峰台一片寂然。

    那可是上一代神女啊,這令人發指的事情背後一定藏著更巨大的陰謀,和一個完全沒有將帕特農神廟放在眼里的勢力!!

    這等同于是在向整個帕特農神廟宣戰!!!

    莫凡今日的舉動,已經是膽大包天,肆意妄為了,誰能想到還有更加歹毒發指的,這般無視他們帕特農神廟之威!!!

    “一直听聞帕特農神廟最強大的神跡便是偉大的復活術,于是我倒想試一試,看看一個被大卸八塊的人,是不是還有可能復甦過來!”就在此時,一個聲音慢悠悠的飄了出來,話音直指殿母。

    殿母微微一怔,有些不敢相信的將目光轉向了一位坐在賓客席位上,看上去根本不那麼起眼的女子身上!

    這名婦人穿著非常典雅白素的禮服,參加這份葬禮也算是格外的得體,她慢慢的從那群慌亂的人群中站了起來,整個人從身體里散發出來的凜然邪性與周圍的人格格不入!

    她帶著大大的遮陽帽,一襲紅色的蕾絲網罩住了整張臉龐和頸部,最多只能夠看到她五官的大致輪廓,無法看清她真實的面目……

    她宛如一位沒有溫度的女幽靈,渾身都散發著一種沒有生氣的感覺,偏偏她的姿態與形體又與絕大多數美|婦那般!

    殿母帕米詩注視著這個膽敢在帕特農神廟里說出這樣一番話的人,胸脯劇烈的起伏了起來!

    “康蒂,你這是在做什麼??”

    “你是瘋了嗎!!”

    很多人認出了此女來,正是海洋聯盟的康蒂,一名在海岸線聯盟中頗有威望的女高層,誰能想到康蒂會對帕特農神廟有這樣的深仇大恨,竟然派人將伊之紗的遺體給大卸八塊,甚至還說出那樣一番震撼至極的話來!!

    康蒂朦朧在蕾絲中的臉上露出了一個肆意如狂的笑容,她完全不理會周圍人的指責,僅僅是朝著那葬禮架的位置上走去。

    很快,她就站在了一個大家都能夠看得見她的地方,手指朝著判官雷納那里輕輕一點。

    判官雷納根本不知發生了什麼,忽然間口中噴出了一大竄黑色的血水來,那血水噴得有半米多高,看得其他人都嚇得紛紛讓開。

    一旁的宋啟明也愣住了,剛才還好好的雷納,怎麼就噴出了黑血來!!

    而且這黑血……

    靈靈在每次完成懸賞之後,都會把一些物件交到宋啟明這里,其中在崇明島上的那種極其特殊的黑敗血毒素,宋啟明也有研究一番!

    此時看到雷納所吐出來的黑血夾雜著那種那黑血之毒的氣味,整個人都呆住了!

    這種可怕之毒,不正是黑教廷的專利嗎,而且那個使用這種毒的藍衣執事芳少儷,可正是撒朗的學生啊!!

    “雷納,你快用一切護住你的心髒,毒素循環到你的心髒,你就必死無疑了!!”宋啟明急忙對身旁的判官雷納說道。

    雷納仍舊在狂吐血液,他的右手死死的抓著宋啟明,然後指著那個戴著遮掩之帽的女人,想要說話,卻始終吐不出半句來……

    毒素侵蝕的速度相當之快,守護在雷納旁邊的聖裁法師一下子怒火中燒,快步沖到了裝神弄鬼的女子面前!

    “你不想你的判官變成一具干尸的話,就滾出我的視線!”康蒂話語冰冷,更帶著不容抗拒的命令。

    那名聖裁法師被這股氣勢給怔住了,他回頭看了一眼判官雷納,發現雷納暫且通過自己的修為吊住了性命,可隨時都會死去的樣子!!

    這個變故來得太過突然,讓其他幾位判官都呆滯住了。

    很快,另外幾名判官的嘴角也溢出了黑色的血來,他們雖然沒有像雷納那樣直接噴出,狀況也不至于那麼嚴重,可幾位帕特農神廟的女賢者出手,竟然都無法解除他們身上的毒素,毒素還在擴散,一時間整個峰台陷入到了一片恐慌之中!!

    “你……你不是康蒂,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對判官種下此種血毒!!!”聖裁法師波力狠狠的質問道,眼中更充滿了殺意。

    “我?”女子勾起了一個對這整個峰台的人們充滿了厭惡的蔑笑,用一種諷刺的口吻道,“我就是——撒朗!”

    此話一出,頓時整個峰台都炸開了!!!

    撒朗??

    她是撒朗!!

    黑教廷紅衣主教,當今最可怕的黑教廷首腦之一,掀起博城災難,更卷起古都浩劫的罪惡滔滔之人!!

    可是,撒朗不是那個正被圖騰玄蛇救走,要沖出神山禁制的女孩葉心夏嗎,為什麼還有一個撒朗會出現在這神山之中,出現在眾目睽睽下!!!!

    我就是撒朗……

    這短短的一句言語,卻在多少高強的法師,在權威的帕特農神廟成員心中掀起了千層巨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