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蔣少絮,你在哪裏?”穆白打通了她的電話。

    “你轉個頭。”蔣少絮說道。

    穆白轉過頭去,發現蔣少絮兩手分別挽着幾袋白色的購物袋,正帶着一個自認爲嫵媚靚麗的笑容朝着穆白這裏走了過來。

    蔣少絮上下打量了一下穆白,打趣道:“比我想象中要快呀,我才逛兩家店呢,怎麼不多陪陪人家?”

    穆白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等仔細思考了以後,頓時臉頰發紅了,急忙解釋道:“不是你想得那樣,剛纔發生了一件蠻可怕的事情,我有些擔心你,我們今天就不逛了,還是先回凡雪山吧。”

    “哦?我覺得今天天氣蠻好的,挺適合逛的啊,你要是沒時間的話,我自己逛就好啦,對了,我這件衣服怎麼樣?”蔣少絮已經換了一套新衣裳,特意還轉了一圈,讓穆白品鑑品鑑。

    穆白抓了抓頭,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跟蔣少絮解釋。

    他就是覺得很怪,主要是連超階級的穆栩棉都差點死了,還是在自己的屋子裏,穆白擔心蔣少絮會不小心染上。

    “挺好的……”穆白應了一句,正想着怎麼跟她表明自己內心的那種不安時,卻見蔣少絮拍了拍自己肩。

    “走吧,看你憂心忡忡的樣子。”蔣少絮還算善解人意,打算先跟他回凡雪山。

    穆白點了點頭,叫了輛車,領着蔣少絮回凡雪山莊。

    在車上,穆白仍舊在思考剛纔的事情,蔣少絮嘆了一口氣,一臉很懂的樣子道:“其實嘛你也不用爲這種事情憂心,我聽說很多男人都會這樣的,主要是儘量放鬆一下心態,保持平常心,就不至於那麼不如意了。”

    穆白聽到蔣少絮這番話,一開始還一陣茫然不解,可等蔣少絮俏皮的眨了一下眼睛,完全一副姐不會因此瞧不起你的態度,頓時大窘!

    “不是,不是,你看到得那個在我屋子裏的女人是穆栩棉,她是我南翼法師團的同僚……”穆白真是想一頭撞死在車窗上了。

    這都什麼和什麼啊,被蔣少絮誤會成這個樣子,簡直比胡亂約被識破了還難堪好吧!

    ……

    到了凡雪山莊,穆白才終於把穆栩棉是死對頭,以及穆栩棉剛纔中了某種不祥鬼附的情況給說清楚。

    蔣少絮聽得小嘴好半天沒合攏。

    換作是誰,去別人家裏看到一個穿睡衣的女人都會認爲是穆白很親密的**好吧,生生的說成死對頭就算了,還來了一段難以理解的不祥附身,而穆白還把這個死對頭給救了……說實話,蔣少絮還是更願意相信穆白早泄。

    將蔣少絮安頓好,穆白感覺到蔣少絮那懷疑的眼神,長嘆了一口氣,心已經疲憊了。

    回到自己的小院裏,穆白正準備洗個澡,把身上那些血腥味給去掉,卻忽的發現小院裏站着一個穿着暗紅色長長皮風衣的人,此人擁有一頭蒼白的頭髮,蒼白的臉頰,衣領高高的立起遮擋住了一些容顏,但卻把那下巴修飾得削尖鋒利。

    “找我?”穆白一陣疑惑的看着眼前這位標準西歐美男子。

    “你的屋子裏有些不乾淨的東西,我來看一看。”西歐美男子說道。

    “不乾淨的東西??”穆白費解道。

    “說不上是什麼,總之你小心一點。”博拉也沒有久留,與穆白擦肩而過。

    穆白看着吸血鬼博拉的背影,眉頭擰得更緊。

    穆白知道吸血鬼博拉,他算是凡雪山的一個隱蔽守護者,那些妄想利用一些歪門邪術來對付穆寧雪對付凡雪山的東西,都會被吸血鬼博拉給識破。

    吸血鬼博拉很少出現,他絕大多數時間都在一間密室裏沉睡,好保持他自己的鮮活,會讓他親自跑來一趟,那意味着確實是有什麼東西引起了他的警惕。

    “博拉,是亡靈嗎?”穆白叫住了吸血鬼博拉,嚴肅的詢問道。

    博拉止住了腳步,又回頭看了一眼穆白的屋子:“類似某種幽魂,它嘗試進入我們凡雪山,可能是嗅到了我和柳茹的氣息,便嚇得逃走了,你的屋子沒什麼問題,可以放心住,我只是感覺到那東西是衝着你來的。”

    “博拉,我剛纔遇到了點事情。”穆白說道。

    “你和柳茹說吧,我出來的時間有點長了,這裏哪裏都好,就是光線太充足,到了夜晚都還能夠嗅到陽光的味道……”博拉說道。

    莫凡前不久才讓博拉前往瞭望歸鎮接應靈靈他們,這個日照太久的季節裏,博拉是很難出行的,來這裏檢查也不過是出於對凡雪山的保護,其他多的事情,他不會多管,能夠提醒穆白一句,已經很不錯了。

    “好吧,不過還是謝謝你。”穆白說道。

    博拉擺了擺手,將領子立了立,一副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模樣的樣子,匆匆離開了。

    ……

    穆白找到了柳茹,柳茹的嗅覺也是相當的敏銳,她繞着穆白走了一圈,似乎發現了穆白之前遇到的那種不祥物體。

    穆白將穆栩棉那邊的情況給柳茹說了一遍,柳茹思索了一會才道:“我覺得東西應該是衝着你來的,那個穆栩棉很不巧霸佔了你的屋子,導致他中了招,假如中了那種不祥附體術的人是你,我想你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穆白點了點頭,確實如果自己中招,那意味着沒有人可以識破這是亡靈之術,也不可能馬上對症下藥的讓人施展聖言,自己只會在那個年輕的畢業生慌張無措下死去,即便那位老先生來了也無濟於事。

    剛纔一路上穆白都憂心忡忡,正是他想到了穆栩棉是住在自己屋子裏中招的這件事情,假如不是穆栩棉的仇敵,那很可能東西是衝着自己來的!

    “你和莫凡說了嗎?”柳茹問道。

    穆白搖了搖頭,這件事他自己也不確定,他知道莫凡和趙滿延都在潛心修煉,所以也不想亂了他們修煉的心。

    而且,他很費解,是什麼人要自己的命,自己有得罪過實力這麼可怕的亡靈系法師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