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凡雪山南山,莫凡在漂亮的木屋子裏走來走去,一副閒在那裏不知道該幹嘛的樣子。

    當他看到俞師師從不遠處的小倉中走出來的時候,馬上想起了什麼的他急忙問道:“俞師師,你這裏怎麼連一個充電的插座都沒有,過得跟原始人有什麼區別啊,去讓凡雪新城那邊的人拉條電纜上來,弄點路燈、電視、電腦、wifi什麼的,纔想是人過的日子。”

    “我的靈蛾們不喜歡這些,何況我又沒打算讓你們這些浮躁的人留宿,爲什麼要弄這些沒有意義的東西……哦,我的幾隻靈蛾剛從凡雪山莊那裏過來,好像有人要將一份信函親自交到你手上,挺緊急的樣子。”俞師師說道。

    “你讓你的靈蛾把信函叼過來吧,我很累了,不太想動。”莫凡說道。

    先和蝠鱝邪鳥打,再和鳥王邪星打,緊接着又跟審判長打,再強行闖出旭島,莫凡已經快累成傻逼了,哪裏都不想去,就像癱在這裏做一個廢人。

    “你們這次又去哪裏了?”俞師師問道。

    “唉,說來話長了,你想聽的話,幫我捶捶腿……”莫凡說道。

    “你愛說不說!”俞師師沒好氣的道。

    “我們到了旭島,找到了另一個圖騰。”莫凡說道。

    將旭島的經歷大致給俞師師說了一遍,主要是跟俞師師提那個在海洋下的大骸骨,也不知道這大骸骨和小月蛾凰有什麼特殊的聯繫。

    俞師師對圖騰的事情還是很感興趣的,但她確實不知道什麼海洋骸骨。

    “其他人呢,他們怎麼沒有跟你回來?”俞師師問道。

    “靈靈和我說過了,她有辦法處理那些蝠鱝邪鳥,讓我管好這頭鳥王邪星就好了,她做事情我還是放心的。”莫凡說道。

    正說着話,有七八頭小靈蛾正好從東面的方向飛了過來,它們像小型的飛行搬運工,正非常勤快的攜着一封大大的鑲金邊的信函飄了過來,然後非常優雅輕柔的把信函放到莫凡的面前。

    完成了這些後,小靈蛾們又開心的飛了起來,落到了莫凡肩膀上和腦袋上,一副要跟着莫凡一起讀信函的樣子。

    “你看一眼吧,估計確實是有要緊的事情。”俞師師說道。

    莫凡拆開了信函,發現發信人是文霞,裏面有一封特殊材質的邀請函,上面寫着一些重要的時間和日期。

    俞師師也在一旁看,她讀完之後有些訝異的道:“這怎麼還需要你的同意?”

    “這個也說來話長了,你要是幫我捶捶腿,順便跳段豔舞,我就告訴你。”莫凡說道。

    “你怎麼不去死呢?”俞師師罵道。

    “新都那邊的軍方希望我擔任那裏的議員,我沒太大的興趣,所以他們保留了我的名額。大城市會議,我有兩票權,一票是名譽議員的票,一票是榮譽守護者,按照之前的慣例,我不參加的話,我兩票都算做棄權,但好像這次是關係到新元素之都的大選舉,我的兩票不能棄權,需要我親自參加……這件事我怕是推脫不掉了,而且我還指望着他們給我們凡雪新城建高級海堤呢,我得跑一趟,邪星就先放在你這裏養傷,望歸鎮那邊,你幫我去把柳茹叫醒,讓她去一趟望歸鎮吧。”莫凡對俞師師說道。

    “我又不是你的僕人,你叫我做這做那的!”俞師師沒好氣的說道。

    “你要這樣傲嬌,這座山我就收稅了啊,不知道多少人指望着把山開發出來做旅遊聖地呢,參觀這些小飛蛾,還有會飛的大胸蛾女。”莫凡沒客氣的說道。

    “你敢!!”俞師師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

    莫凡滿臉不情願的爬了起來,都還沒有喘上幾口氣,又要翻山越嶺,真是蛋疼。

    “對了,幫我把那個黎東再叫過來,他的召喚獸蠻舒服的,正好再送我去矴城一趟……記得叫醒柳茹啊,她再沉睡下去,我們這些人孩子都要叫她小妹妹了。”莫凡說道。

    ……

    ……

    巖山矴城

    就如同古代,剛剛攻打下的一個重要的城池,很快便會有重兵把守,也很快就會有不斷的資源往這座城市這裏輸送,巖山矴城便是如此,隨着安全結界的成功建立,這座新的元素之都也將漸漸成爲整個中部的一個焦點之城,從最初的一片破敗和一片蕭條,到現在已經截然不同了,層層高樓矗立在那些梯城山中,道路穿梭在不同的高度層級,遠遠望去依舊宏偉巍峨!

    在原來的大鐘樓石堡的位置,現在已經徹底重建,並以鋒利寶劍的形狀來塑造整個石堡,改名爲巖之劍閣。

    巖之劍閣將防禦要塞與劍指高樓結合爲一體,很快就成爲了矴城標誌性的建築物了,劍之大廈一共有三座,分別都高聳入雲,氣勢磅礴。

    選舉會議便是在最中央的劍之大廈中進行,此刻劍之大廈望山天台處,一名身穿着淺灰色長亞麻衣的男子站在那裏,雙手撐在欄杆上,身體微微向前。

    “看到沒有,那裏就是暗窟,裏面有着整個大陸最豐碩的巖之寶藏,掌握了這裏,無異於掌握了沿海的防線命脈!”楠議員一頭褐色的枯捲髮,臉卻看上去跟青年差不多,只是嚴重餘角紋出賣了他的年齡。

    “確實,這裏競爭難度比那些基地城市小,但卻控制着未來。”矴城新任的女副市長丹詠說道。

    “丹副市長,以後我們可就要多多合作了啊。”楠議員笑着說道。

    “你可已經欠了我一個大人情,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像我這樣真誠的去幫你這樣的合夥人去請動軍方的。”丹詠笑着說道。

    “朱杞那傢伙,辦事就是不讓人放心,選舉馬上就要開始了,我總不能讓意外發生……”楠議員說道。

    “那邊傳來消息,說那羣蝠鱝邪鳥已經基本解決了。”丹詠說道。

    “解決了?這麼快嗎!”楠議員有些詫異道,從朱杞那邊得來的彙報可不是那麼簡單啊。

    “好像是有人支了一個妙招,將那羣蝠鱝邪鳥給統統麻醉了。”丹詠道。

    “哦,哦,哦,麻醉了……”楠議員聽到這句話,眼珠子不由的轉了起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