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號災獸囚蚩身上的寄生蟲不止魔蛭這一種,還有另外一個高溫的蒸汽魔蜢。”張小侯說道。

    “霸下和這兩傢伙是宿敵,但事實上它會到日本,一定程度上也和這兩個災星獸有關係。囚蚩在力量上其實強不過霸下,而霸下天生神殼天甲,囚蚩和囚眥要傷到它並不是容易的事情,近幾十年不知道囚蚩獲得了什麼古怪噁心的能力,使得它體內的那些寄生蟲變得莫名的強大起來,憑藉着前仆後繼的這些寄生蟲,霸下的皮層、肉肌、神殼也會被不停的腐蝕。上一次交戰,霸下受了重傷逃出了東海,數十年間都隱匿在有陸地的島嶼附近……”趙滿延說道。

    霸下一直在試圖尋找一個合適的圖騰守護者,是因爲圖騰生物很多時候力量也來源於人類,來源於圖騰器皿。

    東海是霸下的棲息之所,被這囚蚩囚眥佔領後它就等於被放逐在各個汪洋中,居無定所,最重要的是那份圖騰的尊傲是不允許自己這樣像一個流浪者……

    霸下需要更強大的力量,所以也在一直督促着趙滿延這傢伙的修爲。

    唯有趙滿延變得強大起來,獲得更多的圖騰解封,霸下沉靜在自己圖騰血脈之中的最強力量纔會復甦!

    而這一次,霸下敢重新會到自己的海域,敢再與這兩大災星較量,是因爲趙滿延的超階和海父骸骨的圖騰力量,讓霸下圖騰力量變得更強大了一層!

    “霸下,我們給你清掃蟲子,但你也注意一點保護下我們,我們就在你的背上。”趙滿延對霸下說道。

    莫凡、張小侯、趙滿延三人落到了霸下寬闊的背上,說實話這背脊對他們而言確實就是一座島嶼,可活動的空間實在太大了,用大斗場來形容也不爲過。

    “嚄!!”

    霸下打了一個響鼻,大概是答應了。

    “如果囚蚩和囚眥攻擊我們,它會護住我們。”趙滿延說道。

    “凡哥,你看囚眥在做什麼。”張小侯指責海峽中說道。

    莫凡往那裏望去,發現囚眥身體浸泡在海水裏,那尖尖可怕的腦袋卻呈一個直角立了起來,正不停的朝着暴雨傾盆的雲空發出一種古怪無比的聲波。

    這種聲波莫凡聽不見,只感覺腦袋裏不停的出現尖銳的“嚶”音,讓人有種頭疼欲裂的感覺。

    “它在呼喚!”

    負責指揮的音系老法師忽然開口說道。

    說來也奇怪,音系老法師的聲音傳到耳朵裏之後,那種可怕的頭疼音穿也隨之消失了。

    “它在呼喚什麼??”莫凡腦袋舒服了一點之後,立刻詢問道。

    “海妖,所有在這一大片水域的海妖!”音系指揮法師說道。

    莫凡看了一眼通訊儀上的時間,發現離八小時的最後通牒其實不剩下多久了。

    站在霸下的背脊上,視野還算開闊,這時莫凡發現四周的海水之中有無數的浪在騰起,幾乎每一個翻卷着水花的地方,都有幾頭海妖正在朝着這裏游來!

    “它們這是要不顧一切破壞大橋!”那名銀裝的大導師說道。

    “這些雜種,把我們當成它們的獵物美食嗎,豈有此理,它們趕來進犯,就決不能讓它們活着離開!”藍色裝束的超階導師憤怒的說道。

    “你們幾個,難道不應該先告訴我們這頭褐色巨獸的來歷嗎!”女超階導師說道。

    莫凡回頭看了一眼這三位超階導師,女超階導師應該是東海魔法協會的領軍人物,之前去鼓浪嶼上面的時候有見過……

    “大導師,這是圖騰。我們幾個奉邵鄭大議員的委託,尋找遺失的圖騰獸,來應對眼下這海岸線危機。它是霸下……”莫凡正在做解釋,但話說到一半,可怕的囚蚩已經再一次撲了上來,它的浩天海爪拍下,險些直接將莫凡、張小侯、趙滿延三個人給轟飛出去。

    也幸好他們三個人如今都是超階法師,在面對這樣的巨獸不完全算是爬蟲蒼蠅了,只要不是直接衝着它們打來的力量,都不至於傷到他們的性命。

    “別問那麼多了,至少是幫我們的。這褐色巨獸以一敵二明顯是很吃力的,我們對付二號災獸吧,那個渾身散發着熔漿熱氣的傢伙,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善物!”銀色裝束的超階導師說道。

    “幾位大導師,我已經聽到了數以萬計的海妖軍團正沿着這條海峽涌來。”那位老音系法師神色凝重無比的說道。

    三位大導師也往遠處看去,果然看到了天與海之間出現的那可怕翻騰的妖線!

    “三位,你們能否頂得住一號災獸,沒有問題的話,我們三個會負責二號災獸,其他超階法師、高階法師、軍團法師將會保護大橋的民衆,對付那些即將捲來的海妖大軍!”銀色裝束的超階導師無比嚴肅的問道。

    “沒有問題!”趙滿延回答道。

    “那就多謝!!”銀色裝束的超階法師特意再看了一眼趙滿延,似乎要將他的樣子給記住。

    能夠駕馭得了這樣一頭超級君主,絕非尋常之人!

    ……

    “單打獨鬥的話,霸下根本就不會怕這頭臭蟲獸。”趙滿延說道。

    “就算是這樣,我們還是趕緊把那些魔蛭給清除了,這些東西確實噁心,還帶有極強的攻擊性。”莫凡說道。

    “……好多,全部爬上來了!”張小侯往附近掃了一圈,發現魔蛭不斷的往霸下的身上爬。

    對於霸下來說,魔蛭這樣的生物更像是帶有酸性腐蝕的跳蚤,體積過於龐大就是這一點比較麻煩,無法時刻都去應對這些小而又多的寄生蟲,不管它們的話,它們就會從身體的一些毛孔、皮囊縫隙、傷口鑽進去,進行惡化破壞,如果去理會它們,要浪費很多的精力、能量不說,它們死亡流出來的酸胃一樣有害!

    “我們現在就是達克寧三兄弟,專治癬蟲!!”趙滿延似乎踏上了一次人生的巔峯,全城的人、所有的法師的矚目,整個人顯得亢奮無比。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