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會布陣嗎?”莫凡問道。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老師,我學的就是這個啊,而且我就是主修水系,毒系是我次修的。”曹琴琴眨著眼楮道。

    “那好,我去跟蕭院長說一聲,讓他把這門手藝教給你,不過你學會後,得先幫我領地布一個水循環大陣。”莫凡說道。

    曹琴琴一听,眼楮都亮了起來。

    水循環大陣現在已經正式在桐鄉這里運作了,曹琴琴也見識到了這個利用水脈而庇佑一鄉之土的水系陣法是有多麼強大,盡管比不上大地之蕊的那種絕對防御,但可以阻擋一般的妖魔已經是相當了不起的創造了。

    蕭院長能夠開創這樣一個循環陣法,當真是了不起的魔法師,曹琴琴真的很想學,所以即便畢業了也一直呆在這里,就是希望學到一星半點的。

    “老師,真的可以讓蕭院長教我嗎??”曹琴琴興奮的說道。

    曹琴琴是學生,基本上沒有什麼機會和蕭院長這種級別的人接觸的,像莫凡這種沒事就可以跑到蕭院長辦公室里聊天打屁終究是少數。

    “那是當然,但你得認認真真的學,沒有學好的話,我就剝奪你畢業勛章!”莫凡說道。

    “啊??老師怎麼跟研司會的人一樣霸道啊。”曹琴琴說道,不過她有信心能夠學會,所以很快點頭道,“老師,謝謝您給我這麼好的機會,要不以後我跟您混吧,反正我也還沒有去處呢。”

    “……”莫凡已經開始有些佩服自己的人格魅力了,這才隨便帶了這曹琴琴做一次畢業任務,她已經徹底崇拜自己了,唉,看在她眼光這麼好的份上,自己就收了她做暖……收了她做學生了,正好自己的凡雪山需要壯大,曹琴琴好歹是明珠學府畢業學生,夠資格了!

    “你學好了,就去凡雪山報道吧。”莫凡說道。

    “好,好,我一定會在老師的領地里布置一個一模一樣的水之循環大陣!”曹琴琴說道。

    “話說起來,那般孫子找俞師師做什麼,還說什麼盯了她很久了?”莫凡想起了這個問題,不禁思考了起來。

    “異人嘛,總是特殊的,研司會那些家伙們經常做各種各樣奇怪的研究,沒準是拿異人做活體實驗,看看他們終究是屬于人類,還是屬于妖魔,他們又終究是怎麼結合在一起的。”曹琴琴說道。

    “你還知道的不少啊?”莫凡對曹琴琴有些刮目相看了。

    “老師,我戰斗不行,但如果是魔法學識方面,明珠學府里不會有多少人比我強啦!”曹琴琴吐了吐舌頭。

    “你這是偏科,你懂嗎,不過術業有專攻,你要真能夠把水之循環大陣完整的學會了,你可就比幾百個、上千個法師厲害了。”莫凡說道。

    “我一定可以的,只要蕭院長願意教我,我學得很快的!”曹琴琴對自己特別有信心。

    ……

    蕭院長正好在桐鄉,想來他是來看他的成果了,莫凡直接找到了他。

    一听莫凡要這項專利,蕭院長頓時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小子還真會給我挑東西,我這水脈循環大陣是我花了十年的心血才弄出來的,好不容易成功了,你就向我討要。你要是自己親自想學,我教你就是了,竟然還派人來偷學!”

    “嘿嘿,蕭院長你這陣法不就是造福人類的嘛,你看看現在明珠學府世界聞名,我的功勞也不小,作為我的老師,你不是應該毫無保留的把東西交給學生才是?”莫凡厚著臉皮道。

    其實莫凡也知道蕭院長的這個陣法價值極高,簡直就是一項值得爭搶的發明專利,相信用不了多久各政府、各軍方、各氏族都會找上來,請求蕭院長給他們也布置一個這樣的陣法,甚至放到國際上,這個陣法也是相當強悍的。

    “這個陣法也不是什麼地方都能夠布置的,對水脈非常的講究,假如水脈不合適,就需要人工就改動水脈,你也知道很多水脈都是途徑妖魔之地的,改它們的水脈,它們絕對不顧一切的撲上來跟你拼命。”蕭院長說道。

    “所以,你傳授還是不傳授?”莫凡也是一個爛人,直接把蕭院長架在一個德高望重的授業解惑的老師的至高點上。

    “放心吧,這東西我是不會藏著的,等徹底完善之後,我會公開在我們明珠學府,只要選修陣法課的,都可以學習,至于能不能學成,那就難說了,這個陣法難度極高,你說的那丫頭不一定能夠獨立完成,實在不行我給你這家伙跑一趟凡雪山,幫你布置一下陣法。”蕭院長說道。

    蕭院長看待莫凡還真是自己的親傳弟子,能教的都不會有半點保留,可惜水脈循環陣法確實條件苛刻,學習難度高。

    “沒關系,蕭院長你就帶帶曹琴琴,不管怎麼說她也是這次水脈循環大陣的參與學生,也作為重要的畢業任務畢業了。您老人家是一個大忙人,我怎麼好意思讓你呆在我那山溝溝的地方折騰,何況以後維護啊,改進啊,升級啊,不還得你跑過來,你哪有時間,還不如讓曹琴琴好好學,學好了,慢慢的布置,我那塊地盤也是需要慢慢發展的。”莫凡說道。

    “也好……啊,對了,研司會的人找過你了嗎,魔法協會里面脾氣最不好的就是研司會,他們要是來找你,你就禮讓禮讓,別跟他們起什麼沖突。”蕭院長想起了什麼,對莫凡說道。

    “哦哦,他們找過我了,我把他們揍了一頓。”莫凡說道。

    “……”蕭院長也是無語了。

    “他們好像之前就在追蹤那個蛾女了,我很納悶,俞師師身上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嗎?”莫凡問道。

    “蛾女確實是非常特殊的存在,她身上的秘密能夠給我們這些魔法鑽研者開展一個新的視野,我的這水脈循環陣法也是從一頭能夠利用水之大脈來凝聚天地之精氣的大妖那里找到的靈感。”蕭院長說道。

    “這麼說,我要是被異裁院的人給抓到,多半也會拿去做活體實驗?”莫凡問了起來。

    “那是肯定的,惡魔系力量強得驚天動地,想當初這惡魔系被作為禁術,無非是它存在著邪惡性和無法控制性,如今出了你這麼一個能夠化身惡魔後還活得好好的家伙,他們巴不得能夠瘋狂復制出更多的惡魔來,這樣就不用再擔心妖魔帝國的虎視眈眈了。”蕭院長說道。

    “……那我還是盡可能的躲一躲異裁院吧。”莫凡苦笑的道。

    惡魔系之所以在自己身上成功,不單單是天生雙系的契合,更在于小泥鰍墜的凝煉精魄,這讓莫凡變得可以償還債務。

    天生雙系這事,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但小泥鰍的事情,莫凡可沒有告訴過任何人,所以說什麼也不能讓異裁院的那般家伙把自己拖走。

    “話說起來,研司會這樣行徑確實不太人道,不管俞師師究竟是什麼,她也有自己的選擇權力,她並不想跟研司會的人打交道,那也是她的自由……”蕭院長說道。

    “反正他們來一次我揍一次,就沒見過這麼欠抽的魔法協會成員!”莫凡說道。

    “你怎麼就不收斂一下你這暴脾氣。”蕭院長無奈的說道。

    “我不去招惹別人,但我也沒有理由對這種狗人忍氣吞聲吧。”

    “這件事我去和研司會談談吧。”

    “不用,他們來找麻煩,就叫他們來好了,正好最近手癢得很,讓他們叫幾個高手過來,我也松松自己筋骨。”莫凡笑了起來,簡直就是一個戰斗狂人。

    ……

    ……

    夜里,莫凡沒趕上回上海的動車,無奈下他只好召喚出了冰川皚狼來。

    這家伙全速奔跑的話,速度是要比動車更快的,只不過為了不嚇到安界的居民,莫凡只能夠在亞安界飛奔。

    一想到穆寧雪最近開始慢慢接納自己了,莫凡仔細想了想,覺得還是不能回魔都,得多去飛鳥市與穆寧雪說說話、談談愛,把感情更進一步。

    “老狼,調頭,咱們去飛鳥市。”莫凡雙腿一夾,大有騎著戰馬的感覺。

    飛川皚狼也是一臉幽怨,打架的時候不召喚它,這種跑路的活就老讓它來干,倫家好歹也是一頭統領級的狼了!

    小炎姬坐在飛川皚狼的大腦袋上,一雙縴細的小腿還往飛川皚狼的長鼻上垂,兩只小手抓著飛川皚狼豎起來的耳朵,完全一副小公舉享受的樣子。

    “呃嗚嗚嗚,額嗚嗚嗚!!!”

    忽然,飛川皚狼停了下來,它的眼楮死死的盯著一面山牆的後面,表現出了強烈的敵意。

    飛川皚狼對敵意、殺意的感知更加敏銳,莫凡知道自己遇到東西了,臉上也露出了警惕之色。

    “噗噠噗噠噗噠噗噠~~~~~~~~~~~~~~~~”

    一群青色的飛蛾拍打著翅膀,緩緩的從山面的後面飛了出來,它們顯然有些懼怕小炎姬,只敢在小炎姬十米開外逗留。

    飛蛾變得越來越多,漸漸的勾勒出了一個婀娜曲線的輪廓。

    忽然,飛蛾們往附近散去,迅速的飛入到了山之中,而在飛蛾們剛才凝聚的地方,卻已經多出了一個身穿著遮帽麻衣的女子,容貌藏在了帽下,緩緩抬起時,那雙透著明亮美麗光澤的眼楮卻露了出來,在夜色下顯得格外迷人。

    “是你啊,找我報仇來了嗎?”莫凡認出了她來,不由的笑了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