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很快聯系了金戰獵人團團長葛明,葛明一听莫凡要加入,爽快的答應了。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從葛明的描述,莫凡也了解到,他們這次並不是動用了一整個團的人前往塔克拉瑪干,那種凶險的地方人多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他們只挑選出了那些經驗老道,經常有走沙漠地帶的老獵人前往,整個隊伍一共十二個人,除了葛明是超階,其他都是高階法師。

    莫凡听葛明這麼一說,更安心許多,確實帶大部隊前往,看上去是很厲害,遇到妖魔直接轟炸便可以了,但事實上妖魔的數量是人類法師的百倍、千倍,別說是派出一個獵人團了,讓政府那邊出一個大軍隊都沒有可能消滅得了塔克拉瑪干外圍的妖魔……

    “穆寧雪她走不開,我們得再找一個人,好保護你的安全。”莫凡說道。

    “我倒不需要人保護,只是這人不太好找,不僅僅得實力強,還得信得過,畢竟我們是去復活小炎姬,不是為了別的利益。”靈靈說道。

    莫凡也一陣頭疼,穆寧雪最近在忙碌期,為了不讓她過多的擔心,莫凡壓根沒告訴她自己在帕特農神廟發生的事,更沒告訴她小炎姬變成了一顆果實了。

    這次莫凡沒打算叫上穆寧雪,她有她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問題除了這幾個人,莫凡確實找不到比較靠譜的人了。

    莫凡也有聯系過唐月老師,奈何她好像最近也在出任務,手機一直都關機的。

    “要不,問問牧奴嬌?”靈靈建議道。

    牧奴嬌肯定值得信賴,她的實力也不弱,尤其是經歷了神印禮贊,他們世家更是不遺余力的給牧奴嬌享用不盡的資源,實力上絕對比以前高出了不止一個層次。

    “不太好吧,讓她去那麼危險的地方。”莫凡猶豫道。

    “那張小侯呢?”

    “張小侯不一樣,他油得很,又身經百戰,不容易死……”莫凡尷尬的道。

    “你問問吧,我前陣子遇到她了,她問過我一些懸賞的事情,看得出來她閉關修煉太長時間,也遇到了瓶頸,需要靠真正的歷練來突破自己。”靈靈說道。

    “恩,那好,我問問。”

    ……

    莫凡剛要拿起手機,詢問牧奴嬌這件事,忽然手機鈴卻響了起來。

    這是一個單獨的鈴音,是老爹莫家興的,他咧開笑容憨厚的臉一下子就印在了手機屏幕上了,莫凡不由的愣了愣。

    莫非誰通風報信了有關心夏和自己大鬧帕特農神廟的事情,不然老爹為什麼忽然打電話過來。

    說實話,自從自己到了魔都生活,心夏到了學校,莫家興就跟徹底解放了一樣,十天半個月不打電話,在博城過得逍遙自在,大都時候都是莫凡自己打電話過去問候幾句,他很久都沒主動打來了!

    “喂,干哈呀?”莫凡也跟老爹沒大沒小的,隨性的問道。

    “莫凡?”那頭傳來的卻是另一個人的聲音。

    莫凡一听,眉頭立刻鎖了起來。

    這人聲音雖然故意掩飾了那麼一點點,但莫凡還是一下子就識別出來了,這家伙莫凡是恨之入骨的!

    “是你!”莫凡臉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凝出了殺人的冷霜。

    “哈哈哈,你竟然能夠听出我的聲音,真是沒有想到啊……”那頭的人頓時狂笑了起來。

    “你想怎麼樣?”莫凡沒有情緒的問道。

    “我想怎麼樣?我會落到現在這個地步,全部拜你所賜,現在你父親就在我手上,你覺得我會輕饒他嗎?”那人說道。

    “那都是你咎由自取。”莫凡說道。

    “好啊,那你父親也是咎由自取了。你現在就可以到北雨山來,遲了的話……你知道我是怎麼對待許昭霆的!”那人說道,說完那笑聲還在不斷的刺著莫凡的耳朵。

    莫凡內心幾乎要爆開了,但越是憤怒,他越是不能讓這股怒火燃燒到自己的腦子里,那只會剝奪自己的理智,失去了理智反而會讓事情往更糟糕的地方走下去!

    莫凡努力的平復自己情緒,縱然那一抹血墨色已經在瞳孔中晃動了。

    “喂,靈靈,我父親出事了。”莫凡第一時間撥打了靈靈的電話。

    “你父親?不可能啊,他在博城,博城現在是一個完全的軍事要塞,軍方那邊肯定會特別關照你父親,絕不會讓歹人靠近他半步,是黑教廷嗎?”靈靈說道。

    “是宇昂,那家伙沒有死。”莫凡沉著聲音道。

    “宇昂??那更不可能,黑教廷除非派出藍衣執事級別,甚至更高的人才有可能動到你父親,宇昂就是一個喪家犬,別說挾持你父親了,他靠近城市半步就會被擊斃,這里面一定有問題。你確定听到你父親的聲音了嗎?”

    “我听到了他的聲音,不像是錄的。”莫凡說道。

    “你先前往宇昂說的那個北雨山,我現在就幫你查,你相信我,黑教廷是不可能傷得了你父親的,以前不可能,現在也不可能,這一定是宇昂的一個圈套。”靈靈很肯定的說道。

    莫凡身份特殊,與黑教廷為敵,所以他身邊的重要親人其實都是由審判會與軍方在保護著的,莫家興在博城,博城現在又是軍事要塞,絕對沒可能會被黑教廷迫害,宇昂更不可能。

    “好,拜托了!”莫凡重重的說道。

    “嗯!”靈靈認真的回答道,畢竟靈靈很少听到莫凡會對自己用“拜托了”這三個字,靈靈明白莫家興在莫凡心中的地位。

    ……

    沒多久靈靈就與博城軍方取得了聯系,她很快得到了一個可靠的消息,為了不讓莫凡亂了方寸,靈靈第一時間告訴了莫凡。

    “你是說,是某個組織帶走了我父親,從軍方的手上帶走的,是哪個組織?”莫凡有些詫異的問道。

    “是的,那邊說對方是走正規的途徑,沒有告知你,可能是有人耍了小手段,再給我幾分鐘,我會查到是哪個勢力帶走了莫叔叔。”靈靈認真的說道。

    “好,我正在往北雨山趕去。”莫凡說道。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靈靈又打來了電話,這次靈靈的語氣有明顯的發生了變化。

    “是誰帶走了我父親?”莫凡質問道。

    “是……是審判會。”靈靈給出了回答。

    “審判會??軍方怎麼會任由審判會把我父親帶走,而且為什麼宇昂就在我父親旁邊??”莫凡說道。

    “爺爺和姐姐都不在,關鍵的時候總看不到人,氣死人了!”靈靈驕躁的說道。

    冷青是副審判長,按理說審判會的人要帶走莫家興,肯定得告知冷青一聲,很顯然這個告知也被跳過去了。

    冷青不在魔都,唐忠還在帕特農神廟那里收拾莫凡的爛攤子,唐月也在任務,莫凡所認識的幾個審判會人員都不能即刻幫到自己。

    “看來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莫凡此時情緒也漸漸穩定了下來。

    “恩,這里面一定有問題。宇昂是沒有任何可能無聲無息的挾持莫叔叔的,現在看來莫叔叔多半是在審判會那里,至于宇昂為什麼會在審判會……只有你親自到北雨山一趟了……另外,宇昂應該是虛張聲勢。”靈靈說道。

    “好,我知道了。”

    ……

    盡管知道了是審判會的人帶走了莫家興,但莫凡心中依然憤怒至極。

    宇昂是什麼東西,莫凡比誰都清楚,審判會的人為什麼會和宇昂這家伙攪在一起??

    莫凡前往北雨山,趕到一半路程的時候,忽然身後有一個極快的黑色翅膀,它正好貼著泛著灰色的雲層,他追上了自己莫凡才發現他的存在。

    “我的主人,您好像非常的憤怒。”黑色的翅膀豁然打開,吸血鬼博那俊逸邪魅的臉龐露了出來。

    “正好,跟我去審判會一趟。”莫凡看到吸血鬼博拉臉上也是露出了喜色。

    “看來我來得很是時候。”吸血鬼博拉嘴角勾了起來。

    “到了那里,不要手下留情。”莫凡說道,言語里沒有半點容忍的意思。

    雖然已經知道莫家興是被審判會走正常程序帶走的,但莫凡也絕不容許審判會與宇昂這種畜生有絲毫的瓜葛,甚至拿自己父親威脅到自己的頭上!!

    “本該如此,惹怒了主人的,不管他是打著正義的旗號,還是本就邪惡,我都不會對他有半點仁慈!!”

    吸血鬼博拉的速度更快,他化作了黑色的翅膀,帶著莫凡一起朝著北雨山的方向飛去。

    吸血鬼博拉其實也是剛下飛機沒多久,追著莫凡的氣味來的,到了這塊東方土地上,吸血鬼博拉反倒感覺到一陣自由,他是只有的,他的力量也是自由的……

    至于中國審判會,他倒不是那麼的放在眼里。

    他也是好久沒有盡情的施展自己真正的血族之力了,他都有些忘卻了。

    他只記得在成為帕特農神廟守衛石像之前,與一頭山脈邪獸大戰過一天一夜,最終被自己用血毒灌心徹底殺死了,那東西大概是頭君主吧,統治著地中海東面所有山脈的一個殘暴食人霸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