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老師,這些青娥粉好像有催眠的作用,我跟著你過去吧。 ”曹琴琴說道。

    曹琴琴是一名毒系的法師,利用風穴的話,這些催眠毒粉可以很好的驅散。

    “你想辦法弄醒那些城市獵妖隊的人,讓他們趕緊去把村民們轉移到安全的地方。”莫凡對曹琴琴說道。

    “啊,那老師你一個人可以對付她嗎,那個妖精好像特別的厲害。”曹琴琴不免擔心道。

    “沒事。”莫凡說道。

    莫凡看了一眼還在那里沒有半點魂魄的白鴻飛,皺著眉頭對他說道︰“跟我走,難道你真的向看到鎮子里的人死在俞師師的手上?”

    白鴻飛僵硬的點了點頭,神情恍惚的跟上了莫凡。

    ……

    幸好,俞師師所能夠掌控的青娥數量還沒有夸張到塵暴魔蜢的地步,只不過這樣一個小鎮遭遇到這麼多青娥襲擊,仍舊存在滅亡的危機。

    “烈霞之火!”

    莫凡身上震開了火光,如同艷麗的火紅雲霞一整片繚繞,強大的火焰沖開了那些飛蛾障礙,燒出了一條火焰道路。

    然而,在這麼多飛蛾之下,莫凡這火也不過如同夜幕下的火把,能夠驅散開的渾濁非常有限。

    “她在那里!”白鴻飛心中的茫然與震驚漸漸的轉化成了憤怒,他也不顧那些狂亂飛舞的青娥,直接跳到了那些黑色磚瓦的屋檐上。

    他追著俞師師所在的地方,那些飛蛾也對白鴻飛沒有進行怎樣的阻攔。

    ……

    高處,俞師師如輕踏著一葉青雲之舟,瞳孔所散發出的懾人妖光使得她那張美麗的容顏都有些變質得可怕!

    “你為什麼要騙我!!”白鴻飛站在屋檐處,大吼的質問道。

    俞師師俯視著白鴻飛,卻是掩嘴笑輕笑了起來,開口說道︰“你沒有看見他們白天是怎麼對待我的,我不過是以牙還牙!”

    “瑪瑙頭蛛已經死了,你的那些青娥們也重獲自由,請你不要傷害鎮子上的人了。”白鴻飛氣勢很快就沒有了。

    “莫非你真把我當做一個女人看了??哈哈哈哈!”俞師師大笑了起來,她那整齊的白牙竟然也慢慢露出了尖芒。

    那副美艷的容貌還在改變,甚至她的肌膚都泛起了青色的磷光,一對碩大的飛蛾翅膀兀然的從她的背部的皮肉中生長出來,帶著粘稠狀的絲膿。

    白鴻飛看著俞師師的改變,眼楮更是瞪開了。

    這個俞師師,到底是人還是妖魔,為什麼她可以看上去跟人毫無差別,卻一轉眼化身成這樣的邪性魔物!

    “你真是一個單純的小男生,看在你幫了我鏟除大患的份上,我可以讓你毫發無傷,至于這些鎮子上的人……呵呵,你真以為他們有多淳樸善良?我在這里生活了這麼多年,看到了你們根本見不到的吃人不吐骨頭!”俞師師冷笑著。

    “可……可那些孩子呢,他們總沒有做什麼錯的事情。”白鴻飛說道。

    俞師師這次並沒有回答,她周身的青娥正在逐漸增加。

    “呼呼呼呼~~~~~~~~~~~~~~”

    一團明艷無比的烈焰劃破了青色混沌的夜空,炙熱無比的沖向了半空中的俞師師。

    她周身的那些青娥們迅速的被焚成灰燼,再厚的飛蛾之牆都無法阻擋得了這烈焰的沖擊。

    俞師師發現了這突如其來的火焰,背後的翅膀立刻動了起來,她的翅膀猛的往這團火焰飛來的位置扇動,就看見原本直沖俞師師的火光被打得偏斜了出去,改變軌跡漸漸飛向了遠方!

    “呼呼呼~~~~~~~~”

    剛打飛了一團火焰,很快又有一道炙熱的火拳沖飛上來。

    緊接著更多的這種炙熱飛拳如流星雨那般劃破了青色的夜空,密集的打向了半空中的俞師師。

    俞師師不斷的將這些火焰能量打飛出去,但是那些火焰飛拳也不全是沖著她去的,可以看到眾多飛蛾在這一道道飛隕焰拳中被燒成了飛灰,一時間層層疊疊的飛蛾群都看上去稀疏了幾分!

    “跟這種碧池廢什麼話!”莫凡的身影出現在了另外一棟閣樓上,他的雙臂上還殘余著烈霞之焰,身上漣漪一樣的火光迫使那些飛蛾不敢靠近他半分,在這青色飛蛾與渾濁幽暗中是那麼的鮮明炙熱!

    俞師師眼楮死死的盯著莫凡,臉上帶起了怒意!

    莫凡這天焰拳雨不知殺了她多少飛蛾,每一只青娥都是她好不容易從那些鎮子上的人精氣上提煉誕生的,以前她做得非常小心,也為了不引起城市獵妖隊的注意,她盡可能的不在同一個人身上采集精氣,也不讓他們死去……

    “我會把你身上的精氣全部吸干!!”俞師師冷厲的喊道。

    “是嗎,也不知道你這小身板能不能我出出汗的。”莫凡嘲諷道。

    俞師師氣得身子輕顫,一個法師而已,竟然也敢輕視她!

    “噗噠~噗噠~~噗噠噗噠~~~~~~~~~~”

    那些駐留在鎮子上人的飛蛾快速的拍打著翅膀,它們迅速的升入到半空中,薄薄的娥翼變作了鋒利的刀片,以亂舞之勢狂亂的卷向了莫凡這里。

    青色的刃翼威力驚人,這復古的石木之屋立刻被掀飛了起來,瓦片、木檐、頂棚全部被攪得粉碎。

    “白鴻飛,把人救走!”莫凡嚴肅的對白鴻飛命令道。

    白鴻飛還是帶著一絲絲幻想,望向俞師師會大發慈悲的放過鎮子上的人,殊不知身份被識破了的俞師師在這里已經沒有立足之地了,嫉惡如仇的她更願意將這里毀之殆盡!

    “是……是,老師!”白鴻飛不敢怠慢,以最快的速度沖向了那些被波及到的屋子,並將那些昏迷過去的人給拽出來。

    白鴻飛畢竟是高階法師,在莫凡吸引了足夠火力的情況下他要救人也輕便很多。

    俞師師也沒有去管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人,莫凡殺了她那麼多的飛蛾,她對莫凡的仇視才是最大的,更何況,一個這種修為的法師,若是將他的精氣全部吸走,絕對可以培養出一大群強壯無比的青蛾來!

    幾棟房屋輕易都被夷為平地,莫凡先是駐留在一處拱橋上,隨著那青色的利刃狂襲而來後,他的身影銀光一閃,迅速的出現在了另外一棟屋檐之處。

    俞師師一時間找不到莫凡,等她發現的時候,便看見莫凡的背部出現了烈霞火焰之翼,正猛的朝著她這里沖飛過來。

    俞師師反應也很快,她扇動著翅膀避讓開了莫凡這烈焰沖擊,但莫凡從來就沒有真的打算攻擊俞師師,他一下子散去了背部的羽翼,頓時千片萬片火雨飛向四面八方,一旦觸踫到青娥,巨大的爆裂之力便轟然響起!

    夜空頓時如有煙花綻放一般絢麗多姿,成群成群的青蛾成了焦黑的碎片,伴隨著那些炙熱絢麗的煙火灰燼一同灑落下。

    “可惡,可惡!!!”俞師師氣得渾身發抖。

    這個莫凡仗著烈霞之火,便瘋狂的屠滅她的那些青蛾們,這對俞師師而言就是無數個夜晚的心血。

    “你給我去死!”俞師師惱怒的沖向了莫凡,她的速度快得如一陣風,刮向莫凡之時更攜帶著一股股毒粉。

    “小炎姬,附體!”

    莫凡仿佛就在等待俞師師暴怒的這一刻,他猛的高呼一聲。

    烈霞之焰與天劫之炎同時在莫凡的腳下點燃,狂躁無比的雙火頓時如飛揚跋扈的衣甲裹住了莫凡的身軀,讓莫凡的氣勢猛暴漲數倍,兩種火之領域擴散,讓那些渺小的飛蛾們全部化為烏有。

    俞師師已經沖飛到莫凡面前,可看到勢如火山的莫凡,臉上露出了恐懼之色。

    火,終究是飛蛾懼怕的,俞師師哪里會想到一個普普通通的魔法師竟然會擁有如此龐大的力量,那交織的雙魂火幾乎燙得她皮膚都要潰爛開了!!

    “從今天開始,你的天敵多了一個,就是老子我!”

    烈火伴軀,火神降臨,莫凡手掌一揚,層層火之漣肆意的擴散開,所過之處飛蛾全部被引燃,一下子將空中燒成了一片火海。

    莫凡迎面朝著俞師師沖去,巨大的雙火之劍豁然燃起!

    一劍斬下,劍芒炙熱,火浪如嘯,俞師師慌亂的朝著旁邊閃避已經來不及了,而那些飛蛾們更是雲集在她的面前,組成了一層又一層的飛蛾之牆,阻擋劍火之力!!!

    “轟!!!!!”

    火舌亂舞,俞師師被火浪掀飛了出去,她的那些飛蛾們更不知湮滅了多少,勢不可擋的莫凡憑借著烈霞之火在對付這些泛濫成災的蟲類生物上狂猛至極,即便是瑪瑙頭蛛的蛛網也無法達到這種效果。

    俞師師自身的戰斗力似乎並不是非常強,莫凡見她在空中搖搖晃晃,還要靠飛蛾來托住她的身軀。

    “看在你沒有殘殺這些鎮子上人的份上,只要你把精氣還給那些孩子,我饒你一命”莫凡單手舉著那柄驚天炎劍,炙熱的炎之劍更是指向了俞師師,火之勢在他的身上根本沒有散去半分,逼得那些飛蛾們拼命的開始往遠離莫凡的地方逃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