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返回到了飛鳥市,莫凡將俞師師帶到了穆寧雪那邊,穆寧雪在飛鳥市租了一個有庭院的邊郊房子,那里也是現在凡雪山的成員的聚集之地。

    莫凡大概看了一下,凡雪山的成員主要還是以穆家以前的那些人為主,經過了穆家的各種變故,現在還留在穆卓雲和穆寧雪身邊的,基本上也是最值得相信的人了。

    至于慕名而來的,暫時沒有多少個,一個門族要成立的話,沒有屬于自己的領地,自己的資源,或者開出優厚的條件來是怎麼都不可能吸引到法師過來的,不過這些都沒有關系,什麼事情都能夠慢慢打理起來。

    “飛鳥市西郊外又出情況了,據說是一對攝影的夫婦被獵齒妖給直接叼走了,只留下了一些遺骸。唉,怎麼總有那麼些不怕死的人呢,非要跑到那種可能發生危險的地方。”穆臨生看著報道,在那里嘆息抱怨道。

    穆臨生算是穆寧雪的堂哥,以前跟穆家來往的不算特別多,沒受過穆家什麼恩惠,但卻在為難的時候出手相助,屬于比較靠譜的,所以建立了新的門族後,穆卓雲就把穆臨生給叫了過來,希望他能夠來幫助打理、掌管。

    穆臨生是一個比較有頭腦的人,懂得審時度勢,他來到飛鳥市後,就立刻把飛鳥市的所有情況給看了一遍,雖然說制約著飛鳥市這個海港城市發展的海妖已經被清除了,但南嶺那邊終究還是妖魔的天下,近幾年妖頻繁從郊外將人偷走,依舊弄得人心惶惶。

    飛鳥市政府現在比較側重是海洋方面的安全,這陸地和山嶺地帶倒是有一些忽視,可惜這座城市也算不上什麼一線之城,很難調派出法師去解決這種問題!

    “你為什麼關心這種事情?”柳茹不解的問道。

    “當然要關心,一個門族遷徙到這里,說白了就是一個外地生意人在這里開店,要指望有客人來跟我們做生意,靠的是什麼,不就是名聲嗎?我們在全國是有點名頭,可那些都是虛的,並且還是由于我們跟大穆氏世族作對的名頭,這名頭不僅不會給我們帶來生意,反而會影響我們……我不是說不要跟他們作對,我的意思是,我們得先在當地打響自己的名頭來,做點實質性的東西,讓別人知道我們,其他地方的人知道我們沒有用,得是飛鳥市的人知道我們,我們才能夠在飛鳥市慢慢做大。”穆臨生說道。

    “可這又和豺狼把人叼走有什麼關系?”柳茹問道。

    “關系大了,現在飛鳥市因為妖豺弄得人心惶惶,頻繁有人被叼走被吃卻沒有人過問,不就是因為獵齒妖豺極難對付,沒有什麼勢力願意站出來嗎,假如這個時候我們把這些獵齒妖豺給處理了,豈不是一下子在飛鳥市有了名頭了,況且還獲得了一個好名聲,好名聲這東西一傳十十傳百的……”穆臨生說道。

    “繞了這麼一個大彎子,你直接說我們去把獵齒妖給滅了不就好了嘛!”柳茹拍了拍額頭道。

    “你個姑娘家的說得輕巧咧,獵齒妖豺在山叢里,是一個族群,並且都是群居的妖魔,你以為其他勢力為什麼不想趁著這個機會出一出風頭,不就是因為它們不好對付嗎,隨便派點法師過去,沒準還要死一票人的!”穆臨生說道。

    “一群山豺而已,沒什麼了不起的,我明天就去把殺到它們巢穴去,看它們還敢不敢跑到城市郊外附近游蕩!”柳茹毫不客氣的說道。

    眾人正在討論這件事的時候,莫凡正好帶著柳茹走了進來。

    柳茹看見莫凡,立刻小跑了過去,然後把剛才大家決定去消滅獵齒妖的提議給說了一遍。

    “獵齒妖??”莫凡一陣納悶,丫的,自己剛從那里過來,怎麼不早說呢,早說的話自己把獵齒妖一鍋端了。

    “這個族群在飛鳥市西面徘徊已久了,害了不少人,是應該乘早消滅了,而且它們的地盤離我們的領地非常近,一山之隔。”穆卓雲說道。

    他也覺得獵齒妖這個族群必須解決,只是,一個族群不是那麼容易消滅的,想當初博城就被獨眼魔狼族群給襲擊,血流成河啊!

    “那明天開始制定一下消滅計劃吧。”穆寧雪說道。

    “這個交給我!”穆臨生說道。

    “我管殺。”柳茹說道,說完這句話她才意識到莫凡還在旁邊,似乎覺得這樣說話不太淑女,于是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

    而這會,柳茹才發現莫凡身邊還站著一個長得很漂亮很有韻味的女人,但當她認真去嗅她身上氣味時,柳茹臉色微微有了變化,開口道︰“是你,鬼鬼祟祟的!”

    俞師師愣了愣,她沒有想到自己躲在暗處觀察,結果柳茹已經對她的氣味有印象了,不愧是血族,氣味追蹤強大得讓人覺得有些可怕。

    “獵齒妖是群居生物,同時是母系氏族,生活在山叢的獵齒妖族群有一頭母豺王,假如你們真的想要把這些獵齒妖一網打盡的話,最好是母豺王給殺了,否則狡猾的獵齒妖可能會暫避風頭,等待時機再瘋狂的報復人類。”俞師師沒有回答柳茹的問題,反而是說起了獵齒妖的事情來。

    “報復??”

    “對,它們睚眥必報,同時它們又很懂得欺軟怕硬,我知道你們確實擁有將獵齒妖消滅的實力,但假如那些獵齒妖發現你們實力強大,選擇逃竄于山野呢,你們總不可能一座山一座山的把它們挖出來,然後全部殺掉,那你們得在山上住上個幾年的時間……它們會等到你們離開,甚至會安分一段時間,可在那之後,它們又會展開報復,更瘋狂的闖到安界附近,更不斷的襲擊城郊,你們人數不夠,是不可能完全保護住邊郊的,更何況還有那麼多自己作死的人。”俞師師說道。

    “你好像對那些獵齒妖很了解?”莫凡看了一眼俞師師,饒有興趣的道。

    “這是我的天賦。”俞師師回答道。她不單單是能夠與青娥們產生相互依存的感情,同時可以了解妖魔的秉性,在與莫凡前往山里做實驗的時候,她就已經知道了獵齒妖的習性和秉性了。

    穆寧雪打算消滅獵齒妖,這個想法是好的,但真要施行起來,難度相當大,只要獵齒妖的統領沒有死,反而會引來更大的麻煩!

    “她說得有道理,妖魔族群是輕易動不得的。”穆卓雲畢竟是老城主,他懂得族群的存在並非是有實力消滅就可以去掃滅的,要考慮的因素真的非常多。

    “那你有什麼好的辦法?”莫凡問道。

    “你答應幫我,這件事我就幫你做好。”俞師師說道。

    “那還是算了,我自己過去把獵齒妖給滅了,就那般東西,有多少我能殺多少,不費我多大的事。”莫凡說道。

    “那你就太單純了。再往西北方向就是銀色穹主的南嶺了,假如你把獵齒妖都殺了,或者殺得潰不成軍,很快就會有一大群白魔鷹來霸佔獵齒妖的領地,那塊山盛產一種藍金草果,吃了之後能夠讓爪子更加鋒利,白魔鷹非常的喜歡……你當然可以把獵齒妖殺光,可招來的卻是白魔鷹部落,假如你有能力對付白魔鷹部落,我也無話可說。”俞師師說道。

    “莫凡,她要你幫什麼忙?”穆寧雪問了起來。

    俞師師說得這些都非常有道理,之前他們都沒有考慮到這個層面,冒然去清剿一個族群沒有周祥的考慮反而會闖來大禍。

    “我只是想找個棲身之所,不被某些居心不良的人找到。”俞師師說得比較含糊,她其實已經知道這里的大致情況了,于是接著道,“如果你們願意收留我的話,我可以幫你們權衡好周邊的所有妖魔族群,確保它們絕對不會踏足你們的領地和飛鳥市半步。”

    “你真的有這麼大本事?”穆卓雲有些不太相信的樣子。

    俞師師認真的點了點頭,然後目光注視著穆寧雪,低聲道︰“我能跟你私下聊一聊嗎?”

    穆寧雪有些疑惑,但還是同意了。

    ……

    ……

    沒多久,穆寧雪和俞師師就返回到了這里,莫凡很快就看到了俞師師臉上的表情,有幾分輕松,也有幾分得意。

    “雪雪,你不會是答應她了吧?她很會騙人的。”莫凡說道。

    “嗯,我答應她了。她把她的情況一五一十的告訴了我。”穆寧雪說道。

    “……那你還收留她,她不是什麼好人,而且她跟我有仇,她想殺我的。”莫凡道。

    “可你還不是把她帶過來了嗎?”穆寧雪反問了一句。

    莫凡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確實,如果自己完全不相信俞師師的話,真不會把她帶到這里。

    自己是在同情俞師師嗎,還是說也被她的美|色給蠱惑了?

    “我的主人,這個小妖精我會替您盯著她的,您盡管放心好了。她的能力很特別,很適合您現在需要發展起來的領地。”就在這時,博拉的聲音從某個黑暗的角落里傳了出來。

    莫凡四處看都沒找到這個家伙,不免一陣蛋疼,這個博拉倒是隱蔽得很好啊,還真是個合格的黑暗守望者。

    不過也是,有博拉在,俞師師若是想搞鬼的話,估計會比之前更慘。

    有吸血鬼博拉看著,莫凡也放心許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