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跟我到山里一趟,我需要你的火把那些雜草給焚燒殆盡。請大家搜索(?a 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 c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f28cb2">[email protected]</a>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俞師師對莫凡說道。

    “你在開得什麼玩笑,我可不是你的佣人,燒山肥土這種事情不要找我!”莫凡真是對這個女人無語了,還真是什麼事情都敢找自己做。

    別以為她現在抓住穆寧雪做靠山就可以為所欲為了,莫凡說不甩她就是不甩她!

    “你不想知道我身上的秘密嗎,我答應過要告訴你的?”俞師師說道。

    “你那種香味只能夠從你身上散發出來,不能夠批量生產,那又有什麼意義,還是好好培養你的那些青娥吧,燒山這種事情別找我。”莫凡說道。

    俞師師身上的那種特殊的香氣確實是非常有效,奈何這似乎只屬于她自己的能力,就像某種天賦一樣。

    天賦這東西是無法復制的,要天賦能夠復制,魔法協會的人把自己的天生雙系天賦也復制一下,豈不是全體法師們的戰斗力都提升了一倍不止??

    莫凡沒打俞師師主意,反倒是希望她能夠把凡雪山給保護起來。

    ……

    俞師師自己怕火,但飛月山上還有許多用普通的凡火無法焚燒的苔皮雜草,這種雜草極大程度的搶奪了整個飛月山的土壤養分,漫山遍野,若是不能夠將它們鏟除,金藍草是根本種植不起來的。

    火焰焚燒過後的雜草,也能夠將部分養料重歸到土壤里。

    俞師師撥了一個電話,果不其然,怎麼都不願意給自己當園林師傅的莫凡還是乖乖的跑了過來,看到莫凡那副極不情願和極度不爽的樣子,俞師師臉上反而露出了笑意。

    “看來這個世界上也有治得了你的人。”俞師師說道。

    “你別沒事給穆寧雪打電話,她很忙。”莫凡不爽的說道。

    “你殺了我那麼多青娥,讓你當當苦力也不為過,那樣我會慢慢的原諒你。”俞師師說道。

    “你這話說的,別忘了是我饒你一命。”莫凡道。

    ……

    到了山上,莫凡很快發現了那些俞師師說的雜草,植物在自然界里也有分很多等級,這些雜草的等級就明顯比較高,人們平常用的火對這些雜草沒有任何燃燒效果的。

    “我從這邊燒到北面。”莫凡說道。

    莫凡對火焰的掌控力很強,他可以精確的焚燒那些不需要的雜草,同時不殃及到其他植物,這也是為什麼俞師師會找莫凡的原因,這種燒山也是個技術活,沒有足夠的實力未必做得好。

    俞師師找了一個地方坐著休息,她從這個位置往月陽之地俯瞰下去,發現那座凡雪山莊已經初具輪廓了,相信用不了太久便會成為一棟非常別致的山莊……

    道路也在建設了,道路的建設上倒是一大筆投入,想來這是一個更加緩慢和巨大的工程。

    還有港口與山谷河道的建設,這些都需要時間。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這些慢慢初見規模的建造,俞師師心反而平靜安穩了下來,也對這里充滿了不少的期待。

    “呼呼呼呼呼呼~~~~~~~~~~~~~”

    火焰在北面兀然的卷起,燃燒得如天邊的雲霞那般,很快就覆蓋了一整座山頭。

    火光一下子染紅了天空,但卻沒有卷起任何的煙塵,好幾條火焰更像是靈活的蛟龍從山側掠過,迅速的帶走了那些漫山遍野的雜草,熱浪也不斷的從那里涌了過來。

    看到這種火光,俞師師下意識的緊張了一些,她身邊繚繞著的那些青娥們也紛紛縮了起來。

    俞師師強作鎮定,用細聲細語來安慰它們。

    “呼呼呼呼呼呼~~~~~~~~~~~~~~~~”

    就在這時,另外一個方向上,一大竄火焰乍現,它們呈現一種輝煌的金色,金色之火在俞師師的南面猛的燃燒起來,還在俞師師失神的時候便頓時卷遍了整座山!

    俞師師轉過頭,整個人都呆住了!

    莫凡明明在北面,為什麼南面也會有火焰!

    最讓俞師師感到渾身顫栗的是,在南面的山上,棲息的正是她的那些青娥們。

    俞師師自動它們怕莫凡的火焰,特意將它們集中到了另外一座山嶺上,可那座山嶺此刻已經被金色的火焰給吞沒,這畫面對俞師師而言就是噩夢!!!

    ……

    另一處,莫凡也看到了金色的火在燒。

    起初他還有些郁悶,俞師師既然已經叫其他人來幫忙了,為什麼還浪費自己的時間。

    但仔細一想,莫凡很快意識到了不對勁。

    他迅速的朝著俞師師那里敢去,卻發現俞師師已經不再原地了,隱約在那金色火光沖天的山嶺處看到了一對翅膀,正飛向了金色的火。

    “這……這到底怎麼回事?”莫凡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急急忙忙的召喚出了飛川皚狼,朝著那座山嶺奔去。

    ……

    金色的火威力極強,那些在白天昏昏欲睡的青娥們意識到危險時,想飛身逃離已經來不及了,它們的翅膀在火焰中迅速的被燒毀,身軀跌落在了滾燙的山地上,盡管還能夠堅持那麼一會,可沒有了翅膀的青娥是很難行走的。

    成片成片的青娥落在了地上,鋪得一層又一層,失去了翅膀的它們活活的被金色之火給烤成了尸干。

    整座山嶺上的青娥,正是俞師師從桐鄉帶到這里所剩不多的青娥種族,之前就因為莫凡的火焰,它們折損嚴重,現在卻因為這金色的火,很可能徹底滅亡,金色之火沒有一點點留情,不會發聲的青娥們連慘叫聲都沒有,只能夠默默的裹成一團,試圖保存那麼幾個。

    “我生平最討厭這些東西了,有翅膀,那也還是蟲子,一群骯髒惡心的東西。”山嶺頂部,一名身穿著火金色衣袍的男子站在烈火之中,臉上帶著對青娥的厭惡。

    “那個……我們是為了引蛾女出來,這里似乎還是私人領地,不要把事情弄得太大。”研司會的委員柯令希說道。

    柯令希是東海魔法協會的,他自然知道前不久這里已經歸于穆寧雪的私有領土,政府和魔法協會都有規定,魔法師不能夠輕易在城市和其他私有領土中使用高階和高階以上的破壞力過強的魔法。

    像曾廣烈這樣將整座山給焚燒成灰燼,肯定是不妥當的。

    “連世家我都沒有放在眼里,還會去在意一個小小門族的看法,我來這里就是趕緊把事情辦好,你們幾個也別給我忘了,要再沒做成,甦鹿先生可會真的發火的!讓甦鹿先生發火,那就不是燒一座山那麼簡單了!”曾廣烈說道。

    說著這些話的時候,曾廣烈依然在將金色的火焰往整座山上狂灑,這些凶猛的火之力甚至已經開始要蔓延到了其他幾座山嶺了!

    “真不知道你這個研司會委員是怎麼當的,東海魔法協會隸屬于亞洲魔法協會,在這中國除了東方明珠魔法協會之外還需要看其他人的臉色?給甦鹿先生辦事情都這樣畏手畏腳,別說是燒了一座私有領土的山了,滅了他們一個門族又能如何?”曾廣烈毫不客氣的說道。

    “屬下們也沒有想到這件事是甦鹿先生親自盯著的。”柯令希低聲下氣的說道。

    關于圖騰線索的事情,柯令希也是無意中發現的,他很快把這件事給稟報到東海魔法協會高層,讓柯令希沒有想到的是這件事直接反饋到了甦鹿議員那里……

    柯令希和議員之間怎麼也相隔了好幾個級別,他從未想到自己會為他做事,難怪曾廣烈行為舉止根本就沒有把當地的政府和魔法協會放在眼里,有甦鹿先生在後面,東海魔法協會哪會有人敢站出來說話?

    “住手!!快給我住手!!!”半空中,一個嘶啞的聲音傳了下來。

    柯令希、曾廣烈還有其他幾人都抬起頭來,看到了身上有著碩大的飛蛾翅膀的俞師師。

    “蛾女……真有蛾女!”其中一名研司會成員滿臉驚愕的指著俞師師說道。

    “是她吧?”曾廣烈笑著問道。

    “正是,正是,她就是蛾女!”

    “你看,用我這個簡單粗暴的方法,人不就一下子找到了嗎?”曾廣烈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起來,不過那半眯著的眼楮里卻滿是殘忍的光輝。

    面對這樣一個心狠手辣之人,柯令希也覺得有些害怕,也不知道他究竟為甦鹿議員做過了多少這種事情。

    “小蛾女,你真是幸運啊,被我們先生看中了,說明你的價值非常大啊?”曾廣烈說道。

    說著這些話的時候,曾廣烈還不忘一腳重重的踩在那鋪在地上的飛蛾尸體上。

    俞師師望著金色的烈火,那層層的尸骸近乎令她精神崩潰……

    明明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安生之所,明明終于可以過著不再被人糾纏、打擾的生活,這一次她明明什麼錯事也沒有做……為什麼又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看到那些宛如親人一般的青娥們在火焰中變成焦尸,俞師師淚水布滿了整張滿是青筋血管的臉龐!!

    她發狂的痛哭,尖牙暴露出來!

    她似乎要生吃了這幾個將她的青娥們盡數滅殺的人!!

    (這幾天感冒發燒頭痛,反反復復,本來昨天就打算去醫院了,結果台風預警不宜出門~~~~唉,渾身無力,身體虛弱,腦袋昏沉,這種感覺真的很難受,有心碼字但根本集中不了精神去想,只能夠狀態好一點點的時候趕緊寫一點。一開始沒想到會這麼折磨,覺得睡一兩天估計就沒事了,哪知道持續這麼久,熬到昨天才不得不向大家請個假,說明下情況。今天會舒服一些,就是不知道接下去狀況這麼樣,其實只要不頭暈頭痛都好。)

    (這幾天的更新真的很抱歉~~)
最近更新小說