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骸旯的身體已經黑血淋灕,可以看到它的身軀上已經有很多黑色的死掉的蟲子從上面掉落下來,一旦有這些蟲子死亡跌落,就意味著骸旯的生命正在流逝一分。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骸旯的生命是由無數種蟲子組成的,之前那些不死蟲的大量死亡已經是一次巨大的創傷了,現在身體內部又被莫凡狠狠的撕開,傷勢更隨著與莫凡之間的搏殺在不斷的擴大。

    黑暗骸旯盯著莫凡,這家伙忽然轉身朝著心夏的位置沖了過去,並且在它奔跑的方向上出現了黑色的池子,正是它之前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的那個黑暗通道。

    骸旯顯然意識到與這個惡魔這樣廝殺下去毫無意義,倒不如趕緊抓住自己的貢品潛入到黑暗地獄里,一旦那家伙追來,到了黑暗地獄里,骸旯的實力還要增長幾分,絕對可以將它徹底殺死!

    莫凡身上也都是傷,當他發現骸旯不顧一切的沖向心夏那里的時候便意識到這怪物其實狡詐無比。

    他心中暗叫不好,拼勁全力的朝著心夏那里沖去。

    黑色的池子範圍越來越大,心夏所在的那片區域也變得一片泥濘不堪,被束縛著的她小腿慢慢的陷落到了這黑色的泥沼池子中。

    骸旯身軀也同樣在下沉,這個黑色的池子連通得是另外一個位面,骸旯沒入得速度非常的快,沒多久身軀已經進入到了這黑暗池門一半了!

    “?~~~~~~~~~”

    黑暗骸旯轉過身子來,像是在嘲笑莫凡的愚蠢。

    它完全沒有必要跟莫凡拼個你死我活,它需要的只是這個美味可口的貢品,將貢品拽入到了黑暗地獄之中,一切不還是任它擺布嗎!

    莫凡戰得已經有些狂熱了,哪知道這骸旯竟然會這般卑鄙。

    一般來說越高等的生物它們便越不容許被挑釁,骸旯這種稱之為希臘死神的家伙更應該與膽敢挑戰它的不死不休才對,怎料骸旯竟然也懼怕了惡魔莫凡的這種肉搏,帶著貢品就往黑暗地獄里鑽,這可是過去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啊!!

    ……

    神山之上,觀星台那個縱觀全局的女人見到骸旯竟然要逃走,臉上的皮肉劇烈的抖動了起來。

    這個骸旯必須殺了葉心夏啊,不殺葉心夏,帕特農神魂就無法歸位,倘若像骸旯這樣強行開啟黑暗之池,將未死的葉心夏一起拽入到黑暗地獄里,帕特農神魂也將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她所做的一切都將化為泡影,伊之紗長長的指甲都陷進到了她手掌心上里,那雙眼楮無比怨毒的盯著惡魔莫凡!

    若不是惡魔莫凡,若不是圖騰玄蛇,她安排的這一切堪稱完美!!

    ……

    暗黑骸旯無恥的地方就在于,它其實離心夏有很長一段距離,莫凡即便是在與骸旯戰斗必定會保障心夏的生命安全,可骸旯竟然是直接開啟了黑暗泥沼之門,隔著很遠將心夏和心夏所在的那片區域一起拖拽到黑暗地獄里。

    那黑暗泥濘使得心夏身子不斷的淹沒,不知不覺心夏只剩下脖頸了,其他身體全部沉淪到了黑暗地獄中。

    骸旯知道莫凡一定會去救心夏,于是不惜再被莫凡重創,生生的阻擋下了莫凡,讓莫凡眼睜睜的看著心夏往黑暗地獄中墜。

    “?~~~~~~~~~”骸旯聲音威嚴轟隆,可在莫凡听來卻奸詐至極。

    它發現心夏已經墜到了黑暗地獄通道了,于是它自己也開始往整個黑暗泥濘池子中鑽去。

    莫凡能夠與骸旯拼殺到這種程度已經很不容易了,要想阻止一個一心要逃走的希臘死神,自然沒有可能!

    看著心夏身影完全陷到了黑暗泥濘之中,莫凡近乎瘋狂的用影爪在骸旯逗留在這個世界的一部分身體狂撕亂爪,黑色的血液噴灑,肉塊狂飛……

    只是,這依舊無法阻止一心要潛入到黑色泥沼之中的黑暗骸旯,骸旯也任憑莫凡將它半個肩頭和頸部給撕碎,仍舊帶著那份陰險的嘲意返回到黑暗地獄里!

    終于,心夏和骸旯同時消失在了黑色的泥沼之中,整個巨大的泥沼也在慢慢的縮小。

    這是通往黑暗地獄的池門,看著這個萬惡的黑池一點點的關閉,莫凡感覺整顆心都被掏空了一般。

    這個世界,將再沒有心夏的半點氣息,听不見她柔柔親昵的喚自己“莫凡哥哥”,再無法一靠近她便嗅到她淡淡幽幽的清香,再無法看到她純潔無暇的笑容,還有那被自己逗得滿臉紅霞的嬌嗔模樣……

    很多次,莫凡在修煉上想要懶惰,想要給自己不必變強找上一些借口的時候,腦海里總會浮現出在博城,心夏蜷縮在那冰冷的櫃子里孤獨求得生存的那一幕!

    這個真實的世界已經如此殘酷,令人如此遍體鱗傷了,那在這個黑色的泥沼池子下的黑暗地獄,那里的妖魔更加殘忍邪惡,那里的冰冷更加刺骨刺魂,心夏的靈魂是不是還會遭到無盡歲月的折磨與摧殘,最重要的是,那里永遠都只有她一個人!

    黑暗地獄下終究是什麼,傳聞多麼可怕那都是傳聞,因為從沒有活人從黑暗地獄中走出來,但越是未知,越讓莫凡害怕,也許那只是冰冷長眠,但也許那是比傳聞更恐怖十倍、百倍、千倍之地!

    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心夏墜到地獄里,她是自己見過心最純淨無暇的女孩,心地善良的她絕不該是這樣的下場。

    自己應該治好她的雙腿,然後帶著在最美海灘的沙灘踩下她在這個世界上的第一個足跡,再在一個最干淨的夜里,帶她爬上離漫天繁星最近的山峰,讓一切她覺得遙不可及的東西都最終能夠呈現在她的面前。

    沉淪到黑暗地獄里的整個過程,莫凡沒有听到葉心夏說出一句話來,她只是遠遠的注視著莫凡,好像已經知道不可能活下來的自己唯有這僅剩的時間去記住這張臉龐,她無比珍惜,她心中沒有一絲絲的怨嘆,整顆心被一種濃烈的戀戀不舍和“這已經足夠了”的心情給充斥著……

    但越是如此,莫凡越無法接受。

    他沒有忘記何雨為張小侯付出生命,張小侯失聲痛哭的那一幕,他也沒有忘記許昭霆化身詛咒畜妖親手殺了自己女友時的癲狂自殘,恨不得把它自己給撕爛,更清晰的記得為了古都而剩下一具空殼的斬空最後依舊出現在天山,化作亡靈都不忘他生前許下的那個誓言……

    看得越多,越刻骨銘心,莫凡知道今天哪怕心夏真的離開了,自己還是會像大部分人那樣繼續著自己的生活,可每個夜里,每個失神的那瞬間,她一定會浮現在自己的腦海里。

    自己愛的人就應該永遠陪伴在自己的身邊,悅耳的笑聲,砰然心動的觸摸,盡情釋放的纏綿,絕不是活在痛苦的回憶里和無盡的懊惱之中!

    “我不會拋下你的,我絕不會拋下你的!!”莫凡嘶吼著道!

    血墨色的眼楮淚滴瘋狂的滾落,不知道什麼時候一直在自己身邊的女孩在這個紛亂的世界里卻離得越來越遠,相隔得不僅僅是一座神聖不可侵犯的神山,更是一個人間與地獄之界。

    看著即將完全關閉的地獄池門,莫凡竟然一頭栽入,任憑那些泥漿一般的黑色池水包裹住自己,任憑自己的身體與靈魂一點點的同這個真實的世界做最後的道別。

    “莫凡!!”

    “莫凡!!!!”

    龐萊、韓寂、祝蒙、宋啟明內心無比震撼的看著莫凡,看著莫凡一頭撞入到了黑暗地獄之門中。

    阿莎蕊雅在圖騰玄蛇的腦袋上,她更不敢相信的呆立在那里。

    有的人,為了自己活著,架起了滿山尸骸的邪惡祭壇,復甦得到的是一具已經腐敗到令人惡心作嘔的軀殼與靈魂。

    而有個人,卻像熾熱的浩日,盡情的燃燒自己的戰斗之魂,只為自己心中最堅定的信仰!

    ……

    骸旯消失了,黑暗刑場也消失了,那個讓整個雅典衛城掀起一場風雨的無辜女孩消失了,為了這個無辜女孩卷起一場血雨風暴的惡魔男子也消失了……

    神山城區早已經是一片虛無,連殘骸都找不到,神山依舊屹立在漂泊大雨之中,不見一絲絲的撼動,可再下一個陽光灑落的日子里,這信仰之山必定會暴露出它千瘡百孔的模樣。

    宋啟明仰著頭,任憑雨水打在自己蒼然的臉頰上。

    宛如一個輪回,當年文泰之死也是這般血雨腥風。文泰是真正的聖子,是可以帶領人類從妖魔夾縫中生存的格局中走出的人。

    如今這個輪回到了她的女兒上,同樣的,這個時代里擁有了惡魔系力量的莫凡也將成為未來對付妖魔帝國的最鋒利的武器。

    他們已經很努力的想要保住莫凡的性命,但終究阻擋不了權力的廝殺,也阻擋不了莫凡自己的選擇。

    這場斗爭,究竟是誰勝利了??

    誰都沒有勝利!!

    人類弱一分,妖魔就貪婪一分!!

    真正勝利的是虎視眈眈的妖魔帝國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