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濃稠的烏雲豁然散開,一道如海嘯襲來的音震從遠處傳來,狠狠的灌入到了這塊盆地以及盆地中的紅萊銀礦城。

    逃跑的人們立刻捂住了耳朵,附近那些用鐵皮做的倉庫更是在這種音顫下四分五裂……音顫主要的目標並非是這座城市,而是那些正在朝着城市之中飛去的蝠鱝邪鳥們。

    這些帶有特殊顫動的啼叫會直擊蝠鱝邪鳥的三角狀腦袋,產生的轟鳴絲毫不遜色於雷鳴在它們附近炸開,一時間那些闖入到城區的蝠鱝邪鳥們就好像是徹底斷去了電路的小型飛機,一個個順着慣性開始猛的俯衝!

    翅膀明明是打開的狀態,卻不再具備飛翔能力,成羣成羣的蝠鱝邪鳥跌向那些房屋街道中,將邊城一帶打得千穿百孔,從高處看下去還能夠看到無數血肉橫飛的斑!

    “唲!!!!!!!!”

    蒼勁有力的叫聲再一次在高空中凌厲的響起,此時再擡頭望去,已經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個線條筆直、棱角如刃的菱形之翼身影出現在紅萊銀礦城區上空,皎潔的月光照耀在它的身上,它的身體卻是透出了一抹邪異的紅色,當它以極快的速度掠過城市上空時,便宛若是一道驚心的邪魅星辰途經,帶着不似這個世界的瑰麗與冷異!

    帥炸!!

    莫凡再一次看到邪星,腦子裏依舊也只浮出這兩個字!

    “那不是它們的老大嗎!”趙滿延吃驚的看着邪星掠過,呼出一聲道。

    很顯然,小月蛾凰已經將邪星的傷勢治好了,鳥王邪星應該是感覺到了它的那些不肖子孫們正在這裏鬧事,於是在月蛾凰的掩護和帶路下抵達了這裏。

    很快,邪星已經抵達了城邊上,此時更多的蝠鱝邪鳥從麻醉效果之中掙脫開來,它們一大羣一大羣的往這裏飛了過來,但阻擋在它們面前的赫然是它們的王,沒有了那種鎖鏈,邪星身上的氣息似乎比之前更加強大,它的冷星之眸凝視着這些蝠鱝邪鳥,頓時死士無羽鳥、鈷藍蝠鱝邪鳥都不敢再造次……

    “它們現在怎麼又害怕它了??”趙滿延看着那些蝠鱝邪鳥們,滿臉不解的問道。

    “之前邪星生命垂危,它們可以說是有機會造反,現在它恢復了狀態,這些賤骨頭又害怕了。你剛纔沒看見嗎,邪星的聲音會讓它們直接墜毀,估計是邪星受重傷之後,這種能力就施展不出來。”莫凡說道。

    “那這座城市的人真是福大命大啊,鳥王邪星要是不出現,真說不好會死多少人……”趙滿延說道。

    ……

    紅萊銀礦城區內,穆白與唐月看到鳥王邪星將所有的蝠鱝邪鳥都阻擋在了城外,都是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可是隨着一聲長啼,那些徘徊在城市之外的蝠鱝邪鳥們又忽然同時發出了那種難聽的聲音,並朝着城內飛了過來!

    “怎麼回事,它們怎麼又攻擊城市了?”趙滿延叫道。

    莫凡擡起頭看去,發現這些蝠鱝邪鳥和之前那種凌亂方式的飛行擁擠不同,這一次它們排成一列列,宛如空中閱兵那般,在紅萊銀礦區上空組成了淺褐色的遮天麻布,在鳥王邪星的帶領下猛的往城後的方向飛去。

    城後位置,那裏大部分都是鐵皮倉庫,倉庫裏堆放得正是那些可以賣上大價錢的銀礦,此時那些貨車卡車都在道路上,一車又一車的將那些銀礦給裝到上面,有一些逃跑到這裏的人想跳上車去,坐着車逃離,但紛紛被驅趕了下來。

    “快,裝滿了就馬上開走!”楠議員在那裏大吼道。

    “楠議員,楠議員,它們……它們好像往我們這裏……”軍長蔡棟說道。

    “該死,城裏有那麼多人,它們不攻擊,爲什麼跑到我們這裏……”楠議員大怒的罵道,罵到一半的時候,他忽然間發現在那一列列蝠鱝邪鳥大軍最前方,一頭在月光下都透着邪紅色的邪鳥正在領着所有的蝠鱝邪鳥往這裏飛來。

    “是……是鳥王邪星!!!”陳隱一眼就認出了它來,臉上頓時充滿了驚恐之色。

    楠議員眼珠子也快瞪出來,鳥王邪星,他們這些人可是第一次看到沒有被鎖鏈的鳥王邪星啊,回想起那些年頭對這頭蝠鱝邪鳥王的各種精神折磨,楠議員彷彿能夠感受到從天空中灌溉下來的那股滔滔怨氣!

    它是來尋仇的!!!

    “保護我,保護我!!”楠議員臉色徹底變了,發狂的大叫了起來。

    在這些裝着銀礦的卡車附近有數百名紅萊法師,他們此時也看到了這遮天蔽日的一幕,渾身不由自主的發抖起來。

    “它們是找楠議員的,你們這些人不想死就趕緊躲遠點。”唐月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這裏,並朝着那些紅萊法師們喊道。

    法師們也不是瞎子,整個銀礦城那麼大,慌不擇路的人那麼多,偏偏它們視而不見,就朝着楠議員這裏飛來,顯然這些蝠鱝邪鳥就是和楠議員有仇,尤其是那頭領飛在最前面的邪星鳥,那目光簡直是要將楠議員給刺穿了!!

    “我給你們錢,就是要你們保護我的,混蛋,一羣混蛋!!”楠議員見附近的紅萊法師們竟然無動於衷,暴跳如雷的罵道。

    錢和命相比,別人又不是沒有衡量力,主要是蝠鱝邪鳥大軍確實太恐怖了,常人根本就沒有勇氣去與它們抗衡,在那黑壓壓一大片如黑雲狂暴那樣席捲下來的時候,絕大多數紅萊法師還是選擇了逃命!

    正如唐月說得那樣,蝠鱝邪鳥們是衝着楠議員去的,它們對其他法師一點都不感興趣。

    “啃啃啃啃啃啃~~~~~~~~~~~~~~~~~~”

    邪鳥羣集,它們將楠議員、蔡棟、陳隱三人給死死的困在了這片街道處,陪伴他們的只有一輛輛裝滿了銀礦卻沒有了司機的大卡車。

    被這樣包圍,能見度不超過五十米,這還是因爲蝠鱝邪鳥們暫時沒有發動攻擊僅僅是將它們包圍,給它們留了那麼點空間罷了,三人嚇得全身都在抖,陳隱更是直接坐倒在地上,眼睛裏滿是血絲充斥着恐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