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抵達了南翼法師團,穆白卻發現這裏根本就沒有幾個人在執勤,畢竟是才成立的組織,大家都不是全職,留守在這裏的人並不多。

    “穆長官,您這是怎麼了?”一名負責聯絡的女法師急急忙忙說道。

    “她好像種了某種祕咒,趕緊想辦法給她輸一些血液。”穆白對這名聯絡女員說道。

    “哦……好,好!”

    南翼法師團總部還是有配備一些應急藥物的,穆白見這裏根本沒有幾個人真正懂得治癒系法師,無奈之下只能夠自己想辦法來處理了。

    “穆栩棉,你聽我說,你最近三天吃了什麼,全部告訴我。”穆白將她放在病牀上,嚴肅的問道。

    “我……我不記得了,好痛,好痛!”穆栩棉捂着肚子,無論她怎麼嘗試着去捂住嘴,鮮血還是不斷的從她的脣邊狂溢出,她很難再說出話來,只能夠用那雙充滿痛苦的眼睛勾勾的注視着穆白,像是一個垂死的人在祈求援助!

    穆白看着穆栩棉,她臉色蒼白到可以看到裏面的一根根密集的神經和血管了,前不久還好好的,忽然之間變成這副樣子,他一樣措手不及。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黎凱匆匆的跑來,一眼就看到了病牀上在掙扎的穆栩棉,悽慘的樣子讓黎凱整個人都變成了一頭野獸,直接朝着穆白這裏衝了過來。

    “你對她做了什麼!!!”黎凱暴怒道。

    “她能不能活下來,就看我們接下去十五分鐘的處理恰不恰當,你要是真得在意她,就把你的手從我衣領上鬆開,去把北區的治癒法師請過來。”穆白冷冷的說道。

    黎凱也意識到事情嚴重性,留下了一個狠狠的眼神後便衝出了大樓。

    大概過了兩分鐘,那位聯絡女員帶着一名穿着淺白色衣裳的年輕女子走來,那女子看到病牀上那一大片血跡,臉上也露出了幾分驚訝之色。

    “她的動脈被割破了嗎?”年輕的女子說道。

    穆白看了一眼,發現這名女子似乎是一名敢剛畢業不久的大學生,她的胸前還戴着一個學員勳章,來自於杭州。

    “你是治癒法師?”穆白問道。

    “是,她流血這麼多,得先給她填充一些血液。”女畢業學員說道。

    “魁首已經這樣做了,但新注入的血液是需要一定時間才能夠在身體裏循環起來的,她這樣嘔血,根本續不住命。”聯絡女員說道。

    “我先給她使用治癒之蝶靈……”畢業生走到穆栩棉面前,用手摁在穆栩棉的額頭上,可以看到一片片如嫩葉一樣形狀的光在畢業生的身上亮起。

    “啪!”

    一聲響,穆白猛的將畢業生的手給拍開,那位畢業生愣在那裏,看着自己有些發紅的手,惱怒的道:“你幹什麼!”

    “你學校的老師沒有教過你,在沒有判斷病人是什麼類別傷情的時候,不能貿然的使用治癒魔法!”穆白毫不客氣的說道。

    “我是治癒法師,還是你是?”女畢業生感覺被侮辱了,怒道。

    穆白沒有再理會她,而是自己從一個小盒子裏取出了一頭小小的蠶來。

    小蠶一下子鑽入到了穆栩棉的肌膚裏,可以看到它從穆栩棉的手臂位置一直蠕動到了胸腹的地方。

    過來不到半分鐘,穆栩棉再嘔一次時,血漿中那頭小蠶也從中被吐了出來,它落到了地上,想要爬回到穆白的盒子裏,但是沒多久,這小東西就直接死了。

    “有毒?”畢業生看着那頭用來檢查病患身體的小蠶,有些詫異道。

    “不是。”穆白搖了搖頭。

    “詛咒?”畢業生再問道。

    “症狀看上去像,但詛咒不會牽連到我的血蠶。”穆白搖了搖頭。

    畢業生又看了一眼地上的那死去的血蠶,現在她明白穆白爲什麼不讓她直接使用治癒系魔法了。

    治癒系魔法很多時候是讓身體的那些受傷組織以幾十倍、上百倍的速度在自愈,有點類似於一種催化劑,讓原本緩慢的身體修復能力在短時間內變得強大。

    但是,當遇到某種毒與詛咒時,治癒是萬萬不能輕易使用的,就比如說已經和人類身體結合爲一體的毒寄生蟲,假如這個時候施展治癒系魔法,也就等於給這種毒寄生蟲施加了一個溫室溫棚加催化效果,這些毒寄生蟲也將以幾十百、上百倍的速度成長,那是在加快病患的死亡。

    而血蠶是一種毒系法師們飼養的特殊小生靈,在治癒系法師無法用自己的雙手去感知病人身體裏的具體狀況時,這種小生靈就會是最好的檢測員,可以通過血蠶攜帶出來的東西來對病人身體內部進行判斷,淤血、中毒、筋骨錯位斷裂、肌肉壞死、內臟腐化……

    血蠶只要沒有活着出來,基本可以代表着是毒。

    血蠶出來後安然無恙,這說明是詛咒,詛咒針對於的是某個特定被詛咒者。

    像現在血蠶從裏面出來,在爬回來的路上死去的狀況,那就非常不好判斷了……但總而言之,無論是哪種情況,直接使用治癒系魔法是絕對不行的!

    穆白蹲下身子,將血蠶的屍體撿了起來,他想知道血蠶究竟是怎麼死的,是碰到了什麼有害物質,還是被某種寄生物給殺死,可檢查了血蟬之後,穆白除卻發現血蠶上有一個非常奇怪的細痕之外,什麼都沒有了,那些嘔出來的血也是乾淨的。

    那位畢業生和聯絡女員站在那裏,大氣都不敢喘。旁邊躺着的穆栩棉顯然也不甘自己這樣死去,她強撐着,生生的將那些涌出來的血嚥下去,她自己也不知道這樣管不管用,總比全部從自己身體裏吐出去要好。

    “南翼法師團裏,有誰是光系的,要淨化本領比較強的那種。”穆白仔細檢查完血蠶後,開口詢問那位聯絡女員。

    “有,有,潘隊長是光系法師。”

    “叫來,讓他施展聖言淨化!”穆白說道。

    “聖言不是用來驅散亡靈的嗎?”那位畢業生一臉茫然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