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祝蒙並沒有讓莫凡失望,沒多久便將被陸斬天收買的那名軍官給處置了,軍方在受賄這一塊是管得相當嚴格的,很明顯如果這名軍官沒有得到好處,嚴格遵守規則的話,即便是審判會也沒有資格帶走莫家興。請大家搜索(?a 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 c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a8d6e8">[email protected]</a>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有些事情看上去模擬兩可,事實上只是沒有去深追,深追的話基本上都有足夠的依據。

    莫家興在魔都呆不住,事情解決之後他又跑回博城去了,太大的城市對他來說有一種迷茫感和陌生感,無論住多久都沒法融入到這座城市里,反倒是重建後的博城,城雖然小了,大家卻都跟一家人一樣,相處融洽,相互幫助。

    莫凡送老爹回博城後,要塞那邊的軍司在知道這件事後也是勃然大怒,痛斥他的一干手下。

    對每一個戰士而言,家人就是一切,如果家人都不能夠獲得安全,拿什麼叫戰士們為政府為國家賣命?

    ……

    青天獵所,莫凡坐在吧台處,很難得的靜下心來開始看一些書。

    那是一本塔里木盆地的一些雜記,由一名老獵人大師說寫,他將這片地帶與尋常野外不同的地方寫了出來,並時刻提醒前往那里的隊伍要注意的陷阱。

    “莫凡,審判會那邊還挖出了一個有趣的事情。”靈靈手上也拿著一本書,卻是裝模作樣的在讀著,似乎覺得屋子里太安靜了,于是開口說道,“宇昂在半年前就被審判會給抓住了,交給了北雨山審判會,本意是要利用宇昂來剔除黑教廷的潛伏成員,結果宇昂所指的人,有兩個是清白的,其中一個還是陸斬天的政敵的重要部下……說白了,陸斬天在利用宇昂嫁禍政敵,以達到自己高升的效果,這條罪名,夠他在雙守閣呆一輩子了!”

    “宇昂就是一個小角色,根本沒有接觸到黑教廷的高層。”莫凡說道。

    “話說起來,放兩三年前,他還能夠和你周旋纏斗,到了現在,隨便一巴掌就能夠拍死了。”靈靈說道。

    這幾年莫凡實力提升得是有點快得夸張,誰都沒有想到這麼短時間莫凡已經可以把強大的審判員們隨便蹂躪了。世界學府之爭莫凡還是收獲甚多的。

    “我先回去歇著了,有點累,好好休息一會,等金戰獵人團準備好,我們就可以出發了。”莫凡放下了書,走出了青天獵所。

    柳茹和博拉跟著莫凡身後,莫凡回頭看了他們兩個一眼,不由的笑了起來,“柳茹,我把隔壁屋子買下來吧,以後就是你們家了。你們畢竟是血族,身份比較敏感,呆在包老頭這里對你們更有好處。”

    “嗯!”柳茹點了點頭,臉上也綻開了笑顏。

    她喜歡呆在這里,本身她就在上海弄堂中長大,在這里有靈靈、有包老頭、有冷青還有幾個神出鬼沒卻對自己很友好的包老頭弟子,雖然莫凡總是不在,卻很有家的感覺。

    博拉則到了新環境,也是一副好心情,像是有了新的生活那般。

    話說起來,還好吸血鬼博拉也是一個紳士,他盡管現在也需要莫凡的惡魔血脈來養活,但堅決要求莫凡把血液抽出來,然後再遞給他,他不習慣去啃一個男人的脖子……

    博拉的這個紳士跟莫凡想法一拍即可,被柳茹親親脖子,那倒沒有什麼,柳茹香噴噴的,軟綿綿的,湊上來還挺享受的,要換成博拉,莫凡寧願讓這千年老妖怪死掉了!

    如此,博拉也算是在青天獵所附近住下了,有他在的話,柳茹在掌管整個魔都的灰色地帶自然會更遂心應手。

    博拉活得太久了,這家伙壓根沒有名利的想法,莫凡不在的時候,他也甘願給柳茹和穆寧雪當保鏢,需要他出手的時候,他就會毫不客氣……

    莫凡不會懷疑博拉的忠誠,這家伙以後靠自己的血液為生的話,他有半點反叛,都不需要莫凡動手,憤怒的惡魔之血都會讓他化成干尸。

    ……

    返回到了大公寓,莫凡洗了一個熱水澡,整個人才松弛了下來。

    坐到陽台上,只打開一個小燈,莫凡躺在陽台的沙發椅上,目光注視著繁華的魔都夜景,不同色彩的燈火在半空中交織,打在了黑色的夜幕之中,雲層的色彩也發生了變幻,當然,這一幕談不上什麼美,更多人願意稱之為城市的光污染,讓夜空失去了他原本的唯美,別說看不見一顆星星,月亮能見到輪廓都能稱之為好天氣……

    在博城,深夜跑到陽台上總能夠看到星辰如一顆顆發光的玻璃珠掛滿了夜幕,有的繁密擠在一起,有的稀疏卻光芒純淨,有的觸手可踫,有的相隔兩個世界。

    宇昂這次跳出來作死,也讓莫凡回想起在博城的很多時光。

    “呀,你在呢!”一個清靈的聲音從屋子里傳來,昏暗之中一個苗條婀娜的身影走了過來,氣質如蘭,暗香獨秀。

    莫凡懶洋洋的抬起目光來,看著穿著隨意的牧奴嬌,臉上立刻露出了笑容。

    莫凡喜歡住在這,正是因為在某個心情沉重的瞬間總能夠看到這樣一幅讓自己大飽眼福的美麗畫面。

    在家里的原故,牧奴嬌就穿著一個小吊帶,她多半不知道莫凡回來了,不然怎麼也會披一件薄薄的外套。

    看著牧奴嬌露出得那玉白的香肩,莫凡眼楮不由的眯了起來,目光順勢往下,立刻被那一對隆起來的雙峰給吸引了,牧奴嬌可是真的會藏啊,要不是不小心看到她穿居家小吊帶,要不是那次歷練用暗影系偷看她們洗|澡,莫凡真不知道她這麼苗條的身子會有那麼大的乳|量,一個手可以抓住的小腰卻抓不住這胸,有那麼一瞬間,莫凡真希望自己是一個禽獸,反正這屋子里不會有別人。

    牧奴嬌被莫凡盯得有些不自在了,不過她這穿著也不過分,很多健身館的年輕女孩們也都這麼穿,她也不是保守到不願意露半點肌膚的人。

    她沒有離開,看著懶洋洋的莫凡,發現他眼楮里閃過一絲憂然。

    沉默了片刻,牧奴嬌才開口問道︰“你最近有什麼打算嗎,我修煉到了一個尷尬的時期,家里給了我許多資源,但我始終無法突破,我想應該是我缺乏真正的實戰歷練了……”

    “哦,哦,我都差點忘了這事,唉,被兩條狗這麼一攪,我這腦子都亂了。”莫凡這才想起來,還沒有跟牧奴嬌說事情呢,結果牧奴嬌先提了出來,“我打算往塔克拉瑪干沙漠一趟,小炎姬出了點狀況。”

    “啊?小炎姬怎麼了??”牧奴嬌立刻緊張了起來。

    小炎姬將但凡會經常出現在莫凡附近的女孩們按大小數字進行了稱呼,心夏是大媽媽,穆寧雪是小媽媽,牧奴嬌是三媽媽,艾圖圖是四媽媽。

    盡管小炎姬並不會說人類語言,可莫凡知道在小炎姬內心里,這些女孩們是被她這樣排序的。

    牧奴嬌也特別喜歡小炎姬,一听到小炎姬出事了,臉色都有些變化了。

    “也不是什麼大事,它現在需要一個更加澎湃的元素聖地,好讓它能夠從火焰之中獲得重生,我查了一些資料,塔克拉瑪干沙漠那里經常會出現一片火焰山脈,我想那里會有適合小炎姬蛻變重生的聖地。”莫凡說道。

    “你確定它沒有事嗎?”牧奴嬌還是擔心小炎姬。

    “放心吧,她很好,不會有事的。”莫凡並不打算把帕特農神廟的事情告訴牧奴嬌,這種事情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嗯,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牧奴嬌問道。

    “那里很危險,你歷練的話其實不一定要選這種地方。”莫凡還是有些擔心。

    “危險的地方才能夠得到突破,你自己何嘗不是在危機中變得越來越強?”牧奴嬌說道。

    莫凡看著牧奴嬌的眼楮,從她眸子里煥發出的光芒可以看出,她越發渴望變強,世界學府之爭上的出賽對她來說就是一次絕佳機會,現在又得到了家族的最大重視,她必須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

    “我們會跟金戰獵人團一起出發,他們會做更充足的準備,那個沙漠危機四伏,我們算是一個開荒隊伍,路線有錯誤的話,就有生命危險……”莫凡說道。

    “就算有危險,不還有你在嘛。”牧奴嬌笑了起來,倒是不知什麼時候對莫凡有這麼大的信賴了。

    莫凡一听,心神那麼的一蕩,在自己瘋狂的告訴自己,自己是個禽獸,是一個禽獸,趕緊撲上去,她只會略微反抗!!

    激烈的思想掙扎半天,莫凡長嘆了一口氣。

    果然,自己是一個好人。

    做一個為江山社稷挺身而出的英雄都做了,怎麼做一個禽獸就這麼難。

    都怪自己身邊少了幾個像趙滿延這種畜生,都是張小侯、心夏、斬空、唐月、穆尼寧雪、祝蒙這些三觀超正的,害得自己想做點出格的事情都有很大的心理負擔!!!

    一個字,煩!

    還他媽播種世界呢,家門口都播不成功!

    ……

    別說,莫凡還有點想念趙滿延了,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死沒死。死了也給自己一個準信啊,免得自己偶爾還會牽掛牽掛。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